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把两只小兔子吸红肿图片 孩子想和我那个我同意了

蒋流苏一副不想交谈的模样,安年见状也知道蒋流苏应该是知道了自己的意图,这是明白着的打他的脸呢!

于是也只能咬牙切齿的转过去,通过车里的后视镜看着后面的蒋流苏,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一路无话,蒋流苏觉得很满意,终于没人在耳边聒噪个不停了。

到了地方,安年还是把表面功夫做好,下车替蒋流苏开车门,蒋流苏客气的点头笑了笑。

然后就跟着安年的指引进了公司,虽然是分公司,但是还是很气派的。

蒋流苏刚还没到门口就看见前面站了一排人,应该是公司的高层领导。

正前面站着一位中年人,看样子就是这家分公司的老总了,蒋流苏刚刚上前几步,他就已经带人迎了上来。

“蒋小姐你好。”

蒋流苏也一早打听知道了这里的总裁姓方。

“方总你好,我是蒋流苏,总部派我来调研,还要请方总行个方便。”

方总点头:“那是那是,互相方便。”

蒋流苏闻言微笑,并不做答,方总身边的几个下属经理也跟着上前和蒋流苏握手认识。

蒋流苏都一一认识过了,然后方总就亲自带着蒋流苏进了公司。

其中一个经理落后众人,然后蹭到安年身边:“怎么样?她是什么态度你摸透了没有?”

安年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态度啊,我暗示明示她就是不搭话,不过,她来之前说了什么,我们不让她难做,她也不会揪着我们不放的话,蔡经理,您说她这是什么意思啊?”

安年说完,蔡经理就思索起来:“这女人听你这么说起来,还挺难搞的?”

安年点头:“的确很难搞,我即便不是次次成功,但是也没像今天这样,碰一鼻子灰了这是。”

蔡经理想了想道:“先看她怎么做,考察结束后才是大餐,到时候,也不能让她全身而退,一个小女人,还想在我们的地盘上翻出什么浪花?”

安年闻言皱眉:“那蔡经理,您想怎么做啊?”

蔡经理笑道:“我在总部那边的同事传消息回来说,这个蒋流苏就是个骚狐狸,水性杨花,勾引了章氏总裁还有郑林可,本事不小,一般人还真入不了她的法眼,都自己上去勾引了,想必也不是什么洁身自好的女人。”

安年闻言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要是蒋流苏真有本事勾引到章氏总裁,她将来肯定不一般啊。

要是有她的提拔……

“你就别想了!”

安年还在畅想未来,但是被蔡经理毫不犹豫的泼了冷水。

“你趁早把你那点小心思收起来,你刚刚不是试过了,人家对你没意思,罪起码也得找一个和章瀚伦差不多长相的才是。”

蔡经理自言自语起来,安年知道自己这是想法泡汤了,不过蔡经理都这么说了,他还得去办才是。

蔡经理这专门告诉他,不就是暗示他去办吗?

“蔡经理,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好了正好认识一个高级MB,他有好些兄弟给我挑的。”

蔡经理闻言满意道:“行,去吧。”

两人在外面商议,蒋流苏则是在方总的带领下在公司各处转悠,但是方总都不会让她停留太久,然后就半强制性的把她带到别处。

蒋流苏没有抗拒,不过即便如此短暂是时间,还是让她发现一些不妥之处。

办公区的员工工作起来并不怎么积极,看起来很是疲惫,眼底都挂着青色,看起来经常加班的样子。

反正比起总部的热火朝天,这里显的死气沉沉,这是第一点。

其他地方的话,蒋流苏被方总带去了他的办公室,蒋流苏一进去就只感觉四个字‘富丽堂皇’。

各种摆件放在一个展览架上,木头也是上好的金丝楠木,居然还有古董花瓶和字画。

反正进去就是一股浓浓的张扬显示出来。

蒋流苏看着办公室里的摆件然后拿起一个小玉兔把玩:“方总还真是一位很高雅的人呢,这办公室都布置的如此低调奢华,又充满艺术气息。”

听见蒋流苏说这话,方总笑了,面子上得到极大满足,然后就大方道:“看来蒋小姐也是性情中人,这个白玉兔子蒋小姐要是喜欢就拿去吧。”

蒋流苏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然后就是一抹贪婪,好像还迫不及待的把兔子装进自己的包包夹层。

方总见状,眼神闪过一丝鄙夷。

还真是没见过什么好东西,一个玉兔就这么宝贝。

蒋流苏收下玉兔后就一脸疲惫:“这样吧,该看的我都看过了,其他地方都做的不错,方总,你这里挺好的,没必要再看了。”

听蒋流苏这么说,方总眼中闪过惊喜:“那这样也行,我这里的确没什么好看的,这样吧,我们去盛世酒楼吃饭?”

