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把腿张开ji巴cao死你np 诱子偷伦初尝云雨孽欲天堂

小家伙噌的一下,立马站直了身体,

“我觉得一个月挺好,小五叔叔快来了,我去收拾行李。”

说着跟鬼撵一样,往门口跑去,临走前突然转过身道,

“漂亮姐姐,我是贝贝哦。”

沈佳音禁不住笑了起来,她是这没见过这样鬼灵精的孩子,嘴巴甜又滑头,偏偏让人喜欢的紧。

“你是第一个让小家伙这么喜欢的女人。”

男人沉沉的开口,沈佳音笑容一顿,真诚道,

“可能比较投缘吧,我也很喜欢他。”

男人轻哼一声,起身一边从衣柜里拿出衣服,一边道,

“那是你没看清这个小魔头的真面目。”

说着当着沈佳音的面扯开浴巾,开始换衣服,沈佳音不自在的别开眼,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男人换好衣服,道,

“在这儿休息一会儿,我跟你们公司请了两个小时的假。”

沈佳音一愣,顿了顿,才道,

“谢谢。”

安心的躺在床上,沈佳音嗅着被子上好闻的阳光味,轻轻闭上了双眼,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男人再次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她蜷缩恬静的睡颜,他的心微微软了一下,将手中的热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弯腰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沈佳音睡得很熟,脸上轻微的瘙痒,她只是嘬了嘬鼻子,低声喃喃道,

“季川,别闹…… ”

男人脸上神经紧绷起来,有些压抑的出声道,

“为什么每次,你都认不出我!”

卧室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人回答他,男人扶着额头,坐在床边,自嘲的笑了。

“黄家撤资了?”

沈佳音翻看着手中的文件,有些惊讶,她碍着两家的合作交情,没有将那件事闹大,黄家倒是比她还急。

“资金缺口大吗?”

“季总已经及时补上了,其实黄家这半年的形势一直不怎么样,跟我们合作,也是为了稳住内部。”

沈佳音点点头,想起前几天的新闻,黄家的内部的管理早就腐朽了,该换水不换,早晚会出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外因还没将他们打垮,他们自己内部到先斗上了,这时候撤资,也好,省得到时候惹他们一身骚。

“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李秘书支支吾吾道,

“那个,还有,沈总让您下班后去试一下礼服。”

沈佳音动作一顿,皱眉道,

“什么礼服?”

“您,您忘了,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季总的婚礼。”

李秘书很聪明的没有提沈二小姐,因为这在沈佳音眼是禁忌。

“你告诉沈总,礼服我会自己挑选,让他们不必等我。”

沈佳音头都没抬,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又开始埋头工作。

李秘书自然不敢再问,只好将沈佳音的话,原封不动的转给了沈霆。

“啪——”

李秘书一出去,沈霆将手的件甩在了桌,一张脸黑得能拧出墨来,季泽昊此刻也在他的办公室,看见沈霆的反应后,沉默了一会儿道,

“我一会儿让人把礼服送过去,伯父不用担心。”

沈霆点了点头,道,

“雪儿这身子也过了有三个月了,一直吵着要进公司,这事儿,你怎么看?”

季泽昊微微蹙了蹙眉,道,

“不太合适吧,伯父,您答应她了?”

沈霆沉默了一阵,道,

“我想让她在你身边做个秘书,有你照顾着她,我也放心,省得她一天到晚在家闹。”

季泽昊心里并不太乐意,在他眼里,沈佳雪只要安心的做一个小女人让他宠爱行了,如果也跟沈佳音一样,他当初不会选择她,可是沈霆话已经说出口,他没办法拒绝,更何况,他父母并不太满意沈佳雪,把她一个人留在季家,还不如放在自己身边,这样一想,也没有反对。

沈霆见他点头,又道,

“到时候避着点佳音行了,她一直不太愿意雪儿进沈氏。”

季泽昊顿了顿,淡淡道,

“好。”

……

“不行,把我的脸拍大了,不好看,泽昊,我们再拍一组,这件衣服也不好看,我要再换一身。”

沈佳雪叽叽喳喳跟个小鸟一样说个不停,季泽昊已经很疲乏了,瞟了一眼一脸惶恐的摄像师,低声道,

“这几组都挺不错的,你现在怀孕了,人必然会丰腴一点,这样挺好看的,别再折腾了,如果真的不喜欢,等孩子生了,我们再来照。”

沈佳雪有些不大高兴,撒娇道,

“那怎么能一样,结婚只有一次,每一项我都要完美,你看你,才跟我一会儿,喊累,你真的爱我吗?”

