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男朋友老是吸我的小兔子图片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汝慕言说的话也十分在理,她虽然是丞相府的千金,但是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做皇家媳妇确实不够格。

汝家人看着自家最疼爱的姑娘,先是被逼着展示了棋艺,又是被奢希睿求娶的,一个个都觉得很难受。

汝慕言设计了奢希睿好几次,汝家人才不会相信他会真心喜欢汝慕言。

八成是找借口,想要名正言顺地从汝慕言身上讨回来。

更何况成王府上美妾无数,汝家人是绝对不会让汝慕言嫁过去的!

奢希睿看向汝慕言,把眼里的算计替换成深情,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副他很喜欢汝慕言的样子。

“儿臣确实很倾慕汝六小姐,上次在仙雅阁就已经一见倾心,且儿臣已经到了该娶妻的年纪,还望父皇成全。”

奢弘南看他诚恳的样子,也不像是别有心机或是扯谎骗人,就低下头沉思了片刻。

也许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做决定太过于武断,奢弘南将目光看向紫玉晴那边。

“皇后以为如何?”

奢希睿是在她膝下养大的,所以问紫玉晴应该是最好不过了。

紫玉晴微笑着把汝慕言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不知道是在看汝慕言还是在盘算着,这门亲事划不划算?

汝慕言也不躲闪紫玉晴的目光,低眉顺眼地跪在那儿,身体却带着微微的颤抖,不仔细看是发现不了的。

紫玉晴像是看透了奢希睿的计划,眉宇间扬起满意的微笑。

“汝家的小姐指给睿儿做王妃也不是不可以,依汝小姐的才情,做成王府的侧妃还是绰绰有余的!”

汝家不是有一条“男不纳妾女不为妾”的规矩吗?

她今天就偏要让这一家子最宠爱的人,给她的儿子做小妾。

奢弘南显得有些为难,虽然汝慕言没什么长处,但毕竟是汝家最小的孩子,更何况汝家还有那样一条规定。

汝慕言没有说话,依然是乖巧地跪着,可是她已经暗地里整理好情绪。

想要娶她,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才行?

紫玉晴的话一听就是故意埋汰她的,汝家的这条规定全古蘭国的人都知道,更何况紫玉晴还在汝家生活过?

不过想要她嫁给奢希睿,也不怕成王府过阵子就被闹得连砖都不剩?

林婕妤见到奢弘南还在犹豫,决定再加上一把火,把这件事情落实。

“皇上,你看成王殿下也是真心喜欢汝小姐的,不如您就成全了他一片痴心吧?”

原本林瑶儿以为自己说话会很管用,却不料奢弘南往汝倾那边看了两眼。

好像是要询问她的意思,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汝家的人也为此捏了一把汗,目光紧盯着汝慕言和奢弘南。

一是怕奢弘南就这样轻易答应了,二是想看看汝慕言有什么对策?

不曾想汝慕言没有任何动静,就那样静静地跪在地上,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

“既然如此,那朕就做主替这两个孩子赐婚,汝爱卿对此可有异议?”

奢弘南为了避免场面太过于尴尬,从奢希睿的眼神里也能看出他对汝慕言的喜欢,就打算成全这两个孩子。

汝晖虽然不情愿,但那边奢弘南已经打算让高勤拟旨了,他再也顾不上旁的,只好出言阻止。

“皇上,臣的女儿不懂礼数,尤恐冲撞成王殿下,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奢弘南皱紧了眉头,汝晖这是要为了一个丫头公然对抗他?

“汝丞相莫不是觉得成王殿下,配不上你汝家的千金吗?”

还没有等奢弘南发话,坐在他旁边的林婕妤就抢先一步指责汝晖。

汝晖有些惶恐地起身,正准备走上前来请罪的时候。

汝慕言突然抬起头,定睛看着正坐前方的林瑶儿。

“林婕妤很希望臣女能嫁给成王殿下吗?”

