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晒晒14岁儿子蛋蛋竖起来 小兔兔被男生咬着的图片

唐裕去了书房,直接翻了七八本关于育儿的书出来,之前是自己看的,其实他看的也不多,根本就没什么时间看,直接丢给她,“好好学!”

以沫雷得一头汗,她自己学业里的书就已经够看了,还要学这些?

不过她也不好说半个不字,先乖乖接了下来,一脸为难的看着他。

“有事?”瞥一眼就知道她有话想说。

“那个……明天能不能回我家一趟?”唐裕刚离开,就接到夏东阳的电话,他不说,真没想起来要回去的事儿。

本来就没经历过,更何况脱离了夏家,她也不想回去,可,也不能真的就不回去了。

“去吧!”唐裕倒是没有犹豫,直截了当的说,说完转身,才想想不太对劲,“你让我和你一起去?”

“如果可以……当然更好!”她期期艾艾,不敢有所希望。

“不可以!”答案真是直接,唐裕说,“明天让老吴送你回去,我没时间!”

这已经算是很婉转的说法了,没说他根本不会给这个面子。

“哦!”应了一声,她反正也不指望,只求回去夏东阳少骂两句就好。

抬腕看了下时间,他去抱起聪聪,“换身衣服,出去吃饭!”

乖乖得像个幽怨的小媳妇,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让她兜里没钱,只能听人家的。

唐裕吃饭其实嘴巴还是很刁的,比如昨天晚上那个炒饭,她打喷嚏是一方面的原因,不合胃口也是。

不过不会直接说什么,不喜欢倒掉就是了。

点了七八个菜,完全都是他做主,以沫瞄了一眼菜单就暗暗吐舌,差不多够她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不过自己不掏钱,没有发言权,想逗逗孩子吧,小家伙很不给面子的已经睡着了,这样面对着他坐着,真的感觉很压抑。

可人唐裕也不理会她,点完菜电话就没停过,一直在讲电话,她只能的无聊的玩手指头。

“夏以沫?”似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茫然的抬起头,看到眼前一张堪称陌生的脸,似乎有点眼熟,但不太记得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对方却显得很高兴的样子,“老师说你这两天病了请假的,看起来气色还不错,病好了?”

“唔……”夏以沫不知道说什么好,人家这么热情,不回应也不好,估计病不病的也是夏东阳打电话去说的,可……不太记得人家的名字,是不是不太好啊!

大约察觉出她的尴尬,男孩子也没太失望,笑着说,“你忘了,我是隔壁班的,我们两个班经常联谊,我是罗景轩。”

“哦哦!”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主要是对这名字,好像是个学校的风云人物来着,不过她不太关心校内活动,所以知之甚少。

“你好!”她礼貌的点头,那边,唐裕已经挂了电话了,看着空空如也的桌子,“还没上菜?”

“呃,没有呢!”以沫回答道。

罗景轩仿佛才注意到还有旁人,看了唐裕一眼,得体的微笑,“这位是夏叔叔吧?你好,我是你女儿的同学!”

“……”夏以沫瞬间有种找个地缝或者墙缝钻进去的感觉。

隐约可见唐裕的唇角抽搐了下,女儿?

看着他伸出的手,唐裕动也没动,直接扬声道,“waiter!”

服务员立刻应声过来,“先生您好。”

“点菜到现在多久了,还没上?”他拧着眉头说。

“很抱歉,今天客人有点多,我去帮您催一催!”说完,立刻就去后厨了。

罗景轩笑了起来,“叔叔,这家餐厅很有名气,所以经常客源爆满,不过这餐厅是我舅舅开的,我给他打个电话,你跟以沫每次来都可以坐贵宾席,不用等了。”

他每多说一个字,夏以沫的脸都往下埋了一分,以至于都没注意到他叫自己的名字叫的还挺亲昵。

唐裕淡淡的撇了她一眼,看到他宛如鸵鸟的小妻子,冲着罗景轩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过了。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叔叔再见!”罗景轩扭头看了下夏以沫,“明天你会去学校的吧?”

“我……大概吧!”她不确定,这情形唐裕会不会让自己去学校了。

“好的!”他笑眯眯的说,愉快的走了。

好的什么啊,她都不知道他好什么好,只知道自己大大的不好了。

虽然说唐裕比她大上几岁,呃……她也不知道确切的大多少,可被人直接当成她爸爸,罗景轩这眼神得是多不好?

