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别…别用棉签 清纯校花的被CAO日常NP

天还没亮,扬云天就调动了琅琊战部一万名战兵,以及一百辆坦克来到了凌婉坟墓所在的远郊荒山。

他把凌婉坟墓周围清理了一遍,直接整出来了个比足球场还大的平坦空地。

一万战兵是随他来拜祭的,那一百辆坦克,用来鸣炮致哀。

反正是荒山野岭的,阵仗搞大点也不会影响到别人。

顺便也当做一场大规模拉练,完全是根据战斗方式布置,一万战兵和一百辆坦克入山之后,都仿佛消失了一般,隐藏得极好。

哪怕是有什么人误入了这座荒山,也察觉不到里边藏着这么多战兵。

当然,山下所有能出入的地方,都安排了战兵隐蔽把守,除非凌千玥授意,否则外人是进不去的。

早上八点。

凌老爷子及家族两百多人,全部准备完毕,全体穿黑衣,胸口别着一朵白纸花,乘坐黑色轿车,浩浩荡荡出发了。

五十多辆黑色轿车的车队,一路驶向远郊。

这一动静,很快被乔炎的手下汇报了上去。

“没想到不仅那个女人不怕死,整个凌家都不怕。明知我今天会带人过去,他们还敢全体出动拜祭。”

乔炎站在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户前,毒蛇般的眼睛里,闪烁着阴森光芒:“很好,那就把那个女人连同凌家所有人一起收拾了。敢得罪我的人,都得死!”

“乔先生,都准备好了!”一名手下前来报告。

乔炎大手一挥:“出发!”

——

两个多小时之后,凌家两百多人都抵达了目的地,五十多辆黑色轿车距离凌婉坟墓百米远的地方停下。

众人下车,远远地看到凌千玥的身影伫立在坟墓边。

天空中乌云密布,雷声滚滚,宽阔的空地四周那些参天大树和比人还高的茂密杂草也被风吹得摇晃不止。

在这压抑的氛围里,凌家所有人的心情也很沉重。

“把平之一家三口,抬上,我们……过去吧……”凌老爷子下令道。

凌平之和凌子豪倒是已经勉强能走路了,苏雪媚下半身永久瘫痪,爬都费劲。

为了不让他们耽误时间,所以干脆都用担架抬着。

一百米的距离,凌家众人走得无比艰难。

“千玥……”

凌老爷子来到了凌千玥身后:“我们,都来了。”

凌千玥转过身,泛红的眼眶扫视众人,最后落在了担架上的三人身上。

她冷声道:“你们三个,先来磕头。”

凌平之咬牙切齿道:“事已至此,让我和子豪磕头我也认了,可是雪媚她……她都被你踩断了腰椎!”

“就是爬,也得给我爬过来!”凌千玥的语气不容置疑。

凌平之重重地叹了口气,缓缓下了担架:“子豪……我俩一起抬一下你妈。”

凌子豪一声不吭,铁青着脸一瘸一拐地走向了苏雪媚。

苏雪媚现在脸上还缠着纱布,仅能看到一双仿佛没了灵魂的眼睛。

凌平之和凌子豪父子俩,一左一右把她架起来,无比艰难地挪到了凌婉的坟前。

“我们被你妹妹毁成这个样子,你满意了吧?凌家整个都被她替你夺走了,你满意了吧!?”凌平之愤愤地盯着墓碑。

他这话,显然是说给凌千玥听的。

凌千玥幽幽道:“毁你们的,是你们自己。”

“你忘了你是怎么家暴我妈的了?她怀着我的时候都被你打断了胳膊和三根肋骨!”

“你忘了她是怎么跳楼的了?她生下我还没多久,你就带着小三和私生子登堂入室!”

“你也忘了你和你的小三,你的私生子,是怎么虐待我跟我姐的了?我的十五年,我姐的二十年!都毁在了你们手里!”

“你现在还有脸在我姐的坟墓面前说这种话!?真是死性不改!”

凌千玥说完这些之后,凌平之依然一脸愤恨,凌子豪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千玥冷笑道:“没事,忘了也没关系,你们还有下半辈子慢慢回忆,现在,给我姐磕头!”

