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备注网名 >

公交车NP粗暴H强J玩弄 把腿张开JI巴CAO死你NP

两孩子的到来让老夫人身边热闹了不少。

老夫人少年时与老侯爷两情相悦,整个侯府无一通房姨娘,再如此着重子嗣延绵的朝代,老夫人头胎生了个女儿,却伤了身子,多少人劝老侯爷收两个姨娘延绵香火,老侯爷也铁了心不答应。

所以老夫人身边一直冷冷清清的,从来没有享受过有孩子满屋子乱窜的欢快劲。

带着孩子在老夫人院里用了早饭,江有才苏若水带着江家的小辈们都来老夫人院里认亲来了。

孩子是皇子的儿子女儿,不管如何都是非富即贵,江有才特意休沐,上赶着亲近。

来了就送了一根紫金狼毫笔给白子昂,又送了一对工艺上乘的赤金手镯给了白子荔。

白子昂是个财迷,见笔杆都是上好白玉雕刻而成的,立马两眼发光,甜甜的叫了一声外公。

白子荔不吃那一套,她也不喜欢花里胡哨的东西,只收了东西说了句谢谢就回了老夫人怀里。

苏若水瞧着江有才这出手这么大方,再看见两娃娃这粉雕玉琢的模样更是气结,意思的送了两个小玩意,就借口说头痛回了自己院里。

不过应该是被江有才敲打过,来的快去的也快,没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江嵩的手腕上还缠着绷带,脸色也很是苍白,什么见面礼也没有给,就他那样子也说不了什么酸话,站了一会就跟苏若水一起走了。

剩下的江梓跟着江有才后面坐着,倒是真心实意的给了精装的一本三字经和百家姓,顺带两只品相稍微普通的毛笔,也不怎么说话,只是沉默的坐着。

江清歌送了两个金丝线绣出来的锦囊,伸手想要抱白子昂,被白子昂躲了过去,搂着江有才的脖子软糯糯的说道:“外公,我只想要你抱抱。”

“好,好。”江有才被白子昂逗的眉开眼笑,抱着正不肯撒手呢,立刻不满的看了眼江清歌。

江清歌讪讪的收回了手,坐在凳子上拉着江浸月说话,两人的话题少之又少,基本都是说了点什么府内新进了厨子,做出来的点心很好吃,或者南苑的月季花开了,园艺师傅刚学了嫁接手艺,一棵花树上姹紫嫣红的很是好看。

江浸月也只是凑着趣,注意着白子昂那边的动静。

王妈妈端了药,老夫人进了内室喝药,白子荔乖巧的坐在凳子上等着,也没闹。

江清歌剥了一颗果子,递给了江浸月,笑着说道:“我瞧着妹妹家的子荔跟妹妹小时候一模一样,乖巧的样子最会讨人喜欢。”

那是她小时候太笨了又胆子小吧?

江浸月只是笑笑,也没搭话。

江清歌把果壳丢进了罐子里,微微敛了一下神情,“哥儿可读过书了?”

江有才拿着毛笔逗白子昂。

白子昂奶声奶气的,抱着江有才说道。“读过一点点。”

“平日里都喜欢看什么书啊?”

“都读一些,娘亲说,君子当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

江有才意外的看了眼江浸月,笑夸白子昂:“好好,你娘亲教的不错。”

江浸月捂着发酸的牙根,真不好意思,这么酸的话她还真不会说。

江木苒站在后面,不服气的对着江有才说道:“爹爹你偏心,这句话我也学过。”

“你一姑娘家家的要懂君子处世之道干什么?好好学你的女红刺绣。”因为江浸月刚回来那日江木苒做的那些事情,江有才对自己这个蠢笨又鲁莽的小女儿着实是寒了心,现在只要江木苒不懂规矩,他便催着去学点安静的活计。

江木苒嘴巴一撇,就要掉了眼泪下来,可惜苏若水不在,没人一唱一和,她干哭效果不大,江有才只当没听见。

白子昂捧着江有才的脸蛋,嘴里含了糖一般:“外公不生气啊,让娘亲做桂花糖吃。”

“呦呦我的好外孙,真让人喜欢。”江有才被哄的团团转,江浸月喝了一口茶,只想着白子昂这小财迷很少发动甜蜜攻击,但是一旦攻击起来,百发百中,指不定又给江有才下什么套了。

果然,没过多久,江有才把腰间挂佩,袖兜里的碎银子都主动给了白子昂玩,看着白子昂意犹未尽的神色,应该是还看上了他发间的那根墨玉簪。

再给白子昂混一会,怕是江有才全身的家当都要被摸去。

说笑间,一直乖乖坐在凳子上的白子荔突然哇哇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指着江木苒。

江浸月心下一惊,连忙过去抱住了白子荔,问她怎么突然哭了。

白子荔一旦是哭起来,那真的是梨花带雨晶莹剔透,“娘亲……小姨,小姨她刚刚推子荔,子荔……差点就摔了下去……”

