1. 首页 > 个性签名 >

岳三女同夫共欢 把腿张开ji巴cao死你np

“不可能,外公,只要你把尊谕另外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给我,我们还需要怕邵氏吗?”封谕脸皮微微涨红,激动道。

封常古怪看一眼秦南音,闭嘴没再继续说下去:“既然木已成舟,那就尽快生个孩子,然后,让这个女人消失。”

封谕没反驳,替封常整理一下抖落的几根发丝,转身离开。

“那个,外公,我们先走了。”

秦南音赶紧跟上封谕离开压抑的喘不过来气的封宅。

上了车以后,秦南音才松开紧张的神经,大口呼吸。

“你还说你不紧张?”封谕开玩笑道。

秦南音瞪一眼封谕,接过封谕递过来的纯净水喝一口,粉唇立马湿漉漉带着光泽,封谕的黑眸黯了黯。

“封家主事人封老爷子,我能不害怕吗?何况……”她跟封谕的关系这么离奇复杂尴尬。

封谕压下心里的冲动,看了眼封宅,口吻恢复冷淡疏离:“封宅只有外公一个人,他常年独处,性格有些古怪难免的,其实,他人不坏,只是,有时候顾虑的太多。”

封家旁支都分出去了,只有得到通知才会来封宅相会,原本以为今天会遇到那些族里的老人家,没想到封常一个都没请,想来是想低调处理,也不想承认秦南音的身份。

秦南音没听懂,她也不想懂,放下纯净水,秦南音双手互搓露出可怜兮兮的神情:

“我以后可不可以不要经常来这里吃饭?”

秦南音的举动取悦了封谕,封谕抿唇:“怎么?来封宅吃饭委屈了你?”

“没有没有,能来封宅吃饭是我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不过,”秦南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正是因为福气太厚,我怕我消受不了,我们本就是交易,我以后要走的,既然要离开,为何多有牵扯,少来几次,对以后你的未来伴侣也公平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秦南音亲自划清界限的话语吐出,封谕心里没来由的烦躁,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多有魅力,可正是知道,才对秦南音无所谓的态度不认同,话语不禁冷了几分:

“来不来,由不得你说了算,你别忘了,我们是签了协议的,这一切,你都得听我的。”

呵呵呵,就知道是这种结果,秦南音也不想争辩,乖乖点头:“好。”

似乎意外秦南音的配合,封谕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到望月公馆,秦南音洗漱完坐在床上看电脑,最近事情多没消化,所以设计稿一直没什么进展,好在他们的听音工作室还在起步阶段,所以……时间多。

封谕很快收拾好自己,无声无息凑过来,正好看到秦南音跟闵昭昭的谈话。

闵昭昭:“音音,你竟然泡到了尊谕的太子爷,你气场二米八,以后跟你混。”

秦南音:“滚吧。”

闵昭昭:“天啊,你是说封谕吗?”

秦南音:“你正经一点行不行?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闵昭昭:“我很正经,你快告诉我,睡了封谕的感觉如何?”

秦南音:“……”

闵昭昭:“天啊,封谕本人比照片帅啊,我要晕了。”

秦南音:“你什么时候见……”

一把将电脑摁下来,秦南音脸颊染上红晕,拿起电脑起身站在床头,竟然才跟封谕一般高,可气势不能低,秦南音结结巴巴开口: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所以,她们无下限的对话他都听到看到了?

将电脑拿走,床垫压下,秦南音手忙脚乱撑起手臂,秦南音只觉得躁得慌:

“你……我今晚想休息。”

“呵呵呵,封太太,作为你否认的代价,我有必要尽心尽力。”

秦南音慌了:“可是,我,我,我……”

“还有时间说话,看来,是我这个丈夫不够卖力。”封谕直接封住秦南音的唇,摁灭床头的台灯。

……

看到安静坐在餐桌旁等待她一起用餐的封谕,秦南音双腿没来由地再次抖了一下。

“下来了?”

