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空姐前规则小说免费阅读 夹一天不能掉早上继续做作文

“初,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心里有我吗?有过我吗?”白晓静很激动的大声问道。

大美人,别打电话给你男朋友了,他不爱你,我来好好爱你……

她的身边,传来一个男人不怀好意的声音,紧接着,白晓静尖叫着大喊:你滚开!我男朋友马上就会过来找我了!

顾炎初眉头越皱越紧,却只能刹车调转方向,紧抿着唇在诉说着他此刻的不悦与纠结。

吴海与高风在他的授意下已经开始对酒吧进行排查,很快就找到了白晓静,她喝得烂醉如泥,媚眼如丝,见到顾炎初来了,立刻就奔了上来,扑到他的怀里,像个孩子似的哇哇大哭。

吴海与高风二人相对无言,只能默默的退出去。

“初,你为什么不要我啊?我这里好痛好痛。”白晓静拿着他的手抚上自己的心口,“我的心已经碎成一地的渣,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我情愿死了算了,或者当年我就应该死在那群毒贩的手里,这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活得如此艰难,每天晚上都不断在做恶梦,我世界里唯一的阳光就是你,可你现在也不要我了,我活着已无意义,只想临死前再看你一眼。”

她娇美的脸庞沾着泪花,神情麻木,盯着顾炎初的脸,又痴痴的笑了。

原来只有用这招,他才肯出现,他才肯走到她的身边来。

纵使自己都很厌恶现在的自己,可是只要能让他安心待在她身边,做什么她都无所谓。

“活着是最大的恩赐,别动不动说什么死不死的。”顾炎初长叹口气,拍了拍她的后背。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听你的。”白晓静双手缠上他的腰际,“初,算是可怜可怜我,我真的不想一个人,你今天晚上陪我好不好?我成天成天的做恶梦,每天需要大量的安定片才睡得着。”

顾炎初良久没有吱声。

白晓静垂下眼眸,环住他腰际的身子在止不住的轻颤。

她是真的害怕,害怕一松手,这个男人就会离她远去。

作为一个曾经与顾炎初同生共死过的人,她不难看出,顾炎初对苏暮晚的不同,绝对不仅仅只是因为当初苏暮晚有了身孕,所以才不得已结了婚,若是真的只是奉子成婚,孩子没了,大可马上就离婚,何必拖到现在?

她很害怕当顾炎初认清自己真实的情感之后,待到他们如胶似漆的那天,就更没有她白晓静的立足之处了。

“我送你回去。”他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送她到家之后呢?他会走吗?

即便如此,白晓静仍然破啼为笑了。

至少他没有让吴海跟高风送她回去,她现在醉成这样,顾炎初肯定要扶她上去的。

吴海与高风在包厢之外,眼看着顾炎初拥着白晓静走出来,一声不吭的往长廊上走去。

“老大……”吴海上前,“我去开你的车吧。”

白晓静立刻放声大哭,“初……我要你送我,我不要吴海他们送我!我只要你一个人送我。”

借着酒劲,她越发紧的缠住了顾炎初。

“好,我送你。”顾炎初耐着性子,眼里掠过一抹怜惜。

对于白晓静,他有许多于心不忍。

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白晓静现在的模样,他也会感到可惜。

目送着顾炎初与白晓静的身形离开,吴海长叹了口气。

“老大这个意思,是不是表示他接受了白晓静?老大就不怕这个白晓静……”高风皱着眉头诉说自己的不满。

“你在马路上见到这么个铭钉大醉的女人,好心送她回家,就等于接受了那个醉鬼吗?”吴海送他一个漂亮的大白眼,“相信老大,他有分寸的,同时也要相信大嫂的魅力。”

二人相互调侃间,顾炎初已经到了白晓静的家里。

白晓静冲进洗手间狂吐不止,再出来时已经洗漱了一番,换了套家居服,身上的酒味淡了许多。

“对不起……我今天这么失态。”白晓静见顾炎初还没走,心下一喜,挨着他的身侧坐了下来,“我也不想的。”

随即又是眼眶一热,梨花带泪的脸庞,在迷离的灯光之下,越发诱人。

“没事就好。”顾炎初往后一仰,似乎在这里很放松。

白晓静趁机倒在他的肩膀上,“初,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我很丢人?”