林婕妤听汝慕言如此发问,轻蔑一笑。

这小丫头居然敢这样和她说话,知不知道她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

“六小姐这话就有歧义了,是成王殿下喜欢你,本宫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好一个顺水推舟!

既然不知悔改,那就不要怪她旧事重提,让奢希睿再次颜面扫地了!

汝慕言端端正正地向奢弘南叩拜,樱桃小嘴一张一合,说出来的话却令所有人震惊。

“皇上的好意臣女心领,不过相信大家也不希望成王殿下娶一个短命的妃子吧?”

短命?

汝慕言这话从何说起?

紫玉晴听完她的话,怒气冲冲地站起身来,芊芊玉指朝着汝慕言的方向。

“放肆,成王殿下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居然敢口出狂言?”

紫玉晴简直要被汝慕言气死,她还没有嫁给奢希睿呢,就敢说这样的话。

这要是封了成王侧妃,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呢?

那些知情的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包括奢希睿。

虽然当初的流言传得很广,但很多人对这件事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汝慕言要是当众说出来,那他所有的心血都将付之东流。

看到汝慕言动了动嘴巴想说话,奢希睿猛地将她往旁边一推,指着她的鼻子大声吼道。

“本王是真心喜欢你,才会让父皇下旨赐婚。”

“你就算喜欢五弟,再怎么不想嫁给本王,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汝慕言摇摇头,苍白的脸带着倔强的眼神看起来让人十分心疼。

“我这身子左右也撑不过太久,这点血算不上什么!”

汝慕言示意忆兰扶着她站稳,摇摇欲坠地向奢弘南行礼。

“臣女并非有心冒犯,实在是臣女的身子不过只余半月寿命,高攀不起成王殿下,还望皇上明鉴。”

奢弘南听到这话慢慢地皱起了眉头,看汝慕言那面无血色的样子,倒也不像是在撒谎。

而且她说睿儿事先是知道的,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睿儿……”

奢希睿见到奢弘南有些犹豫,一心想要洗雪耻辱的他,狠下心来往地上嗑了两个头。

“父皇,儿臣知道是自己做错了,所以才想要弥补汝小姐,更何况沐茹的身体并无大碍,父皇不信可以让太医诊脉。”

奢希睿自然是不会承认自己,害得汝慕言命不久矣的!

到时候他大可以让太医来查,反正在场的多数太医都是他的人,还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说?

汝慕言知道奢希睿这样说的用意,就算她当场要求太医把脉,最后的结果也是对她百害而无一利。

所以她并不打算故技重施,只能想其他的办法来避开这场赐婚。

“殿下……”

汝慕言才刚刚开口,就看到奢弘南大手一挥,把这件事定了下来。

“这件事无需再议,高勤你去拟好圣旨就宣读吧。”

汝慕言眉头紧蹙,眯着眼睛看向奢希睿,眼里的目光带着些微危险的意味。

汝倾听到这话,不可思议地望向奢弘南,上一秒还在犹豫,怎么半盏茶不到的功夫,就变了态度呢?

古来帝王最无情,也是最难猜的。

就算汝慕言再怎么聪明,她也猜不到奢弘南为何突然就答应了。

看着站在大殿中央那个瘦弱倔强的身影,奢弘南不自觉地就联想到了当年的瑶妃。

和她一样的性格与倔强,他最后悔的就是没有看懂瑶妃骨子里的骄傲,以至于追悔莫及。

看到奢希睿说他那么喜欢汝慕言,再加上她说自己命不久矣,奢弘南不想当年的事再次重演。

也就顾不上所有人的感受,想要把这件事赶快定下来。

汝慕言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看到坐在一旁的汝倾冲她摇头。

奢弘南是个高傲的人,最不喜欢别人触碰他的逆鳞,汝慕言这样冲出去简直就是送死。

奢棱奕看着汝慕言为难的样子,心里头也很难受。

一看汝慕言就不会愿意嫁给奢希睿,更何况还是为妾?

