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朋友出差玩弄人妻系列合集h 领导在办公室含我奶头

茶水间外,沈欣姌抱着手站在门口,耳边传来的是里面的挣扎和蒋流苏戛然而止的骂声。

这种气氛,明白的人一听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可恶!

沈欣姌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红色的指甲掐在自己白嫩的胳膊上,却毫无所觉,不一会就起了红痕。

不想再继续听下去,踩着高跟转身就走。

晚上多米回家,居然看见浴室的灯还亮着,一时间有些疑惑,开了客厅的灯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已经十二点了!

“这死丫头不会加班到这个时候才回来吧?平时这个时候已经睡的跟死猪一样了吧。”

疑惑间多米换了鞋进去,直接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流苏,你在干嘛呢?”

没一会浴室门就打开,蒋流苏嘴里还衔着牙刷,满嘴的泡沫。

多米皱眉:“你不会才回来吧,那个女魔头这么过分,拉你加班到现在?”

蒋流苏闻言摇头,含糊不清道:“不是,我一早回来了,一直在刷牙呢。”

多米跟着她进了浴室:“你又没长蛀牙,刷那么久干什么?”

说着一边洗手,回过头的时候就看见蒋流苏满脸气愤:“我是被狗啃了!”

多米撒了撒手上的水道:“这么说,看来有内情啊?”

客厅沙发上。

蒋流苏一脸愤慨:“就是这样,他就把我堵在茶水间亲了。”

多米挑眉:“原来是这样啊,你有没有趁机找他要点赔偿什么的,比如精神损失费什么的,Kiss一下,不说多的吧,十万八万可以找他要,反正他这么有钱。”

蒋流苏一脸诧异的看着多米:“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找他要钱干什么?”

多米耸肩:“你不是说他占你便宜了吗?找他要损失费不过分啊,你不能被白亲不是?不过……”

蒋流苏觉得自己找错人了,就不应该找多米说这件事,正准备走,但是却被多米拽住。

“流苏啊,你说这个章瀚伦他整天什么事不干,就盯着你,现在还跑到你们公司去强吻你,这玛丽苏的展开,接下来的剧情恐怕就是你俩相爱相杀,然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剧情吧,恭喜啊,你要钓到钻石王老五了!”

多米帮蒋流苏畅想了一下,蒋流苏皱眉:“你做什么白日梦呢?章瀚伦又不是我喜欢的人,他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啊?”

多米一下子站起来:“谁说的,人家是章氏集团的继承人,还是现任总裁,有实权的,跟他还不好啊?脸蛋帅,身材好,至于性格嘛,他这样也听好的,脾气差,他自己也能屏蔽一些对他心怀不轨的女人,你只要忍受一下他的那点小脾气,章氏就是你的了!”

蒋流苏撇嘴起身:“我还真看不上他那张脸,比他帅的人多了去了,再说了,别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是没有喜欢的人我也不和他凑活,还有,他这种人你能相信他是真的爱你吗?我之前在章氏待了这么久,他是什么人,我早就看清楚了。”

说完蒋流苏直接进了卧室,多米撇嘴:“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是我有这么个优质的长期饭票,管他新鲜感能持续多久,抓紧给自己铺路才是王道啊,哎,这小妮子,真爱能当饭吃吗?”

朔日,盛鼎。

蒋流苏刚进办公区久听见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

“哟,来了啊,脸皮还真是厚,都正大光明的开始抢沈总监的男朋友了,对待自己恩人这样,还有脸来上班?对了,难不成是来辞职的?章总有整个章氏,蒋流苏,你也没必要这么辛辛苦苦的上班了吧?”

娜娜的声音从一旁传出,蒋流苏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章瀚伦的到来绝对会给她带来麻烦。

现在好了,整个办公区的人都知道了,指不定沈欣姌正在办公室等着怎么收拾她呢。

但是气势上不能输,蒋流苏斜睨着娜娜:“某些人是不是早上喝了一整瓶醋啊?说话这么酸?我还就在这里大声告诉你们了,我和章氏总裁没有任何关系,碍于他是沈总监的男朋友,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们要是有什么疑问,尽管找总监问去!”

