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女性被九龙吐珠了有啥后果 还没进门就忍不住开始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沈佳音一贯的冷静被打破,羞得满脸通红,心中却恼恨自己的大意。

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勾起她的下巴,缓缓道,

“我想……再试你一次。”

沈佳音近二十六年的生命里,追求者犹如过江之鲫,她自己的魅力,自己当然清楚,但是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说出这么羞辱的话,简直就是流氓!土匪!

“生气了?”

看着沈佳音青白的脸色,男人反而心情大好,摸索着她的下巴,缓缓道,

“我会让你心甘情愿让我睡。”

沈佳音真有点佩服他的自信,冷笑一声道,

“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

男人心情很好,并不计较她这句话,伸手拿过桌上的水杯递给她,沈佳音想都没想,接过来,就泼到了他的脸上,男人眼神沉了沉,门却在这时候被敲响了。

沈佳音还没反应,男人就拿着毛巾,去开了门。

“沈佳音你——”

季泽昊的声音戛然而止,表情甚至有一瞬间的僵硬,男人神色淡然的看着他,转身对沈佳音道,

“找你的。”

一边说,一边脱了外套,进了浴室,一系列的动作引人遐想。

沈佳音裹了裹浴袍,淡淡道,

“有事吗?”

季泽昊看着她嫣红得有些发肿的嘴唇,和凌乱的床单,眼眸微微深了深,抿着唇,脸色很冷。

“雪儿口无遮拦,我不知道她哪里惹到了你,但是她现在怀着孩子,我希望你尽可能离她远一点。”

沈佳音有些想笑,事实上,她确实笑了,只是笑得有些冷,她走过去,扶住门,然后狠狠地甩上。

浴室的水,这才开始哗哗的响了起来,沈佳音几乎能想到男人站在门口听动静的样子,就像那次不动声色浴室外面守株待兔。

她恨得牙痒痒,瞥了一眼地上的衣服,叫来侍应收走,盯着浴室,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男人洗澡出来,看见沈佳音悠闲的在床上看书,心里微微软了软,还是喜欢她收起爪子温顺的样子。

“新郎官走了?”

沈佳音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着手中的杂志,半响,低声道。

“我饿了。”

男人微微顿了一下,有些诧异她的反应。

“我没吃东西。”

沈佳音继续说道,声音有些别扭,男人却弯起了唇角,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示弱,但是,明显,这样的举措取悦了他。

“我打电话叫人送餐。”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掉进水里?”

沈佳音凉凉的开口,男人动作一顿,抬眼看向她,沈佳音心里一跳,生怕自己漏了陷,良久,她听见他道,

“等我一会儿。”

直到听见开门声,沈佳音才起身将门反锁上,又加了把椅子狠狠地堵上门,做完这一切,想着一会儿男人进不来门的样子,她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冰冷的海风轻轻吹着,站在门口端着盘子的男人不甚优雅的打了喷嚏,双眸盯着被锁上的门,差点盯出个窟窿,很好,我们走着瞧!

“沈经理,您的花。”

“扔掉。”

沈佳音头也不抬。

李秘书毫不意外,因为这种情况,在办公室已经持续了半个月了。

游轮上林家二少那句“情投意合”,早就传遍了整个云城,外界早认定这两位是一对儿了,谁又能想得到,真正的情况是沈佳音避之如蛇蝎。

李秘书可惜的看了一眼今天早上刚刚空运过来的蓝色妖姬,只好抱着出去了。

她刚离开,沈佳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想也没想就挂断了,过了一会儿,桌上的座机响了,她一边看报表,一边接了电话。

“哪位?”

那边沉默了几秒,才有人懒懒道,

“又扔了?”

沈佳音手指一顿,咬牙沉声道,

“你有完没完!”

男人低低的笑了两声,说道,

“没完,我还没睡到你。”

“啪——”

简直就是个无赖!沈佳音终于相信那句话,林家出的不是情种,就是军痞。

“叮——”

一条短信发了过来,沈佳音打开一看,是男人的。

“今天是丹尼尔的音乐会,我定了两张票,下班接你。”

凭什么!沈佳音当即就要删掉,接着另一条短信就迅速的发了过来,

“田海湾下周一期工程是不是要竣工了,我跟孙市长有点交情,要不要一起去给你捧捧场?”

