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 艳骨小说

蒋流苏病房里的护士医生帮她上好药后就出去了,章瀚伦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蒋流苏睡着了。

没怎么惊动她,而是直接坐在她身边看着她。

章瀚伦看着蒋流苏闭着眼睛的样子皱眉,脑中回想的是自己进蒋流苏房间时看见满地狼藉的惊慌。

特别是看见窗户上的痕迹,推开窗就看见蒋流苏一动不动的挂在树上,她当时看起来就和死了一样。

章瀚伦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好像心脏都快要停止了。

不过幸好,蒋流苏后面回他话了,看见她只收了皮肉伤,他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章瀚伦的目光实在是太过灼热,让人想忽视都难,蒋流苏不得不睁开眼睛,于是就看见章瀚伦眼中还来不及收敛的情绪。

蒋流苏突然有些心慌。

“看什么看!把眼睛给我闭上!”

章瀚伦怔愣了一秒,然后就恼羞成怒的伸手把蒋流苏的眼睛盖起来,还一边呵斥。

听到这种声音,实在是很难让人心平气和起来。

蒋流苏一把拍开章瀚伦的手:“你出去我不就看不见你了?”

章瀚伦冷笑:“这可是我开的病房。”

蒋流苏瞪了他一眼:“我还你钱就是了!你自己再去开一间!”

章瀚伦冷哼,要走也是你走,我不会走的!

说着就直接往床上躺,还抢蒋流苏被子,他这一举动可把蒋流苏吓的不轻,下意识的就往床下滚,但是被章瀚伦一把揽住腰。

“你怕什么?就你这搓衣板身材,你以为我看得上?”

蒋流苏快要气笑了:“哎哟,我还真实小看你了,章大总裁还知道搓衣板呢!”

蒋流苏说的过于讽刺,章瀚伦瞪了她一眼,然后就紧紧压着她闭上眼睛,蒋流苏挣扎一会无果。

正气喘吁吁,却发现章瀚伦真的睡着了!

章瀚伦坐伤飞机就没睡过,所以正在补眠。

助理把行李安置在酒店然后又几经辗打听到医院,开门进病房的时候就看见床上抱着睡的很熟的两人。

准确的说应该是他家总裁把别人思思吗勒住,两人睡着的情景。

助理一声不吭的关门出来,心里有些怀疑:“难不成蒋流苏要晋升为总裁夫人了?”

朔日。

蒋流苏醒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没有了章瀚伦的身影,蒋流苏四处看了看:“应该走了。”

但是她还要赶飞机回去报道呢。

蒋流苏的机票都是早就定好的,她可不想话冤枉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蒋流苏就直接出院打车去了机场。

等章瀚伦别别扭扭的提着一份打包好的早点进病房的时候,里面已经人去楼空。

蒋流苏吓了飞机直奔公司,脸行李都没放,公司里的人看见蒋流苏拿着行李回来,都有些吃惊。

娜娜见状则是酸道:“不就是出了一趟差吗?至于还带个行李来炫耀?”

她在公司都干了三年了,这次去D市考察她本来以为怎么都该轮到自己了,但是没想到这次又让蒋流苏抢了风头。

蒋流苏懒得搭理她,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沈欣姌说。

“芳芳,帮我照看一下行李。”

蒋流苏将行李箱交给芳芳后就进了沈欣姌的办公司,办公区的人见状都面面相觑。

“哎?你们发现没有,蒋流苏好像胳膊伤贴着创口贴呢。”

芳芳刚刚也看见了,蒋流苏似乎身上有伤,还有一股浓浓的药水味。

看着蒋流苏进了办公室,又想到昨天蒋流苏给自己打电话说的那些话,她心里开始担忧起来。

办公室的门响起,沈欣姌挂了电话,然后就说了个:“进!”

蒋流苏进来的时候,沈欣姌的视线也集中在她的身上。

“你这是怎么了?”

沈欣姌先发制人就是要排除自己的嫌疑,蒋流苏略带了些许气愤的把在D市的遭遇说了一遍。

“沈总监,他们私下行贿还做皮肉交易,借此来掩饰他们的不达标,沈总监?”

蒋流苏说完,却发现沈欣姌好像一点都不惊讶似的,忍不住出声提醒。

沈欣姌听完起身:“这些事挺常见的,不用大惊小怪,商场的规则而已。”

蒋流苏闻言诧异:“怎么能这么说?”

沈欣姌却挑眉道:“怎么不能这么说?我说蒋流苏,你学历不高就算了,这些事不用我一一叫你吧?这就是职场!这,就是商场生态!”

