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啊快进去好深用力啊使劲岳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蒋流苏于是下意识开口,“郑学……郑先生,您还是不要喝这么多吧,对身体不好。”

就连沈欣姌都没想到蒋流苏会突然开口这么说,她仔细打量蒋流苏看她表哥的眼神,眼中的神色更加复杂。

“林可,你喝不喝?”

章瀚伦被蒋流苏的举动气的不轻,她居然劝酒,还那么关心郑林可?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郑林可不可能不给章瀚伦面子,知道章瀚伦脾气臭,于是就接过了,但是面对蒋流苏的好意还是要道谢。

“蒋小姐,瀚伦找我喝酒,我还是要陪他喝一杯的。”

章瀚伦见两人眉来眼去心中更是不爽,直接和郑林可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章瀚伦明显的挑衅,郑林可心里也被激起几分火气,于是也跟着一饮而尽。

桌上的气氛开始怪异起来,章瀚伦见状再次倒满,“今天看谁先趴下怎么样?”

说完继续举杯,周围的一些男男女女开始起哄,蒋流苏这个时候却不敢再乱插嘴。

刚才好像就是她多嘴,章瀚伦这个神经病才突然发疯针对郑林可的。

蒋流苏只能小心的帮郑林可夹菜,劝他边吃边喝,不要空腹喝酒。

郑林可也不会拒绝蒋流苏真诚的关心,虽然他实在不记得自己和蒋流苏在哪里见过。

章瀚伦看见蒋流苏的举动更加气愤,两人一杯接着一杯的拼酒,看的一屋子的人都觉得有些不妥起来。

沈欣姌也担心章瀚伦和太多身体受不了,但是很快,郑林可酒直接趴在桌上,这是真醉了。

沈欣姌见状也把章瀚伦手中的酒杯夺下来,章瀚伦也有些迷蒙起来,沈欣姌看着小心照顾郑林可的蒋流苏,眼神闪了闪。

然后看了眼身边的男人,“你带着章总去洗把脸,他喝醉了,我待会就来。”

那人就把章瀚伦给架了起来,朝着包厢外面去了。

蒋流苏担心的将郑林可从桌上扒起来,郑林可此时满身酒气也不嫌弃,脸上满是担忧。

“郑先生?郑先生你醒醒。”

蒋流苏想把郑林可唤醒,但是郑林可好像真的醉的不省人事,此时闭着眼睛,俊逸的脸上满是放松。

“蒋流苏,你送我哥回去吧。”

沈欣姌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蒋流苏有些诧异,“我吗?”

沈欣姌闻言皱眉,“怎么?不愿意啊?今天就你没喝酒,不是你送难道我送啊,我等会还要叫车送章瀚伦。”

蒋流苏闻言赶紧道,“行,我送。”

然后蒋流苏就搀扶着郑林可,跌跌撞撞的把人呢送上了沈欣姌的车。

沈欣姌合力将郑林可扶上副驾驶,然后把钥匙递给蒋流苏,顺便把郑林可的家庭住址告诉了她。

“你就开我的车送表哥回去吧,明天再把车开到公司去。”

“好。”

蒋流苏也没有什么理由不答应了,她这一整天就跟做梦似的。

看着自己的车渐渐远去,沈欣姌最角勾起一抹笑容,然后转身进了包间。

包间里,章瀚伦也回来了,洗了一把脸后他也清醒起来,但是半天都没找到蒋流苏,同时郑林可也不见了。

看见沈欣姌回来,皱眉问她,“蒋流苏和你哥呢?”

沈欣姌嘴角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眼中也闪过不快,但很快反应过来道,“哥哥我已经让人送回去了,蒋流苏刚刚也自己打车走了,明天还要上班。”

章瀚伦此时脑袋还没有彻底清醒,听沈欣姌这么说还一位两人是分开走的,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一想到刚刚蒋流苏对待郑林可的态度,他就心生不悦。

“你哥和蒋流苏很熟?”

章瀚伦问沈欣姌,沈欣姌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同时给了周围人眼神示意,都很有眼色的离开了。

包厢只剩下两人,沈欣姌坐会位置,摇晃了一下酒杯道,“我怎么知道,我也是最近才认识蒋流苏的。”

说完沈欣姌站起来,就要上前搀扶章瀚伦,“章哥,我送你回去吧,你喝多了。”

章瀚伦有些不耐的甩开,“我自己回去。”

说完这句就臭着脸出去了,沈欣姌当然不甘心的跟了出去,但是等她赶出来,章瀚伦已经叫车离开了。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尾,沈欣姌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可恶!”

