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学长求求你把开关关了阅读 欲妇荡岳丰满少妇岳

“爷爷,我限你三天内,将凌家所有资产,全部,一分不留,都继承到我小外甥女名下,算是以你代表整个家族集体做的补偿。”

此话一出,凌家众人如遭雷击。

要求把凌家资产全给一个小野种?

她这是痴人说梦吧!离谱!

凌千玥从怀里掏出一张只印着个手机号的纯白名片,放到凌老爷子腿上:“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资产继承办完记得告诉我一声。”

“你……你你……妄想!”老爷子气得直发抖。

“我还没说完。”

凌千玥环视众人:“三天后,是我姐姐的冥诞,凌家上下两百一十四个人,到时候要全体过去扫墓拜祭。”

此话一出,宴会厅里的家族成员们,全都又一次变了脸色。

还要给一个败坏门风被逐出家族的女人扫墓拜祭!?

这岂不是……不仅要让凌家崩塌,还要让凌家所有人变成琅琊城的笑话!?

杀人诛心啊!太狠了!

凌千玥微微低头:“爷爷,我姐冥诞那天是你过继家族资产的最后期限,并且,到时候千万别忘了带领家人们去拜祭。如没办到,我让你以命补过。”

“你!”凌老爷子气急攻心,差点晕过去。

凌千玥转身走向宴会厅大门,头也不回地说道:

“我母亲,我姐以及我,在凌家受过的一切歧视,一切欺辱,你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即便有些人不是直接参与者,但冷眼旁观也是在默许这种令人心寒的风气!所以,你们全要付出代价,谁都逃不掉!”

她清脆的声音,如雷贯耳。

等到众人回过神,已经看不到她的影子了。

本该是无比热闹的一场寿宴,却弄成了这个样子,所有人心里都一阵阵发毛。

凌家……难道真要垮了吗?

两百多名凌家成员齐齐跪下:“老爷子……您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咱们凌家!”

管家在一旁轻轻拍着老爷子的胸口。

“您先休息一下,我已经叫人把伤者送去医院了……您可千万不能再出事了啊……您的私人医生马上就到,给您处理手上的伤。”

凌老爷子缓缓深呼吸几口气。

“区区一个从牢里学了些狠毒打架功夫的女流之辈,她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还要挟什么三天期限,我呸!”

骨子里的傲慢自负,让凌老爷子觉得一切还在自己掌控之中。

他向众人下令:“这次的事情,只能我们私底下解决,严禁外传!凌家丢不起这个脸!”

“是,老爷子!”

“咦?这是……”管家忽然看到地上有个独特的方片状物体。

他捡起一看,原来夏国战兵的肩章。

在场没有人是战兵,所以这只可能是凌千玥掉落的。

接着他还发现,这枚肩章背面写了个名字——凌婉,这下更能确定了。

“老爷,我知道了,凌千玥身手那么厉害,就是因为她加入了战部。您看这肩章,她还写了她姐的名字呢。”

管家说着,把肩章交给了凌老爷子。

凌老爷子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普通战兵的肩章,级别最低的那种。

“呵,还真是让我意外啊,她居然当上战兵了。”

凌老爷子冷笑连连:“不过这下她真是撞枪口了!我倒要看看,她小小一个普通战兵碰到咱们琅琊城的战部统领,会被吓成什么样!”

“马上给杨云天打电话,我要跟他聊聊。”他对管家命令道。

他一说出这个名字,凌家众成员才从刚才的惊恐担忧中回过神。

对啊!

差点忘了还有杨云天这个大靠山呢!再说了,凌千玥她再嚣张,也不过就是个女的嘛,凌家有什么好怕的?

杨云天,现年三十岁,是琅琊战部现任统领。

而凌家老爷子,是杨云天父亲的挚友。

有这层关系在,琅琊战部统领扬云天,还不是一根手指头就能帮凌家戳死那个仅为普通战兵的凌千玥?

虽然扬云天的父亲已经过世,而扬云天本人已成了凌家仰望的存在,但逢年过节,他只要有时间,都会亲自打电话来问候凌老爷子。

五年前,凌老爷子就是想撮合杨云天跟凌婉的婚事。

这样一来,凌家就能牢牢与杨云天绑在一起,靠着进一步的联姻关系,迟早能让凌家跻身琅琊城一流豪门。

结果凌婉居然在那时候怀了野种,辱了凌家名声还失去了利用价值。

想起这个事情,凌家的人就来气!

“说曹操曹操到,老爷,扬统领他打电话来了!”管家把手机递到凌老爷子面前。

凌老爷子大喜过望,连手背上严重的刀伤好像都不疼了。

在场全体凌家成员也都激动得不行,但都自觉地保持安静,生怕吵到了老爷子跟人打电话。

“喂,云天啊,我正想打给你,你的电话就过来了,咱俩还真是有默契啊,哈哈。”

凌老爷子接了电话,笑得嘴角都咧到了耳朵根。

“抱歉老爷子,今日是您长子大寿,我本应过去一趟。但总战部的战神大人今日归国,我身在北域恭迎。”电话那边,响起了杨云天中气十足的声音。

凌老爷子眼前一亮。

战神大人?

这样独特的称呼,再加上就连扬云天都要跑那么远去迎接,必定是总战部的超级大佬啊!

“云天,你跟那位战神大人关系很好吧?毕竟你都亲自过去恭迎他了。”

凌老爷子试探道。

杨云天无奈地笑了笑:“说来惭愧,战神大人刚到北域海岸就离开了……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即将返回琅琊城,到时登门拜访,补上您长子的大寿贺礼。”

“唉……”

凌老爷子刻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云天,你今日要是在的话就好了,你是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啊,平之一家三口都被人打成了残废,我的一只手怕是也废了……”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是谁这么嚣张!”杨云天的语气很吃惊。

“说来话长,总之这种事有损凌家脸面,实在不宜明面处理,我只好厚着老脸请你帮忙了。等你回到琅琊城,我再跟你当面说。”

“好!老爷子您放心,如此猖狂的恶徒,我一定帮您收拾得明明白白!”

