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 能放下一根手指是破了吗

章瀚伦拉着蒋流苏上了自己的车,蒋流苏一路上不情不愿的,上了车也是闭目养神,一句话都不想和章瀚伦说。

章瀚伦何时被这样对待过?这个女人真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自己的底线!

“蒋流苏。”

章瀚伦压下火气道,蒋流苏没搭理他。

“蒋流苏!”

这下章瀚伦已经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了,蒋流苏依旧不为所动。

章瀚伦眯了眯眼睛道:“怎么?不想理我?你以为你和郑林可有未来?”

蒋流苏听这话终于忍不住了:“章瀚伦,你有屁就放!”

章瀚伦冷哼:“你这是看上郑林可了?他有什么好的?”

蒋流苏撇过头,看着窗外:“这个问题你问过了,我也说过,反正他哪里都比你好!”

章瀚伦额头青筋跳动:“蒋流苏,你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底线!”

谁知蒋流苏闻言却是笑了:“章瀚伦,这话应该和你自己说,你才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我再一次明确告诉你,我已经不是章氏的人了,我也不是你是保姆了,你要是有脾气,也没资格朝我发!”

“滋——”

章瀚伦猛地把车打了一个弯,还猛的踩下刹车,车轮和地面摩擦响起刺耳的声音。

蒋流苏皱眉,下意识惊呼并且抓住身边的扶手,直到车停稳后,蒋流苏才惊魂甫定,而且即便的系了安全带,因为惯性她还是被狠狠的甩回座位上。

蒋流苏回神后就要转身骂章瀚伦,却没想到撞入一双深潭。

那是章瀚伦的眼睛,里面某些说不清楚的情绪让蒋流苏不由自主的哑了声。

郑林可回到公寓,想了想还是给沈欣姌打了一个电话。

早就等着郑林可消息的沈欣姌立马接了起来,不等郑林可说话就迫不及待道。

“怎么样?和蒋流苏有进展了吗?”

郑林可皱了皱眉,他这个表妹看来是真的喜欢章瀚伦,连他这个哥哥都被拿去铺路了。

但是知道是蒋流苏的时候,他也不是很抗拒就是了,他对蒋流苏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

只是……想到今天在餐厅发生的事,即便是他的修养再好,也忍不住心中的火气,于是也就把事情原封不动的和沈欣姌说了。

“你不是说是蒋流苏勾引的章瀚伦吗?但是看今天的情况,我看起来倒像是章瀚伦在疯狂追求蒋流苏。”

说这话的时候,郑林可都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心情说的。

章瀚伦也有追人的一天,他本来应该幸灾乐祸的,但是被追求的对象换成是蒋流苏,他就很不高兴。

沈欣姌听完蒋流苏和章瀚伦在餐厅里的经过,心里的妒火就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郑林可说的是事实,但是章瀚伦那边她动不了,那就只有从蒋流苏这边下手了。

“你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

郑林可不由问出声,沈欣姌想了想道:“哥,这件事接下来就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处理。”

刚刚下午娜娜的声音不大不小,她也听见一些大概,她表哥居然维护蒋流苏。

她还问过郑林可,他和蒋流苏到底什么关系,但是他表哥居然也不告诉她。

这就值得深思了,莫非她表哥还真看上蒋流苏不成,现在既然她表哥拿不下蒋流苏,她也不能赔了一个章瀚伦后又把自己哥哥搭进去。

还是早点让郑林可收手才是,对面的郑林可听着沈欣姌的回答皱了皱眉,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过了。

蒋流苏是被章瀚伦送回多米家的,但是这次章瀚伦一句话都没说,开车就走了。

蒋流苏都在怀疑自己最后一句话是不是伤了章瀚伦的自尊,让他间歇性的自闭了。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她路上和章瀚伦打嘴仗。

朔日。

蒋流苏依旧早早的到了公司,却被沈欣姌直接召去了办公室。

沈欣姌看着她,然后把一个文件袋交给蒋流苏道:“这是一份调研任务,要去D市,D市的市场调研还有公司的运作,你去亲自考察一下,带回来的数据一定要真实透彻。”

蒋流苏这才明白这是什么任务,相当于古代的钦差大臣啊,这是要她微服私访吗?

看蒋流苏不说话,沈欣姌皱眉:“怎么,不愿意?”