季泽昊是挺喜欢她撒娇柔软的样子,但是多了有些厌烦了,耐住性子道,

“雪儿,我们已经出来一下午了,妈要是知道我们到现在脸婚纱照都没拍好,会不高兴的。”

提到韩母,沈佳雪脸色沉了下来,老大不高兴,最后只勉强的点了点头。

季泽昊拍拍她的背道,

“乖,不管你什么样子,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

沈佳雪扯了扯嘴角,进去换衣服去了。

季泽昊松了口气,转身对身边的助理道,

“去把沈佳音的礼服包起来,放车。”

……

沈家。

季泽昊将沈佳雪送到 沈家的时候,刚巧撞见了沈佳音,她站在门口,跟身前手里拎着东西的男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沈小姐,这几套都是我们老板亲自选的,他知道你抽不出时间,特地让我给你送来,让你选选看喜欢哪件。”

文耀微笑着,说得谦和。

沈佳音摇头,推辞道,

“礼服我自己选就可以,不用麻烦林先生,替我谢谢他。”

“我们老板说,你要是自己选的话,他会跟你一块儿去,这样才能知道他该配什么样的衣服。”

沈佳音嘴角抽搐了一下,果然是他的风格,无奈之下,沈佳音只好接过来道,

“等我选好了,直接回电话给他。”

文耀点头道,

“那就好,沈小姐,我先告辞了。”

目送着文耀开车离开,沈佳雪忍不住讽刺道,

“还真是左右逢源,这次不知道又是哪位来献殷勤。”

沈佳雪不认识文耀,但是季泽昊却见过,他沉默着,没有说话,手指却缓缓收紧。

……

“老板,黄氏的气数已经尽了,您要是想吞并,这个时候收购最好。”

文耀看着新闻报道,对男人说道。

男人瞥了他一眼道,

“然后我再往里面投钱,继续亏损吗?”

“那您这么整他们,不会就是图个乐吧?”

“不行吗?”

男人坐起身,眯着眼睛,看着屏幕上一脸萎靡的黄悦兴,一字一顿道,

“我想看看,一个人从云端摔落到地狱会变成什么样。”

文耀打了个寒颤,真是恶趣味啊。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不过,老板,你确定要这么做?毕竟是人家的婚礼,您这样做会不会太抢了新郎的风头?”

话是这么说,但是文耀脸上却多了一丝戏谑。

男人瞥了他一眼,道,

“你这个助理是不是太多嘴了点。”

文耀耸耸肩,道,

“时刻把握好老板的心思,是我的职责,”

说完在男人开口前,道,

“老板,沈小姐今天下午要过来看你。”

说着扶了扶眼镜,道,

“我跟她说,小少爷生病,想她了。”

男人眼睛一眯,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淡淡道,

“下个月,可以申请加薪了。”

文耀扶了扶眼镜,果真摊上爱情,再聪明的男人智商都倒退到负值。

医院。

男人盯着被送到病房的一个果篮,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小家伙一边啃着苹果,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吧唧一下,将啃得难看的苹果扔进垃圾桶,又拿了一个橘子,才老神在在道,

“爸爸,你太傻了,这么拙劣的手段,我都看得出来,漂亮姐姐会上当吗?”

男人嘴角抽了下,眼睛缓缓地眯了起来。

他对一个人从来没有这么耐心过!

小家伙打了寒颤,轻轻放下橘子,伸出一只小手,拉了拉男人的裤脚,谄媚的露出一口小白牙,小声道,

“爸爸,我帮你泡到漂亮姐姐,假期可不可以延长?”

男人低头看着他,不置一词。

“她把衣服都退回来了?”

男人声音淡淡听不出情绪。

“谁退的?”

电话那边的小五摸不着头脑,就道,

“反正是五件衣服,还留了一张卡片,说谢谢你。”

男人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收紧,绷着脸掐断了电话。

他三十一岁的年纪,智商情商都不低,如果还不明白沈佳音的意思,真是白活这三十年了,从这次回国见面,到现在,他一直维持着不急不缓的节奏跟她熟悉,他对一个人从来没有这么耐心过,就这样还把人吓跑,一时间竟是既恼恨,又想笑,想跑,没那么容易!冷着神色刚迈开步子,突然听见一个耳熟的声音。

“医生,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沈小姐,你之前做过清宫手术,而且手术时间,距您这次怀孕间隔太短,子宫壁太薄,贸然生育,对您存在一定的风险,最好现在做引产手术,修养一两年,养好身体再怀不行吗,你还这么年轻?”