“不会。”顾炎初淡淡的开口,看她一眼,又将眼神移至别处。

“今晚留下来好吗?算我求求你了。”白晓静眨着泪眼,“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我好害怕,自从当年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让白晓静颇感意外的是,顾炎初竟真的答应了。

他将白晓静扶到房间,看着她躺下。

“你睡吧,我就在这儿守着你。”他如是说。

白晓静点头,尔后盖着丝被的身子扭动几下,又皱着眉头说,“有点热。”

慢慢的将丝被拉开,露出光洁的手臂,精致的锁骨。

“我帮你开大冷气。”顾炎初起身,将空调度数又调低十度。

白晓静冷得直哆嗦,可她明白,若是她说冷,顾炎初不会扑上来抱着她,而是会又帮她将空调温度加大。

“初,我感觉好多了,你今晚会住下来吧?我去帮你放洗澡水。”白晓静辗转反侧,自是无心入睡,干脆坐起来,吊带自然的滑下,风情万种的长发此时慵懒的散开来,带着绝对致命的诱惑。

“不用,你睡吧,我自己去洗。”顾炎初起身,走向浴室。

苏暮晚正睡得迷糊,手机跳出来一条彩信。

是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初今天晚上不会回去了,他正在我房里洗澡。

有两张图,第一张是白晓静的性感自拍,另一张是浴室门的特写,依稀可见里面有个高大的身形。

看了这两张图,苏暮晚心里放松下来的同时又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在白晓静那儿,自然是不会回来再折腾她了。

只是为什么心里仍然不是个滋味呢?她不过是个挂名顾太太,顾炎初要睡在哪个女人那里,她的心里何必这么酸楚?

彩信上面白晓静穿着那么性感的睡衣,脸上还泛着可疑的红晕,这不让人瑕想联篇都不行。

苏暮晚甩甩脑袋,她去想这些做什么?

可一闭上眼睛,某种少儿不宜的画面就会自动代入到她的脑海里,白晓静与顾炎初二人滚在一起的画面如此清晰的开始自动传送。

一夜无眠。

这种事情在之前从示发生过。

即使是顾炎初堂而皇之的带着陆菁玉回来,被她撞见,她亦能心如止水。

直到白晓静的出现,这让她莫名的有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或许是因为她也意识到了顾炎初对白晓静的不同。

而白晓静能有她的号码,还特意发彩信向她挑畔,这说明白晓静是知晓她与顾炎初婚姻关系的。

顶着一双熊猫眼去到公司,整个公司都在说着顾氏已经合并了非力的事情。

与大家的一片欢欣鼓舞不同,苏暮晚则显得生无可恋。

“小晚,你回去之后都没有好好休息吗?”见她一副没精打彩的样子,坐她隔壁的小周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昨天晚上有只蚊子一直在咬我,害我没睡好。”苏暮晚提到这只蚊子时,有些咬牙切齿。

“一会要开会,据说是要调派几名人员去顾氏,然后顾氏也会派人过来,说是为了更好的让非力融入总公司。”小周压低声音,“你觉得是去顾氏好,还是待在非力好?”

“当然待在非力好。”苏暮晚想也不想的回答。

小周有些不解,“这里人人都想被派到顾氏,为什么只有你相反?”

苏暮晚有些心虚,“我习惯了待在老地方,换个新的工作环境不习惯。”

心里抱着最后一丝期望,万一顾炎初在白晓静那儿获得了幸福,就转而想不起她了,对她放任自流,让她在非力自生自灭,这样岂不是很好?

可是怎么还是觉得有些酸酸的,怪怪的,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会议结束之后,派去顾氏的名单下来了。

苏暮晚赫然在列,同去的还有姚蕾,小周。

有个熟悉的小周陪她一块儿,她倒觉得自在一点。

姚蕾顶着浓妆艳抹的脸,穿着小包裙,踩着细高跟,耀武扬威的出现在苏暮晚跟前,“恭喜你啊,离三少又近一步了。”

对于她的讥讽,苏暮晚只当狗吠了。

根本不予回应。

“马屁精,拍马屁也要找准对象,天天跟着苏暮晚,当心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姚蕾见苏暮晚不搭理她,径直又将战火转向了小周,小周本就斯文,被姚蕾这样一挑畔,她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声细如蚊的反驳,“姚蕾,到了顾氏之后仍是同事,你这样咄咄逼人,未免欺人太甚。”

小周全名叫周月茹,与苏暮晚一样都是毕业便进了非力,是个没什么心眼的实在姑娘。

“我怎么欺人太甚了?我只是在好心提醒你,当跟班要看准对象。”姚蕾不屑的一笑。

“姚蕾,你有什么可以冲着我来,用不着说话夹枪带棒的,有这精力上个月维安事件怎么不见你到前线去出力?”苏暮晚拉过周月茹,“我们去收拾东西吧。”