沈氏是她最在意的东西,只要对沈氏有利,她可以做任何,她的软肋,男人还真是拿捏的一清二楚,冷静沉着的沈美人,这一次恨不得将手机砸到男人的脸上,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我说,你把这辈子所有没下限的事儿,都用到这上面了吧。”

白峥看着他发的短信,忍不住凉凉的嘲讽。

男人毫不在意,放下手机,从抽屉里挑出一副袖口给自己戴上,回头道,

“帮我联系一下你姐夫,下个星期让他露个脸,今晚试探标底的事儿就交给你了。”

丹尼尔是一位享誉世界的小提琴家,是个非常具有浪漫情怀的意大利男子,又加上极佳的长相,受到了许多年轻人的追捧,当然,霍遇先生,可不是其中一员,他一点也不欣赏只会摆弄一些女人家家的玩意儿的男人,他只是记得八年前,初见沈佳音的时候,她坐在公园里拉小提琴的样子,非常优雅,灵动,只要一想起那时候的她,他的心就变得安静起来。

沈佳音确实喜欢小提琴,除了有些恼恨男人的要挟,整个音乐会,她听得很认真,直到后来身上强烈的目光无法再忽视,她才皱着眉道,

“你看够了没!”

男人低低的发出沉闷的笑声,伸手碰了碰她的胸针,低声道,

“我已经很努力的将眼神从这里挪上去了。”

沈佳音还没来得及生气,身后突然有人试探道,

“阿遇?”

悠扬的音乐轻轻飘荡在耳边,有什么尘封在心底的东西突然破茧而出,淡黄色的灯光依稀散在他鬼斧雕刻一般刚毅的侧脸,在沈佳音回眸的一刹那,脑海炸开了……

也许是她的表现太过直观强烈,他微微侧眸,平静无波的眼眸在看向沈佳音的时候似乎起了一丝波澜,借着又归于平静,温尔雅道:

“阿遇,不介绍一下吗?”

沈佳音的心尖儿猛的一缩,深深地望进他的眼里,仿佛要看出点什么,然而除了平静还是平静,她的心像被丢进冰天雪地,彻骨的寒,下一秒突然有一只温暖的手将她纳入掌心,接着,她看见男人似笑非笑道,

“你只要知道,她是我的女人就够了。”

季川垂眸看了一眼他们交握的双手,弯唇道,

“我以为你爱的是可薇,林家不是出情种么。”

男人眼神沉了沉,这时候丹尼尔突然站起身对台下道,邀请一位友人一起演奏,不一会儿从后台出来了一位白裙华人女子,两人很有默契的开始合奏,男人看见台的女人,嘴角勾起一丝兴味,缓缓道,

“季总,不声不响的回来,是因为婚期将近吗?”

沈佳音猛的一震,抬眼看着六年不见的人,而他并没有看她,只是看着台荡起一丝笑,低声道,

“到时候还请阿遇捧场。”

沈佳音突然站起身,脸色有一丝惨白,极力克制住情绪轻声道,

“抱歉,我不舒服,先走了。”

说着拿着包匆匆离开,霍遇站起身走了一步,有返回来弯腰在季川耳边道,

“记住你今天的话。”

季川回眸,或明或暗间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垂下的睫毛遮住一片阴影……

“等我一下,我去开车。”

男人前抓住她的手,声音不容拒绝。

沈佳音猛的甩开他,尖锐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阿遇,霍遇!玩我很有意思是吗?”

“我没有骗你,林遇是我,霍遇也是我,只是你从没问过。”

男人平静的看着她,一字一顿道,

“是什么原因让你恼羞成怒,让我猜猜,季川吗?”

“啪——”

看着男人脸的五指印,沈佳音掌心发麻,她紧了紧手指,声音颤抖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问我!”

说完要转身,男人突然发力,将她抓过来抵到墙,强势又霸道的吻住了那双唇,带着野兽占领领域的狂野,寸寸将她侵占。

不远处闪过一丝火星,季川握着烟蒂的手微微顿住,看着他们交缠在一起的身影,生生掐断了手的烟……

唇舌交缠,有一丝暧昧的声音,沿着唇畔微微泄露出来,沈佳音脸色一红,猛地推开他,这一次,却轻而易举的推开了,男人一只手支在她头顶上方的墙上,另一只手握着她的腰,嘴角挂着餍足的浅笑,静静地看着脸色羞红的沈美人。

“无耻!”

半响,沈佳音咬牙吐出这两个字,凤眸狠狠地瞪着他。

男人不以为意,抚摸着她的下巴,勾起来,看着她道,

“其实,你并不排斥我的吻是吗?”

沈佳音窘迫不已,她不想承认,这个男人的身体对她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不然也不会有当初那一~夜~情缘,只是被他这么看破,让她觉得更加羞恼,冰冷的讽刺道,

“!”