蒋流苏毫不犹豫是把皮球踢给了沈欣姌,当然沈欣姌应该是很乐意接受这个皮球就是了。

沈欣姌和章瀚伦本来就不是情侣关系,但是沈欣姌一直朝着这方面努力着,她就顺势而为,沈欣姌应该也没什么不乐意的。

说完蒋流苏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直接走进了沈欣姌的办公室,大家的眼神都有些闪烁起来,心里也有同样的疑问。

难道章瀚伦和蒋流苏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娜娜没想到蒋流苏会来这么一招,但是她都说章瀚伦是沈欣姌的男朋友了,她自然不好再把蒋流苏往章瀚伦身上牵,不然沈欣姌肯定不会高兴。

只能愤愤不平的坐回自己的办公桌。

沈欣姌办公室。

沈欣姌看着蒋流苏,也没掩饰,直接道:“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蒋流苏目光也不回避,直视沈欣姌,毫不犹豫道:“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和章瀚伦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沈欣姌上下打量蒋流苏,然后就要挥手让她出去,但是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沈欣姌直接当着蒋流苏的面接了起来:“表哥。”

沈欣姌余光看见,蒋流苏的眼神有了一丝的变化,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一丝笑。

“表哥,你来我们盛鼎干什么?”

蒋流苏内心猜测,郑林可要来盛鼎吗?

“我肯定在好好工作啊,什么?你下午就要来?也不是不行,那我先把手上的工作解决一下,下午陪你,不要我陪?”

蒋流苏发现,沈欣姌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看了自己一眼。

心中隐隐有种期待,虽然有些痴心妄想,但是她还是希望如愿。

沈欣姌撇嘴,把视线从蒋流苏身上收回:“知道了,那我挂了。”

说着,沈欣姌挂了电话,但是视线则是在蒋流苏身上上下打量着。

蒋流苏心中有些期待,而沈欣姌也直接开口了,她看着蒋流苏道:“待会我表哥郑林可要来,我有些案子要跟,你帮我招待他。”

听到预料之中的答案,蒋流苏还是很开心,赶紧点头:“是。”

说完就要走,但是沈欣姌陷入不太放心她:“你和我表哥到底什么关系?你上次送他回去,发生什么了?”

沈欣姌派人查过蒋流苏,但是没发现她和她哥有什么接触。

蒋流苏背对着沈欣姌,闻言勾唇一笑,看来郑林可并没有告诉沈欣姌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样就好,有种这是他们专属的小秘密的感觉。

既然学长都选择不告诉她妹妹而是要保密,她也没有必要告诉沈欣姌这件事。

于是蒋流苏回答:“沈总监,我会好好招待郑先生的,您就放心吧,至于我和郑先生有什么关系,我觉得您是想多了,上次我送郑先生是您的命令,而且我把郑先生送回家就走了,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沈欣姌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怎么满意,但是沈欣姌自己都这么说了,她也不能逼着她说。

只要她的心思不要放在章瀚伦身上,她就只好让她大哥委屈一下了,不过她也相信她表哥不会看上蒋流苏这种女人。

这么一想,沈欣姌心里好受不少,于是摆手道:“醒了,知道了就下去准备,准你下午的假。”

蒋流苏这才松口气的出去了。

章氏。

章瀚伦脸上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虽然手边还放着冰袋,脸上的掌印也没之前那么肿了,但是一想到那个张牙舞爪的女人,他就一肚子火。

“这个臭女人!居然敢打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说着章瀚伦又拿起手边的冰袋往脸上敷,一阵阵刺痛传来,痛的章瀚伦眯了眯眼睛。

“你说,怎么把蒋流苏带回来!”

助理在一边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但是没想到章瀚伦还是问他话了。

蒋流苏都敢打他们总裁了,这明显是铁了心的不回来了吧?

再说了,何必吊死在这么一棵树上,而且还敢对总裁大不敬,以他们总裁的条件,随便勾一勾手指,就有各种各样漂亮温柔的女人投怀送抱吧……

助理越想越歪,一时间没有接上章瀚伦的话,章瀚伦不高兴的瞪着他:“你想什么呢!我问你话,你听见没有?”

助理这才回神:“总裁,您要是想要找一个助理的话,我出去贴广告,以我们章氏的名头,想来的肯定踏破门槛,您实在不必纠结在蒋流苏一个人身上。”

章瀚伦放下手中的冰袋看着助理道:“我的意思听不明白吗?我要的是蒋流苏,不是助理!”

助理有些狐疑的看着章瀚伦,这近似表白的话,他没有听错吧……

但是看着章瀚伦快呀杀人的眼神,他实在是不敢把这句话说出口。

“总裁,要不,您换一种方式?”

章瀚伦闻言就知道助理有办法了:“说!”

助理这才小心翼翼道:“总裁,当初蒋流苏是跟着您进的章氏,她执意离开也是……咳咳……”

看见章瀚伦的黑脸,助理果断含糊起来,然后继续道:“您要是想再把她招进来,那就还是需要靠您的个人魅力了,如果这样还是不能让她回来的话,那就说明,盛鼎肯定有蒋流苏舍不得的东西。”

她舍不得的东西?