姚蕾看着二人的背影,得意之极的露出笑容。

苏暮晚,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是否真如大家所说的那样,你已经成功的吊上了顾三少这只大鱼。

“小晚,谢谢你。”周月茹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嘴皮子不太利索,一遇到像姚蕾这样的人出言激我,就不知道怎么回话。”

“其实这些都是因我而起,她只是拿我没办法才将矛头对准你。”苏暮晚无可奈何的叹口气,“说到底是我连累了你。”

二人小声交谈着,办公桌上的东西很快整理好,接下来就是要去顾氏报到了。

在苏暮晚忐忑不安的目光当中,人事部的终于指了指市场部的方向,示意她们三个都去那儿。

除了姚蕾略有不满之外,苏暮晚与周月茹二人都是相当满意现在的职位。

市场部的都是埋头苦干类的,八卦少,与上面接触也不多。

有什么事都是直接市场部经理交待,苏暮晚长舒口气,这样看来,跟在非力还是差不多的。

由于与之前的工作也并未有什么不同,二人融入工作相当之快。

姚蕾起身,找了个借口溜出去,想借机四下看看。

“初,那边就是市场部吗?我听说非力新来的几个人全部都安排在了市场部呢。”白晓静挽着顾炎初的手臂,俨然一幅当家老板娘的姿态,笑意盈盈的随着他的步伐走动。

“嗯。”顾炎初的回答依旧简短。

“我也想能在顾氏上班,你说我去市场部好,还是当你的特助比较好?”白晓静今天显得格外容光焕发。

“都好。”顾炎初停下脚步,低头看她一眼,唇角挂着无声的浅笑。

姚蕾跟随着此时现场的其它员工一并退到了两侧,顾炎初与白晓静的谈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这个女人看样子才是顾三少的新欢呢,根本就没苏暮晚什么事。

想到这里,姚蕾莫名的心情大好。

“那你倒是给我个准确的答案嘛,到底在哪里合适?”白晓静撒起娇来,温言软语的,配上她娇羞的表情,正常男人见了,只怕是吃不消了。

能听见这二人谈话的,此时心里都在想,顾三少会让白晓静做什么?

“我觉得你在家里就挺合适。”顾炎初给出的答案,越发的暧昧起来。

“你讨厌啦。”白晓静佯装害羞,却也知道,这种时候她不能再提要来顾氏上班的事情了。“那我现在回去,中午给你送饭过来,好不好?”

“嗯。”顾炎初点头,对她的表现较为满意。

白晓静在顾炎初进了专属电梯之后,立刻就来到了市场部,很快就找到了苏暮晚的位置。

“是这样的,我中午要给三少准备午餐,想问你要不要一起上去吃?如果你愿意我就准备三人份的。”白晓静一脸温和无害的表情,定定地看着苏暮晚。

“谢谢白小姐的体贴,我已经跟同事约好了就在食堂用餐。”苏暮晚礼貌的拒绝,脸上表情未变,白晓静是故意的吧,想来看她当众失态的模样,这个可要让白晓静失望了。

“那你和你的同事慢慢享用,我得赶紧回去帮三少煲汤了。”白晓静贤惠的说着,匆匆离去。

心里,是抵制不住的得意。

苏暮晚,你就等着吧,时间会证明一切,你的处境只会越来越难堪,等到三少明白我的心意那天,就是你们两个了断之日。

白晓静的出现,使得一向不八卦的市场部都热闹起来,有人看了公司内部的微信群,惊呼:“刚才那个大美人好像是三少的正牌女友哎,有照片为证!”

周月茹不太明白,于是低声问道,“你跟顾三少的正牌女友很熟吗?”

“不熟。”苏暮晚认真回答,“见过几次。”

五分钟后,市场部经理进来,让苏暮晚去18楼一趟。

谁都知道,18楼只有一间办公室,顾三少在那。

在市场部所有人的注目礼当中,苏暮晚硬着头皮起身离开,身后,姚蕾的目光越发毒辣,顾三少看来是典型的一个女人喂不饱,才挽着正牌女友到公司,这会儿又把苏暮晚叫上去,又或者只是她想多了,叫苏暮晚上去不过是为了非力的事情?

在姚蕾看来,那个白晓静可是很得顾三少宠爱,且又能撒娇又贤惠,看似已成功的拴住了顾三少的心呢。

在顾炎初热切的注视当中,苏暮晚一脸坦然的入内,“总裁有事找我?”