沈欣姌将包包一下子甩在地上,脸色难看,“蒋流苏蒋流苏蒋流苏!她有什么好的,一个高中毕业上不得台面的女人而已!值得你这么念念不忘吗?”

沈欣姌看着车尾皱眉,但是很快冷静下来,心中一下子想到蒋流苏看郑林可的眼神。

“她看起来好像认识表哥,而且,对表哥,要是猜的不错的话……呵呵……”

沈欣姌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笑了,然后心情余悦的开着郑林可的车离开。

一辆红色的骚包跑车在路上行驶,蒋流苏看着身边歪在窗户上的郑林可,脸颊微微泛红。

她真的不是做梦,她和男神相遇了!

“蒋小姐,你看够了吗?”

突然,一个带着戏谑意味的声音响起,蒋流苏吓了一跳,然后就看见原本醉倒的人此时正坐直身体,看着她的眼神也带着几分笑意。

“郑学……先生,你没醉啊?”

蒋流苏惊讶道,郑林可看着蒋流苏有些呆呆的模样很想笑,“没醉,是骗章瀚伦的,他今天也不知道在抽什么风,居然拉着我喝酒。”

蒋流苏一时有些心虚,要是她的直觉没错,章瀚伦应该是冲着她来的。

只不过让蒋流苏有些诧异的是,郑林可居然会当着她的面吐槽章瀚伦,他们看起来关系好像很好。

“蒋小姐?”

突然,郑林可带着试探的口吻唤着蒋流苏,蒋流苏一个激灵回神,“是!”

郑林可见状笑了,“蒋小姐,你真可爱。”

一句话说完,蒋流苏的脸色已经爆红了,“我……郑先生见笑了……”

蒋流苏半天也就挤出这么一句生硬的话来,郑林可看着蒋流苏的样子,眼神中多了几分兴味,意味不明。

“对了,蒋小姐,你好像认识我,但是恕我有些冒昧,我好像没有见过你,请问你是在哪里认识我的?”

车上气氛有些凝固,郑林可率先出声打破沉默,蒋流苏闻言看了他一眼道:“其实,我们的确不认识,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

蒋流苏说着有些羞涩,郑林可却是抓住了关键:“你认识我?我不认识你?”

蒋流苏干脆目视前方,一口气就说了出来:“郑学长高中是在S市一中读的吧,我比你小两界。”

郑林可这下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你是我的学妹了?”

蒋流苏红着脸点头,继续道:“不知道郑学长自己知不知道,你在高中的时候,可是风云人物,不少女生心中的男神呢。”

话都说开了,蒋流苏也干脆豁出去了,直接把心里话给说出来,郑林可闻言还有些愣。

男神?这个词也是好久没有听见过了。

随即笑道:“是吗?你们在我背后都给我起外号吗?”

蒋流苏没想到郑林可居然误会了,赶紧解释:“不是不是,郑学长……不是,郑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样,男神的意思其实是说你很帅很优秀的意思,就是所以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

蒋流苏着急的转头解释,看见郑林可捂着嘴憋笑的样子,说出的话戛然而止。

被耍了……

这是蒋流苏的第一直觉,然后脸色慢慢红到了耳根,扭过头继续开车,心里则是唾骂自己。

人家又不是山顶洞人,怎么可能不知道男神的意思,亏你还当真了屁颠屁颠的解释。

丢死人了!

蒋流苏现在有种想从车上跳下去的冲动。

或许是良心发现,郑林可也决定不逗蒋流苏了,只是笑笑道:“不好意思,蒋学妹,看你太可爱了,忍不住逗一逗你。”

不要撩我!

蒋流苏心中内流满面,以前可望不可及的男神就坐在她旁边,还一脸纯良的撩她是怎么回事!

郑林可收敛笑意:“对了,你不用叫我郑先生,你不是我的学妹吗?你就叫我学长也行,而且你还认识我表妹,所以跟着她叫我哥也行。”

蒋流苏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才顺着郑林可的话叫他郑学长,后面想起来时候都后悔莫及。

“郑学长。”

“嗯。”

蒋流苏乖巧的叫了他郑学长,郑林可也配合的应了,但是很快郑林可就扶着额头,好像很晕。

蒋流苏见状有些担心:“郑学长,你怎么了?”

郑林可摇头安慰她:“没事,虽然没喝醉,但是头还是有点晕,章瀚伦真是疯了……”

蒋流苏也跟着骂:“这人绝对脑子有包,自己发疯还要拖着你,太过分了!”

看着蒋流苏一脸气愤的样子,郑林可有些奇怪:“你和瀚伦认识吗?”

“不认识!”