章瀚伦抓住了重点,在脑海中搜索起来,但是无果:“盛鼎没什么特别的啊,他们有的我们章氏难道没有吗?再说了,她在章氏就是给我一个人打杂,但是她在盛鼎,是给一群人打杂,难道比起给我一个人打杂,她更宁愿给一群人打杂?”

这可不一定。

助理在心中腹诽,要是有的选择,他也愿意选择给一群人打杂,毕竟章总发火的时候能要别人半条命。

心里想想是一回事,话到嘴边,助理就变了风向:“总裁,或许,盛鼎有蒋流苏喜欢的东西或者是人呢?对了!搞不好她在盛鼎有了喜欢的男人?”

助理做了一个猜测,章瀚伦的脑中也同事出现一个对应的人!脸一下子就拉的老长。

郑!林!可!

“哇!郑先生来了,沈总监在办公室,要我带您去吗?”

娜娜本来是端着杯子要去打水,但是没想到,刚刚走了几步就看见了郑林可。

绝对的白马王子,钻石王老五!这是沈欣姌的表哥,身价也是不菲,最重要的是,人家性格超级好!

郑林可听了娜娜的话摇头,语气礼貌温柔:“不用了,刚刚已经和你们沈总监打电话了,我今天就是来你们公司看看,她让你们公司的蒋流苏接待我。”

“蒋流苏?”

娜娜的语气带着诧异。

“郑先生!”

蒋流苏的声音从娜娜身后传来,她微笑得体是走到郑林可跟前,直接无视了旁边瞪着她的娜娜。

“郑先生,恭候多时了,要不要先去和沈总监打个招呼?然后我带你参观一下盛鼎?”

还不等郑林可说话,一旁的娜娜就坐不住了,抢先道:“蒋流苏,你才刚来盛鼎,知道什么呀?我来盛鼎已经三年了。”

说着娜娜转头看着郑林可道:“郑先生,蒋流苏她是个新人,很多事都不懂呢,还得让我们教她,怎么能让她带着您参观盛鼎,我怕她招待不周,要不还是我来吧,我一定尽心尽力的……”

“不用了。”

话还没说完,郑林可直接打断,有些抱歉的看着娜娜:“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来之前已经指定好让小蒋给我介绍,就不麻烦你了。”

说完不管一脸尴尬的娜娜,伸手拉住蒋流苏的手腕:“小蒋,不用见欣姌了,我走之前再和她打声招呼就好,我们先去出去吧,这里我已经来过很多次了。”

蒋流苏被郑林可拽住了手腕,现在脑子还有些晕乎乎的,听见郑林可的话也没有任何反驳,而是任由郑林可拽着自己走了。

娜娜看的在后面气的直跺脚:“狐狸精!”

蒋流苏直到被郑林可拉出了公司才反应过来:“郑先……学长。”

郑林可闻言转身:“怎么了?”

蒋流苏笑道:“谢谢你为我解围。”

郑林可放开她:“我妹妹也真是的,你是我的学妹,她应该照顾你一下的,你们那些同事也是。”

蒋流苏摇头:“没关系,公事公办嘛,郑学长,我带你参观一下盛鼎吧?”

蒋流苏说完就要转身往公司走,但是被郑林可一把拽住:“不用了,我对盛鼎熟的很,就是想来找你才这么说的,但是你好像还在实习期,所以才用了一个这样的借口。”

蒋流苏闻言瞪大眼睛:“学长,这样不太好吧?”

郑林可挑眉:“还行吧,没什么。”

蒋流苏脱口而出一句:“郑学长,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

蒋流苏说完不等郑林可有什么回答,自己就已经脸红了,郑林可见状嘴角微勾:“你不是我的学妹吗?走吧,我请你吃饭,上次还没聊够呢。”

这种时候,其实蒋流苏应该拒绝的,但是她现在的情况是。

无法拒绝!

郑林可可是她的男神!男神请她吃饭!