奢棱奕将目光看向汝倾,想让她帮着说说情,谁知道汝倾也对他摇头。

就连母妃都无能为力的事,他要怎么做呢?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不会允许汝慕言嫁给奢希睿的。

就在她低下头思考,怎么样才能让奢弘南改变主意的时候,耳边传来熟悉又冷淡的声音。

“本王也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该不该说呢?”

众人看向那声音的来源,一向不管俗事的朔王殿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开口提要求呢?

汝慕言也是一愣,看向奢青龙的眼神里带着些探视,他难道是要帮自己吗?

但汝慕言立马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先不说奢青龙和汝家的小姐不熟,就算是熟他也不会帮她的。

毕竟从她身上捞不到任何好处,反而还有可能触怒奢弘南。

众人都不懂的地方,并不代表奢青龙看不明白,一眼就洞穿奢弘南心思的他,其实考虑了很久。

他到底要不要开口去帮汝慕言,这可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呢?

就在他沉默不语的时候,看到了汝倾向他注视着的目光,眼睛里的乞求和无奈让他心口微微一疼。

反正和奢弘南抬杠的事,他又不是没有做过,多一件少一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说”

奢弘南简短的一个字,还带着一丝愤恨的感觉,听起来就让人很清楚地知道,他并不待见奢青龙。

对于他的态度,奢青龙早就见怪不怪了,他也并不在意。

“本王想求娶汝丞相的小千金为朔王妃,不知道汝相觉得怎么样?”

他开口问的是汝晖而并非奢弘南,好像只要汝晖同意,就已经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

可这话在大家听来都觉得是幻听了,古蘭国朔王殿下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居然也会主动提出要娶妻?

这汝家的六小姐到底有什么过于常人的地方,能让两位如此优秀的皇子一同请旨?

可是这话听在奢弘南耳朵里,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意境了。

“朕已经派高勤去拟旨,这件事绝对不可能更改。”

奢青龙冷笑一声,甚至都没有回头去看奢弘南一眼。

“本王是在征求汝丞相的意见,与皇上没有半点干系。”

奢弘南差点没有起身去打他,却还是把手里的酒杯向他掷过去,奢青龙一个转身稳稳接住,反手把酒杯里的酒倒在地上。

“臣多谢皇上赐酒,只不过这酒味道不太好,臣就不喝了。”

他把这样的动作做起来仙气飘飘,握着酒杯的手指节分明,玉骨其佳。

奢弘南估计是被气急了,指着他大声咆哮道。

“你是要忤逆朕的意思不成,不要以为你母妃死前为你求情,朕就不敢杀你!”

奢青龙的手指几不可见地紧了紧,把手里的酒杯捏的粉碎。

“本王只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就连皇上也常说君无戏言不是吗?”

奢青龙慢慢转过身来,气宇轩昂的样子带着一种帝王的霸气。

奢希睿听到他说君无戏言的时候,心里面就有些忐忑不安。

他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奢弘南改变心意呢?

奢青龙扫了一眼众人,再次把刚才说的话,说了一遍。

“本王一无侍妾二无侧妃,完全符合汝家的规定,自汝六小姐寿辰上一见就痴恋已久。”

“不知道在汝相心里,本王够不够格让汝相把女儿托付给我?”

汝慕言轻咳两声,悄悄地低下头翻了两个白眼。

痴恋已久?

这么厚脸皮的话亏他说得出来,也不觉得恶心?

“沐儿倾慕朔王殿下已久,碍于身份差距不敢轻易表露心迹,不曾想殿下也有这个意思,还请父亲成全沐儿。”

奢希睿不是说她喜欢奢青龙,才拒绝他想要求娶的心意吗?

既然当事人都这样说,那她也不介意把这件事变成真的。

奢青龙不等汝晖回答他,在晟白耳边说了几句话,就看见晟白往齐涯宫外走去。

“既然汝小姐也有这个意思,那本王就替自己做主了。”

他嘴角挂着笑意,在身边的凳子上侧着坐下,随意拣起一颗葡萄往嘴里放。

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三人,这件事情已成定局,到底奢青龙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乾坤呢?