蒋流苏赶紧摇头:“当然愿意,我马上就去准备。”

沈欣姌这才满意的点头:“这才对,你放心,虽然一开始你来盛鼎的目的不单纯,但是只要你和章总保持距离,工作上你尽管发挥,只要你做的好,我也不会锁着你,就当是你识趣的报酬好了。”

蒋流苏笑道:“承蒙沈总监看的起。”

沈欣姌依旧一脸高傲,闻言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示,点头道:“那就这样吧,你先出去。”

于知月点头离开,刚刚出门,就遇见了芳芳,芳芳看见蒋流苏手上的文件袋:“这是什么?”

蒋流苏如实回答了,芳芳闻言看了四周一眼,蒋流苏见状也看了办公区的人一眼,发现他们的目光都有些复杂。

蒋流苏有些不解:“他们这是怎么了?”

芳芳闻言收回视线撇嘴:“羡慕嫉妒恨呗,没事,挺常见的。”

蒋流苏有些诧异:“怎么了?我没做什么吧?”

芳芳和蒋流苏相处了一段时间,知道蒋流苏是有些小聪明,但有些事情上,即便是聪明那也不行。

那就是人心,忍不住道:“你最近出的风头太多了,不光认识章瀚伦,昨天又和郑林可相处的那么好,你要知道,这两个人,随便认识一个我们这种小职员久能飞黄腾达了,你才刚来几天,不少人其实已经视你为眼中钉了。”

听完芳芳的话蒋流苏撇撇嘴:“这种事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要是和你说我在躲章瀚伦你信吗?”

芳芳无所谓道:“我信啊,但是他们就不这么看了,他们只会觉得你这是欲擒故纵,勾引人的手段,哦对了,昨天又勾引到了一个郑林可。”

说完芳芳脸上出现了一丝鄙夷,蒋流苏有些感激。

芳芳觉得该说的都说了:“你也不笨,反正这些人你最好还是防备一下,特别是娜娜,你昨天前脚和郑林可走,她后脚就去找沈欣姌告状了。”

蒋流苏闻言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芳芳,我那里又便当,今早做了手撕鸡,你可以尝尝。”

芳芳闻言很高兴,但是毕竟还有几分理智:“你不吃啊?”

蒋流苏笑笑:“专门给你和许恒带了一份,去吃吧。”

芳芳闻言就高兴的跑了,蒋流苏也纳闷芳芳这个人,人聪明通透,就是一说到吃的时候,什么都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章氏。

“总裁,查出来了。”

助理把一份文件递给章瀚伦,章瀚伦有些迫不及待的接了过来。

助理则是在一旁解说:“总裁,根据调查资料上来看,蒋流苏和郑先生在这之前是没有什么直接接触的,非要说第一次接触是什么时候,那应该就是您和郑先生聚餐的那次。”

助理顿了顿,然后翻开自己留下的备份资料道:“根据这份资料,蒋流苏和郑先生最又可能有交集的就是他们的高中时代,两人都在S市上学,但是蒋流苏比郑先生小两界,但是听说郑先生当时在学校是风流人物那一类,应该有很多小女生都很喜欢他,蒋流苏应该也在其中……”

助理说的正开心,但是突然感觉到一抹凉意,抬头就看见总裁正盯着自己,眼神泛凉,声音不由自主就降了下去。

章瀚伦看着上面的字,眼神眯了眯,真是想不到,蒋流苏居然和郑林可是一个高中。

以郑林可的家世和性格,自然不会和蒋流苏有什么接触,但是章瀚伦一想起那天在包厢蒋流苏看郑林可的眼神就忍不住的胸闷。

那种眼神,即便是蒋流苏最感激自己的时候,也没有出现过那种眼神,果然还是不够喜欢吗?

助理见总裁不说话,也不敢再随便开口了,章瀚伦把资料一扔,然后后仰看着助理道。

“你觉得我和郑林可争蒋流苏,谁会赢?”

“当然是总裁你了,总裁家大业大,长相又帅气,不知道多少女人见到你要疯狂,就算是男人见到你也会羞愧至极的。”

助理毫不犹豫的拍马屁,纵使他心中觉得郑林可那种温柔贴心帅气有钱的男人才最受女人追捧,但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说点违心话又算什么?

章瀚伦心安理得的听着助理的奉承,然后道:“是这样吗?”

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眼神幽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盛鼎。

正是下班时间,一辆惹眼的劳斯莱斯已经足以惹起众人视线,更何况车前面还坐着一个大帅哥!

娜娜刚出公司大门就看见几天不见的章瀚伦,下意识的摸出镜子补妆,不过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章总!”