“你同学?”他倒是没什么表情变化,轻飘飘的问。

“嗯!”应了一声,有点心虚,她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明明没做亏心事。

“吃饭吧!”菜已经上来了,他也就不多说了。

这个关头,她绝对不会不知死活的去问他关于去学校的事,那个罗景轩,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这样害我!

果然是说到做到,唐裕一早就去公司了,好在今天有保姆带着聪聪,司机老吴开车送她回夏家。

如果可以选择,她也不想回去。

面对那一家子的嘴脸,真的还不如唐裕呢。

起码唐裕的冷,是冷在明面儿上,冷言冷语,做的事儿却透着股人情味,可是他们不,这么多年以来,要么不做,要做就是戳你心窝子的事儿。

再不情愿,还是到了夏家的门口。

下了车不由吃了一惊,几乎夏家所有的人都在门口候着,那阵仗可够庞大的,看到她下车,主动迎上前来,脸上挂着这么多年她见过最和善的笑,“沫沫,回来了?”

“……”夏以沫迟疑了下,“爸!”

伸头看了看,似乎没人要出来的迹象,夏东阳道,“就你一个人?”

“嗯。”她点头,然后就看见他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心内轻叹,这变化可真够快的,不过,也算是在意料之中。

不光是夏东阳,几乎所有人的面部表情都起了飞快的变化,甚至司于芳直接扭头回屋子去了。

“爸,进屋说吧!”她开口道。

夏东阳微哂,就算唐裕没来,唐家的司机也在,总不能面子上做的太过不去,便点点头,进屋去了。

坐在沙发上,司于芳眼看着她一个人走进来,还是空着两手,那面色沉的,几乎能下一场大暴雨,“嗬,我活了这么多年,真是长见识了,头一次见到这样出嫁回娘家的,姑爷不跟着也就算了,连点回门礼都没有!”

她这么一说,夏以沫才想起来,不过就算之前她想到了也没用,这些东西就是唐裕准备的,他不准备,显然也没把这亲家太放在眼里。

“妈,摆明了人家没把她当回事儿,还真就当自己少奶奶了,爸爸不去电话,是不打算回来了呢!”夏如玉坐在沙发上修着指甲,漫不经心的说。

这一家子的气氛都不太好,以沫瞬间就有种起身走人的冲动,不过刚回来起身就走,也确实不太像话,便硬着头皮坐着。

“好了,说的都是什么话!你妹妹日子过的不好,你有什么好处!”夏东阳居然男的会帮她说话,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以沫,唐裕没跟你一起来,也是有公事要忙!”

她点了点头,反正不管公事私事,自己也要求不了他什么。

“爸爸问你件事儿。”他突然说道,“那天那个孩子,是谁家的?是不是他们家亲戚的?”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可能。

唐家一共就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还在国外留学,大儿子就是唐裕了,小的一年前就出车祸死了,这孩子,只可能是他们亲戚谁的。

“是他的!”低着头,她淡淡的说,也不觉得有什么。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也吃惊了一下,不过都已经事实既成,她能指望自己的人生有多美好的设想么?

“你说什么?!”夏东阳眼睛瞪得很大,一脸的不可置信。

司于芳更是充满了八卦精神,“你是说那孩子是唐裕的?不可能吧,唐裕之前又没结过婚,难道是外面女人的?既然孩子都有了,为什么不跟人家结婚来娶你?你不是听错了吧!”

虽然嘴上这样说,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本来让这臭丫头捡了便宜嫁给唐裕,就是满心的不满,巴不得找出一堆的倒霉事儿都安在她的头上,现在听说凭空唐裕多出个孩子,那可就不一样了,条件再怎么好,这嫁过去也就直接是后妈了。

“以沫,你听谁说的?”相比之下,夏东阳还算冷静,这种名门中人,多的是不断的绯闻和花边,小道消息不足为信。

抬起头来看着他,夏以沫静静的说,“是他自己的说,孩子是他的,爸爸,不是你指派我一定要结这个婚的吗?难道不知道吗?”

“别跟我耍嘴皮子,你记住,就算跟唐裕结婚了,也不代表你就真的麻雀翻身了,倚靠外人还是倚靠自己家里人,想想清楚。唐裕有没有把你当老婆,你心里应该明镜儿似的,哪一天他反悔了,你就不是唐家少奶奶,但你只要不背叛爸爸,就永远都是夏家的女儿,明白吗?”他敢说这些,也不过就是唐家没有人来,唯一跟来的司机还在外面。

她又怎么会不明白,“我知道了。”

看她还算温顺,缓和了下口气,夏东阳说,“唐裕有没有跟你提过,什么时候可以融资进夏氏企业?”