奢弘南见去拟圣旨的高勤久久未归,就打发身边的小太监去看看。

也就奢青龙吃了三四颗葡萄的时间,晟白就急急忙忙地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长匣子。

“主子,东西拿来了。”

晟白恭恭敬敬地双手把匣子奉上,奢青龙面带笑容地看向那高高在上的明黄色身影。

“皇上刚才就说此事一定君无戏言,说过的话应该不会忘记吧?”

奢青龙长袖一挥,把匣子的东西拿在手里,右手执笔画了几下,然后丢给身边的晟白。

“念”

一个简简单单的字,却像是把这件事订得死死的,让奢希睿毫无还手之力。

晟白缓缓把手里拿着的卷轴打开,一时间整个大殿里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刚开始所有人以都为是自己眼花了,都用手轻轻地揉了揉,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晟白手里拿的,居然是圣旨?

明明朔王殿下身边的侍卫就离开了一会儿,怎么就拿回来一道圣旨呢?

这卷轴看起来有些年头,还是用楠木匣子封好的,也不像是刚刚拟的呀!

这圣旨,到底是从哪里凭空冒出来的?

别人不知道这圣旨的来历,不代表奢弘南不知道。

这道圣旨是瑶妃刚刚生下奢青龙的时候和他请的,上面除去赐婚人的名字之外,其余都是填好的。

目的就是为了让奢青龙日后,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女子共度一生。

没想到这个逆子,居然敢拿这道圣旨来忤逆他?

晟白得了奢青龙的命令,有模有样地把手里的卷轴铺开,洪亮的声音响彻宫殿的每个角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相府汝家六小姐汝慕言,性情敦厚贤良温婉睿智。”

“与五皇子奢青龙情投意合,特赐嫁朔王为妃,封一品王妃爵,于三月初三小阳春完婚,钦此!”

听晟白念完之后,在场人都是一片寂静,奢青龙这是铁了心要娶汝慕言?

奢希睿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指着晟白手里的圣旨怒吼道。

“奢青龙你竟敢假传圣旨?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奢青龙也不恼,就那样看着奢希睿耍猴似的表演。

这世上敢抓他奢青龙的人,都已经去阴曹地府报道了。

“这道圣旨是真是假,想必皇上一定会给本王一个定论的。”

奢青龙含笑把目光转向奢弘南,这个烫手山芋给扔给他好了,反正这事也是他一手促成的。

奢弘南只觉得自己,一对上奢青龙那冷冰冰的眼神就头疼。

他要是否认了那封圣旨的真实性,他敢肯定奢青龙绝对会把那圣旨上盖的玉玺昭告天下。

这个逆子,分明就是想要他当众下不来台。

“既然皇上不愿意说,那本王就代为证明好了!”

奢青龙一边说着,一边就打算让晟白把圣旨传给大臣们看看。

“奢青龙你……”

奢弘南估计是被他气得头疼,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着的。

“既然皇上不好意思开口,那本王就代为传达圣意。”

奢青龙一边说,一边拿起晟白手里的明黄色文书,就那样明明白白地展现在众人眼前。

“这道圣旨是二十年前所写,一直放置在瑶光殿的横梁上,上面是盖了玉玺印的。”

“有哪位不信的,可以自己过来看看这封圣旨到底是真是假?”

奢青龙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给人一种莫名的信服力。

但也还有奢希睿那党想要上前来一辫真伪的人,但对上他冷冽的眼神,又很没骨气地退了回去。

离他很近的奢希睿,一眼就看到了右下角那朱红色的印章。

想不到奢青龙居然有一张二十年前的圣旨,已经填过名字盖过玉玺,不管奢弘南再怎么不同意,也只有点头认栽的份。

奢青龙大约举了半刻钟的时间,见没有人上来询问,他将手里的卷轴直接丢给晟白。

一个潇洒的起身,迈着宽大的步伐走到汝慕言身边,带着温润的笑轻轻把她扶起。

“既然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那这件事就算做大家都同意了。”

奢青龙用他锐利的目光扫了一眼四周,随手指着一个太医说道。

“你过来给本王未来的王妃把个脉,瞧瞧她的身体还能活多久?”

