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太大了 用力 呻吟 少妇 ........天堂网www在线资源

皇后抿嘴不答,安北月却冷笑道:“恰巧?那就那么多恰巧?你恰巧走到湖边,恰巧掉了遗物,恰巧捡遗物的时候掉了发簪,现在发簪又恰巧落到尸体身上?苏子余,就算你想诡辩,是不是也应该说点令人信服的话?”

苏子余冷声回道:“无巧不成书,北月郡主不是也恰巧就看到我与侍卫争执么?”

安北月气得不轻,咬牙道:“牙尖嘴利的贱丫头!启禀皇后娘娘,案情已经明朗了,不用跟她废话,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杀了便是。”

苏子嫣也帮腔道:“都怪臣女不好,不该带妹妹进宫,还请皇后娘娘念在妹妹刚刚救人有功的份上,给她一个痛快吧。”

苏丞相也落井下石道:“都是老臣教女无方,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皇后娘娘不应声,苏子余也不辩白,等着这一群猫猫狗狗把脏水都泼完了之后。

苏子余才淡淡开口道:“都说完了么?说完了,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皇后娘娘看向苏子余,发现这个小姑娘,似乎冷静的有些过分了,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她命悬一线了么?

皇后娘娘开口问道:“苏子余,你有何话要说?”

苏子余跪向皇后,开口道:“臣女请求皇后娘娘,给臣女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倘若臣女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甘愿听候发落。”

皇后疑惑道:“你要如何自证清白?”

苏子余抬头看向皇后,掷地有声的回道:“臣女要,亲自验尸!”

什么?!众人顿时大惊!

验尸?多晦气的事啊!而且一个女子,如何给男人验尸?

可苏子余对周围的讨论声充耳不闻,目光坚定的看着皇后。

安北月嗤笑道:“我看你是死到临头,拖延时间!”

苏子余看向安北月,冷声道:“是不是死到临头,总要验过了再说,倘若我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不知北月郡主又当如何?”

安北月想也没想就回道:“我跪下来给你斟茶认错,磕头道歉,可你若无法证明,我一定让你死无全尸!”

苏子余冷笑道:“好!”

她一定要让安北月,下跪!认错

得到了皇后的准允,苏子余走向那具尸体,仵作厌恶的白了她一眼,很显然对于苏子余质疑他工作能力的行为,表示不满。

苏子余没理会他,径自开始动手给尸体宽衣。

然而这人高马大的侍卫实在有些重,脱衣服也有些费劲。

苏子余停下手上动作,想寻求帮助。

站在一旁的安北山见状,连忙开口道:“青舟,去帮苏小姐一把。”

青舟刚要上前,苏子余连忙道:“停,你可别过来,安亲王府的人,我可沾染不起。”

此话一出,安北月又是一阵跳脚,安北山和安亲王妃,则脸色讪讪。

苏子余看了一圈周围的人,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君穆年的侍卫,天青身上。

这个侍卫大哥刚刚阻止了苏丞相两次,看起来应该算个好人。

苏子余笑眯眯道:“侍卫大哥,能不能搭把手?”

天青愣了愣,下意识看向君穆年。

君穆年闭了闭眼,算是默许了。

天青连忙上前,开口问道:“苏小姐要属下如何?”

苏子余道:“把他衣服脱了,脱光。”

“脱光?!”天青惊呼道。

“呃……”验尸自然是要脱光的,可考虑到众人的承受力,苏子余改口道:“留下亵裤即可。”

天青松口气,手脚利落的把尸体身上的衣服尽数褪去。

随后苏子余又开口道:“还要麻烦侍卫大哥,帮忙记录一下我等下说的话。”

天青再次看向君穆年,君穆年开口道:“上文房四宝。”这便是同意了。

天青拿着纸笔站坐在桌案前面,等着苏子余开口。

苏子余叹口气,她可不是专业验尸的,好在她前世有个闺蜜,是个法医,她研究尸毒的时候,也学到一些皮毛。

而这些皮毛,应该可以让她应对今日的局面。

苏子余闭上眼,片刻后再睁开,宛若换了一个人,她面无表情,目光如炬,动作熟稔,言语简明。

众人不知不觉的,竟是开始随着她的节奏走了。

“死者男,身高五尺六寸,体型强壮,身体表面略有挫伤,不致命,无明显外伤,死亡原因不是外伤所致。”

苏子余检查男子口鼻继续道:“口中无泥沙,腹部按压无积水,眼球未充血,不是溺闭。”

不是溺闭?苏子余也显得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御林军竟然不是溺闭,难道说……是刚刚强吻他那个男人,杀了御林军么?

那人杀了这个意图强暴她的御林军,然后出手救了她?

苏子余抿了抿嘴,压下心中复杂的心思,继续往下说下去。

“嘴唇泛白,口腔颜色正常,指甲颜色蜡黄,没有中毒迹象,不是中毒而亡。”

说到这里,那仵作已经沉不住气了,怒声道:“不是外伤,不是溺亡,也不是中毒,那他是怎么死的?吓死的吗?”