“……”这个她哪知道,生意上的事本来就不懂,唐裕也不可能跟她说这些啊。

一看她的脸色,就知道什么都不懂,本来平和一些的心态忍不住又要生气了,“你以后长点心眼,唐裕的事多留点神,别忘了,夏家跟你是一体的!”

唇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这个时候,他们成一体的了?她从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有这个荣幸,跟夏家是一体的。

那抹笑刺痛了司于芳的眼,轻启唇瓣嘲讽道,“夏东阳,你还没看出来,人家从来跟我们不是一条心的。”

“是啊爸爸,你一番心思为她铺垫,可惜人家不领情呢!”夏如玉也跟着帮腔,一旁的夏明珠只是轻声的咳嗽,并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不要多说了,我相信以沫是知道自己姓什么的,对不对?”看向她,目光明显的施加压力。

“爸,你说的我会记得的!”她说,“不过,您也应该清楚,唐裕的事,我过问不了也插不上什么话。”

“就算插不上话,你也该知道什么叫近水楼台先得月!朝夕相对,总能搜集到有用的东西的!”夏东阳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们成婚也有两日了,夫妻生活怎么样?”

张了张嘴,她没想到爸爸会直接开口问这个问题,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瞬间面红耳赤,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着她的样子,夏如玉露出嘲讽的笑,凭她那单薄的小身板,能引得男人的喜欢才奇怪。

“你对唐裕,多用点心思。路子,爸爸都帮你铺好了,走不走得好,就要看你自己了!”简直是语重心长的在说。

“我知道了。”她忙不迭的说,“爸,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一个人回来,夏东阳也没有挽留她吃饭的心思,点点头说,“今天爸爸跟你说的话,都千万记在心上!”

胡乱的点着头,总算离开夏家,长长的舒了口气。

车子还在路上,就接到了唐裕的电话,“在哪儿呢?”

“正要回来。”她连忙说道。

“跟老吴说一声,别回来了,直接拐道,开去妈那儿!”唐裕干脆利落的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她想问一句为什么都来不及,也不给人商量的余地。

无声的叹息,“吴师傅,麻烦开去我婆婆家。”

老吴应了一声又说,“少夫人,你叫我老吴就好了,不用那么客气!”

她笑了笑,让她这么称呼人,还真的不太习惯。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唐家,对于这个婆婆,她还是有点怯畏的,虽然她从来没有说过什么重话,可也基本没正眼看过自己。

从她淡漠疏离的态度,自己能察觉的出,她不喜欢自己。

真的不明白,这场婚姻到底是为什么,每个人都不痛快,唐裕不高兴,唐家也不喜欢,夏家似乎也不太满意,好像委屈了全世界,就便宜了她一个人一样,可明明就没人问过她的意见,强加给她的。

看到唐裕的车子也在,居然莫名松了口气,好歹不是她一个人去面对。

进了屋,就有佣人过来接过她的外套,很恭敬的唤道,“少夫人!”

递了过去,她径直走进去,看到唐母微微弯腰,在往鱼缸里投食,唤了一声,“妈!”

直起身子,唐母回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点头,“茶几上有水果,要吃自己拿,不过不要吃太多,等会儿就开饭了!”

“谢谢妈!”她也不知道今天过来是干嘛,应了一声,还是站在一边看着。

这是正对客厅正门的地方,放了这么一大缸风水鱼,五颜六色煞是好看,不紧不慢的往里撒落点鱼食,立刻就引得一阵欢快的抢食。

拍了拍手,看到她还站在一旁,唐母说,“过来吧!”

乖乖的跟了过来,她也没看到唐裕在哪里,明明车子就停在门口的。

“今天唐心回来了,你们还没见过面,她年轻活泼,你们姑嫂应该能合得来!”这时边上的佣人端了一只碗过来,唐母尝了一口,又放了回去,“淡了点,唐心喜欢甜一点的,再加点糖。”

佣人应声去了。

夏以沫这才明白为什么叫她过来,和着是小姑子要回来了。

问题是……她其实连唐裕家有几口人,什么家庭状况都不清楚,她根本就是糊里糊涂的嫁了过来。

少说少错总是没错的,她便只是安静的点头摇头,不时应上两句,并不多说什么。

唐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该说这孩子太安静内敛,还是心思太深沉。

“妈!”清脆的女声,一个俏丽的身影飞快的投入唐母的怀抱,勒住脖子蹭了蹭脸,然后道,“我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