蒋流苏差点要被气笑,她看着沈欣姌道:“那照沈总监的意思,是早知道他们会做这些事?”

沈欣姌挑眉,并没有否认:“给你塞钱使用美男计在我预料之内,不过这找鸭子伺候你倒是出呼我的意料了。”

说到这里,沈欣姌还捂着嘴偷笑,蒋流苏胸口起伏不定。

她命都快丢了,沈欣姌居然还在这里幸灾乐祸!

沈欣姌看着蒋流苏的表情,然后道:“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准你带薪休息一天,说起来你这个也算是工伤,放心,公司给你报销。”

一边说着,沈欣姌就回到了座位上,眼神看着门,用意很明显。

送客!

蒋流苏也不愿意继续待在这里,她冷哼一声:“希望我来上班的时候,沈总监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完蒋流苏就气势汹汹的出去了,沈欣姌看着蒋流苏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意收敛几分,待着几分可惜。

“真是可惜了,白白错过了这么个好机会,不过,接下来,也够你喝一壶的了。”

芳芳担心蒋流苏,就一直把蒋流苏送到了公司门口,许恒本来想跟着一起来,芳芳看他傻乎乎的样子就没让他来。

楼下芳芳问蒋流苏:“后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蒋流苏只好把事情从头到尾再说了一遍,芳芳闻言也有些吃惊:“找鸭子伺候女高管我听说过,但是那一般都只招待资历高的,你只是沈欣姌的助理,怎么可能有这待遇?”

蒋流苏摆手:“管不了这么多了,反正就是中招了,我也没办法。”

芳芳也不好多说什么,嘱咐蒋流苏好好休息就把人送上了扯。

但是没想到她刚刚回到楼上就听到一个消息:蒋流苏玩了鸭子!

蒋流苏刚刚气愤的回到家里,还来不及喝一口水,芳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

蒋流苏一遍脱掉自己的鞋子一遍接电话,心中还奇怪芳芳这么快就打电话。

“流苏,你玩鸭子了?”

“谁说的!”

蒋流苏立马从沙发站起来,眼神满是不可置信。

芳芳此时正在公司的角落,斜眼瞥了一眼聚在一起的公司同事,中心的人就是娜娜。

芳芳皱眉:“我叶不知道怎么回事,刚送你下楼,然后上来就听说你玩鸭子的事情传开了,现在说的起劲的就是娜娜。”

“芳芳姐,刚刚你送流苏下去的时候,娜娜被总监叫到办公室了。”

许恒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开众人,走到芳芳身边补充。

许恒的声音不小,电话对面的蒋流苏也听见了。

蒋流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就没错了,就是沈欣姌这个家伙,真实没想到她心胸够狭窄的。”

芳芳前后细想一下,也把事情的大概想的八九不离十:“看来,总监真的挺针对你的,先不说以后吧,就是当下你被这种流言缠身,怎么办啊?”

蒋流苏撇嘴:“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在想呢,不过我现在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了。”

芳芳皱眉,正想说什么,突然被一旁的许恒叫住:“芳芳姐,能不能让我和流苏说两句?”

芳芳转头,看得出许恒是真的很担心蒋流苏,满眼的担忧,于是爽快的把手机给他。

许恒笑着点头,然后抱歉一笑走到旁边和蒋流苏说话去了。

“流苏,是我许恒,他们说你玩鸭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去D市出差到底发生了什么?”

蒋流苏听的出来,许恒的话让她感觉心里暖暖的:“谢谢你许恒,我没事了,至于说的什么玩鸭子,我没做,这次我在D市的确发生了一些事,但是我现在来了,到时候去公司了再和你们详细说。”

蒋流苏都这么说了,许恒自然不会勉强,于是道:“那好吧,不过,流苏,公司的流言你打算怎么处理?这种事情所出来毕竟不好听,你又是女孩子,而且我比基奥担心的是郑先生那边会不会误会。”

许恒说完,蒋流苏愣住了,她知道许恒是个心思细腻的男生,但是没想到能细腻到这份上。

感慨的同时,蒋流苏也沉默了,郑林可……

她和郑林可之间的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当初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流传他的家世不菲了。

现在既然知道了他是沈欣姌的表哥,而且又和章瀚伦认识,貌似二人关系还不错。

要是这样一看,一猜……郑林可的身份即便是没有章瀚伦在S市有分量,那也绝对是同一阶层的人。

高中的时候,因为郑林可是大众男神,她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郑林可凑的这么近。

现在这种意想不到的重逢就算了,要是她没有猜错或者自作多情的话,郑林可对她就算没有好感,印象应该也是不错的。

她内心深处,也是有一丝想和郑林可更进一步的想法,但是……

“呵……”

蒋流苏自嘲一笑,现在她却不得不想起多米对自己说话,她和郑林可章瀚伦沈欣姌,分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再喜欢郑林可又怎么样?郑林可这种身份,身边不知道有多少有家世有外贸有才华的女人,凭什么看的上她啊?

