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经典语录 >

春闺帐暖 岳故意装睡让我进去

本来围观的人看到简雪菱把小孩子掀出去,孩子摔出去那么远那么重,就一个个都义愤填膺了。

听到简雪菱竟然还掐了孩子打了孩子,现在把孩子吓得小脸惨白,一个个更是愤怒值达到了顶点。

纷纷指责起来:

“简直太过分了!”

“不是人!”

“好可怜的孩子啊!”

“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下得去手?”

“现在很多人真的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看着人模狗样,像个精英,骨子里简直就是恶魔。”

“曝光她,人肉她!”

大家一边骂着一边有人把三宝扶了起来,还有人气愤的拿着手机录视频。

三宝呜呜的哭,又朝着大家鞠躬:“谢谢叔叔阿姨,谢谢爷爷奶奶,谢谢你们,谢谢!”

看到孩子这么客气这么有礼貌,大家对孩子的保护欲更强烈了,对简雪菱也就更厌恶了。

简雪菱百口莫辩:“不是,是她先泼我奶茶的,而且,我没有掐她。”

看到有人录视频,简雪菱慌了:“真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你当我们都瞎了吗?”

“孩子不小心泼了你,你就打孩子,你还是个人吗?”

“我没有打她!”简雪菱觉得冤枉。

“还没有打她呢,我们全部看到了。”

这时候,二宝匆匆跑了过来:“妹妹,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二宝跑过来的时候,因为跑得太急,在简雪菱脚上踩了一脚。

简雪菱又是啊的一声尖叫,顿时一双眸子淬毒一般瞪向二宝。

她伸手就要去推二宝,二宝立即跳开半步,故作惊恐的看向简雪菱,也赶紧朝着简雪菱微鞠了一躬:“阿姨,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踩你的,我是找妹妹心切,对不起!”

看,多么懂事的孩子。

大家纷纷对二宝投来赞许的目光。

很多人都是有孩子的,本身看到两个宝贝长得这么好看就已经喜欢得不行,又看到他们礼貌有加,更加欣赏。现在看到他们被欺负,他们自动的代入到了孩子父母的角色,想着要是自己的孩子被人这么欺负,他们得多心痛?

这么想着,他们对简雪菱更加不满,指点的声音越发多起来。

简雪菱觉得自己就是出门没看黄历,倒霉透顶才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她气得冲大家吼:“你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以为孩子就很善良吗?这个女孩子往我身上泼奶茶糊蛋糕,这个男孩子故意踩我……”

“嘁!”

“有病!”

“这个女人怕不是个神经病!”

“被迫害妄想症才会觉得这么小的孩子故意害她。”

“哪家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

“不小心泼她一点奶茶就得理不饶人,这种女人简直该死!”

“看她现在这副嚣张的样子就知道她平常是个多么刁蛮的人了。”

“……”

简雪菱见越来越多的人录视频,赶紧捂着脸跑出了尊泰会所。

跑出去以后,她赶紧给安总打电话,结果人家很懵,说压根没有约她。

简雪菱郁闷极了,却又想不出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把手机拿出来,把短信看了又看,号码核对了又核对,还是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大宝将录好的完整视频收好,背起包包带着二宝和三宝匆匆往图书馆赶。

看到三个长得一样的孩子,大家都惊呆了。

有人见他们没有家长陪同,提出送他们,被他们礼貌的拒绝了。

乔唯恩匆匆买了验孕棒就往图书馆跑。

跑到儿童图物区,没有看到几个孩子,她一颗心咯噔一下,吓得砰砰狂跳起来。

她想着他们会不会去洗手间了?

立即往洗手间跑,去女洗手间找了一圈没人,又在男洗手间门口喊:“大宝,二宝,三宝,泽泽,辰辰,初儿,你们在吗?”

没有任何回应,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完了完了,怎么办?

她吓得脸色惨白。

男洗手间里有人走出来,看她在男洗手间门口张望,用特别奇怪的眼神看她。

乔唯恩顾不上这些了,又扯着嗓子喊:“简铭泽,简熙辰,简妍初——”

仍然没有回应。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拉住一个从洗手间出来的男人:“你好,麻烦你帮个忙,帮我看看洗手间里有两个小男孩吗?4岁,这么高……”