奢青龙说话直来直去,惹得汝慕言很想掐死他,什么叫做还能活多久?

难道这个人很希望她死吗?

那太医原本是奢希睿那党的,听到奢青龙发话颤颤抖抖地走过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谁让开口的人是奢青龙呢?

除非他不想要这条老命了,不然奢青龙说什么他都必须照办。

汝慕言让忆兰替她把衣袖卷起来一截,盖上一方薄帕,就看见那太医伸过来的手抖得越发厉害。

奢青龙皱着眉头,主动搬了条凳子在汝慕言身边坐下,说出来的话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徐太医连个脉都把不好,看样子这手是没什么大用了吧?”

汝慕言还没听懂是什么意思,就看见那徐太医的手很坚定的扣在她的脉门上,没有带一丝犹豫。

汝慕言蹙眉,哪有奢青龙这样威胁别人的?

再说徐太医这么害怕,估计一会儿自己都要看看心脏怎么样了?

汝慕言见他这样大约也看不出什么来,就打算小声地宽慰宽慰。

“徐太医只管安心,朔王殿下只是嘴上说说,不会为难您的!”

徐太医听这话立马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想抬手抹抹头上的虚汗,可是又怕一个动作把奢青龙惹怒。

汝慕言又是两声轻咳,这徐太医心理素质也太差了点吧,她上次当着奢青龙的面下针,都没有害怕呢?

徐太医也明白早死早超生这个道理,他坚定地咬了一口银牙,强迫自己冷静地把话说出来。

“回朔王殿下的话,汝小姐的身子亏损得太厉害,最多也只有半月的寿命了。”

徐太医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头也是很虚的,生怕奢青龙叫他给汝慕言调养身体。

要知道依汝慕言现在的情况,哪怕华佗再世,也是无力回天的。

奢青龙皱着眉摆了摆手,示意徐太医赶紧走开,省得他看着碍眼。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很惊讶,最难堪的莫过于紫玉晴和奢希睿了。

刚才口口声声地说汝慕言撒谎,为了拒婚竟然敢诅咒自己。

在看来人家只是说了实话,不想还没过门就给对方带来灾祸。

也不管在场的人听不听得见,大家就自顾自地谈论起来。

“原来上次汝相府门前发生的事是真的,想不到成王殿下能对一个弱女子下手。”

“听说仙雅阁那一次,成王殿下逼得汝家六小姐跳楼呢,还好朔王殿下及时救下了汝小姐。”

“那这么说来,朔王殿下和汝六小姐也算是一段佳话?”

一个很羡慕这种英雄救美桥段的夫人,眼睛里都快要看出花来,越看他俩越觉得很般配。

“那是当然,汝家六小姐活不久这件事,朔王殿下肯定是知晓的。”

“明明知道汝小姐命不久矣,却还执意要把她娶进门,朔王殿下也太痴情了吧?”

一两个人说着悄悄话还好,但是每个人都在偷偷讲,齐涯宫又是一个半封闭的地方,回音也是不小的。

奢弘南越听这话就越气,他竟没想到汝慕言和奢希睿还有这么一段事。

“快别说了,一会儿皇上怪罪下来我们这些小人物是担待不起的。”

有些人注意到奢弘南越来越黑的脸色,急忙去提醒旁边的人,慢慢地大殿就安静了下来。

“成王殿下再怎么说都是皇室子弟,岂是能容你们妄议的?”