而且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实在和郑林可……不怎么相配。

“流苏?你怎么了?”

许恒听见蒋流苏奇怪的笑声,敏锐的发现蒋流苏情绪的不对劲,蒋流苏闻言,眼中的失落散去。

然后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哦,我没事,就是出差太累了,刚刚有点走神了,还有许恒啊,你刚刚说的话有歧义,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和郑先生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那天我就算代替沈欣姌去接待他,仅此而已。”

说完,蒋流苏自己嘴边都荡漾起一抹苦笑,许恒听出蒋流苏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他不该问那么多的。

蒋流苏听对面许恒不说话了,知道对方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于是直接道:“那既然这样,我先挂了,到时候公司见。”

“好,那你好好休息。”

许恒这次没有多话,等蒋流苏挂了电话就把手机还给了芳芳。

芳芳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以后就不要在流苏面前提起郑林可了,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他俩……不合适。”

许恒点头:“我知道了,我只是觉得,流苏值得好男人。”

芳芳点头:“当然值得好男人,但是一个家世不凡还成天被人惦记的男人,对流苏来说,还是太过了。”

说完已有所指的看了眼人群中的娜娜:“女人的嫉妒心,可是很可怕的,沈欣姌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蒋流苏和许恒结束了通话后就瘫坐在沙发上思索起来,最后想通了:“顺其自然吧,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不是我的,也强求不来,优柔寡断不是我蒋流苏的性格。”

说完去卧室取了干净衣服进了浴室。

蒋流苏第二天早早的去了公司,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伤就多休息一天,贴着满身创可贴带着一身药味的进了策划部。

“流苏,你来了?怎么样,去D市还过的愉快吧?”

刚刚近公司,就有同时询问起D市的事情,蒋流苏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四两拨千斤道:“你们要是想知道,就自己去一趟就知道了。”

说完嘴角挂着笑,从容淡定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想看她出丑?她就偏偏不让他们如意!

蒋流苏的这番话一出口,那个问话的同时就有些尴尬了,蒋流苏一点面子不给,让她有些下不来台。

办公区是气氛一下子有些微妙起来,娜娜则是趁机站了起来。

“装什么啊?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认识几个大人物,托关系把这个那么好的出差机会夺走了?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娜娜的话一下子引起了各方的共鸣,这次蒋流苏被授任去D市出差,他们心里都是不服气的。

蒋流苏没学历没经验没资历,加上她又认识章瀚伦和郑林可这样人,关键和他们的关系十分的暧昧,就更让有些求而不得的人嫉妒了。

娜娜的这番话,说出了众人的心声,娜娜说完,那个被蒋流苏怼的有些尴尬女职员就开口帮腔了。

“就是,娜娜说的不错,没学历没资历,靠着爬上别人的床去的D市,有什么了不起的?哼!我还真不稀罕知道!”

芳芳看了眼面不改色的蒋流苏,她先一步黑了脸,站出来挡在刚刚那个说话的女职员面前:“小元,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们策划部有一个爱嚼舌根的混日子的小贱人,你怎么也跟着胡说八道,这次出差的人选,是沈总监亲自定的,怎么,你是在质疑沈总监的决策吗?觉得她故意让你们眼中没学历没资历小蒋去D市?嗯?”

芳芳在盛鼎工作的时间其实很长了,资历算是元老级别,要不是自己本身性子懒散,凭借她的资历和能立,本来早计升迁了。

但是每次生前考核她都要懒散一段时间,就是不升,被领导找去谈话也坚定的拒绝,就是要留住策划部这么个一亩三分地当一个小小员工。

但是平时,即便是沈欣姌都要给她几分颜面,所以策划部的其他员工就更加不敢和芳芳有什么口角。

平日里芳芳也不会像今天这么积极,今天这么突然站出来说这么强硬的话倒是有些反常。

叫小元的女职员被芳芳的一番话给训的有些老实,悻悻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她可不敢继续和她怼,不光是因为芳芳隐形的积威。

更重要的是芳芳说的在理,她要是真和她反驳下去,那不就等于承认她在否定沈欣姌了?

