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我按摩与么公激情性完整视频 儿子要的太频繁了烦

该死的奢青龙,以为帮了她就能从她嘴里套到话了?

居然敢威胁她,要不是看在他对自己有恩的份上,她一定会让奢青龙后悔来到这世上,后悔遇见了她。

“沐儿和沐神医仅仅有过一面之缘,上次请神医去将军府给我二姐姐瞧过平安脉。”

“还就是那日晚上沐神医离开,遭到了暗杀而坠崖身亡,此后再无任何消息。”

“为此沐儿已经很过意不去,殿下要是有沐神医的消息,不知能否告诉沐儿,好登门拜谢当日之恩。”

汝慕言句句说得在理,明亮的眼睛里不带任何杂质,根本看不出有任何撒谎的迹象。

害得奢青龙也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有误,难道她们是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小沐那样做完全是为了迷惑他?

“等筵席散了,本王会送你回去的,现在出现奢弘南一定会第一个拿你开刀。”

汝慕言点点头,她当然知道这件事不会就这样一笔带过,往后只会遭受到他们更加猛烈的报复。

见奢青龙都和她交心,汝慕言觉得自己有些事要是瞒着也不太厚道。

沐神医的事不能揭穿是因为暮夏谷的关系,不过奢青龙都这么信任她了,那她的病……

汝慕言再三考虑之后,侧过头去看着奢青龙的眼睛,好几次欲言又止。

敏锐如奢青龙,他早就察觉到了汝慕言扭扭捏捏的状态,好像是要和他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要同本王说的?”

汝慕言一愣,她还想着要是这事不太重要那就没有说的必要了。

不曾想奢青龙的感知力这么敏锐,还主动提了出来,看样子她不说都不行了。

“其实我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因为出门之前吃过些药,所以徐太医才会诊出我身子虚损活不过半月的脉象。”

本来以为奢青龙会很好奇,询问她吃的是什么药,结果他再次语出惊人。

“本王早就知道你身子好得不能再好了,初二那日相府门前你不就是这样设计的奢希睿?”

汝慕言低下头去面上露出些微潮红,没想到奢青龙居然早就看穿了她的小计谋。

亏她还想着要不要坦白呢?

奢青龙还真的是一只镶着人心的妖孽!

“听说你的两个丫头是会武功的,就是不知道这轻功好不好?”

奢青龙邪魅一笑,这半冷酷半温情的模样看得汝慕言有些痴了,也就没有去琢磨他话里的意思。

“既然不愿意坐马车,那本王就给未来的王妃一个特别的见面礼可好?正好也看看那俩个丫头合不合格!”

汝慕言诧异地皱起了眉头,看看忆兰她们合不合格是什么意思?

奢青龙也不开口解释,宽大的衣袖轻拂之间,汝慕言就听到了耳边呼啸的风声。

奢青龙这是要运轻功送她回去?

汝慕言都不可置信,她和奢青龙好像不是太熟吧,那他这宠溺温柔的深情是从哪里来的?

居然就因为自己说了一句不劳烦马车相送,他就用这样别致的方式送她回去,这还是奢青龙吗?

等到汝慕言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已经站在相府门前了。

看汝慕言站稳之后,奢青龙才松开揽在她腰际的手,往跟在身后不远处的晟白处望了望,摇头道。

“看样子这两个丫头不怎么好,本王还是过几天给你送两个暗卫来!”

奢青龙自顾自的话说得汝慕言心里头一惊一惊的。

奢青龙的轻功算得上是很好,能有他那么快速度的,汝慕言还真没见过几个。

但是忆兰那俩个丫头的武功也不差呀,而且还是无锡老人亲自教导的。

就算是自己使出斜月步也不一定能追得上奢青龙,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强大?

他居然就因为忆兰她们追不上他的脚步,就说她俩不合格?

再说了,让奢青龙送两个暗卫过来,那不就是变相地监视她吗?

这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啊!