是沈欣姌的声音,娜娜见状也只好暗自可惜的悻悻离开,跟自己顶头上司抢男人,她还不想回家自己吃自己。

章瀚伦听见沈欣姌的声音,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看着沈欣姌走近,又恢复面无表情。

沈欣姌见到章瀚伦很高兴:“章总,你怎么会在这里?是来接我的吗?”

章瀚伦当然不会告诉她是来接蒋流苏的,毕竟这种丢脸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和别人说的。

于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我来找蒋流苏算账!”

沈欣姌闻言有些愣住,她没听错吧,现在章瀚伦都这么光明正大的来找蒋流苏了?

即便是平时伪装的再好,沈欣姌也难免的差点翻脸。

章瀚伦见沈欣姌杵在自己面前不走,一时有些着急:“你下班这么早,应该有事吧。”

暗示沈欣姌赶紧走。

沈欣姌自然也听懂了,但是她怎么可能这么甘心的就离开?

于是本着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的想法,直接道:“章总,你不用再等了,蒋流苏她不在公司。”

章瀚伦有些微讶:“不在公司?那她在哪?你把她开除了?”

说这话的时候,章瀚伦居然还有些担忧的神色在里面。

沈欣姌心中的妒火一下子无以复加,突然脑中闪过一个想法,沈欣姌飞快的抓住了。

低头像是在深思,嘴角的微笑在抬头的时候消失:“章总,你未免把我想的太小气了些,我可没有把人赶走,我是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去D市出差去了。”

章瀚伦听这话居然还有些怀疑:“真的?”

沈欣姌忍住火气道:“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章瀚伦这才不甘心的抬头看了眼盛鼎的大楼,然后回身上车:“知道了。”

沈欣姌看着章瀚伦驱车离去,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

“你喜欢她是吧,我让你再也不可能喜欢她!”

沈欣姌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我看她要是身体脏了,你们一个二个还会不会这么珍惜她!”

沈欣姌冷着脸打了一个电话,对面很快接听:“我有件事要交给你办。”

D市机场。

蒋流苏出机场的时候,就看见机场出来的通道处有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想来就是D市分公司的负责人了。

是三男两女,看见蒋流苏朝他们走来,他们也跟着迎上去,蒋流苏看见前面那个一脸精英打扮的男人,猜测他是领导,于是伸手道:“你好,S市盛鼎考察员,蒋流苏。”

那个男人也眼前一亮,然后伸手和蒋流苏回握。

“你好你好,我是D是分公司负责人安年,叫我小安就行,蒋小姐这边请,我们已经备好了车和酒店,蒋小姐可以先回酒店休息,然后我们再带您去公司考察,晚上还有一个酒宴。”

蒋流苏笑笑,她也确时累了,于是就顺势去了酒店歇息,睡了不过两个小时,起来正准备去吃点东西,那个叫小安的就已经不请自来了。

“蒋小姐这是休息好了?先让我带您去吃点东西,然后我再带您去公司考察。”

蒋流苏心想:她这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呗。

不过也没有拒绝,到时候考察结果只要不是太难看,她也睁一只闭一只眼。

一顿饭下来,蒋流苏和安年倒是吃的相安无事,但是蒋流苏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叫安年的。

在勾引她!

这种事蒋流苏之前也只听过,但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上,一时间有些窘,真是没想到,这D市分公司为了让数据好看点,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这个安年长的确实不错,而且嘴甜,甜言蜜语张口就来,要不是蒋流苏心里已经有郑林可了,她还真容易被说的晕头转向。

但是这样一来,就让蒋流苏更加谨慎起来,D市分公司为了数据好看连美男计都使出来了,除非公司各方面都很糟糕外,蒋流苏实在是想不清楚还有什么原因。

看来等会考察是一个重任啊。

这边安年看蒋流苏不为所动只能再接再厉,这是公司交给他的任务,他的部门经理就看这次成败了。

原本他还以为S市总部会派一个中年女人,即便年纪不大也不会长的太好看就是了。

但是没想到派来的还是一个小美女,这下他也没什么负担了,再说了,要是真和这个蒋流苏勾搭上了。

他还有希望调回总部,多好的事情!

“流苏,你皮肤可真好,平时坐办公室也挺累的吧,怎么还这么会保养呢?”