凌平之双手撑地,极为不情愿地磕了下去。

随后凌子豪也默不作声磕了头。

苏雪媚趴在地上,如同一个活死人,动也不动。

三人的样子,很凄惨,惨得后边一众凌家人都偏过头不忍看。

但他们也知道,这都是凌平之三人活该,所以没有任何人出来帮着说句话。

直到凌平之和凌子豪磕得满脸都是血,凌千玥才让他们停下。

“凌子豪,你也该去自首了。”凌千玥提醒道。

“不……不要……”这时候,苏雪媚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子豪……你不要去啊……”

接着,苏雪媚双手抠进泥土里,一点一点用双臂的力气,爬到了凌千玥脚边。

“千玥……我求求你,放子豪一马……我跟你爸都成废人了,也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就剩他这一个儿子了啊……我求求你了!”

见妻子都这样了还在苦苦哀求,凌平之也挪动膝盖跪向凌千玥,一同哀求道:

“你还想要怎么对付我们,就都冲我来!要杀要剐随便你,我……我只求你……给子豪一个机会……求你高抬贵手!”

凌千玥丝毫不为所动,圣母心这种东西,她就从来没有过。

“给他一个机会?那被他撞死的一家三口呢?谁给他们机会!?”清冷有力的声音,在凌平之夫妇俩的头顶上响起。

这句话让夫妇俩哑口无言。

“我会去自首的。”凌子豪突然开口了:“爸,妈,你们别求她了,没用。”

凌千玥当即对凌老爷子说道:“安排几个人,送他去警局。”

“是。”

凌老爷子立马照办。

凌平之夫妇已经无计可施,只能央求让他俩陪着凌子豪一起去。

一家三口坐进了一辆车里。

凌子豪眼神阴沉,透过车窗玻璃盯着凌千玥的身影,小声对父母说:“爸妈,不用担心我,我早晚有一天会回来的,而且我——一定要为你们报仇!”

凌平之和苏雪媚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抓紧了儿子的手。

这一家三口走了之后,凌老爷子率领家族成员们,齐齐跪在了凌婉的坟前。

“孙女啊……爷爷和整个凌家有愧于你,有愧于你的母亲你的孩子你的妹妹,对不起!”

凌老爷子用力地磕下了头:“如果你在天有灵,愿你能听到我的忏悔,爷爷不求你能原谅,只希望……你能安息。”

这时,凌千玥的耳麦里传来了扬云天报告的声音,他说山下来了好几百辆车,根据战兵侦察粗略估计得有三四千人。

凌千玥眼含冷笑:“不要阻拦这批人,让战兵们继续隐蔽,随时听我命令。”

“是!”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接一辆的车进入了这片空地。

几百辆车密密麻麻的,很快把这片本来极其宽阔的空地占掉了大半区域。

穿着一身高档休闲西装的乔炎,不急不慢地从一辆越野车里走了下来。

其他所有车子里,也都迅速下来了人,有条不紊如同河流般汇聚到了乔炎的身后。

三四千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聚集在一起,让凌家两百多人全都头皮发麻,他们不知道这一大群人是什么来头,但也能感觉到来者不善。

乔炎脸上浮起嗜血狞笑,毒蛇似的双眼,遥遥锁定了凌千玥:

“女人,本阎王爷来收你的命了。”

“你把你那五百人带上,先跟我过去,另外三千人原地待令。”乔炎对徐父说道。

“是,乔先生!”

徐父一挥手,他那五百个打手纷纷上前。

乔炎和徐父带着这帮人,气势汹汹朝凌千玥走了过去。

“这……这这是……什么情况啊?”凌老爷子战战兢兢地问道。

凌千玥一脸平静:“这些人,是来掘我姐的坟、要我的命的。你和凌家其他人现在跑,或许还来得及。”

凌老爷子心脏一颤,冷汗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他这一辈子,从来没见过如此大的场面,别说好几千人了,就是看着拿五百人越逼越近,他都腿脚发软。

不过,他还是强行镇定下来,继续问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凌千玥缓缓说道:

“我告诉你,你把我姐的女儿,丢到了花朵孤儿院,你不顾你外曾孙女的死活,差点让她被人挖了心脏拿去卖。”

凌老爷子顿时如遭雷击,心里一阵阵难受。

他虽然重男轻女,但也不是随意罔顾人命之徒,听到那幼小的孩子竟然差点被人挖了心脏,一股难安和自责涌上了心头。

“我……我……”凌老爷子双手揪着头发:“我真不知道花朵孤儿院竟然那么丧心病狂……我只是不想收留那个孩子,我……我没想让她死啊!”