男人眼神微微一暗,接着却笑了起来,低头轻轻在她耳边吐着热气,哑声道,

“你是在暗示我吗?”

说着手指不规矩的抚摸着她的腰,沈佳音像触电一般,颤了一下,然后猛地推开他,咬牙切齿道,

“无聊!”

言罢,拎着包大步离开。

男人站在原地,伸手摸了摸双唇,眼底光线,晦暗莫名。

坐上出租车后,沈佳音那颗狂跳的心才微微平静了一下,她闭上眼揉了揉眉心,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见季川,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了,却不想还有机会看见他结婚,这段感情,是不是终于可以画上句点了,她静静的看着窗外,不经意间突然想起那个几次三番强吻自己的男人,脸颊突然烫起来,接着摇头将他赶出脑袋。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温暖,这个点来电?

“温暖,有事吗?”

“佳音,你还有没有房子?”

她的鼻音很重,尽管极力掩饰。

沈佳音眉头一皱,沉声道,

“你在哪儿?”

……

“谁打的?韩诺?”

沈佳音盯着她脸上的一个巴掌印,眼底酝酿着风暴。

温暖状态很差,只是摇了摇头,低声道,

“你别问了。”

沈佳音拿着冰块,给她敷着脸上的红肿,半响,才道,

“你先住这里吧,这套公寓是我自己的,从来没住过,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谢谢。”

温暖看上去很疲惫,沈佳音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轻声道,

“你好好休息。”

说着拿着手机就要离开,温暖突然出声道,

“别告诉韩诺。”

沈佳音一顿,将按在手机上的手指挪开,轻轻点了点头。

……

“你抢劫的吧,我上哪里给你弄三千万!”

“你骗谁呢,你现在可是季家儿媳,三千万对你来说就是九牛一毛,沈佳雪,别忘了,当初是谁让我去弄沈佳音的,我要是知道沈佳音是霍遇的女人,打死我也不会碰!”

“你说谁?”

沈佳雪脸色一变,抓紧了手机。

“霍遇!”

那边一顿,又阴狠的笑了一声,

“我这里还留着他们俩的好东西呢!”

沈佳雪神经一紧,低声道,

“你留了什么?”

“足以让沈佳音身败名裂的东西,三千万,我就把这个东西交给你,怎么样?”

沈佳雪咬了咬牙,低声道,

“我得先看看东西。”

“看什么?”

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沈佳雪心里一惊,差点拿不稳手机,她连忙将电-话掐断,压制住慌张,微笑道,

“姐,你怎么来这里了?”

沈佳音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她的手机,这才道,

“季泽昊呢,告诉他尽快让人将田海湾的宣传片处理好,最多两天,我就要看到成果。”

“好,我一会儿跟他说一声。”

沈佳雪后背被冷汗浸湿,微微松了口气,目送着沈佳音离开,眼底闪过一丝暗沉。

直到第五天,沈佳音才接到韩诺的电-话,他的声音很疲惫,也有些冷漠,只是道,

“温暖在你那儿,我就放心了。”

沈佳音皱眉,

“韩诺,你什么意思?”

“我家里出了点事,温暖这几天不适合回来,过几天我回去接她,就这样。”

说完就挂了电-话,沈佳音在这边拧着眉头,决定暂时还是先别告诉温暖。

不再想这些糟心事儿,今天是容锦的生日,看时间,也快到了,沈佳音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微微勾了下唇。

容锦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两个人吃饭的地点是云城很有名的一家主题餐厅,环境优雅,格调简单,除了心照不宣的两个人,旁人看来,俨然是一对儿幸福的恋人。

“第十五个。”

容锦把玩着手里的盒子,勾唇道,

“沈大小姐,同一牌子的手表,你送了十五年,就算是敷衍,也不带这样的吧。”

沈佳音喝了口橙汁,挑眉道,

“这个是公司定制的,不用挑。”

容锦嘴角抽搐了一下,放下盒子,接着笑了一下,问道,

“你那个情投意合的男友呢,这么放心你跟我出来?”

沈佳音斜了他一眼,慢慢道,

“你是吃饭呢,还是找事儿呢?”

容锦耸耸肩,举手道,

“OK,我不说了,waiter,上菜吧。”

“季川,我们坐那边吧。”

身后有人轻轻唤了一声,沈佳音一顿,抬头就看见,站在她不远处的男人,她的手指无意识的一顿,接着又低下头,轻轻戳动着盘子里的东西,神色平静。

季川的眸子微微暗了一下,身旁的女人垂眸扫了一眼,继而温和的笑了起来,

“你认识这位小姐?”

