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男主床戏真进去了H 我和岳交换玩3p

夏国。

寒风凛冽的北域大洋。

海中千艘战舰和空中数千架战斗机,拱卫着一艘如同岛屿般的超级航母来到了港口。

伫立在广阔海岸上的五百万名战兵,全都目光炙热地遥望着站在航母前端的一道窈窕倩影。

“战神归国,全体恭迎!”

一道命令响彻天空。

轰!!

万枚礼炮齐发,把阴沉沉的天,照亮得犹如万里晴空!

五百万名战兵集体单膝跪地。

“参——见——战——神!!!”

虽然只有四个字,但齐刷刷从五百万名情绪激昂的战兵喉咙里吼出来,声势如洪荒雷鸣,震天撼地,撕碎云层激起滔天海浪!

旷世罕见的场景,恐怖如斯!

而这,都是为了迎接夏国当今战神——凌千玥。

年仅二十岁的她,已是夏国战部级别最高的九星将帅,被誉为龙尊战神!

她于五年前横空出现,短短五年间,不仅亲率夏国战兵横扫各大战域,平定无数外患,还成立了天剑军工集团,让夏国武装科技一举登顶世界前沿!

另外,这期间她于国外组建了威名赫赫的火凰殿。

火凰殿之中,包括了由九位火凰战神执掌的天神殿、二十四位火凰战王执掌的天王殿、以及由分布于海外各地的数十万精英强者组成的帝凰宫!

火凰殿掌握着滔天的权势财富,是一个暗中守护夏国、让世界为之颤抖的顶级神秘组织!

此刻,凌千玥以睥睨天下之姿傲然而立,在超级航母上,俯视着无边无尽的战兵队列,绝美的眼眸之中霸气凛然。

在这史诗般宏伟壮阔的场景当中,如同无上王者降临人间!

“五年了,我终于回来了。”凌千玥心中无限感慨,脑子里闪过五年前自己被迫替弟弟入狱的往事。

凌千玥的家族,是夏国琅琊城的豪门,但却有着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

因此,凌千玥的母亲在连生了两个女儿之后,饱受凌家歧视和丈夫的家暴。

甚至在凌千玥满月之际,凌父还从外边带回了他的小三以及一个刚出生的私生子。

这导致凌母精神崩溃,跳楼自尽。

在那之后,凌千玥是在姐姐凌婉的照顾下长大的,而姐姐仅比她大五岁。

姐妹俩小时候总被父亲和后妈虐待,过得猪狗不如,同父异母的弟弟却备受宠爱……

五年前,弟弟酒驾撞死了一家三口,仅十五岁的凌千玥在父亲的逼迫下,顶弟弟罪入狱。

要不是意外被选中参与了某个机密试验项目,凌千玥现在都还呆在暗无天日的监牢里,代人受罪!

这时,一名随行归来的战部下属走到凌千玥身侧:“报告将帅,查到一些关于您姐姐的情况了。”

凌千玥因身份特殊加上忙于战事,不得不舍却私事,与国内断了一切联系。

现在终于能回来了,她最先想到的就是姐姐。

“她现在怎么样了?”凌千玥强忍着内心的激动。

姐姐啊,妹妹马上就要回到你身边了,你保护了我十五年,从今开始,我要让凌家所有人赎罪忏悔,也一定要你过上最幸福的生活!

“她……她已经……去世了。”战部下属低着头。

轰!!!

凌千玥周身凛寒气息喷薄而出,震得这名下属倒退了好几步,两人脚下方圆七八米范围内的航母甲板都出现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你再说一遍!?”

凌千玥眸子涌起一片可怕的血红!