几次暗示无果,安年干脆开始赤裸裸的调戏了,蒋流苏内心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怕打击安年,她真的要忍不住爆粗口了。

要说这长相吧,安年的确还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即便是穿上西装有了几分人样,但是一开口,修养德行全部败露。

要说模样吧,章瀚伦和郑林可都比他好看一个档次,要说气质修养吧,即便是章瀚伦这个暴君,因为从小养尊处优,那涵养也是甩他安年几条街。

更不用说绅士的郑林可了,和她男神比,安年简直就是地上的尘埃!

蒋流苏一句话也不接,直达装糊涂的最高境界,那就是笑,一脸职业假笑,无论安年怎么撩,她就是不接,弄的安年都快没了脾气。

“流苏,你脸上好像有东西,我帮你拿下来吧。”

说着安年就伸出了手,蒋流苏确是突然起身,然后看着安年道:“不好意思,安年先生,我先失陪一下。”

然后不等安年什么反应,径直去了洗手间。

安年看着蒋流苏的背影消失不见,终于恼羞成怒的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妈的!假清高什么!这臭女人真难搞!”

安年气的胸膛上下起伏着。

躲进洗手间的蒋流苏则是撇嘴拿出了手机,打给了芳芳。

而另一头的S市机场。

章瀚伦才等着不闹翻的和众人上了前往D市的飞机,他听说蒋流苏去了D市就也定了去D市的机票,但是等得他快疯了。

现在终于坐上飞机起飞,章瀚伦看着窗外:“蒋流苏你就感恩吧你,最好乖乖跟我回章氏,不然我一定让你后悔!”

说完,也不管旁边的助理如何一脸诧异,就自顾自的闭目养神起来。

蒋流苏走出洗手间,脑中想着芳芳刚刚和她说的那些话,眉头下意识的就皱了起来。

“如果这么明显的使用美男计,那你就要小心一点了,毕竟这次是你一个人去的,他们难免不会觉得你弱好欺负。”

“你考察的时候就随便敷衍一下,要是实在有太过分的地方,你也不要声张,等回了S市再打报告给沈总监。”

“晚上的宴会你可要注意了,摆明了鸿门宴啊,你最好打起十二分警惕,要小心别被灌醉,实在不行可以装醉,而且……他们很有可能回给你塞钱,方式千奇百怪,这已经是见怪不怪的操作了,你收下也行不收也行,在你自己。”

“总而言之就是,小心点。”

回忆完毕,蒋流苏都不得不感叹芳芳在这方面的老道,她之前也想过这是异常鸿门宴,但是没相到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门道道。

要不是芳芳提醒,她还真不确定到时候会不会出岔子,不过谨慎点总没错。

“云哥,我知道了,她好像看不上我,怎么办?”

蒋流苏正准备往位置的脚步突然停下,因为这个声音是安年的。

“我真的尽力了,她一句话都不接,就是笑,然后就去洗手间了,怎么办,待会我还要带她去考察。”

“这样啊?要不我再试试?我这次一定拼尽全力留住她,好好好,我也是,我就不信了,一个臭娘们还装的跟个贞洁烈女似的。”

蒋流苏听了这话似笑非笑,看来这个安年果然是个衣冠禽兽,好在自己的眼光还没变弱。

蒋流苏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就朝安年走去。

“真不好意思,刚刚有点不舒服,既然饭也吃好了,不如就去公司开始考察吧?”

蒋流苏说完,正欲开口的安年就是一愣,蒋流苏这招出其不意让他措手不及。

“蒋小姐,这样吧,您看您刚吃完,我么要不要去散散步,休息一下再去?”

安年还想为自己争取一下,蒋流苏却是坚定的摇头。

“恐怕不行哦,我做事喜欢速战速决,你放心,都是同仁,不会让你们太难做的,但是也别让我太难交差。”

蒋流苏说了一番模棱两可的话,安年听了心里的弦突然松了松,蒋流苏这话听起来好像也不是非要查到底不可。

还有商量转圜的余地,只要这样就好,他的任务也算是达到了,只要事情不做绝,上面的人自然有办法搞定她。

于是也没多说什么:“既然蒋小姐这么敬业,那我们就先去公司吧,请。”

蒋流苏脸上依旧是职业假笑,灿烂阳光但不达眼底。

蒋流苏要去公司考察的事情,安年立刻用短信通知了公司的人。

在车上的时候,安年坐在副驾驶,因为蒋流苏一进后面就把包包放在车门边,安年倒也真不好厚着脸皮进去把蒋流苏的包包挪开坐在她身边。

发完短信的安年正想找蒋流苏再套套近乎,转头却发现蒋流苏在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