被乔唯恩抓住的男人看智障的眼神看她。

好在他后面出来的男人比较热心,答应帮乔唯恩去看一眼。

看完了以后,告诉乔唯恩,里面别说两个小男孩,一个也没有。

乔唯恩急得身体都摇晃起来,赶紧给简云希打电话。

此刻的简云希正与陆宴钊在咖啡厅里谈项目。

陆宴钊满脸无奈的告诉简云希,这个项目暂时不能签约了,因为股东们连夜开了个会,要求BBR集团证明他们有能力接下这块蛋糕。

简云希告诉陆宴钊,他们BBR的制香团队水准领先国际,曾经在各种国际调香赛事上,取得过奖项。并且,他们有几个调香项目,也在国际上有口皆碑。

陆宴钊苦哈哈的说:“唉,那些老股东,质疑那些赛事的含金量,他们希望BBR能够参加这次华国的奇香杯比赛。也巧,这期的奇香杯比赛正好在滨城举办,现在初赛报名,整个赛程三个月。要不然这样,你们BBR派最优质的调香代表参赛?只要有人进入前三,我人格担保这个项目签给BBR。”

这个看似合理的要求,其实昨晚陆宴钊想了一整晚。

毕竟,太矫情了啊!

这个项目原本是定了的,BBR这次只是派代表过来签约。结果,他要刁难人家。

简云希点头应了下来:“好的!”

虽然MYL有点不地道,但是这个项目对他们BBR很重要。

而制香这种事情,她要夺前三,不是难事。

陆宴钊笑着点头:“期待与BBR合作!”

呼,总算达到傅爷的要求了。

两个人刚谈到这里,简云希电话响了,她客气的对陆宴钊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一接到电话,她脸色大变,顾不上陆宴钊了:“陆总,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得先走一步,抱歉!”

说完,拎起包火急火燎的冲出咖啡厅。

陆宴钊:“……”

他喃了一句:“什么事急成这样?”

他赶紧拨了一下傅禹风的电话,给他信号。

简云希一冲出咖啡厅,就见傅禹风大步向她走来。

傅禹风是与陆宴钊一起来的。

他让陆宴钊谈完以后给他信号,立即与简云希来一场偶遇。

偶遇得多了,他就不相信简云希能一直忽略他。

结果,简云希什么情况?这火急火燎的。

他立即迈腿拦住简云希:“发生什么事了?”

简云希急得不行:“让开!”

“发生什么事了?”傅禹风再问。

“没事!”她怎么可能让傅禹风知道孩子失踪的事?

简云希一边往停车场方向跑一边急着给大宝打电话。

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她的电话先响了起来,她赶紧接:“唯恩,怎么样?”

“找到了,他们刚才只是去洗手间了。”乔唯恩心有余悸的说。

“呼……那就好。”简云希整个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看简云希长舒一口气,傅禹风眸子里闪过思考的光芒,他真的要先把孩子接走用来牵制她吗?

他舍得她难受?

他睨向简云希,心里无奈的叹息:简云希,老子这辈子栽你手里了!

“我们现在在图书馆,你忙完了吗?和我们一起吃午餐啊!”乔唯恩在电话里说。

“不了,你们吃,我忙完了找你们。”简云希说完挂断电话。

她怕她过去傅禹风也跟过去,到时候他会见到孩子们。

她现在一看到傅禹风,就提心吊胆。

挂断电话以后,她无视傅禹风,径直往停车场走。

傅禹风:“……”

被无视了?

他一八七的身高,就这么没有存在感?

他跟过去,直接倚在简云希的车门上,一双眼睛睨着简云希。

简云希无语的看着傅禹风:“傅总,麻烦你让让。”

“既然遇到了,请你吃个饭。”傅禹风邀约。

“不用了,我有事。”简云希说。

“那你请我吃个饭。”傅禹风望着简云希。

简云希:“……”她是真的害怕与傅禹风接触,总觉得他的眼睛有毒,带着能看透一切的气势。

“昨晚,我救了你一命,你不应该请我吃顿饭?”傅禹风唇角噙起一点笑意。

“我是真的好忙!”简云希想要推脱。

“忙到不用吃饭?”傅禹风拉开副驾,直接把简云希塞进去,然后自己坐进驾驶室,伸手,“车钥匙。”

简云希不动。

傅禹风倾身过来,唇角带着一点邪魅的笑意,看着简云希:“请救命恩人吃顿饭都让你为难?你是不是有什么心虚的事情瞒着我?嗯?”

“当然没有!我只是不习惯和陌生人一起吃饭。”

“陌生人?你确定?”傅禹风唇角的笑意微微放大,“负距离的陌生人,嗯?”

简云希:“……”

“车钥匙。”傅禹风再度伸手。

简云希只好把车钥匙递给傅禹风,她蹙眉安慰自己,就当是礼尚往来。傅禹风昨晚确实救了她一命,要不是他,她就算不死,也残了。

傅禹风开车,一边问:“想去哪吃?”

“随你!”

傅禹风唇角勾起,迅速把车子开往滨城西路的情侣主题餐厅。

坐下以后。

傅禹风把菜单递给简云希:“看看想要吃什么?”