这名剑眉星目身材高大的下属,名叫秦墨,是夏国总战部威名震世的七大统领之一。

秦墨于战场尸山血海都面不改色,此刻却后背狂流冷汗;他能赤手空拳单挑数十个特种兵,现在却需要全力凝神才能堪堪顶住凌千玥的气势。

“您姐姐凌婉,于四年前……去世,死因不明。”秦墨硬着头皮说道。

“另外,她当年未婚先孕,被逐出凌家后生了个女儿,没多久她就去世了,暂时还没查到她女儿生父是谁。不过……她女儿后来被凌家送到了琅琊城的花朵孤儿院。”

听了这些,凌千玥的心脏又遭了一记重锤!

“啊!!!”

她压制不住悲愤,仰天怒吼!

瞬间,天地风云变色,恐怖的气息让这片广阔的区域仿佛变成了极寒之地!

秦墨一个趔趄趴在了地上,海岸上单膝跪地的五百万战兵感受到了这股前所未有的怒意,全都惶恐低头大气也不敢出。

“凌家……竟然在我姐有孕在身的时候将她逐出家门,甚至还把她女儿丢在了孤儿院!”凌千玥悲愤至极,变得猩红的美眸竟淌下了血泪!

不用说,姐姐的死,必定与凌家重男轻女脱不了关系!

只是她没料到,凌家竟冷血到这种地步,就连她姐姐的遗孤都直接抛弃了!

“嗡嗡……”

秦墨手机震动,他拿出来一看,瞬间脸色铁青。

“将帅!最新紧急情报!”秦墨咬牙起身。

“经调查,花朵孤儿院暗中在贩卖孩子们的器官。您外甥女的心脏……前不久被预定了,将于几个小时候后取出,送去给人移植!”

凌千玥以惊人的意志力冷静下来,果断命令:“秦墨!你即刻随我前往琅琊城花朵孤儿院!先救我外甥女,再严惩凌家!”

“遵命!”

几分钟后,凌千玥开着一架战斗机从超级航母上冲天而起。

五百万战兵惊愕地望着远去的战斗机,全都傻眼了。

怎么回事?

战神大人,就这么……开着战斗机飞走了??

……

夜幕降临。

琅琊城,花朵孤儿院的一间密室当中——

“来,乖乖躺好哦。”

一个年轻女护工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放在了手术台上。

平日里,她和其他护工一样,照料这里的孩子们,到了这种时候,就会成为手术助手。

“大姐姐,这是什么呀。”

小女孩好奇地看着手术台周围冰冷而陌生的工具,奶声奶气地问道。

女护工心中抽痛了一下,不忍回答。

四年了,这小女孩一直都是她照顾的。

小女孩越长越漂亮可爱,尤其那双大眼睛,清澈至极,比以往任何一个孤儿都要惹人喜欢,将来一定会是个大美人。

可惜……她没有将来了。

“动作快点,让她躺下,固定好。”

戴着口罩和白手套的孤儿院院长乔深,已经来到了她身后。

女护工转身,看着乔深口罩也挡不住的俊脸,犹豫着低声说:“真的要……要把她……她才四岁啊。”

乔深眼色一沉:“心软了?你是嫌拿的钱少,还是嫌自己命长?”

女护工身躯一颤,意识到自己差点就踩到雷区了。

“好了。”乔深缓和语气安慰道。

“那位富豪孙子的命,可比这女孩有价值多了,她的心脏能在那小子胸腔里跳动,是她的福分。”

“而且,这个女孩是咱孤儿院现阶段最后一个孤儿,做完这单生意,我给你们所有员工发奖金以及放两个月假,大家都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两个月之后再继续收容新的孤儿。”

“那……能不能给她用麻药?”女护士哀求。

乔深残忍道:“不行。那位富豪担心麻药可能影响到心脏,所以,我们必须用放血的方式让她昏迷。”

两人的低声交谈,引起了小女孩的注意。

“乔叔叔!”小女孩认出了他,开心地张着肉乎乎的小胳膊:“抱抱。”

乔深温柔道:“乖孩子,你先躺好,乔叔叔待会儿不仅抱你,还带你坐直升飞机。”