医生有些不耐烦,不喜欢病人拿生命开玩笑。

“医生,我实话跟您说,我婆婆不喜欢我,就是因为我现在怀了孩子,她才答应我进门的,所以我不能没有孩子,拜托您帮我先想想办法,保住这个孩子成吗,多少钱都没问题。”

医生脚步顿了顿,半响才道,

“我尽量吧,不过记住,一旦有什么异常情况,一定要到医院。”

沈佳雪松了口气,

“谢谢,今天的事,希望您替我保密,我不希望我未婚夫担心。”

目送医生离开,沈佳雪将手里的检查报告揉碎,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四下看了看,这才迈步离开……

男人从拐角处出来,眯着眼睛看向垃圾桶里那张雪白的检验报告……

季泽昊跟沈佳音的婚礼,是在季家私家游轮上举行的,季家就算不满意沈佳雪这个儿媳,到底不忍心亏待唯一的儿子季泽昊,所以这次婚礼,比起上次沈佳音的,并不差劲。

在华灯初上,游轮上热闹起来,作为这次婚礼的主角,沈佳雪出尽了风头,不管外界对她的评价怎样,单是她嫁进季家,站稳脚跟,已经成了无数女人歆羡的对象。

沈佳雪的确开心,她十二年前跟随母亲回到沈家,沈佳音看她的眼神,她永远都记得,那是在看一件她看不上眼的东西,微微挑起的下巴,显示了她的尊贵,与她的卑微,她过着公主一般的日子,而她却只能被母亲藏匿在见不得光的暗处,嫉恨一旦生了根,就会越长越旺。

她看着栅栏旁边,清丽若仙的女人,悄悄走了过去。

“姐姐,你输了。”

沈佳音看着漫天的烟火微微出神,耳边轻轻飘来这么一句,她动作微微一滞,转身看着身旁已经退去青涩的女孩儿,没有说话。

“父亲已经答应让我结婚后进沈氏了,这个消息你还不知道吧。”

沈佳音的表情微微僵硬了一下,她没想到她的父亲真的这么做了,她突然为自己的母亲感到悲哀,也庆幸她没有看见,她穷尽一生所爱的男人,亲手毁掉了她最后的念想。

“你母亲争不过我母亲,你一样争不过我。”

沈佳雪很满意她的表情,越发的得意起来,却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听见沈佳音用低的几乎听不清的声音,慢慢说道,

“我不用争。”

沈佳雪的表情瞬间扭曲起来,我不用争,因为原本就是属于我的,这才是沈佳音的原话,沈佳雪恨极了她这幅样子,身体的反应快过大脑,在沈佳音没有注意的时候,猛地将人往海里推去。

那一秒沈佳音就像有感应一样,突然转过头,正巧看见她推向胸前的手,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沈佳雪脸上瞬间露出惊恐,只是力道已经收不回来了,只尖叫一声,就和沈佳音双双落入水中。

“新娘子落水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季泽昊心里一惊,丢下杯子,就跑了过去。

“噗通——”一声,水面起了波澜,不一会儿,季泽昊就抱着沈佳雪游了上来,众人赶紧将人拉上来,这时候,突然有人又喊了一句,

“我刚刚看到掉到水里的是两个人。”

季泽昊手指一顿,沈佳雪突然抱住他的脖子,小声哭泣道,

“姐姐,她就这么容不下我吗?”

季泽昊心中一震,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沈佳音不会水,他还来不及多想,“噗通”,又是一声,有人跳进去了。

肺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沈佳音只觉得浑身冰冷,十岁那年落水,从此让她惧怕上了这种冰冷的液体,她的手脚在抽搐,想喊叫,鼻腔里却涌进了苦涩的海水,她屏住呼吸,眼睛开始模糊,十岁那年的事却越发清晰起来,她只是在泳池边玩耍,却突然有一双手将她按进水里,一下,又一下,她看不见那人的面容,却清晰的记着她手上那枚翡翠戒指。

突然有一双温暖的手,缠上了她的腰,接着柔软的触感从唇上传来,一口气在口腔盘旋一圈,进入她的肺部,好温暖,她下意识的抱住来人,贪婪想想吸允更多,腰却被人轻轻捏了一下,让她微微回神,接着,那双温暖的大手拉着她,在漆黑的海里,一点点朝着光明游去,沈佳音有些想睡,那双手,却像故意一样抓着她不放,她羞恼不已,脑中将这个登徒浪子骂了千百遍,睡意却渐渐远离了。

“哗——”

水面的宁静被打破,男人抱着沈佳音的腰一点点游了过来,沈佳雪再看见沈佳音的那一刻,腿脚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脸色也有一丝惨白,好在天色太黑,没有人看见。

季泽昊这会儿也才看清,救沈佳音的不是别人,正是林遇,他皱了皱眉,心里有几分不舒服,沈霆大松了口气,立刻道,

“陈医生,快过来看看。”