“没事就不能找你?”顾炎初挑眉,“你吃醋了?”

昨天他一夜未归,她这表现分明就是个醋意横飞的小妻子。

“顾大总裁,我现在正在上班,您若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苏暮晚莫名的来了火气,他昨天跟白晓静厮混了一夜,现在居然堂而皇之的又把她叫上来调侃,在他顾炎初的人生字典里,她苏暮晚的存在难道就是为了成为他的生活调剂品的吗?

“动怒了?”顾炎初眼里的笑意甚深,“我是来看看你额头的伤全好了没有。”

他半真半假的解释着,眼里的真诚慢慢的掩了下去。

“看你说话这么生龙活虎,且跟我叫板起来腰杆挺得这么直,所以我相信你能完成我接下来要交给你的任务。”顾炎初眨巴着双眼,唇角勾起,眼里挂着玩味的笑。

苏暮晚知道顾炎初的这种笑,意味着这不是什么好事。

但她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的不好……

顾氏最近有意进军婴幼儿用品行业,给她指派的任务是,去随机采访800位母亲,对母婴用品价格的接受程度,且下班时间需要见到准确的数据报告。

苏暮晚回到办公桌上,简单收起东西就往外赶。

市场部经理听到这个指示之后,主动提出可以让周月茹陪她一块儿完成,

心里有些诧异,顾大总裁怎么会对非力新来的人员提出这么苛刻的条件,虽说当时顾氏要合并非力,绝大多数董事是完全不同意的,但顾炎初坚持,旁人也拿他没办法。

甚至有传言称,顾炎初是因为看中了非力的某位员工,所以爱乌及乌,连带公司一块儿给收了。

而现在以顾三少对待非力过来的职员看来,似乎也不是那么回事。

不过他只叫了苏暮晚上去,非力一共来了三个人,这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姚蕾并不见任何动静,说不定这个姚蕾正是顾三少中意之人?

见到苏暮晚与周月茹二人拿着资料风风火火的离去,姚蕾唇角的讥笑越发明显了,原来真是她想多了,苏暮晚这种人怎么能拼得过像白晓静那种女人呢,三少让她上去果然只是为了公事。

而且看这差事似乎还挺吃力不讨好。

顶着炎炎烈日,苏暮晚一张俏丽的脸晒得通红,白皙的周月茹也是满头大汗。

单纯采访路人还好办,可要去找带着婴儿的妈妈,还要800个,这真的是个很大的挑战,所以苏暮晚正拉着周月茹往离这最近的一个游乐场赶过去。

“大嫂!”远远的,吴海顶着一头碎发出现,比女人还漂亮的脸庞,确实担当得起吴美人这个称号。

苏暮晚急得干瞪眼,在周月茹以及所有同事的眼中,她是个未婚女性,她从未对身边任何人透露过自己已婚的事实。

而且即使她说,她的老公就是顾炎初,只怕也不会有任何人会相信。

所以,苏暮晚快速上前,拦住吴海,“你叫我小晚就行了。”

“我都听说了,老大居然让你随机采访800个妈妈?他是不是疯了?”吴海的反应很夸张,见到她的闪躲,明白她并不愿意自己的私事被太多人知晓,于是压低声音说道,“我还叫了高风,有我们帮忙,800张问卷调查,绝对不是问题。”

苏暮晚仍然一脸为难,“可是你们是他那边的人,过来帮我他要是知道了会不高兴的,你们还是回去吧。”

她直觉的不太想欠太多人情。

“你知道老大派我和高风在顾氏干嘛吗?就是打酱油,从没安排过正经事给我们做,我和高风在顾氏待着简直就像坐牢,这不听说了你的事情我们就上赶着来了,请你来解救我们,让我们出来活动活动吧。”吴海可怜兮兮的眨巴着眼睛,“虽然我的人是老大的,但我的心是站在你这边的。”

苏暮晚听了他的话,不由得会心一笑。

见她被逗乐了,吴海笑得更欢了。

高风也随即赶来了,四个人分开行动,中午就抓紧时间吃的汉堡,赶在下班之前居然真的完成了任务,怀里抱着厚厚的问卷调查,苏暮晚喜笑颜开,“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饭,谢谢你们。”

她的话,得到三人的一致认同并热切响应。

“小晚,今晚我要多吃,把白天的体力全给吃回来。”周月茹小声的说着,笑得眉眼弯弯。

“行,我一定好好犒劳你周大小姐。”苏暮晚眨巴着明亮的眼眸,同样笑颜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