蒋流苏从善如流:“当然可以!”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前往订好的酒楼,蒋流苏一路陪着方总说话,气氛比和安年在一起的时候欢快多了。

蔡经理见蒋流苏这番作态,就断定蒋流苏绝对没看上安年,否则对待安年的时候也不会这么冷淡。

看蒋流苏和方总说话的样子,一眼就是个会玩的,哪里和什么清高的贞洁烈女扯的上关系?

殊不知蒋流苏这一路迎合,面上笑嘻嘻,心里却累的慌。

她跟着方总在公司绕了一圈就发现很多地方都不合格,她要是在这些地方斤斤计较,她也别想回S市了,于是果断选择了芳芳的方发,先糊弄过去再说。

到了盛世酒店,其实这里就是蒋流苏入住的酒店,方总这一派人做事简直不要太明显。

进入包厢的时候,蒋流苏左手边是方总,右手边就是蔡经理,她这个位置简直四面楚歌。

其他人就排排坐,当然也有女人在,不过蒋流苏猜应该不是贴心的怕她尴尬才准备的。

因为酒过三巡,那几个或是干瘦,或是大腹便便的经理老总就开始向着身边的女人伸出咸猪手了。

蒋流苏被夹在中间,看的直犯恶心。

正在喝酒压制恶心的时候,突然这时蔡经理接收到方总的示意,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包在桌下塞到蒋流苏的手上。

“蒋小姐,这是我们方总的一点小小心意,请你笑纳。”

蒋流苏心中一颤,下意识的就想推回去,但是看着周围几人虎视眈眈的眼神,话到嘴边就拐了一个弯。

“你看你们,请我吃饭就行了,还有礼物!来,我敬你们一杯!”

蒋流苏毫不犹豫的将纸包放近包包里,然后一一敬酒。

“好酒量!”

“真是女中豪杰啊!”

“蒋小姐真厉害!”

见蒋流苏将钱收下,众人立刻松口气,然后你一句我一句的奉承起来。

蒋流苏见状也只是笑,双颊酡红,但是脑子情形的很。

不过却是摇摇晃晃的,蔡经理就趁机伸手在蒋流苏的腰肢和背部揩油。

“哎哟!蒋小姐这是喝醉了?小心点!”

蒋流苏傻笑,然后就借着酒劲道:“我头晕,就不陪大家吃了,我回……嗝……我回房间了!”

说着蒋流苏就要出去,蔡经理和方总交换了个眼神,然后就扶着蒋流苏出了包厢。

其中一个见人走远了,才凑到方总跟前道:“方总,这蒋小姐不会告状吧?”

方总冷哼一声:“她敢!她收了我们的钱,就和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老蔡不是说还安排了人伺候她吗?到时候把裸照一拍,她还敢胡说八道?”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然后毫不犹豫的夸赞道:“方总果然深谋远虑!好计好计啊!”

“对,方总!我们敬你一杯!”

蒋流苏被蔡经理搀扶着往房间走,终于忍无可忍的推开蔡经理在一旁呕吐起来,虽然什么都没吐出来,但是光那个声音,也能让蔡经理打消满脑子旖旎。

“真特么埋汰!”

蔡经理嫌弃的看了蒋流苏一眼,小声骂了一句,但是又不得不上前将人扶起来。

然后出了电梯带着她往她的房间走,这里是三楼,蔡经理将人推进房间然后关了门,走之前还一脸暧昧。

“蒋小姐,好好享受哦!”

蒋流苏看蔡经理一脸猥琐,突然有些不祥的预感。

但是门一关,原本醉醺醺的蒋流苏脸上的迷离一下就散开,双眼清明。

笑话,她可是演员出身,骗骗这些家伙算什么?

不过……

蒋流苏低头看着手提包,只感觉是个烫手山芋:“可不是我想要啊,我是被逼无奈,等我回S市,你就哪儿来回哪去吧。”

这样说着蒋流苏就进了房间,这是一个套房,有客厅有卧室,还是不错的,蒋流苏把包包扔到沙发,然后就去了卧室。

推门进去就要往床上先躺一躺,抬眼就看见床上有个隆起的小包。

蒋流苏心中警惕,心里猜测起来。

不会是贼吧!