男人却推拒开,轻轻将沈佳音放在甲板上,紧绷着神色在她胸口按压,一会儿,又低头给她渡气,如此反复,沈佳音终于呛出一口水,渐渐恢复了呼吸,睫毛也微微颤抖起来,男人的手微微一顿,轻轻勾起了唇角,低头贴上她的唇,这一次,却将舌尖送进了她的口中,沈佳音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就去咬,男人却动作利索的闪开,沈佳音睁开眼,看见的就是男人淡然的面容,却捕捉到了他眼中的戏谑。

想到这人在水下对自己做的事,她一阵羞恼,伸手就想推他,男人却后退一下,顺手将她抱在怀里,声音低低道,

“不是我,你早就被喂鱼了。”

沈佳音动作一滞,显然是想起了落水前的事。

“呃——泽昊,我,我肚子好痛。”

沈佳雪突然捂着小腹颤抖起来,季泽昊神色一凛,紧张的抱住了她。

“陈医生,还不过来看看,沈二小姐可是奉子成婚,没了孩子,怎么成婚?”

男人凉凉的开口,如此耳熟的话让沈佳雪头皮发麻,她抬头看向他,他只是嘴角噙着笑,眼神深不见底。

她攥紧衣角,脸色越来越苍白,季泽昊只当她是疼得,赶紧找来医生给她看。

沈佳音由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男人在她起身的时候,将扔在地上的外套捡起来披在她肩上,不容拒绝的将她拉进怀里,看着面露异色的沈霆,不急不缓道,

“伯父,还未正式介绍一下,我是林遇,跟音音情投意合。”

一句话,就像平地一声雷,轰炸开了,之前都是报纸上捕风捉影,主角双方,从未承认过这件事,今天男人的话,等于说是在为沈佳音正身,就算他不这么说,刚刚不顾一切下水救人的一幕,早就被人看出了端倪,沈家攀上林家,这下要在云城彻底站稳脚跟了。

周围的目光,让沈佳音一身烦躁,推开男人,拢了拢衣服,径直离开。

男人看着她的背影,微微勾起了唇角。

泡了个热水澡,沈佳音紧绷的神经才微微松懈下来,为什么没有指出沈佳雪,因为她知道没有人会相信,沈佳雪天真善良,而她狠毒可怖。

对着镜子扯了扯唇角,沈佳音转身从浴室出来,下一秒就被人拉住胳膊,抵到了墙上,柔软的双唇就覆了上来……

淡淡的烟草味灌入鼻翼,沈佳音有一瞬间的沉迷,随即狠狠地咬住他的唇,男人动作顿了一下,继而更凶狠的吻了过去,沈佳音推拒的力道渐渐小了下去,她像脱水的鱼,只剩下喘气的份儿,心里却越发清明起来,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混蛋!

在她温顺之后,男人才轻轻松开了她。

“啪——”

一巴掌将男人的脸被掴到一边,细碎的头发在眼前投下一片阴影,看不清他的神色。

“滚!”

沈佳音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没什么气势。

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走过去坐在床头,目光坦荡的看着她,

“我的确很想跟你滚……床单。”

沈佳音的脸被气得通红,她天生就比别人敏感,从那天被男人压到身下,就察觉男人对她不一样的试探,她敏捷的缩回自己的壳,只是她没想到撕破面具的男人,竟然这般的不知廉耻!

“过来。”

男人朝她招招手,笑得温和。

沈佳音却警惕的后退一步。

“你想穿着浴袍出去?”

男人就像一个耐性极好的猎人,不急不缓的看着苦苦挣扎的猎物。

“你到底想做什……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拽过去按在床上,她正欲挣扎,男人突然在她耳边道,

“五百万?五套衣服?你倒是推得干净。”

“我想不欠你的!”

“那我告诉你,你欠我的,可不止这些。”

男人冷笑一声,低头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声音暗哑道,

“怎么样,想起来没?”

沈佳音没来由的一颤,脑中突然闪现出两个月前那晚,在她身上横冲直撞的男人,他也是这般咬着她的耳垂,低声道,

“记住我要你的这一刻。”

后来灯影晃动,依稀只记得那双明亮深邃的眼睛,渐渐地,跟眼前的人重合。

“想起来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魅惑,将周围的空气都燃烧了起来,沈佳音却浑身冰冷,一切巧合都有了解释,所以,他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所以,这么久以来,他是在跟她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沈佳音盯着眼前这张完美的脸,突然低头狠狠咬住了他的手。

男人吃痛闷哼一声,到底没舍得甩开她,只是另一只手在她腰上捏了一下,成功的让她松了嘴。

“嘶——属狗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