苏子余并没有觉得仵作在跟她抬杠,此时的她进入工作状态,俨然已经将仵作看成了同事。

苏子余认真且平静的回道:“瞳孔放大程度符合死亡时间,并没有过度放大,且眼球颜色正常应该不是吓死,倘若你一定要知道他是不是吓死,那我需要解剖他的尸体,来看看肝胆的情况。”

解……解剖?!

仵作脸都绿了,而其他众人,则是忍不住作呕,这……这苏子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安北月见苏子余说的有模有样,忍不住心中忐忑,开口训斥道:“你说来说去,不过就是证明他不是溺死的而已,也不能证明他不是死在你手上啊!”

苏子余一边继续检查尸体,一边开口道:“想要知道凶手是谁,查清死因,是最重要的因素。”

京兆府尹赵大人点点头,十分认同苏子余的说法。

就在安北月还想再开口数落的时候,苏子余站在凶手头颅上的双手,微微顿住,开口道:“找到了!”

找到了?找到什么了?

赵大人和仵作好奇的凑过来,那些胆子大的王爷们,也纷纷围过来,众人真是好奇的不得了。

苏子余伸出手,看也没看仵作,便开口道:“剃刀。”

仵作愣了愣,不知该作何反应,苏子余没有等到剃刀,诧异的看向仵作,开口问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连剃刀都没有,当什么仵作?”

仵作嘴角抽搐,他不是没有,而是进宫不能带刀刃啊。

仵作刚要开口解释,一柄匕首就递到了苏子余的面前。

匕首刀鞘上雕龙画凤,珠光宝气,一看便知价值不菲,苏子余顺着这个好看的刀鞘看上去,看到了一张令人厌恶的脸。

竟然是二王爷君穆岚。

“用本王的!”君穆岚声音谦和温柔,可苏子余却听的一阵恶寒,还有什么比伪君子更令人作呕呢?

苏子余冷淡的回道:“还是不要玷污二王爷的东西了。”  

苏子余起身走到荷花池边上,找了一块比较锋利的岩石,留下君穆岚一个人脸色讪讪的收回匕首。

苏子余拿着岩石回到尸体旁边,手脚利落,却粗鲁的刮掉了尸体的一块头发。

头发去掉之后,众人便清楚的看到,在青白色的头皮上,有个红点。

赵大人毕竟是京兆府尹,见过许多命案,一看这个红点,便开口道:“这似乎是有东西刺进去了?”

苏子余点头道:“没错,这就是致命伤。”话音落下,苏子余便用那尖锐的石头在尸体头颅上一阵挖掘,那毫不留情的手法,血肉模糊的画面,看的众人一阵头皮发麻。

苏子余也很无奈,她没有趁手的器械,想要取出凶器,也只能这般恶心了。

待刮掉头皮上一层肉之后,苏子余总算看到了那个针露在头骨外面的一小节。苏子余试图去拔,却拔不出。

苏子余只好转头看向写字的天青,大眼睛眨啊眨的,眨的天青心的都乱了。

天青急忙起身道:“属下来帮小姐。”天青来到尸体前面,捻住那针尾,轻轻一拉便将银针拔了出来!

周围响起一阵干呕声,苏子余充耳不闻,只是将银针示意给赵大人看:“大人,这就是凶器。”

赵大人伸着头仔细端详了一下,开口道:“这似乎是大夫针灸用的银针啊,唔……又好像长了一点。”

此话一出,那安北月顿时惊喜道:“这就对了了,苏子余,你不是说你是大夫么?眼下凶器就是你们大夫惯用的银针,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呵,我还当你有什么能耐,原来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简直可笑至极!”

苏子余白了一眼安北月,简直无法想象,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蠢就罢了,竟是还要出来害人。若不是得安亲王府的庇护,只怕她早就死了几个来回了。

苏子余看向皇后娘娘,开口道:“启禀皇后娘娘,臣女已经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皇后看了看双手染血的苏子余,微微蹙眉道:“你要如何证明?”

苏子余开口道:“请皇后娘娘,赐臣女一个苹果,臣女来展示给娘娘看。”

苹果?

皇后有些疑惑,却没有拒绝,瞥了一眼宫女锦绣,锦绣立刻从茶几上拿了一个苹果递给苏子余。

苏子余拿着苹果和银针,走到了赵大人面前,开口道:“大人,劳烦你将银针刺入苹果。”

赵大人眨眨眼,有些不明白苏子余的用意,却同样没有拒绝,拿起银针刺了下去。

可这一下子,竟是没能刺入,银针滑到一边去了。

赵大人微微蹙眉,用寸劲儿再刺了一下,这次银针刺入一点点,可还不等他用力,银针就弯了,根本无法深入。

苏子余拿着苹果和银针,又走到天青侍卫面前,开口提出同样的要求。

天青侍卫想了想,开口问道:“可否用内力?”

苏子余摇头。

天青侍卫抿了抿嘴,反复几次,结果和赵大人一样,都无法将银针深深的刺入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