汝慕言连忙摆手拒绝奢青龙的好意,生怕再等下去她就连自由都没了。

“殿下的武功自然是极其精湛的,忆兰她们又岂敢相提并论呢?”

“平时我也让她们伺候惯了,就不劳动殿下的暗卫保护了。”

奢青龙没有回答汝慕言的话,而是转头去使唤相府门口候着的小厮。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本王的未来王妃接进去好生照顾着,难不成你还等着本王赏板子?”

门口的小厮先是一愣,之后就连声答是,匆忙地过来迎汝慕言入府。

但他还是不太明白,六小姐怎么是跟朔王殿下回来的,就出门参加了一趟宫宴怎的就成未来朔王妃了?

而忆兰两人此时也气喘吁吁地追上来,看到汝慕言就足不点地地赶到她身边。

“小姐”

忆兰一脸委屈地看着汝慕言,刚想要诉苦却瞥见奢青龙越来越冷的脸。

那冰冷的眼神仿佛在警告她,你要是敢说一句不是试试看。

忆兰咽了口口水,乖巧地把披风给汝慕言系上,对于她们运轻功在后面拼命追赶一事只字不提。

忆竹性子稍显沉稳些,站在汝慕言身侧静静待着,一声不吭。

汝慕言摇头笑了笑,就算这俩个丫头碍于奢青龙在这不敢说,她也知道刚才的事对她们有多打击。

奢青龙的轻功绝对是用到了极致的,这俩个丫头也只有卯足了劲才能在这时候赶回来。

明明是累得不轻却还要把这口气咽下去,真真是委屈了这两个丫头。

汝慕言见快要到三更天,就和奢青龙告辞,想回自己院子好好休息。

“沐儿多谢殿下相送,时候也不早了,沐儿和殿下告辞。”

汝慕言弯下腰给奢青龙行礼,正打算转身的时候却被他抱在了怀里。

她的脸正好靠在奢青龙的胸口,感受到来自他胸膛上炙热的心跳,汝慕言下意识地就要推开他。

“别动,这附近有奢弘南派来的皇家暗卫!”

奢青龙把汝慕言抱得更紧了,目光里的寒意却掩饰得恰到好处。

汝慕言吓得不敢乱动,不过眉头还是皱成一团,静下心来的她也感觉到了附近有其他人的存在。

只不过皇家暗卫怎么会来这里?

难道奢弘南为了求证她和奢青龙的关系,就派皇家暗卫在丞相府门前看着?

那她今天的举动是不是把汝家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这样拥抱的动作大约僵持了半刻钟,奢青龙才缓缓松开她,伸手把她皱起来的眉头抚平。

“怎么又皱眉了?你这样让本王看着多心疼啊?”

汝慕言咋舌,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样肉麻的话是从奢青龙嘴里说出来的。

毕竟她一直习惯的都是奢青龙冷酷漠然的样子。

“沐儿记住殿下的话了,往后不会再轻易蹙眉,多谢殿下厚爱。”

汝慕言不确定那皇家暗卫是不是还在,只好配合着奢青龙把戏演下去。

“你还是早些回去歇息,本王明日会将圣旨昭告天下,三月初三再来娶你过门。”

汝慕言脸上应景地羞出一抹红色,可是心里却回想着奢青龙刚才的话,他竟要将圣旨昭告天下?

只是此时已经容不得她多想,必须先应付过皇家暗卫这一关。

汝慕言转身往府里走去,又怕自己一会儿回了院子,云涟漪找不到她会担心,便嘱咐好门口的小厮。

“一会儿娘亲和姐姐回府的时候,你就告诉她们我去沐暖院休息了,让她们不要担心。”

小厮连连点头,这府里就数六小姐最得宠,也是她最没有小姐架子。

汝慕言刚要跨进府门槛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冲着奢青龙娇俏一笑。

“殿下早些回吧,沐儿会等到三月三的。”

那满脸羞涩欢喜的模样,活脱脱地就是一个正在热恋中的闺阁女子。

和心上人道别时候的依依不舍与眷恋,在汝慕言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晟白看着汝慕言这样子都忍俊不禁,汝家的这个小姐不去唱戏还真的是可惜了人才。

等到朱红色的大门彻底关上,汝慕言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小姐,咱们要等夫人她们吗?”