简单的问话,公事化的态度,还有清冷疏离的气场,跟昨晚床上的热情判若两人,秦南音甩甩脑袋,努力适应分化人格的封谕。

“那个,我今天想出去。”秦南音咽下牛奶,还是艰难开口,没办法,早上醒来的封谕简直换了个人,就好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般。

“好!要我派人跟着吗?”封谕顾虑的自然是那些八卦记者。

摇头,秦南音露出酒窝:“一切都尘埃落定,娱乐圈大家都拍不完,应该轮不上我了吧。”

热搜已经下去好几名了,再说她必须要去一趟听音。

封谕倒也没说什么:“车钥匙找严叔拿,不喜欢开车就让司机送你。”

点头,秦南音想,要不是知道他们之间没感情,这样的体贴哪个女人不心动。

“对了,你确定要把一个亿都给秦氏?”封谕没说秦侗来找自己的事。

秦南音水眸沁出点点忧伤,还没回答,一只手递过来,将自己嘴角的奶渍擦干净,抬眸便见封谕起身,秦南音赶紧站起来,咬着唇扯住封谕的胳膊,声音细小带着祈求:

“我,我会尽快让自己怀孕,你,你不要反悔。”

冷哼,封谕挑起秦南音的下巴,细细看,发觉秦南音其实很好看,很耐看,很,让他诧异为何总是想要她:

“封太太,一个亿,尊谕还不放在眼里,所以,你放心。”

言下之意,一个亿的注资一定会顺利打进秦氏。

大呼一口气,秦南音松懈下来,随即又听到封谕冷酷的声音:

“下午腾出时间,去医院体检。”

体检?

“我……我没病,虽然……”秦南音咬着牙恨恨开口,“虽然我不是第一次,可我真的没病,这点我可以保证。”

这一次等了很久也没回应,抬头看,封谕已经走远。

他到底,听没听见?

……

这边邵魏兰看到秦南音出门,立马藏起来拨出去一个号码:

“喂,你考虑好了没?我可告诉你,机会可只有一次,我也不是那么有耐性的人。”

那边长久的沉默。

“她又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不会真的养出感情了舍不得了吧。”邵魏兰等的不耐烦,冷嘲热讽起来。

“是不是由不得你说了算,”那边气恼,“要不是她还有点用,我早就……”

“既然这样,还不赶紧的,”邵魏兰再次催促,“一会儿人就没了。”

“你说的那些,你能保证吗?”那边还有些犹豫,却不是担心人的安全。

“废话,没有把握的事,我能拿来糊弄你吗?”

那边像是下定了决心:“好,那就这么定了。”

怪了电话,邵魏兰表情阴狠:“呵呵呵,臭女人,就凭你,害得我哥茶饭不思,邵家丢进脸面,等着吧,呵呵呵……”

秦南音开一款很低调的宝马迷你,这只是严叔他们出去采买开的车,刚到听音办公室楼下,电话响起,秦南音看一眼,蹙眉,直觉没好事,无奈还是接了起来:

“什么事?”

那边声音透露不满:“这就是你跟自己父亲说话的态度?”

秦南音嘴角讥诮弯起:“父亲?父亲会把自己女儿踢出秦氏,让第三者跟她的女儿进去我母亲的公司吗?”

“你闭嘴,你妈已经死了,现在秦氏我说了算,我让谁进去就让谁进去,你管不着,”

秦侗态度很恶劣,想到自己打电话来的目的,只得压着脾气哄道,

“当初是你自己不感兴趣打理公司,我才不得已让你妹妹跟你继母进去帮忙打理,再说你现在都嫁给封谕了,还看得上秦氏这点小公司吗?”

“你有事吗?没事挂了。”秦南音实在觉得多说一句话都多余。

“别,”秦侗急了,眼珠转了转,声音变得柔和,“你上次说的事,怎么样了?”

“什么事,”秦南音猛地脑袋激灵,想起上次跟秦侗说的话,紧了紧手机,冷淡开口,“没怎么样?封氏答应注资一个亿,至于合作,不存在的,这是我争取的极限。”

一个亿,足够秦氏存活,无奈秦侗想要的更多:“真的不能争取到封氏的合作吗?”