他内心是难掩的喜悦,这是他第一次约会简云希。虽然,她未必觉得这是在约会。

不要紧,终有她主动的一天。

“你点就好。”简云希说。

“你请,你点。”傅禹风把菜单递给简云希。

简云希只好接过菜单,点了一个鲈鱼,一个红烧排骨,一个蔬菜。挣扎了一下,她询问傅禹风的口味:“你喜欢吃什么?”

毕竟是请人吃饭,全部自己点显得不太礼貌。

傅禹风一双眸子看紧简云希,意味深长道:“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简云希心里突然滑过奇怪的感觉。他又在撩她了?

她蹙了蹙眉,又加了两个菜,收起菜单让服务员上菜。

傅禹风加菜:“加个基围虾,加个大闸蟹。”

“好的。”服务员立即应下。

简云希:“……”

她是不可能给他剥的,想都不要想。

很快菜就上来了。

傅禹风开始剥虾。

剥完了一只,他直接放进简云希的碗里。

简云希看着碗里的虾,一下就愣住了。

她脑海里,突然就闪过一些画面:

在会场的时候,他替她出头还顺便打了简雪菱的脸。

之后,冲上楼去找她的时候,他明明中了招,但他克制了。

她险些被刘娜娜害,他救了她。

在警局的时候,他为她做证。

他总是及时的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他是在关心她吗?

还是……怀疑孩子是他的?所以,故意接近她?

简云希心下一跳,默默的想,她这三个月一定要把孩子藏好。

她打起精神,客气的对傅禹风说:“傅总不用管我,你吃就好。”

“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傅禹风又给简云希剥了一只虾,状似闲聊。

简云希眸光剧烈一闪:“我……还不知道。”

傅禹风看到简云希那紧张的样子,他又给她剥了一只虾:“去看过外公了吗?”

“看过了。”简云希微微蹙眉。

外公是她的,关他什么事,说得那么自然,显得好暧昧。

“吃饭吧。”傅禹风给简云希夹菜。

简云希真的是很不喜欢这样,他们真的不熟啊!

终于磨蹭完了一顿饭,简云希如释重负:“傅总,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她在心里默默祈祷:菩萨保佑,让我接下来的三个月再也不要遇到他。

“送我回家,我没开车过来。”傅禹风说。

简云希:“……”怎么的?这是赖上了?

傅禹风看简云希脸都黑了,他让步:“送我到最近的地铁口!”

简云希真的无语了:“傅总,要不然,我给你打个车?”

这么大个老总坐地铁?他不会叫司机过来接他吗?就是找茬!

“突然想坐地铁。”傅禹风说。

简云希立即导航了一下,发现最近的地铁站距离这里只有几百米,她妥协道:“好吧,我送你过去。”

简云希去结帐,傅禹风已经抢先一步把单买了,他理所当然的语气说:“你请客,我买单。”

简云希:“……”人家都付钱了,她还能怎么办?

两个人往外走,简云希说:“你等我一下,我开车。”

“地铁口就几百米,我们走路过去。”傅禹风说。

“那你自己走过去就行了。”简云希所有的耐心都磨没了。

“做人要言而有信。”

“那我去开车。”反正她也要离开,一会儿把他扔路边就行了。

“那边不好停车。还是说,你一直惦记着欠我的那一夜,看到我就想入非非,所以不敢和我走得太近?”傅禹风一双深眸睨着简云希,唇角噙着一丝似笑非笑。

简云希:“……”

她要是不去,还要被误会是馋他身子?他就自恋到这种地步?

她倔劲就上来了。

只要孩子们没在,她怕什么?

“走吧。”她率先迈步往地铁方向走。

傅禹风眸子里迅速滑过一抹得逞的微光。

他迅速发了个定位出去,然后慢悠悠的迈步走在简云希身后。

他单手插兜,闲庭信步。

他每次看简云希的背影,眸子里都自然带上一抹柔光。

而他的视线落在别的人或者景物上时,就清冷疏离得让人望而却步。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很快看到了地铁站的牌子。

简云希驻足:“到了,你自己进去。”

“这还隔着两百米。”傅禹风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悦。

他又眼尖的朝着地铁口一对情侣努嘴说:“看看,人家是怎么送的。”

简云希顺着傅禹风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一对小情侣在地铁口依依不舍的道别,大概是女孩送男孩,男孩旁边一个行李箱,女孩子主动搂着男孩的脖子,印上一个吻,然后眼眶就红了……

简云希:“……”

她淡淡的说:“人家是情侣,我们不是。”

“缘分很奇妙,也许我们很快就是了。”

“我们永远也不可能!”简云希声音里带着一丝火气,她很讨厌他轻浮的样子。

他一个有老婆有孩子的人,这样撩她,合适吗?

难道因为救过她一命,就可以轻贱她?