忆兰怕云涟漪怪罪汝慕言,就问问她要不要等她们回来解释解释。

汝慕言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毕竟时间已经很晚,云涟漪回来还是先休息比较好。

要是她没有料错,明日一大早云涟漪就会让夏河来请她,到时候汝家人肯定都会在,商量这件事的对策。

但方才奢青龙说明日就要昭告天下,这件事恐怕是再无变数了。

就在奢青龙离开不久,云涟漪就带着汝家姐妹回来了,在府门口没瞧见汝慕言的她们有些着急。

还好门口的小厮记得汝慕言的话,上前和云涟漪说出详情。

“六小姐说她回沐暖院休息了,还请夫人不要替她担心。”

云涟漪知晓汝慕言平安无事,总算是放下了自己一颗悬着的心。

可又听小厮说是奢青龙送她回来的,执意要去沐暖院看看,汝晖怕妻子太过劳累就让汝敏茹几姐妹劝劝。

“母亲先回院子里休息,这个时辰六妹妹肯定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日等大姐姐她们回来再说吧!”

三个姐妹里最明事理的就是汝敏茹,她说话虽然不如汝慕言那样一针见血,却也能对得八九不离十。

云涟漪仔细想了想她的话,现在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倒不如等明天沐儿精神好些,语茹她们也都回来的时候,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商量。

云涟漪看几个孩子也都疲惫不堪,就让她们各自回去休息。

而朔王府的书房里,奢青龙靠在椅子上,把手里的圣旨瞧了半天,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之后丢给了暗一。

“去把这道圣旨誊抄成文书,拓印三千份传遍大街小巷,本王要将这件事昭告天下。”

暗一接住奢青龙丢过来的卷轴,壮着胆子把上面的字快速浏览一遍,不可思议地看向旁边的晟白。

他家主子居然要成亲?

“主子真的要娶汝相家的六小姐吗?还要把这事昭告天下?万一……”

晟白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也不敢说出来。

他记得主子不是喜欢沐姑娘吗?

现在突然就把圣旨请出来不说,原本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没想到还真的打算要让全民皆知。

昭告天下可不是闹着玩的呀,万一沐姑娘看见了怎么办?

奢青龙冷冽的目光向晟白投去,他自然明白晟白话里的意思。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汝慕言和小沐总是有关系的。

“明日天亮的时候,本王就要看到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消息,你们知道本王不喜欢把话说第二遍。”

晟白和暗一跟在奢青龙身边那么多年,对他的脾气秉性自然是一清二楚。

不过暗一对此苦不堪言,明天天亮之前,这个任务量有点困难吧?

晟白虽然有些同情他,却还是给他传递一个眼神,两人打算一起退出书房。

“另外给沐神医去一封书信,就说本王想请她上汝府看诊。”

晟白刚要抬起来的脚步再次落下来,听奢青龙吩咐完任务之后想自杀的心都有了。

主子这是没想要瞒着沐姑娘啊,还打算请人家上门看诊。

照沐姑娘那性子,不暗中给汝小姐下毒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了。

晟白转念一想,记起前不久在瑶光殿听到的话,汝慕言的身体没有病啊,那为什么还要请沐神医去看病?

晟白一时间也想不明白,干脆就先照着奢青龙的意思办。

不过他可不敢保证,要是沐姑娘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生剐了他?

奢青龙看着晟白离开之后空荡荡的书房,烛火明明晃晃地把他的影子映在墙上,心里怪不是滋味。

其实他只是在赌,赌汝小沐会不会为他生气,也在赌汝慕言她俩的关系!

但愿这一次老天爷能站在他这边,让他做一个对的决定。

不得不说晟白和暗一的办事效率是很高的,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拓文就已经贴得到处都是了。

他们为保险起见,还买通好几个小乞丐大肆宣扬,老百姓就是不想知道都难啊!