蒋流苏吓的下意识的后退,却被地毯绊了一下,然后就跌在地上,下意识的惊呼。

床上那人也有了动静,本来等着客人自己送上门,但是没想到半天没动静。

听见声音,那人就掀开被子起来了,蒋流苏眯着眼睛,发现有人走近,警惕的看过去。

妖孽啊!

一头栗色中长发,但是绝对不会认错性别,来人一双桃花眼,秀眉挺鼻,还有一张带着笑意的薄唇,此时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喉结突出,锁骨明显,身材修长,绕是在演艺圈混过一段时间,看过不少美男的蒋流苏此时也咽了咽口水。

这人还穿着浴袍,蒋流苏下意识就问出声:“你是谁啊?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那人骨节分明的手把蒋流苏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把她推到在床上。

伸出手撑在她上面,那人挑眉,眉眼中流露出的是风尘味……

等等!风尘!

鸭子!

蒋流苏眼中惊讶,她居然还忘了这一茬,方总都派公司员工狗勾引她了,现在找鸭子来睡她好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客人,春宵难得,让我好好伺候你吧。”

妖孽男啊不!鸭子开口说话了!

磁性哦那个的嗓音带着几分勾引的意味,蒋流苏指觉身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身上那人眼看就要压下来。

蒋流苏赶紧伸手挡住,然后把人推开,她推开后就躲得远远的,指着鸭子道:“我说你别过来啊!我不用你伺候,你出去!”

这人虽然看着养眼,但是尝试就算了,怎么说也是鸭子,就算长的好看,那也顶多算是一只高级鸭子,她没兴趣。

妖孽男见状好像有几分伤心,委屈着脸做捧心状,看着蒋流苏的眼神无比幽怨。

“苏苏,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人家!”

语出惊人,慢慢的控诉,蒋流苏快被他吓死了,然后只能妥协道:“呐,你不走我走!这里留给你!”

说着蒋流苏转身就跑,但是没想到要憋男会突然扑上来,蒋流苏一闪,然后就出去了。

想把门锁住,但是发现根本没用,于是左右看看,找了一个鸡毛掸子插在门锁间,总算能腾出手了。

蒋流苏拿起包包就要冲出房门,但她刚刚跑到门口就听见两个熟悉的声音。

“蔡经理,我们什么时候进去啊?时间差不多了吧?”

“急什么,这么点时间,澡都没洗完,再等等,要拍就要拍的劲爆点!”

然后两人就是一阵淫笑,蒋流苏听了差点暴走。

这两个混蛋!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这笔账姑奶奶先记下了!

大门是出不了了,蒋流苏看了眼卧室门上的鸡毛掸子,眼看着也要顶不住了。

她又不可能制服的了这个死鸭子,再怎么面说人家先天优势。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蒋流苏开始着急起来,然后眼神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一旁的窗户。

转眼间,蒋流苏就移动到了窗户边,然后带着包包爬上了窗框上,下面有树,还有草地。

“没事没事,摔折了总比没了清白的好。”

蒋流苏在心里安慰自己。

这是卧室的门打开了,鸭子出来左右扫视了一下就看见蒋流苏坐在窗框上,上前就想把人拽过来。

蒋流苏被吓到,直接闭眼往下跳。

鸭子见状吓傻了,还真跳啊……

章瀚伦到达D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助理跟前跟后的拿行李,还要打听蒋流苏入住的是哪家酒店,要多苦逼有多苦逼。

不过章瀚伦可不想听他抱怨,知道是哪家酒店后就自己坐车去了,也不管助理的安置问题。

助理只得在安排好了总裁后自食其力的安排自己,打车跟着去了盛世酒店。

蒋流苏这一跳并没有想像中的把胳膊腿给摔折了,但是她现在也并不好过,因为她被夹在绿化树上了。

搞笑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身上的刺痛啊!

蒋流苏心里对方总这些人的火气瞬间变成泄气了,现在要是有个人能来救她,她一定嫁给他!

包包她是带下来了,但是包包比她幸运,顺利的经过了树的缓冲然后掉到了地上。

而她则是被树枝给挂在了树上,手机在包包里,她想打电话求救都不行,她喊了很多声,不知道是房子隔音太好还是怎样,居然没人来救她!

那个鸭子见她跳楼了,知道事情闹大了,就赶紧跑了,估计安年和蔡经理也是听说这样就也跑了,干脆连房门都不进了,怕惹火烧身。

就在蒋流苏叫天天不应的时候,突然一道光投了出来,蒋流苏惊喜的抬头,发现是她是那间房。

窗户处正出现一个背光的、挺拔的人影。

蒋流苏眼睛亮了,有人来救她了!