“乔叔叔真好!”小女孩开心得直拍小手。

小女孩的笑脸越是纯真,女护工就越觉得乔深的话,毛骨悚然。

然而,她也只能狠心让小女孩躺了下来,固定好她小小的身子,再用连接着导管的针头熟练地扎进了小女孩软乎乎的胳膊。

“疼……呜呜……疼!”小女孩惊叫起来。

女护工急忙按住:“宝宝乖,忍一忍就好啦,你知道嘛,你这是在帮助一个生病了的小朋友哦。”

听到这句话,小女孩极力忍着眼泪,很坚强地说:“那……那我不疼了。一定要让那个生病的小朋友……快点好起来。”

鲜红的血,不断从导管里淌出来,流到地上的一个垃圾桶里。

小女孩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越来越微弱,渐渐闭上了眼睛……

此刻——

凌千玥开着战斗机来到花朵孤儿院附近上空。

“将帅,孤儿院前门大马路有一段不足两百米的直路,是这里唯一能降落的地方了。”驾驶舱后座的秦墨紧张道。

两百米直线距离,要让战斗机顺利降落,难度实在太大。

“那你得坐稳了!”

凌千玥一晃控制杆,战机俯冲而下!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战机带着铺天盖地的气流降在了马路上。

马路两侧的路灯都被机翼拦腰切断!

两百多米的距离很快就滑行而过,滋——嘭!

一声巨响。

巨大的战斗机头部撞开孤儿院的铁大门,冲进了前坪院子,最后在差一公分就会撞到孤儿院楼房的时候,停下来了。

凌千玥面不改色,掀开驾驶舱罩翻身跃下,秦墨擦了擦冷汗,急忙跟上。

——

孤儿院密室内。

乔深和女护工都听到了一阵奇怪的轰隆声,但现在已经到了取心脏的紧要关头,两人都不能分心。

“把消毒冷藏箱给我备好,我要动刀了。”

乔深一边下令,一边拿起了旁边锋利的手术刀。

手术室里,安静得只能听到血液滴落在垃圾桶里的声音。

乔深聚精会神,就在刀尖即将划开小女孩胸口皮肤的时候——

嘭!

手术室铁门,突然被巨大的力道冲开!

乔深和女护工惊得急忙扭头。

赫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身材窈窕气势冲天的年轻女人!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乔深盯着突然出现的凌千玥,呵斥道。

“要进这种地方还不是小意思。”秦墨的声音在凌千玥身后响起,他随手把抓来带路的一个护工打晕丢在脚下。

下一秒,凌千玥闪电般冲到了手术台边,拔掉了放血的导管。

看着手术台上脸色惨白昏迷不醒的小女孩,凌千玥心脏揪疼,没错,这就是姐姐的女儿,长相跟姐姐小时候一模一样!

乔深见自己的事情被阻挠,气急败坏吼道:“女人,你找死!”

随手还拿手术刀往凌千玥脖子上划过去。

这一瞬间,秦墨伸手扣住乔深的手腕,反向一扭。

咔嚓!

乔深的右胳膊脱臼扭曲,手中的刀扎进了他自己的肩膀!

乔深惨叫倒地,吓得年轻女护工脸色惨白!

“孩子是什么血型。”凌千玥盯着女护工。

女护工哆哆嗦嗦:“A……A型。”

“这孤儿院里,有谁是A型血?”凌千玥又问。

“我就是……”

女护工回答完,立马明白了意思:“我……我这就给她输血。”

叮——铃铃!!!

突然,铃声大响。

原来是乔深按下了警报。

“你们今天……别想活着离开!”乔深的眼神格外扭曲。

凌千玥像是没听见似的,注意力始终在外甥女身上

随着女护工用自己的血液输入,小家伙的脸上开始恢复红润。

手术室侧门传来了大量急促的脚步声。

“秦墨,别让他们打扰输血。”凌千玥吩咐道。

“是!”

话音刚落,十多个保安蜂拥而至。

“给我宰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乔深嘶吼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