奢弘南一拍桌子,也顾不上今天是元夕佳节,抄起身边的盘子就朝地上砸去。

盘子正好在汝慕言身前砸开了花,忆兰急忙把她护在身后,背过身去把她抱住。

奢希睿知道他这是在提醒汝慕言他们不要太过分,也就意味着他还是有机会的。

“父皇,儿臣愿意广发昭文,请天下最好的大夫来给沐茹看病,还望父皇能够体会儿臣的一片心意。”

就是这句话,真真说到了奢弘南的心口上,他的心口骤然一痛。

当初瑶妃也是病入膏肓,眼看着一天比一天憔悴,他也是昭告天下寻遍名医,却还是错估了她的心意。

林婕妤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在奢弘南耳边轻声细语地说了两句,就看见奢弘南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汝慕言不解地摸了摸下巴,怎么一个个地跟在打仗似的,不打赢就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朕说过君无戏言,既然已经为汝慕言和睿儿赐了婚,此事就绝对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汝慕言与奢青龙皆是一愣,奢弘南这是要翻脸不认账?

奢青龙大概是习惯了奢弘南这样的做法,无所谓地笑了笑。

“皇上难道不承认自己当初下的圣旨?”

面对奢青龙这样的质问,身为九五之尊的奢弘南自然不好开口,这时候就轮到身边的林婕妤了。

“殿下手里的圣旨本来就是伪造的,要皇上又如何承认呢?”

这话倒是引起了奢青龙的兴趣,林婕妤是吗?

他就想看看这个能得奢弘南宠爱的妃子,要怎么颠倒黑白?

“林婕妤不妨说说,本王手里的圣旨怎么就是假的?”

林婕妤掩嘴轻笑,整个人都快要扑倒奢弘南身上去了,看向奢青龙的眼神也十分轻视。

“玉玺每过十年就会重新再雕刻一个,殿下说这是二十年前的圣旨,那可有人能替殿下证明呢?”

奢青龙眯了眯眼,好一个巧言令色的林粟兰,当初这件事就只有瑶妃和奢弘南知晓。

瑶妃已经过世,奢弘南要是不承认,他哪里来的什么人证?

林婕妤就是掐准了这一点,只要奢青龙找不到证据,那他的圣旨就是伪造的。

“怎么?殿下心虚了?”

奢青龙再次抬头看向林瑶儿的时候,目光冷得都能把人冻住。

“本王用不着和一个,顶着与别人相似的脸才能得宠的婕妤,解释这些吧?”

他的话像是一盆冷水,往林瑶儿心口上泼,一语中的无处可逃。

“皇上,臣妾……”

林瑶儿委屈地看向奢弘南,想要诉诉苦,结果被奢青龙截了胡。

“林婕妤得万分小心自己的脸,本王向来没什么人性,惹怒本王的后果怕是你林粟兰承担不起。”

“这脸虽是挺美的,可有些东西再怎么想学想演也都不是自己的。”

“我母妃也绝不会像你一样,哗众取宠以媚态侍人。”

奢青龙字字珠玑,把自己心里最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放肆,若是瑶儿还在,岂会容你这样目无尊长口出狂言?”

奢弘南像是彻底被激怒了,他虽然喜欢林瑶儿那一张酷似瑶妃的脸,但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公之于众。

他奢青龙,还是第一个!

本以为奢青龙还会接着和奢弘南抬杠,不曾想他让晟白把圣旨装进楠木匣子里。

“沐儿的身体本王会请神医来看,三月初三会亲自去丞相府迎亲,希望汝丞相做好准备。”

奢青龙含情脉脉地把汝慕言搀起来,然后交给忆兰俩人照顾,带着她们迈开步子就往殿外走去。

“要说人证本王是断断没有的,不过这楠木匣子里有我母妃亲笔书信一封。”

“但想来也没有什么大用,呈给皇上看犹恐污了圣眼。”

这句话可把所有人都唬住了,要知道那封信是瑶妃亲笔所书,奢弘南巴不得立刻就能抱在怀里呢?

又怎么会怕污了眼睛?

奢青龙这话,就是故意在和奢弘南置气呢!