但是那个人越看越熟悉。

然后那人开口了:“喂,蒋流苏,你还活着吗?”

章瀚伦!

蒋流苏诧异,因为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时候来的人居然会是章瀚伦。

蒋流苏一时愣住,所以一声不吭,上面那人却着急了:“蒋流苏!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快给我说话!”

不知为什么,蒋流苏好像在这粗暴的喊话声中听到了一丝丝的担忧?

“我……是我,我还活着……”

蒋流苏还是没出息的应声了,她以为那人还要说话,但是章瀚伦却突然从窗户口消失了。

蒋流苏疑惑间,一道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渐渐靠近,然后她就看见章瀚伦停在树下,抬头看她。

章瀚伦微微喘着气,眼中带着隐隐的担忧,但是当看清楚上面那人好像没受什么伤,而且看起来还挺精神的模样。

还有那狼狈又搞笑的姿势后,终于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蒋流苏啊蒋流苏,你也有今天!”

那嚣张肆意的模样,看的蒋流苏恨不得下去抽他。

嘲笑是一回事,章瀚伦在楼上的时候就已经打了110和叫了救护车,等章瀚伦笑的差不多的时候,蒋流苏就已经被警察从树上给弄了下来。

蒋流苏被挂了半天,身上血液循环不流畅,手脚也冰凉一片。

章瀚伦站在她旁边,见状就扶了她一把,就在蒋流苏准备道谢的时候来了一句:“这么着急投怀送抱啊。”

蒋流苏感谢的话到嘴边就拐了一个弯,然后咽回肚子里。

章瀚伦这种人,果然还是不要太抱希望。

章瀚伦不顾蒋流苏的意愿,直接让救护车的医护人员把她打包送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就单独给她开了一间VIP病房,然后让护士给她身上的擦伤上药。

章瀚伦还不时嘴毒:“不能让她留疤,本来就够丑的了,要是留疤那就真是丑八怪了,嫁都嫁不出去。”

本来一众医护人员和警察都误会两人是情侣了,可是章瀚伦口里说出这些话,他们也只得闭嘴上药的上药,录口供的录口供。

蒋流苏这下根本没有任何隐瞒的欲望,从头到尾的陈述了一遍,摆阔她自己收钱收玉兔都的行为都做了交代。

章瀚伦在一旁听着,罕见的没有插嘴,但是在蒋流苏说到一进房就发下了一个鸭子的时候,脸色还是阴沉了下来。

蒋流苏说完,警察也基本将口供整理好了。

蒋流苏现在比较关心的就是那些人能不能得到惩罚,所以拉住警察们问:“警察同志,他们能获刑吗?”

做记录的那个警察看了蒋流苏一眼道:“我们不能只听你一个人说,还有酒店的监控,和他们的证词,都要一一采纳然后比对有没有漏洞,然后……”

“警察同志,你就告诉我大概多久出结果吧?”

那个警察用笔顶了顶帽檐,然后估计道:“怎么最少也得一个星期吧,这也要他们配合,好友后续合作之类的,半个月一个月,几个月都有可能,你当办案是吃饭呢,哪有那么快!”

说到后面警察同志也有些烦了,干脆大声起来。

蒋流苏眼角抽搐,要不是人不对,她真想……

蒋流苏眼中隐忍着怒火,章瀚伦则是在警察们出去的时候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出了医院大门,章瀚伦拦住其中一个警察道:“等一下。”

被拦住的那个皱眉看着章瀚伦:“干嘛?还有事?”

章瀚伦道:“给你们上司打个电话。”

那个警察好像没听懂:“什么?”

章瀚伦的脸沉了下来:“让你给你上司打个电话!”

旁边那警察见章瀚伦气势不凡,拉着被说的有几分火气的同事,自己给上司打了一个电话,刚拨打出去,就被章瀚伦抢了手机。

章瀚伦听着那头的声音道:“原来是邱局长,我是章瀚伦,今天来D市出差,不过我朋友出了点事,能不能麻烦你让你属下办事麻利点?一个简单案子居然要查一个月!你们这S市公安的查案效率也太低了吧?”

那两个警察见状就知道今天踢铁板了,不过好在有压力见还没真踢上去。

章瀚伦则是继续旁若无人的和那边聊:“我也不是抱怨,你看你今年找我们章氏在D市的分公司神情警用资金,我可是一句话也没多说,但是资金到了,你们办事的效率要上去啊,上次葛市长跟我提过,我都帮你打马虎眼糊弄过去了,现在你看看……”

一个警察接完电话被训了一通,然后两人都给章瀚伦保证尽快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