“不能,”秦南音无奈,“我能卖这么多钱,已经是超常发挥了,你还想怎样?”

邵氏也才三千万,一个亿,还不够满足秦侗的胃口,当真,养不熟喂不饱白眼狼。

“我还想怎样?”秦侗声音抬高,“就算邵氏当初是投资三千万,可衍生很多投资项目,那都是无形的资产,具备很多长期效益,封氏就给一个亿,什么合作都没有,怎么行?”

果然,贪得无厌,给的多要的更多。

“行,如果你看不上那一个亿,那就免谈,我让封谕撤回注资,”秦南音闭眼复又睁开,里面恢复清明,“大不了,秦氏完蛋,我多给我妈烧点纸钱道歉。”

“你敢,”那边停顿一会儿,秦侗再次开口:“这样吧,你出来,我们谈,谈完这次,我再也不去烦你,不过一个亿,我不会吐出来的。”

直接挂掉电话,那边发过来时间地点,秦南音看了眼楼上的工作室窗口一眼,调转方向盘。

若不是为了保住秦氏,她何至于跟秦侗继续牵扯。

怪母亲当初有眼无珠吗?还是怪秦侗太有手段?呵呵呵,一切都怪罪不起。

……

秦侗挂了电话,迫不及待打出去另一个:

“喂,我已经按照计划做了,你最好言而有信。”

“呵呵呵,急什么?”邵魏兰尖利笑声传来,“我哥什么事都听我母亲的,只要我劝我妈几句,那些投资项目都可以继续开展,毕竟,跟谁合作不是合作,跟你们停止合作,我们邵氏也有不小的损失不是。”

“那是,那是,那就请邵大小姐多多帮忙,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提。”

邵魏兰很吃这一套,心里得意自己恰好看到秦侗去尊谕大楼吃闭门羹的一幕,那会儿她不过想去找封谕理论,没想到看到那么精彩的一幕,呵呵呵,当真老天也不帮那个狐狸精,看不下去了。

至于秦侗,这个老狐狸当初骗秦希茶倒是有一套,商场上一窍不通,当真以为她会帮他说话?让姐教教你什么叫“商场如战场”,什么叫“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

秦南音依言来到酒店,这是秦氏的产业,只不过秦希茶死后,一直经营不善,所以生意并不好,客人也不多。

来到秦侗指定的包厢,秦南音诧异秦侗竟然没来,而里面,坐着另一个人,就是秦侗当初介绍给自己相亲认识的暴发户,油腻男……林超。

“秦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当真有缘分啊,”林超做作的斯文,还刻意戴了一副眼镜装深沉,“有句歌词怎么唱来着,有缘千里来相会。”

看到林超,秦南音要是还不明白秦侗的意思,那这么多的亲也白相了,清秀的脸分明透露出不耐烦,秦南音实在不想多待:

“秦侗呢?叫他出来。”

“秦总?”林超凑过来,举起一杯酒,“秦总出去了,要么咱们先喝一杯,好好聊聊,我告诉你啊,你就是没了解我,我其实很有学识才干,不信,你深入了解了解,嘿嘿嘿……”

林超笑的意味深长,特意在“深入”两个字上加强语气。

秦南音却并不买账:“对不起,秦侗不在,我也没待下去的必要了,酒你自己喝吧。”

“南音,我的乖乖,”林超突然欺身过来,“你的父亲早就把你交给我了,你走什么走?你晓不晓得老子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要不是你的确有资本,我才懒得掏钱,”

说着一把关闭包厢门,回身看秦南音,

“啧啧啧,睡了尊谕太子爷的女人,不错,不错。”

秦南音往后退去,眼底闪过悔意:“你,你就不怕封谕吗?”