一通电话结束,在场的凌家人都如释重负,扬统领回来之时,就是凌千玥的死期!

……

另一边——

凌千玥回到医院后才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那枚普通战兵肩章弄丢了。

那是她五年前参与试验获得成功,并被特批上战场的时候得到的第一枚肩章。

因为思念姐姐,她就在肩章背面,写下了姐姐的名字。

这肩章对凌千玥来说意义非凡,一回想,应该是掉落在凌家了,还是得去找回来才行。

“将帅,医生已经给您外甥女进行了全面治疗,疗养一段时间就能完全恢复了。”秦墨在走廊向凌千玥汇报。

凌千玥点点头:“我去陪一下她,你给我查清楚我外甥女的生父是谁。”

“遵命!”

“另外,我想在琅琊城买一套房。”

“已经给您买好了。”秦墨咧嘴一笑。

“在君临湾,琅琊城最好的独栋别墅区。是一栋占地面积两千五百平的房子,面朝大海背靠青山。您打算什么时候住过去?”

凌千玥摇头:“我不住,我要用来放灵牌。”

秦墨惊呆。

那可是价值五个亿的豪华别墅啊!

结果,将帅只是用来——放灵牌??

“放……谁的灵牌?”秦墨极力让自己平静些,低声询问道。

“当然是放我姐姐凌婉的牌位。”

凌千玥轻声道:“我姐从小到大都只能住家里的小阁楼,所以她愿望之一,是能住进大房子。”

听了这句话,秦墨都感觉自己心头一酸。

“是,将帅……那您住哪?”

“我自有打算。”凌千玥说完,转身进了病房。

小家伙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有了亲人,而且还是妈妈的亲妹妹,高兴得如同一个粘豆包似的缠着凌千玥不撒手。

这让凌千玥心头又暖又疼。

“小姨,我……妈妈在哪?”小家伙小心翼翼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凌千玥将她抱在怀中,走到阳台边。

“宝宝你看天上,是不是有很多星星?”

小家伙抬头,大大的眼睛里倒映着璀璨星光:“嗯,好多星星,好漂亮呀。”

“你妈妈,就是其中最亮的那颗星。”

她还太小,凌千玥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那个残忍的事实。

小家伙朝着天空挥手:“妈妈妈妈!宝宝在这儿,你看到宝宝了嘛?”

凌千玥悄悄擦了擦自己发酸的眼角,柔声说:“你看那星星是不是一闪一闪的?那是妈妈在回应你哦。”

“哇,真哒!”小家伙开心得手舞足蹈。

“宝宝,告诉小姨,你叫什么名字?”凌千玥问道。

小家伙挠着头:“别人都叫我小苹果。”

显然,这只是花朵孤儿院的人随便给她取的小名。

凌千玥想了想:“从今天开始,你就叫……凌星佑,怎么样?”

“嗯嗯,好!”小家伙用力点头。

午夜时分,凌星佑沉沉睡去。

凌千玥将小家伙轻轻放到病床上,轻抚着小家伙的脑袋低语道:“我会替姐姐守护你,晚安,我的小公主。”

随后,她披上风衣,离开了病房。

——

某个工厂仓库里,浑身是血的乔深无力地躺在地上。

他不仅右胳膊脱臼,肩膀被扎了一刀,整个身体还被直升机爆炸的时候造成了无数灼伤和碎片割伤。

短时间内这些伤不足以致命,但能让他每一秒都饱受煎熬,疼得生不如死。

黑暗中,忽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接着吧嗒一声,灯亮了。

凌千玥款款走进,秦墨提着一根从外边牵进来的消防水管紧随其后。

“贱人……你敢把我丢在这受折磨……”乔深眼神狰狞。

凌千玥对秦墨递了个眼色,然后俯视着脚下的血人:“我说过要好好招待你。”

秦墨走到仓库角落,把一个半人高的大铁桶灌满水,又将旁边的几大袋白色粉末洒了进去。

“现在,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凌千玥面无表情道。

乔深直勾勾盯着凌千玥的曼妙身躯:“贱女人……你等着,我到时候不但要玩坏你,还要让人把你轮了!”

秦墨顿时脸色一沉,转身走过来,一只手抓住乔深的后颈,直接把乔深扔到了大铁桶里。

噗通——

乔深整个人都被水浸透。

不一会,他全身每寸皮肤都好像在被无数刀子切割,他挣扎着想要爬出铁桶,却被秦墨轻而易举地按住了。

“看你这一身脏,招待你洗个澡,怎么这么不乐意?”凌千玥冷冷一笑。

“啊啊啊啊!!!”

乔深疼得惨叫连连:“这是……这是什么!啊!痛死我了!”

秦墨淡淡道:“就是自来水,加了几袋子工业盐而已,洗得还满意吗?”

“被你当做器官培育者、死在你手里的孤儿,有多少个?这些贩卖交易,还有哪些人参与其中?给我一个数字,和一份名单。”凌千玥问道。

她一想到今天自己再晚半步外甥女就会命丧手术台,心中就无比愤怒!

而这种不知道已经害死了多少孤儿的买卖,绝不是乔深一个院长就能做起来的。

所以,她不仅要惩罚乔深,更要把他背后的势力,连根清算。

要不然,乔深早就被她活撕了!

乔深眼里满是恐惧,却死撑着破口大骂:“贱人!有种你现在就弄死我!”

看他这反应,凌千玥觉得有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