“三天前,我回来这里的那晚,我踏平了那家孤儿院,杀掉了那帮人渣。”她抬手远远指向迎面过来的人群:

“领头的家伙叫乔炎,他的堂弟就是花朵孤儿院的院长。旁边那个中年男人,他儿子叫徐泽,他玷污了我姐,也被我宰了。他们现在就是来报复的。”

凌老爷子此刻脑子里一团乱麻,身后两百多个凌家成员也越来越慌乱不安。

凌千玥面无表情地看着老爷子:“我说了,你跟其他人现在要走还来得及。”

凌老爷子陷入了极度的纠结当中。

他压根不知道这会儿周围隐藏着十万战兵随时能出动。

他只知道,哪怕凌千玥再能打,也不可能一个人对付三千多人!眼下要寻求杨云天的支援都来不及了啊!

再说了,乔炎可是号称琅琊城的阎王爷,性格凶狠残暴,再加上是带着血仇来的,哪怕跟人说凌千玥是战部将帅,先不管人信不信,就算信了,此刻也未必能阻止人复仇。

求生的本能,和良心的不安在凌老爷子心中反复冲突。

“都怪我……都怪我!”凌老爷子慌乱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

“如果不是我这当家做主的重男轻女,让整个家族上下形成了这种迂腐的风气,也不会酿成千玥你家的悲剧……更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我这把老骨头,就算是被他们活拆了,也要守在这!”

他努力地挺直佝偻的腰板,大声对两百凌家成员说道:“现在,有人要来掘我凌家之人的坟墓,还想害我二孙女性命!我凌家虽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家族当中任何一人决不能当鼠辈!”

“所有人听令!随我一起,死守在此,绝不后退!”

凌家两百多人被老爷子一番话说得热血沸腾,纷纷挥拳大吼:“死守在此!绝不后退!”

“死守在此!绝不后退!!”

“死守在此!绝不后退!!!”

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震得乔炎目露诧异之色:“这帮家伙是真想跟我硬碰硬?就这么点人,哪来的狗胆啊!奇了怪了。”

他偏过头看向徐父:“杀了你儿子的人,就在那了,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先动手。”

徐父双手抱拳:“是,多谢乔先生!”

“所有人给我上!抓住那个女人,阻拦者,杀!”徐父红着眼珠子怒吼。

“吼!!”

五百多个徐家的打手大吼一声,一拥而上!

凌家两百多人,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与这五百多人扭打在了一起!

徐家这边,不仅人数更多,且各个都是在娱乐场所看场子的打架老手。

凌家这边,年纪小的不到二十岁,年纪大也快赶上凌老爷子了,而且谁都没有这样打过架。

双方的差距实在太悬殊了。

很快,一大半的凌家成员被打倒在地。

可即便倒在了地上,他们也拼尽全力死死抱住徐家打手的腿,任他们怎么拳打脚踢也不撒手!

原本乔炎和徐父都以为最慢也就几分钟内能把凌家人全都打得起不来。

结果没想到,在凌家两百多人不要命的死缠烂打之下,十几分钟过去了,不但没全部搞定,徐家的五百个打手愣是也倒下了至少三分之一!

另外三分之二都快精疲力竭怀疑人生了!

咋回事?一帮菜鸡居然这么能撑?

眼看着地上土都被血混成了暗红的淤泥,凌家的人还能站起来的越来越少,凌老爷子以老朽之躯奋不顾身加入了战斗。

“小兔崽子们!老子年轻那会儿混街头打群架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呢!”

老爷子拿着拐杖一通狂砸,力气是差了点,但打得还挺准,基本上每一下都能砸中一个打手的要害之处。

“来啊!有本事的把我这老头给打死啊!我死了就当是下去给我大孙女陪葬,正好代表家族当面向她道歉认错!都冲我来啊!”

凌老爷子一边吼一边打,那凶悍且豁出命了的气势,竟然还把一些年轻的小打手们吓得后退了!

家住这英勇的样子,进一步激发了凌家成员们的战斗力,倒在地上的也都嘶吼着站了起来,短时间内气势暴涨,竟然开始了反扑!

“这老东西,还挺猛。”乔炎转身招了招手。

一名手下立即送来了一根铁棍。

他把铁棍交给徐父:“去,把那老东西给我废了,看他还怎么蹦跶。”

徐父拎着铁棍,直接冲向了凌老爷子,抬手就朝老爷子天灵盖劈了下去!

扑!

一声闷响!

铁棍在凌老爷子脑袋上方,被一只纤纤素手稳稳接住了!

徐父一愣,只觉得自己虎口都被震得发麻,任由他怎么使劲,也无法移动铁棍分毫!