“怕,”封谕在上城可是抖三抖的人物,“可是,谁又能知道呢?谁不知道你跟邵邢结婚当天被封谕截胡,你敢把今天的事告诉封谕吗?估计你死的比我快,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原来,这个林超并不是个草包。

一脚踢开林超,秦南音往门口窜去,林超见此大喝:“来人,快点来人。”

呼啦啦进来好几个人,秦南音一下子被摁住,惊恐看着靠近的林超:“你,你卑鄙。”

“呵呵呵,等喝了这些酒,我看你怎么反抗我”林超丝毫不理会秦南音的谩骂,将两瓶红酒一瓶白酒全数灌下去,那些人悉数退场,秦南音已经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林超拍拍秦南音的肩膀,起身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宝贝,我来啦。”

林超扑过来。

就在林超扑过来的空挡,幸而就算秦南音醉成一滩烂泥,也知道躲避,一个翻滚到了地面,集聚浑身力气,推开包厢门跑出去。

幸好,林超对自己太自信,竟然没锁门。

跌跌撞撞见,秦南音来到顶层,将通道的门反锁,跌坐下来,立马拿出手机拨出电话,那边竟然挂了电话。

自嘲笑笑,她又算什么,怎么可能让封谕挂心?

电话回拨回来,秦南音的意识开始分散,嘴好像不听使唤了,只说出了两个字

“救我!”

为什么会第一个想起来封谕,而不是其他人,秦南音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头疼欲来,还很想睡过去。

秦侗,林超,都好狠。

“boss,已经查到少奶奶的手机定位。”竟然有人敢打尊谕少奶奶的主意,当真活的不耐烦了。

封谕脸皮黑沉,“嚯”地起身扣紧西装纽扣:“给我查,一定查出幕后黑手。”

“是!”

“打电话过去,让这条路全部葑锁,一路绿灯。”

“是,boss。”徐话心道,当真是协议婚姻,做到这样也有点过度了吧。

林超完全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封谕竟然如天神降临到他跟前,而他派人出去找秦南音,自己则在包厢点其他女郎,继续嗨皮,怡然自得,完全没有危机的自觉。

“林总,喝了这杯酒吧。”林超“嘿嘿”笑几声,拿过来一饮而尽。

突然,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随着林超手臂压在包厢桌子上。

“啊!”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过了几秒钟,大家才反应过来,林超痛楚降临,跪倒在地,痛哭流涕:

“是谁干的?你知道我是谁啊?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全家死绝……”

包间里的女郎一哄而散。

林超早就停止了谩骂,被人制服在地,因为疼痛全身不停颤抖,也没人给止血,察觉到不一般的氛围,林超隐隐有了担忧。

不会的,不会的。

徐话进来,冷冷看着林超,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还不快动手。”

站着的一个人立马扭头,拿出一瓶空瓶,然后挥挥手,林超的血流进瓶里面。

等流的差不多了,徐话将酒杯端起来摇晃两下,林超真的害怕了,裤脚里面流出尿液,祈求道:

“放过我吧,我真的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得罪了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吧,要钱的话尽管开口,要多少都行。”

“多少都行?”徐话被气笑了,“你的那点钱,够买什么呀?你的命?你的命有尊谕少奶奶身份值钱吗?”

说的话当真气人,人命还没身份值钱,也就徐话长期跟在封谕身边学会了毒舌,林超生生受着,不敢反驳:

“对,我的命不值钱,可是,尊谕的少奶奶什么时候来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个老狐狸,“等你喝下这杯好酒,你就知道了。”

说着徐话再不废话,一杯酒灌到底,连带林超自己的血。

“呕!”

林超干呕,可被制服住双手,想动动不了。

喝下自己的血,想想就恶心,而且,那古怪的味道到底是什么?

“你……你给我喝的……喝……什么了?”

林超只觉得眼前阵阵发晕,心里面悔到底了,为什么逞能,沾染封谕的女人,为什么冲动?色字头上一把刀,今天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不,不,不要!

“你,你们,你们敢动我,后果你们知道吗,”林超想到什么,来了底气,“这里是秦氏的酒店,到处都是监控,你们杀了我,你们也别想逃掉。”

他就不相信了,这么短的时间,他们还能把监控全部端掉不成?

“呵呵呵,你太高看了,尊谕还不放在心上。”

徐话自信道,将林超最后一点希望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