蒋流苏没想到一向低调的芳芳会为自己出头,心中感动。

被指桑骂槐的娜娜却是气歪了鼻子,怎么每次都有人出来替蒋流苏说话,她有什么好的?

这次是个好机会,她怎么可能错过?

“芳芳,你刚才骂谁呢?别以为你不点名道姓我就听不懂你说谁了!今天你必须给我道歉!”

娜娜的怒火被吸引到了芳芳身上,居然敢骂她小贱人?

芳芳冷哼一声,回头斜睨了娜娜一眼:“谁上赶着承认我就说谁咯,看来有些人不仅爱嚼舌根,智商也堪忧。”

“你!”

娜娜就要冲上去和芳芳理论,却被她身边的几个女职员拽住,口中都在劝。

“算了娜娜,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对啊娜娜,你别忘了你的对手是蒋流苏,不要惹芳芳。”

娜娜挣脱几人的舒服,冷哼一声:“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只是有些女人,真是不知廉耻,不仅和两个男人同时搞暧昧,现在还拿着金主的钱去找鸭子,呵!怎么?两个都不能满足你了?还要出去找新……”

“啪——”

一声清脆的把掌声响起,众人包括被打的娜娜都是一脸震惊,只有蒋流苏一脸冰冷的看着娜娜。

“几天没刷牙了吧,不然嘴巴怎么那么臭!”

娜娜反应过来,脸颊一阵刺痛,还泛着红,脸色大变,瞪着眼睛看蒋流苏。

“你居然敢打我?”

说着就抬起右手,但是还没挥下,就被蒋流苏一把拽住了手腕,然后蒋流苏另一只手又狠狠一巴掌甩在娜娜的脸上。

这下好了,两边的红肿也对称了。

打完蒋流苏不等娜娜说话,将娜娜的手腕一甩。

“以后嘴巴放干净点,我蒋流苏行得端坐得正,你们要是有什么疑惑,直接去找沈总监问个明白。只要沈总监同意,我不介意把这次出差D市的所有细节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讲出来。必要的时候,我会直接作为证据拿给警方立案告你们造谣恶意中伤我。还有,再闹大点,捅给媒体也不是不可能!”

“够了!”

蒋流苏刚刚说完,一个声音就从人群外面传出,是沈欣姌。

人群自发让开,沈欣姌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沈欣姌迅速找到了蒋流苏的位置,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电光火石间,众人居然隐隐闻到了火药味。

娜娜本来还被蒋流苏的一番话虎的一愣一愣的,沈欣姌一出现,立马回神,眼中迅速闪过设计,赶紧走到沈欣姌身边。

“沈总监,蒋流苏她……”

“是你在造谣?”

沈欣姌先她一步说话,娜娜一时震惊,蒋流苏和芳芳对视一眼,皆是挑眉,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鄙夷。

娜娜被沈欣姌的话弄的有些懵,不是沈欣姌故意告诉她蒋流苏玩了鸭子的事,还故意暗示她在公司传播吗?怎么现在……

“我们策划部向来团结,娜娜,这次是你做的不对,恶意造谣,扣你这个月的奖金。”

说完就把视线放在蒋流苏身上:“蒋流苏,和我进来一趟。”

蒋流苏没什么所谓,走到娜娜跟前的时候故意抬起打麻了的手掌揉了揉道:“怎么样,脸疼不?我想,比起我两巴掌,沈总监的这一巴掌应该更疼吧。”

“你!”

娜娜被噎住,她这次面子里子都掉了,迫于沈欣姌莫名其妙的态度,她又不能和蒋流苏起冲突,只能忍。

蒋流苏冷哼一声,在娜娜听来却是我i比嘲讽。

蒋流苏也懒得理她,大步跟上了沈欣姌,随着沈欣姌进了办公室。

沈欣姌坐在办公桌后面,抱着胸看着蒋流苏。

“蒋流苏,你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蒋流苏毫不犹豫:“当然是盛鼎的地盘。”

沈欣姌本来还想说这是她的地盘,没想到蒋流苏却这么说,随即沈欣姌也冷静下来,压下眼中的怒意。

“这里是盛鼎没错,但是在盛鼎,在策划部,你就得听我的!”

蒋流苏微微皱眉,状似思索:“这点我当然知道,我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不是吗?沈总监让我打杂我就打杂,让我出差我就出差,还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