“偷袭一个老人,说不过去吧?”凌千玥冷眼看着他。

绝美的双眸里,杀气升腾。

徐父脑海里瞬间浮现起那天凌千玥单手扭断徐泽脖子,然后轻松解决乔炎三百名手下的画面。

恐惧,让徐父浑身一颤,气势全消。

“爷爷,接下来让我解决吧。”

凌千玥对老爷子说完,一脚就把徐父踹飞了!

她握着铁棍,凌厉地穿梭于徐家打手们身边,随着接二连三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打手们也一个个倒地不起。

很快,就再也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了。

而凌千玥除了手中铁棍沾满鲜血,全身上下一点血滴都没有。

徐父倒在乔炎脚边,捂着胸口直吐血。

“哈哈哈哈!精彩,实在是精彩!不过好戏才开始!”乔炎嘴角浮起狰狞笑容,拍手大笑。

他狂傲地张开双臂,对凌千玥吼道:“我看你一个人,如何打得过我三千人!”

“所有人听着!把那座坟给我掘地三尺,尸骸挖出来挫骨扬灰!再将凌家众人就地打死!最后把那个女人——碎尸万段!”

乔炎一声令下,他的三千打手,全都提着铁棍冲了过来。

“杀!!!”

喊杀声震耳欲聋!可怕的气势让凌家众人肝胆俱裂!

“千玥!你快跑啊!”凌老爷子大喊道。

凌千玥目光沉稳,她扶着耳麦说道:“扬统领,坦克也该响一响了。”

说完,她举起染血的铁棍,朝着奔涌而来的凶悍打手们一指——

轰!

一发炮弹炸响!

地动山摇!

硝烟弥漫,打手们和凌千玥之间的空地上,赫然出现了一个被炮弹炸出来的坑!

惊得冲在最前面的打手们急忙停住了脚步,后边一堆人来不及反应没刹住车,一个个撞得人仰马翻。

“爆炸了?什么情况!”

“有炸弹??”

“……”

打手们惊慌四顾。

乔炎也是一惊,转身跳到了一辆车的车顶上,眼神阴沉地看向空地四周。

哗啦——

一阵草木折断的声音响起。

众人齐刷刷望去,远远地看到空地外的高处,缓缓伸出了一根坦克炮管!

随着这辆布满迷彩的轻型坦克展露出大半真容,约六百个穿着迷彩服、全副武装的战兵也在杨云天的带领下现了身。

“扬统领……扬统领居然来了!”

“太好了!我们有救了!”

凌家的人欢呼起来!

“云天……云天……”凌老爷子热泪盈眶。

扬云天过去搀扶起老爷子,并且让战兵把受伤了的凌家人也都抬到后方临时处理伤势。

乔炎远远地看着这一幕,森森冷笑:

“原来……凌家是仗着有琅琊战部的杨云天撑腰,才有这么大胆子跟我作对。呵,区区几百个战兵加一辆坦克又如何!以为我琅琊城阎王爷的称号是白来的?”

他朝着前方的三千打手吼道:“本阎王爷的手下,不许犯怂!否则严惩不贷!所有人都给我换家伙!”

三千名打手回过神,迅速折返到车里取出了他们的武器——

其中几十人拿上了走私进来的冲锋枪和一些手榴弹,其他人则是一些形状各异的自制火铳。

这样的火力,这么多的人,要是放到世界上某些落后地区,都足够成为当地的霸主了。

“我倒要看看,仅仅几百个战兵怎么跟我打!”乔炎脸上尽是疯狂的神色。

殊不知,当战兵们看到这帮乌合之众竟胆大包天掏出武器装备的时候,一个个眼睛都冒光了!

好家伙啊!

这一个个都是行走的功勋章啊!

要不是战部规矩严格,统领还未指挥下令就不得擅自行动,战兵们都要忍不住动手了!

扬云天也很意外,他走到凌千玥身边询问道:“将帅,您看……”

凌千玥摆摆手:“这种小事,你自己指挥就好。”

“是!”

扬云天转过身:“现我琅琊城内,出现了一批持有大量杀伤性武器的恐怖分子,全体准备战斗!”

持有凶悍火力的三千打手们,再次冲了过来。

气势很吓人,但毫无进攻战术,看得杨云天连连摇头:“一帮傻缺。”

“杀!!!”汹涌的打手们越冲越近。

眼看着,他们的武器射程就要覆盖到扬云天这边了。

他们的眼神也都变得无比疯狂起来,虽然单论武器的威力和质量远远比不上那几百个战兵,但他们胜在数量多,自信可以形成碾压之势!