“小心!”突然,傅禹风伸手一把将简云希拉进怀里,抬腿一脚将一个男人踹了出去。

简云希反应过来,瞳孔收缩。

她看到有人拿匕首刺了过来。

她双眸一眯,一手撑住傅禹风的肩膀身体一跃,一个潇洒的飞腿直接将人踹了出去。

然后,就看到七八个人朝这边冲过来。

“快跑!”傅禹风拉起简云希就跑。

简云希原本是想要打一架的。

傅禹风提醒她:“这是地铁口,会伤到很多人。”

简云希心头蓦的触动了一下,这个渣渣除了偶尔轻浮以外,别的方面还好,这种时候,还能顾及到地铁站的人。

她立即和傅禹风一起跑。

因为今天是出来和陆宴钊谈项目,她穿得很职业,小西装、黑短裙、高跟鞋。

这会儿跑起来,脚太难受了。

傅禹风似乎也看出简云希的吃力,他一个回身,直接抱起简云希往肩上一甩,撒开腿跑得飞快。

简云希在傅禹风的肩上,呈十分奇怪的姿势。她尴尬得不知所措。

她看到那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手里握着匕首,不在穷追不舍。

她立即掏手机拨打110,并且声音很大,故意让歹徒们听到:“喂,110吗?这里是花园路3号地铁口,这里发生一起严重的行凶事件,歹徒当街行凶……”

她希望她这么大声能够吓退歹徒。

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

哪承想,歹徒听到简云希打电话,火气蹭蹭上来。

有人一声令下:“追——”

有人说:“大哥,这娘们报警了。”

“呵,怕个球,砍完了咱们逃之夭夭,条子来了又有什么用?抓空气?”

“哈哈,就是,等条子来了,我们早跑了。”

简云希看他们这么猖狂,一肚子的火气。这怎么跟她当年在意大利的情况一样?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反观傅禹风,已经抱着她跑得有些喘气了。

简云希心头滑过复杂的情绪,她说:“傅总,这里人少了,你放我下来。”

大不了就打一架。

“人少也不行,他们人太多,刀剑无眼!”傅禹风没有丝毫的停留,继续跑。

他一只手直接贴在她的腰眼上,这姿势……太尴尬了。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眉心一拧。

这真的是歹徒吗?

会不会太巧合了?

按理说,这些年的治安越来越好了,白天大概率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莫名奇妙的要坐地铁,他们一到地铁口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以呢?

是傅禹风自导自演搏取她好感?

想到这里,她眯了眯眼。

她真是厌恶极了这种小聪明。

“放我下来。”她沉声说。

傅禹风往后看了一眼,把简云希放了下来。

不过瞬息的功夫,几个歹徒就追上来了。

追上来,他们对着简云希就砍。

傅禹风立即扑过去护住简云希,他的手臂就直接挨了一匕首。

好在他利用巧劲避了一下,匕首只是划破了他的衣袖和表皮。

不过,血水也渗出来了。

白衬衣上血迹特别扎眼。

简云希瞳孔微微一缩,如果是演戏,犯得着下这样的血本?

就在简云希思量间,两三个男人直接扑向简云希。

简云希眼疾手快抡起自己手里的包,对着歹徒的脸就是一通拍,包比较大,拍脸的同时扰乱他们的视线,同时,她的腿就踹了出去。

她本来就身手好,这会儿又是在外面比较敞开的地方打架。

三个歹徒不是她的对手,根本近身不了。

见三个人打不过简云希,另外几个人也冲向简云希。

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玛的,竟然还是个练家子。哥几个,来点狠的,速战速决。”

傅禹风冲过去阻挡几个男人。

原本他只是想要做做样子。毕竟,这出英雄救美的戏码是他让江茂安排的。

结果,却发现几个男人的眼里流露出狠厉的神色,对着他就真的下狠手。

傅禹风:“……”

他又想,江茂考虑的确实周全。

毕竟今天制造了太多的巧合,做戏不做真一点,他家这么聪明的小白菜未必会信。

噗——

傅禹风手臂又被划了一刀,这一刀划得很深,血流如注。

傅禹风内心:什么情况,来真的?

他抬腿一脚踹出去一个男人,伸手再拽住一个男人的手,直接夺了对方的匕首。

另一个男人逮着机会,直接踹向傅禹风。

傅禹风脸色蓦的一沉,回去他得好好修理江茂,为了做戏用匕首划一点皮外伤还说得过去,这直接踹的行为,要一个不慎踹到了,他下半生的幸福都没了。

他避开了男人,另一个男人直接拿着匕首朝着他脸上就划过来。

江茂疯了?

傅禹风沉着脸一把夺过匕首,再一脚将男人踹翻。

男人见打不过傅禹风,又扑向简云希。

傅禹风一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