季川一顿,轻轻摇头,

“不认识。”

从洗手间出来,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影,沈佳音没有抬头,微微侧身,让开了路,身前人影也跟着侧了侧身,她一愣,皱眉又侧了一下,那人影轻轻叹了口气,低声唤道,

“音音。”

沈佳音身形一僵,手指微微紧了紧连呼吸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

季川修长的双腿站在她面前,挺拔的身姿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却让她感觉陌生不已。

他习惯性的伸手,想揉揉她的头发,沈佳音却警惕的后退一步,他的手在空中一顿,最后轻轻收回,叹息道,

“你长大了。”

沈佳音冷眼看着他,嘴角动了动,半响才道,

“我们认识吗?”

季川眯了眯眸子,却轻轻笑了起来,意味深长道,

“还是这么记仇。”

沈佳音突然有点厌烦他这种什么都在掌控之内的样子,甚至怀疑自己当年爱上的男人,怎么会是这样一幅深不可测的模样,她没有接话,抬步就要离开,季川突然抓住她的胳膊,低声道,

“你跟霍遇是什么关系?”

问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眯着,里面透出一阵犀利的光芒,沈佳音只愣了一秒,就伸手推开他,讽刺的勾了勾唇角,

“床上关系。”

季川却笑了起来,似乎心情很好,他轻声道,

“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点没变。”

沈佳音赌气的时候,就喜欢说口是心非的话,她这么说,季川反而认为两个人是真的没什么,心情不由大好,唇角也跟着弯了起来。

沈佳音却平静的看着他,缓缓道,

“你以为六年时间,我还是当年不谙世事的样子吗?”

季川唇角的笑容一顿,慢慢淡了下去,沈佳音继续道,

“当年喜欢你的那个女孩儿早就被掩埋在时光里,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女人,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季川嘴角的弧线,终于彻底拉平,眼神也跟着阴沉起来,半响,沉声道,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你没有开玩笑是吗?”

沈佳音扯了扯嘴角,

“我没必要向你交代。”

说完,错过身,擦肩离开。

季川在原地握紧拳头,面色阴郁难看,他是一个内心非常强大自信的男人,从小成长的环境所致,让他一直抱着出人头地的目的,爬到今天这步,因此,也看不上很多东西,也看不上爱情,所以当初义无反顾的背弃了沈佳音,可是当功成名就,重新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他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这些年,他一直关注着沈佳音,知道她一直单身,男人的天生的优越感,让他感到骄傲,他以为,他是她的唯一,但是那日在报纸上看见他们亲吻的那一幕,让他恼怒烦躁,他不认为自己还爱着她,他只是不能接受,她竟然跟霍遇在一起!

“老板,沈小姐今晚是跟容三少出去了。”

文耀挂了电-话,转身对闭着眼睛养神的男人说道。

“确定不是季川?”

“季川跟唐小姐在一起。”

可是在一个餐厅。

男人这才睁开眼,勾了下唇角,道,

“他们现在在哪儿?”

“应该在回家的路上了。”

“那就去沈家堵人。”

文耀嘴角抽了抽,感觉自家老板追人的方式有些像十几岁的小流-氓,放学路上堵人。

……

“早点休息,明天可是田海湾的竣工典礼,你的心血都在里面了,打起精神。”

容锦将人送下车,笑着嘱咐。

沈佳音点点头,道,

“你路上小心,代我向伯父问好。”

容锦点了点头,突然伸出手将她的头发从脸颊上拿掉,勾唇道,

“晚安。”

沈佳音回以一笑。

“砰——”

车子被后面一撞,容锦下意识的抓紧方向盘,才没有撞到前面玻璃,车后盖摇了摇“咣当”一声掉了下来。

“怎么开车的,去看看人伤着没有。”

熟悉的声音立刻就让沈佳音冷了脸。

男人下了车,一脸抱歉道,

“吓着你了吧,新来的司机,有点手生。”

说着对容锦道,

“一会儿让人给你托运过去修理,文耀,先用我的车送这位先生回去。”

沈佳音对男人的厚脸皮简直无语了,一把甩开他,低头对容锦道,

“受伤没,我一会儿让家里司机送你。”

容锦看着男人快要冒火的眼神,微微勾了下唇角,缓缓道,

“既然这位先生这么热心,就有劳了,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说着动作优雅的下了车,对着男人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转身离开。

目送他们离开,沈佳音的脸色才沉了下来,转身就要回去。

男人怎么会放过她,上前挡在她面前,道,

“跟我去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