扬云天扶着耳麦,下令道:“坦克出列!”

轰隆隆——

四周高地上同时响起沉闷的响动。

钢铁猛兽撞开草木,一辆接一辆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开炮!”

砰!

一枚炮弹飞出,直接在打手们的身边炸开!

原本还信心爆棚无比狂热的这帮人,顿时傻眼。

怎么冒出来这么多坦克!?

不带这样的啊,这……这还怎么打!

砰砰砰!!!

接二连三的炮弹落入了他们当中,炸得他们抱头鼠窜!

三千个打手,乱成了一锅粥。

爆炸四起火光阵阵,硝烟弥漫血肉横飞!

眨眼的功夫,这帮乌合之众死伤小半!

其余约两千人屁滚尿流扔掉了手里还没来得及开火的武器,趴在地上哭爹喊娘地求饶。

这一幕,把在后方躲避的凌家人震撼得目瞪口呆!

而凌千玥几乎没什么表情,对于她来说,这都是小场面。

远处,站在车顶上的乔炎脸色惨白,事态的发展,远远出乎了他的意料。

凌家跟琅琊战部的关系这么硬的吗?一百辆坦克都给搞过来了!?

乔炎内心深处浮起了一丝恐惧和后悔。

但,这些情绪很快被他压了下去。

到了这个份上,他已经无路可退了,拼一把或许还能活命,投降必死无疑!

“都给我起来!起来打!”

乔炎额头上青筋暴起,抓着个大喇叭死命吼叫:“谁敢不给我打!我杀他全家!”

靠着这一杀手锏要挟,他那两千来个本已经想着要投降了的打手们,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阎王爷在琅琊城的势力有多恐怖,他们是心知肚明的。

现在摆在眼前的,要么自己死保住家里人,要么……全家一起完蛋。

这没得选了。

“豁出去……拼了!!”他们嘶吼着,重新起身捡起了武器。

见此一幕,凌千玥举起右手,打了个手势。

扬云天意会,立即又下了一道命令。

瞬间,一万战兵齐齐现身!黑压压一片出现在了周围高地上,与白辆坦克组成了一大圈钢铁围笼!

炮弹齐飞,暴雨般的子弹倾泻而下!

数不清的打手狂徒,被轰成了碎块,被打成了筛子!

在这样绝对的火力压制下,乔炎绝望了……

他双目血红,视线穿过滚滚硝烟死死定在了凌千玥身上:“女人……我堂堂琅琊城阎王爷,居然被你害到了这种境地!”

乔炎从车顶上一跃而下,猛地冲进了炮火连天的硝烟当中。

凭借着早些年在境外当过雇佣兵的身手,他一边利用打手们的身躯做掩护,一边躲避枪林弹雨。

在极度愤怒情绪的支撑下,他爆发出了身体的极致潜能!竟然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穿过了被火力覆盖的宽阔空地,如同幽灵般冲到了凌千玥身侧!

“该死的女人,你再厉害,还能厉害得过我这个东西!?”

啪的一声,乔炎握着一把手枪,抵在了凌千玥的太阳穴上。

这是他随身携带的家伙,平常在琅琊城很难派上用处,现在,用上了!

“停火!”

扬云天一声令下,这硝烟弥漫的荒山之中,终于恢复了平静。

他大步走到距离乔炎五六米远的位置,看了看神色平静的凌千玥,然后对乔炎说道:

“你想干嘛?”

乔炎狞笑:“当然是谈谈条件——我今天要是没法离开琅琊城,就崩了她!”

扬云天眉头一皱:“你……确定要拿她当人质?”

扬云天这反应,淡定得让乔炎感觉哪里不对劲,可这时候他没心思去多想。

他走到凌千玥身后,一手勒住她肩膀,一手持枪继续抵着她脑袋:“一切都因这个女人而起,拿她当人质,再合适不过了!”

扬云天扶额,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乔炎:“你知道她是谁么?”

“她?她不就是凌家的人?身手倒是挺厉害……不过,她一个女人,难道还能是什么大人物?”乔炎的狞笑越发嚣张。

“我告诉你,她是我们夏国战部的——凌千玥将帅!”扬云天铿锵有力道:“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拿咱们夏国将帅当人质???”

乔炎心脏猛地一颤,脸上的狞笑都凝固了:“将……将……将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