蒋流苏下意识的直接否定,她才不认识什么章瀚伦!

郑林可看了看蒋流苏的脸,蒋流苏僵着脸任由他看,郑林可也没在这点上多做纠缠,然后看了眼窗外挑眉道:“我家到了,就在前面。”

蒋流苏看见一个公寓大门,郑林可拉开车窗给门卫看了一眼,门卫看见他直接放行。

车子停在一座公寓楼下,蒋流苏没有下车,直接对郑林可道:“学长,那你小心上楼。”

郑林可解安全带的手却是以顿,然后扭过头看着蒋流苏道:“说起来高中毕业的同学话没见过几个呢,我们今天就遇到了,现在时间还早,我诚恳的邀请你上去坐坐,行吗?”

蒋流苏愣住。

学长邀请她上楼!

等蒋流苏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郑林可的厨房里了!

看着锅里的解酒汤,蒋流苏真想一巴掌呼死自己:“我怎么回事!”

记得刚刚在楼下的时候,郑林可好像说了一句他头疼,要是有人能给他做解酒汤就好了。

然后她就傻乎乎的跟着上来了。

“郑学长会不会以为我是一个很随便的女孩子啊!”

蒋流苏现在真的是欲哭无泪,看着面前的汤锅,满脸后悔。

算了,大不了等会把汤做好就走,不能留太久!

“流苏,弄好了吗,出来聊聊吧。”

郑林可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蒋流苏惊讶的回头,发现郑林可已经换下一身休闲装,而是穿着一身家居服,看起来整个人柔和不少。

蒋流苏点头:“马上就好,学长,你先出去等一下吧。”

蒋流苏的僵硬郑林可看在眼里,笑了笑就出去了。

蒋流苏端着解酒汤出去的时候,郑林可正在看电视,蒋流苏松了一口气。

这样就好,不会太尴尬。

“学长,解酒汤做好了,你赶紧喝了就去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先走了。”

蒋流苏把汤放下坐都没坐就要走,但是刚刚迈出一步就被郑林可捏住了手腕。

一股电流仿佛从手腕上传递开来,蒋流苏的心脏都像要停止一样。

蒋流苏一把抽回自己的手:“学长……”

郑林可也回神:“哦,不好意思,我就是想和你聊聊。”

蒋流苏却想走了,但是被郑林可按回沙发,郑林可则是坐在她对面。

“流苏,先不要走,陪我聊聊,高中毕业已经很久了,很多事我自己都快忘了。”

郑林可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落寞,蒋流苏见他这个样子,腿就像是被灌了铅,挪不动分毫。

“学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蒋流苏问出口,郑林可淡淡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些怀念当时而已,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当时有和二中的篮球联赛,当时快要输了,但是后面我们又赢回来了!”

蒋流苏眼前一亮:“当然了,当时我记得是学长你上的下半场,力挽狂澜把球赢回来了,当时我们观战台的女生都疯了。”

“还有……”

打开了话匣子,两人就收不住的聊了很久,蒋流苏一边回忆当时,说到好笑的地方,两人都忍不住捧腹,毫无形象。

但是蒋流苏很开心,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了。

蒋流苏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张大脸。

“啊——”

“啊——”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多米拍了蒋流苏一巴掌道:“你叫鬼啊你!”

蒋流苏觉得胳膊很痛,揉了揉这才看着多米:“你干嘛凑这么近?”

多米很快坐在蒋流苏旁边,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我从要问你,你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不是说和沈欣姌出去吃饭了吗?怎么会那么晚都没回来,我都怀疑你搞拉拉了。”

蒋流苏推来她:“我昨天就是和沈欣姌去吃饭了啊,但是后面遇见了……”

蒋流苏说着说着突然停住,多米疑惑的看着她,蒋流苏却突然起来,然后冲到洗手间吧门狠狠关上。

因为多米的提醒,蒋流苏这才想起来自己昨天发生的那些事,还有她昨天遇见了郑林可的事情,还有她昨天和郑林可畅聊一晚上的事。

还好她昨晚理智的自己回家了,不然真不保证她会不会扑到男神,想到这里蒋流苏的脸红了起来。

“啪啪——”

敲门声响起,蒋流苏皱眉看过去:“干什么?”

多米在外面撇嘴:“不管你要干什么,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不用上班了?不会吃一顿饭就被开除了吧?”

“对了!”

蒋流苏这才紧张的跑了出来,又冲进卧室换衣服,然后出来的时候把衣服塞给多米。

“这个拜托你自己拿去干洗店洗一下哈,我买单。”

说完看了看时间就赶紧出门了,多米看着手上的衣服皱眉:“姐姐好歹还是一个明星!怎么沦落到当你的保姆了!”