所以蒋流苏没有说什么,就红着脸跟着郑林可上了车。

郑林可低调的黑色商务车离去,对面一辆跑车里一双眼睛快要喷火。

“这个死女人居然真的和郑林可勾搭上了!她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看着视线里的商务车快要消失,章瀚伦果断踩下油门跟上。

郑林可带着蒋流苏到了一家西餐厅,然后就带着蒋流苏进去了,一辆蓝色莱斯莱斯紧随其后,然后就停在黑色商务不远处。

跟着侍者到了定好的位置,郑林可看侍者想要给蒋流苏拉椅子,上前温声道:“我来吧。”

侍者是一个小女生,看见郑林可这么帅的男人对自己温声细语的,一时间羞的红了脸。

蒋流苏也没想到郑林可会为自己拉椅子,坐下的时候脸也红红的。

蒋流苏害羞的模样被郑林可看在眼里,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微笑。

然后就坐在蒋流苏对面:“流苏,来点菜吧。”

郑林可将菜单放在蒋流苏面前,蒋流苏接过点头致谢:“谢谢。”

然后蒋流苏就点了一份牛排,郑林可则是翻了翻菜单道:“他们这里的海鲜汤不错,要不我们也来一份?”

蒋流苏自然没什么意见,点头同意,满脸的红晕和娇羞模样看的不远处的章瀚伦火冒三丈。

脚步下意识的就快了不少,蒋流苏正在喝水,章瀚伦过来的时候,身侧就碰到了蒋流苏的胳膊,不偏不倚,蒋流苏手里的高脚杯就这么撒了,职业套装的短裙上多了一片水渍。

蒋流苏下意识的惊呼一声,然后就抬头看着罪魁祸首一眼,就这一眼,蒋流苏脸色就变了。

来人正是章瀚伦!

蒋流苏一时气急也忘了郑林可的存在,拿起一旁的餐巾擦了擦裙子上的水渍就站起来瞪着章瀚伦:“你怎么在这?你故意的!”

章瀚伦眼看着桌上的暧昧气愤一扫而空,心情很好,看见蒋流苏炸毛也在忍受范围之内,于是笑道:“不好意思,没看见。”

郑林可刚才看蒋流苏是的水撒了也有些紧张,但是看见两人的互动,他心里已经有些奇怪了,这两人看起来很熟,忍不住出声:“流苏,你没事吧?”

蒋流苏听见这个声音才想起自己还在和郑林可吃饭来着,心里咯噔一下。

她刚刚是不是太粗鲁了?

蒋流苏脸上的怒气一扫而空,换上了微笑:“我没事,就是裙子湿了而已。”

章瀚伦见蒋流苏变是飞快的脸色心中很是不悦,忍不住出言讽刺:“我居然不知道你也有这么‘淑女’的时候。”

蒋流苏说完,蒋流苏的眼角就忍不住的抽搐起来,要不是地点不对,她一定再赏章瀚伦一巴掌!

“你们认识吗?”

郑林可看了看两人,然后看着蒋流苏道,两人异口异声。

“不认识。”蒋流苏说。

“认识。”章瀚伦说。

蒋流苏闻言瞪了章瀚伦一眼,章瀚伦回以一个挑衅的眼神。

郑林可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微微有一丝不悦,然后笑着拍了拍章瀚伦的肩:“瀚伦,没想到你居然认识流苏,怎么当初也没和我说一声?”

流苏?

叫的这么亲热?

章瀚伦看着郑林可,皱眉道:“你和她又是怎么认识的?”

郑林可挑眉,随即眼神复杂的看了蒋流苏一眼,意味深长道:“这是我和流苏直之间的秘密,你就不用知道了。”

章瀚伦闻言眼神闪过一抹异色,瞥了蒋流苏一眼,正好看见她突然红了的脸蛋,心中的火气再次升腾起来。

还秘密!

章瀚伦一把将郑林可搭在肩膀上的手巴拉下来,然后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你问的也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正好我今天有事找她,就先把人带走了,至于这次用餐,就只能让你一个人吃了。”

说完拉着蒋流苏的手腕就走,郑林可下意识的伸手按住章瀚伦的胳膊:“瀚伦,今天是我约流苏出来的,你要是有事,麻烦你请排队。”

章瀚伦冷哼一声,走到郑林可面前冷着声音道:“你让我排队?开什么玩笑?”

说着突然停顿一下,然后看着蒋流苏道:“再说了,你和她应该还不熟,至少我比你熟。”

说着凑到蒋流苏耳边道:“你要是不想让我说出更难听的话,就老老实实的跟我走,我有话和你说。”

蒋流苏闻言脸色一变,瞪着章瀚伦,章瀚伦见她这个表情却并不恼,反而很痛快,挑衅的看了郑林可一眼,拉着蒋流苏就走。

蒋流苏抱歉的看了眼郑林可:“抱歉了郑先生,我有点事先走了。”

“废什么话!”

章瀚伦不耐烦的一拉,蒋流苏就跟着他离开,郑林可见状嘴巴动了动,但是什么都没说。

看来欣姌的情报有误啊,蒋流苏和章瀚伦的关系看起来一点都不单纯,至少看起来不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