这是时代虽然没有网络,但是舆论的传播速度还是很快的,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云涟漪耳朵里。

“大小姐她们什么时候能到?”

云涟漪一边梳妆一边问正在给她选衣服的夏河,这件事已经闹开,必须要赶快问问汝慕言的意思才行。

夏河知道云涟漪担心什么,但是她一个小丫鬟又能帮上什么忙呢,只能让主子稍稍宽心。

“夫人放心,二小姐她们已经让下人来传过话,大约还有两刻钟就能到府上,您用完早膳再去也不迟。”

云涟漪为这事急得要命,哪里还有心情去吃早膳,让夏河替她穿上衣服,就去沐暖院叫汝慕言。

夏河看着云涟漪一脸焦急无奈地摇摇头,自家夫人什么都好,就是遇上几个小姐的事便失了分寸。

她虽然只接触过汝慕言一两次,但也看出来六小姐可不是什么逆来顺受的主,有时候脑袋灵光得很。

就汝慕言那股子聪明劲,她家夫人简直就是在白操心。

虽然夏河觉得云涟漪就是瞎着急,但还是乖乖地去沐暖院叫汝慕言。

并且把云涟漪现在的状况,明明白白地表述了一遍。

在她心里,汝慕言的话有时候可比什么圣旨管用多了,只要六小姐开口夫人就一定会照办。

听到云涟漪着急得都不肯吃早饭,汝慕言让忆兰把刚做的银耳粥打包端好,打算给云涟漪送过去。

“小姐,这里有一封朔王府的飞鸽传书。”

忆竹赶在汝慕言出院子之前叫住她,毕竟这也是一件大事,她可做不了自家小姐的主。

汝慕言恨恨地叹了口气,这奢青龙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偏偏在这当口写什么飞鸽传书。

“信里头都写了什么?”

汝慕言只好在秋千架上坐下,等到这件事处理好了再去给云涟漪请安。

忆竹俏皮吐了吐舌头,心里头没少埋怨这封突如其来的信。

要不是因为它,小姐就不会不高兴了,害得她心里也不好受。

不过看小姐那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她要是把这信里的内容讲出来,小姐会不会生气要罚她呀。

“朔王殿下想请小姐上汝府……上汝府替汝六小姐把脉。”

尽管知道有可能会惹汝慕言不高兴,忆竹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出来。

汝慕言听着这话就想把粥碗盖到奢青龙头上去,居然真的想到了这个馊主意,请她给自己看病?

汝慕言因为急着要处理汝家的事,也就没有太仔细去想这件事。

就让忆竹写封飞鸽传书过去,说是七天以后再登门拜访。

这可是她最疼爱的孩子,她怎么忍心拒绝这孩子的任何请求呢!

汝慕言见云涟漪把这口接下,又舀起一勺递过去,直到看着她慢慢咽下。

两个丫头见状都没有出声打断这温馨的画面,就连刚刚赶来的汝雅茹姐妹也都站在门外。

汝慕言只是微笑地看着云涟漪一口一口地把她递过去的粥喝下,动作温柔得就好像对面是一件稀世珍宝。

汝慕言舀起的最后一口粥被云涟漪咽入腹中,看到她嘴角的粥汁,汝慕言没好笑地拿起帕子给她拭去。

“母亲以后一定要按时吃饭,不然就是夏河姐姐照顾不周到,沐儿可是会罚姐姐板子的。”

汝慕言一边把瓷碗放在茶几上,一边让忆兰下去给云涟漪拿漱口水。

见大厅里的炭火不够旺,又让下人去拿些炭来添添火,别让云涟漪冻着。

汝辛茹三姐妹这时候也起来请安,看到站在门外的汝雅茹几人,纳闷地皱着眉头问。

“大姐姐怎么不进去,娘亲这时候应该早起来了呀!”