但是蒋流苏可没时间听她抱怨,为了不迟到,蒋流苏硬生生挤进了人满为患的地铁。

在最后一秒到了公司打卡,然后上了楼,这个时间再晚几秒,通常就是沈欣姌的上班时间。

蒋流苏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好在赶在沈欣姌之前来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周围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看着她……的身后。

蒋流苏转过头看见章瀚伦就知道要坏事,站起来就想走,却被章瀚伦直接拽进茶水间。

外面自然有人偷听,但是被章瀚伦的视线一扫,就都把头给缩回去了。

蒋流苏皱眉把手抽回来:“你想干什么!”

蒋流苏心中烦闷,心想这个章瀚伦果然是个神经病,昨天拉着郑林可喝酒,今天又来找她的麻烦,难道他的公司真的不用管的吗?

章瀚伦将蒋流苏堵在琉璃台和自己身体之间,发现她跑不了后,也就没再继续强行要拽着她。

而是低头看着蒋流苏直接问:“你和郑林可认识?”

这种审犯人的口吻让蒋流苏皱眉:“没有,不认识。”

蒋流苏担心章瀚伦发神经去找郑林可的麻烦,于是直接否认。

章瀚伦抬手把蒋流苏的下巴抬起来道:“你说不认识的时候,躲什么躲啊?”

蒋流苏瞪着章瀚伦,但是很快变了脸色,换了一张笑脸道:“章总,麻烦你放手,你不觉得你的举动太过分了吗?你再不放手,我喊非礼了!”

章瀚伦闻言却是一笑:“那你喊一下试试,看看沈欣姌是让你走人还是我走人。”

章瀚伦大致也猜到了沈欣姌留蒋流苏当助理的理由了,就是不想让她回到自己章氏而已。

估计蒋流苏也是因为不想回章氏,所以才留在这里的。

思及此,章瀚伦低下头看着蒋流苏,眼神闪着危险的光:“你以为,你躲在盛鼎,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心思被章瀚伦猜中,索性蒋流苏也不掩饰了,一把挥开章瀚伦的手,抬手将章瀚伦推开一段距离。

“你让开!离我远一点,章瀚伦我告诉你,我已经不是你的保姆了,我也不是章氏的员工,就算你有本事把我从盛鼎弄走,我也不会去你的章氏!”

蒋流苏说完就要走,却被章瀚伦一把拽住,这次的力道明显更大,还能感受到他的怒气,因为蒋流苏感觉胳膊都快断了。

“你放开我!”

蒋流苏脸上闪过痛苦,章瀚伦见状稍微放松一点力道:“你就这么讨厌我?”

蒋流苏直视他:“我之前并不讨厌你,毕竟你当时的确救过我,我感激你,所以之前算是扯平了,但是你要是继续找我麻烦,我绝对会非常非常讨厌你!”

说完蒋流苏狠狠一甩手,挣脱章瀚伦的禁锢,但是却也没再想着逃跑,她今天就打算把话说清楚了。

章瀚伦听她这么说皱眉:“既然你都说扯平了,那你现在重新回章氏不行吗?”

蒋流苏撇嘴:“我既然都离开了,干嘛还回去,好马不吃回头草,章总,你要是放弃了,以后我见你还能有个笑脸,但是你要是继续纠缠我,我们之间不会有一个好字。”

章瀚伦突然顿住,然后看着蒋流苏道:“你现在对我这么排斥,不会是因为郑林可吧。”

蒋流苏有些莫名其妙,实在不知道章瀚伦的思维怎么就跳到郑林可身上去了。

“你在说什么呢?”

章瀚伦眼神中带着讥讽:“难道不是吗?你不就是想和郑林可多接触才留在盛鼎的吗?你昨天不是知道了,沈欣姌是他妹妹,想近水楼台先得月?”

蒋流苏这次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但是也并不打算辩解:“章总,您还真猜对了,我留下来就是为了郑林可怎么了?章总管的还真宽!”

蒋流苏不想再和章瀚伦争辩,转身就要离开,章瀚伦却拦住她:“你喜欢他?”

蒋流苏后退几步拉开距离:“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人家郑学长长的帅,人又优秀,我就不能喜欢了?”

章瀚伦脸色铁青:“所以你昨天就用那种眼神看他?你就这么喜欢他?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你了解他吗?”

蒋流苏胸口快速起伏:“我当然了解他,他比你温柔,比你体贴,比你优秀,比你……唔……”

蒋流苏话还没说完,就被章瀚伦一把拽了过去,然后唇就被封住了。

蒋流苏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