看着奢青龙慢慢远去的背影,他终究还是没有拉下面子来叫住他。

一旁的林瑶儿嫉妒的目光简直要把奢青龙看穿。

“忘了提醒皇上一件事,以后不要再叫我母妃瑶儿了,你不配!”

汝慕言跟着他走,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她们也就只能安心地等着宴会散去,回府里再商量对策。

而奢青龙则带着汝慕言来到了瑶光殿的偏殿,就是当初汝慕言偷溜进宫的时候藏身的地方。

“刚才所说的话……”

“那些话都是不作数的,本王只是卖汝妃娘娘一个面子。”

汝慕言刚想开口同他解释一下,刚才说的话都是逼不得已,却不想奢青龙比她先一步说出来。

汝慕言当然知道奢青龙不可能喜欢她,所以她并没有太意外。

“那殿下带我来瑶光殿,是为了让瑶妃娘娘见见我吗?”

汝慕言抬起头,看向奢青龙俊俏的侧脸,小心翼翼地问道。

难得看到汝慕言这么紧张的样子,奢青龙嘴角勾起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笑。

“我母妃就是在偏殿里去世的,本王带我未来的王妃来让她瞧瞧,也省得她担心我的终身大事。”

奢青龙说得很认真,那忧伤又隐忍的样子看得汝慕言心里头一颤。

上次她来瑶光殿的时候,奢青龙都没有说过这话。

先不说三月初三还有这么久,他们的亲能不能结成,就单说这样的夫妻关系,奢青龙也敢说想让瑶妃安心?

不知道是该说他心太大,还是他压根没有把成亲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过说起她活不过半个月的身体,汝慕言顿时就来了兴趣。

方才奢青龙在大殿上说,会请神医为她医治,三月初三还会亲自上门迎亲。

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能够把她平平安安地娶进门呢?

“我的身子撑不过半个月,殿下没有必要为了我和皇上闹翻。”

汝慕言说话的语气很贴合她现在的状况,希冀而惋惜,就是一个带着无尽希望却又无可奈何的女子。

奢青龙按捺住自己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不停地提醒自己。

你只是为了还汝妃的养育之恩,才会去帮汝慕言,你喜欢的另有其人,怎么可能对她动心?

“本王既然承诺要亲自迎你过门,就断不可能食言,相信你也听过沐神医的名字吧?”

汝慕言握着锦帕的手几不可见的一紧,忽然之间就懂了奢青龙的打算。

他该不会要请沐神医来替她看病吧?

也亏得这家伙想得出来,让她自己给自己看病,这一看倒是没什么要紧的,那这身份不就穿帮了吗?

奢青龙该不会知道她装病的事,故意整这出来逼她吧?

“沐神医不是坠崖身亡了吗?殿下就不要和沐儿开这样的玩笑了。”

奢青龙挑眉向她看过去,勾起的唇角在月光的映射下格外妖魅。

“我想沐神医到底有没有坠崖这件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

汝慕言眉头一皱,迎着奢青龙的目光就看了过去。

看到她不解的目光,奢青龙笑得更加欢快,伸手撩拨了汝慕言鬓边稍显散乱的发丝。

“你就不打算告诉本王,沐神医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吗?”

汝慕言不着痕迹地往后一退,留下奢青龙抬在半空中的手,略显有些突兀。

果然奢青龙还是冲着这个来的,居然还想用美男计,她汝慕言会是这样容易被美色迷惑的人吗?

虽然她承认她是,但奢青龙这盛世美汝她又不是第一次见,也就慢慢习惯了,还好自己躲得快。

“殿下带沐儿来瑶光殿的目的,就是刚才问沐儿的那个问题吧?”

“所谓的让瑶妃娘娘看看未来儿媳妇不过是个幌子。”

奢青龙不由得失笑,看来这丫头也不傻,能猜出他的用意,做个朔王妃也不算亏。

“既然你这么聪明,那就该知道要怎么做吧?”

汝慕言别过头去,强制地压住心里头的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