汝辛茹以为是云涟漪现在还没到,所以她们才在门外候着,可是这个时辰云涟漪平日早就已经等着了。

汝雅茹看着她故作深沉地笑笑,把她们拉到远些的地方窃窃私语。

将方才在大厅里见到的那一幕,一五一十地和几个姐妹说道。

而汝慕言在自己的位置旁站着,刚才她可是看见汝雅茹她们在院子门口,这时候不知道去哪了?

她正打算出去找的时候,几个姐妹陆陆续续地一同走进来。

因为今天是年初早朝的第一天,所以汝家的男丁都去上朝了。

她们见过礼就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可是看着汝慕言的眼神明显是在偷笑的感觉。

想不到六妹妹还有这样的一面,能够如此照顾母亲的身体!

汝语茹不想气氛太过于寂静,又想到云涟漪叫她们回来的原因,轻咳了一声就开门见山地说开。

“听说朔王殿下已经将此事昭告天下,我和大姐姐早晨来的时候就听见不少人在议论了。”

汝语茹说得确实是实话,即便是坐在马车里都能听到百姓的议论声。

本来以为还能缓上一两天,看看还有没有解决的办法,没想到奢青龙的动作如此迅速?

云涟漪听到这消息蹙紧眉头,不过就一个晚上的时间,怎么就闹得沸沸扬扬?

这下就算是想反悔都没有可能了!

她看向汝慕言的目光带着些许伤感和无奈,让这孩子嫁到朔王府去,那不是活受罪吗?

就朔王殿下那冷淡的性子,汝慕言只怕会过得很艰难,作为一个母亲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去受苦呢?

“沐儿,这件事就算已经昭告天下,只要你不愿意嫁给朔王殿下,母亲一定会给你想办法。”

“大不了你爹就辞去丞相一职,咱们一家告老还乡隐居山林。”

云涟漪一想到这些就着急,在她心里自己孩子的幸福是最重要的。

哪怕是圣旨赐婚,只要汝慕言不愿意,那她汝家就坚决不同意。

汝辛茹听云涟漪这样说有些惊讶,她一直都知道母亲很在意她们这些孩子的未来。

可从没想过母亲会为她们做到这个地步!

不光是汝辛茹,其他姐妹也都很震惊,汝雅茹俩人出嫁的时候云涟漪也同她们说过这话。

她们至今都还记得云涟漪强忍着眼泪,给她们带上喜帕送出府门。

要是在婆家过得艰难,千万要给娘亲写信,娘亲就是让你爹爹不当这个丞相,我们汝家也不能吃这个亏。

没想到现在就轮到汝慕言,明明还没有出嫁,就能得到云涟漪这样的保证。

虽然这样太过于极端,可是汝慕言听在心里还是很温暖的,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女儿,却得到了满分的宠爱。

大概汝语茹也猜到汝慕言心里所想,或者是觉得这样的话会生出事端。

毕竟汝慕言并不是赐给一个平平常常的官家子弟,而是被百姓奉为战神的奢青龙。

“母亲也不必如此忧心,不妨听听六妹妹的意思,她自然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汝语茹开口劝云涟漪听听汝慕言的意见,其实也是想看看汝慕言的意思。

她的决定势必会关系汝家的未来和朝堂上的变化。

不过这样的难题落到汝慕言的身上,真的合适吗?

汝慕言抿嘴一笑,落落大方地走到了大厅中央,朝着云涟漪盈盈一拜。

“母亲对沐儿的好,沐儿都记在心里,但是沐儿不敢欺瞒母亲。”

“沐儿确是对朔王殿下有情,此次能有圣旨赐婚,沐儿也觉欣喜若狂。”

“其实沐儿早就在心里发过誓,此生非朔王殿下不嫁,这桩婚事女儿是愿意的。”

汝慕言说的话字字动情,虽然她觉得这样的话太过于矫情做作,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只有让云涟漪和汝家姐妹相信她是真的喜欢奢青龙,才能让她们高高兴兴地看着她出门。

云涟漪心疼地上前去扶起汝慕言,嘴里却半带埋怨道。

“你这孩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跪在这么凉的地面上?”

“你是真的喜欢朔王殿下不假,可是万一人家不喜欢你呢?”

云涟漪一面说一面叹气,她的小姑娘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上奢青龙那根冷木头?

汝慕言顺着她的话数落了自己几句,又一脸欣喜地像是邀功一样。

“昨日齐涯宫里朔王殿下不是说过喜欢沐儿吗?娘亲莫不是不信?”

像是觉得有些委屈,汝慕言还特地提起裙子转了两圈,撅着嘴哭诉道。

“娘亲要是不信就问问几位姐姐,沐儿难道长得很丑吗?”

这话听得众人都是哭笑不得,就随便说说的话这丫头竟然当真了?

还让她们评理是不是自己长得不好看,所以奢青龙才不喜欢她。

云涟漪摇头把汝慕言抱在怀里,宠溺地替她理理衣角。

“我家沐儿生得如此漂亮,谁见了都会喜欢的。”

汝慕言听到她这么说露出灿烂的笑容,满脸别扭的样子看得大家一愣一愣的!

云涟漪只好叹了口气,让这件事就那样顺其自然。

既然这孩子喜欢,那就由她去吧!

要是朔王当真喜欢她,也算是成全了一对璧人。

要是不喜欢,还有她汝家给这孩子当后盾呢?

“六小姐,刚才表少爷来过了,听说小姐们正在议事,就没让奴才进去通传。”

那小厮毕恭毕敬地把原话传达给汝慕言,还伸手拿出一张小纸条。

“表少爷还让小的把这个交给六小姐,说是要六小姐一个人前去。”

汝慕言看着手心里的纸条一愣,奢棱奕到底有什么事要找她,还让她一个人前去?

若是换了以前还好,现在她和奢青龙是有婚约的,要是一个人前去赴约,恐怕会落人口实。

更何况现在这样特殊的时候,奢棱奕约她做什么?

汝慕言拿起那纸条缓缓拆开,上面确是奢棱奕的字迹不错,不过为何要约在仙雅阁呢?

那地方来往的人数不胜数,她要是单独前去在外人看来成什么了?

“六妹妹,你在看什么呢?”

汝辛茹见汝慕言看着一张折起来的纸条发呆,饶有兴趣地凑上来看看。

能让汝慕言看得这么出神,应该是什么很有趣的东西吧?

而她看到往自己身边凑的汝慕言,就好像看见了猎物的狼一样,眼睛里光芒四溢,看得汝辛茹有些害怕。

“六妹妹,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汝慕言笑嘻嘻地搭住她的肩,把这件事告诉汝辛茹,想要她和自己一起去。

眼前有个人不用白不用,正好汝辛茹对奢棱奕有意思,让她陪自己去再好不过了。

汝辛茹听完也很欣喜,娇嗔地看了汝慕言一眼。

六妹妹还真的是抓着任何机会打趣她,不过一想到要去见奢棱奕,她还是拒绝不了汝慕言的请求。

两姐妹就这样一拍即合,让忆兰去准备马车,跟门房交代好去处,就往仙雅阁赴宴而去。

这可就苦了汝敏茹两姐妹,两个妹妹说走就走,连招呼都没有和她们打。

一会儿云涟漪问起来,她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不过有什么事值得这两个丫头,风风火火地跑出去呢?

汝慕言虽然找门房要了马车,却没有用相府的车夫,而是让忆竹驾马。

因为临近正午又是刚过节,所以大街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不到半刻钟就到达仙雅阁楼下。

马车上醒目的汝府标识,让很多路过的人都忍不住靠过来瞧瞧。

上次汝家的六小姐在这里闹出那么大的事,汝家的人居然还敢来仙雅阁,真是胆子够大!

汝慕言正要下马车,从缝里看到外面围得水泄不通,就把帕子掩在嘴边。

一边咳嗽一边让忆兰扶她下马车。

汝慕言全然不理会周围百姓的目光,等汝辛茹下来之后,慢悠悠地走到仙雅阁门口。

“四姐姐,你说表哥等我们那么久,不会生气怪罪我们吧?”

汝辛茹嘟嘟嘴,嬉皮笑脸地说。

“表哥性格那么好,才不会动不动就生气呢,快走啦!”

汝辛茹推搡着她往里面走,门口的小厮自然也是认得她们的。

知道她们嘴里的表哥是谁之后,小二把她们带到了奢棱奕所在的雅间。

门口的百姓见没有什么热闹看,也都纷纷散去。

原来是人家穆王殿下请两个表妹吃顿饭,还以为又是像上次那样,是被谁逼迫着来的呢?

不过汝家六小姐现在可是未来朔王妃,谁那么不怕死敢去得罪那位主呀?

汝慕言两姐妹进了雅间,就看到奢棱奕负手站在窗前。

“表哥”

汝辛茹欢喜地唤着奢棱奕,只见窗边的人影动了一下。

这是六妹妹的声音吗?

奢棱奕的内心有些小激动,想不到六妹妹居然对他这么热情?

“六……”

奢棱奕欣喜若狂地回过头来,看见站在他身后的汝辛茹。

笑容就那样僵硬在嘴角,想要说的话也卡在了喉咙里。

“四妹妹?”

奢棱奕蹙着眉头问道,他请的明明就是汝慕言,怎么是她过来了?

看到站在门口的汝慕言,奢棱奕有些为难,不是说好要她一个人来的吗?

汝慕言看这情况有些不对劲,上前几步站在汝辛茹身边。

“表哥在想什么呢?四姐姐和你打招呼都没听到?”

奢棱奕听到她这么说,才回过神来给汝辛茹回了个礼。

汝慕言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奢棱奕身上,而是盯着桌子上的菜。

“表哥怎的突然就想起请沐儿吃饭了?”

面对汝慕言的突然发问,奢棱奕有些不知所措,本想说的话张开嘴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汝辛茹倒是没有发现这一点,拉着奢棱奕的衣袖让他坐下。

既然该请的客人都到齐了,汝慕言也不是个会讲客气的人,伸手拿起筷子就往自己最爱的白斩鸡夹去。

汝辛茹见状也拿起筷子,往奢棱奕碗里头夹菜,还兴致勃勃地说着仙雅阁的哪个菜用的什么秘方。

“沐儿,你真的要嫁给五皇兄吗?”

汝慕言讪讪一笑,面不改色地夹起一口饭塞进嘴里。

“表哥何出此言?”

奢棱奕看到镇定自若的汝慕言,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揪紧了一样。

为什么六妹妹在面对他的时候,从来都是那么冷静淡然的态度?

明明那天在齐涯宫,他还瞧见了她的一脸娇羞和欢喜。

“沐儿,你要是不愿意嫁给五皇兄,我可以带你走的,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奢棱奕还是鼓足勇气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这件事已经纠缠他多时。

哪怕是放弃荣华富贵,他也不愿意看着汝慕言过得不幸福。

汝辛茹给奢棱奕夹菜的手微微顿住,失魂落魄地看着他。

她这路上一直都在想表哥请六妹妹吃饭的理由,可就是没有猜到这一条。

她的鼻子没由来地一酸,把手里的筷子往地上一扔就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忆竹你快跟着四小姐去。”

汝慕言想去追她,急着起身的时候踩到自己的裙角,一个不慎就扭伤了骨头。

“我想表哥应该是误会了,沐儿嫁给朔王殿下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并且我也是喜欢殿下的。”

“有些话表哥还是要慎言,不然给姑姑和汝家带来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汝慕言说完这些,顾不得脚上的疼痛,让忆兰扶着她去追汝辛茹。

别看她四姐姐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是最敏感的一个。

刚才奢棱奕的话对她来说,还不知道有多伤心呢?

要是早知道奢棱奕是要同她说这个,就不带着汝辛茹一起来了。

看着楼下疾驰而去的马车,奢棱奕伸出一半的手又慢慢放了下来。

沐儿,原来我竟一点机会都没有?

是不是我昨天早五皇兄迈出那一步,你今天也会嫁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