白子荔指着江木苒,声声控诉,抽噎的喘不过气来,看着格外可怜。

她一哭,白子昂也开始哭,两人一唱一和泪流成河。

江浸月抱着白子荔,有些石化。

白子荔天生下来力大无穷,虽然长着一张可爱精致又柔弱的脸,但那手上的力气哪里是江木苒能对付的?真的发起狠来怕是江浸月都拿她没有办法……

不过说是这么说,江木苒是肯定趁她们不注意的时候推了白子荔,不然白子荔不会无缘无故的嫁祸。

江浸月瞪向江木苒,她还没问罪,江有才已经走了过来,很没有客气的拉着江木苒就往外走:“你这个无法无天的东西,越发的没规矩了,我今天要是不罚你,你眼里就没有你老子了吗?”

“我只是推了一下,她不是没摔倒吗?呜呜爹爹偏心……”江木苒就在厅堂里闹的厉害,哭着不肯走。

“啪!”江有才忍无可忍,甩了一巴掌落在了江木苒脸上。

一方面白子昂确实讨人喜欢,另一方面,白子昂和白子荔是龙孙龙女,哪里是他家能随意欺负的?

“爹爹!你变了!自从二姐姐回来你就不疼大姐姐和我了!你是不是觉得大姐姐最多只是侯门妻,而二姐姐高升做了皇媳,所以你就要喜欢二姐姐了?”江木苒到底年纪小,加上从小的娇生惯养,性情倔强骄纵,这会见哭没用了,索性跟江有才吵了起来。

“妹妹万万不可这么说,大姐姐才情品性要比我高出许多,日后必定能有大造化的……”江浸月抱着已经不怎么哭了的白子荔,在旁边煽风点火。

“呸!你这个下贱货,爬上了皇子的床以为就能升天了,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皇家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小心竖着进去横着出来……”江木苒本身就是咋咋呼呼没什么城府的人,此刻被江浸月一激,什么话都给说了出来,江清歌就算是想阻止也已经来不及。

江有才已经听出了话里的不对,这些话哪里是她一个九岁的小孩子能说出来的,再有如今白子昂、白子荔都在,谁要是聪明点把这话说在了李宗煜面前,别说是爵位,怕是整个侯府都要到头了。

他回过头,红着的眼睛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咬牙一字一句的问她:“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江木苒还没有回答,门房来报,说是远山候夫人,又来了。

江浸月心中一冷,可惜了。

江有才去了前厅迎接没多久,一小厮就跑了过来,跟江浸月说,侯夫人请她。

那日打脸现场江浸月以为侯夫人到底能稍微收敛点,没想到今天又找上了门,看来那脸打的真是不太疼。

白子昂数着自己这两年攒下的银子两眼放光,白子荔则对着老夫人让人新做的芙蓉酥吞口水。

孩子在老夫人这里,根本不需要担心,

江浸月跟着小厮绕过中堂,前厅侯夫人正跟苏若水还有江有才在喝茶。

一进门,江浸月就看出来气氛有些不对,对侯夫人阿谀奉承都快成习惯的苏若水竟然破天荒的拿着茶杯,面色冷淡的在喝茶。

侯夫人见了江浸月进门,直接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了江浸月的面前:“好孩子,快不用请安了。”

江浸月被侯夫人突如其来的热情吓的一身鸡皮疙瘩,反而是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接招了。

苏若水看了眼江浸月,眼中淡淡嘲讽,放下了杯子坐着没说话。

江有才面有难色,却也不好明说的模样,再寒暄了几句,过没一会儿就放了杯子脚底抹油。

更奇怪的是,苏若水也直接跟着就走了,甚至连跟侯夫人基本的礼数招呼都没打。

侯夫人微微苦笑,等到前厅只剩江浸月和她两个人了,她这才说了此行的目的。

她不想退婚。

江浸月眯了眯眼睛,捧着茶杯抿了一口茶,淡淡问侯夫人:“侯夫人,之前您不是做局设计苦苦经营想要退婚吗?如今怎么?”

“你这孩子,我真的是见了就喜欢,那日我从你府上出去,回去左思右想,这满京城,只有如你聪慧伶俐的孩子还能配得上我儿。”侯夫人笑的高贵温婉又故意亲昵,直接就拉上了江浸月的手。

这倒有意思了。

江浸月没说话,抿嘴腼腆的笑,倒真的如同害羞了一般,只静静的看着侯夫人,不答话。

侯夫人等着江浸月的搭话,等了好一会见江浸月的笑容越发玩味,顿时讪讪了起来。

“侯夫人是否打算,留在府内用午饭?”她要是一直这么打着哈哈说点不痛不痒的话,江浸月可以笑着陪她演一天。

喜欢她?简直是笑话,这侯夫人不会是什么受虐体质吧?她们交手明里暗里刀光剑影的,如今侯夫人说喜欢她?

侯夫人听着江浸月这话,脸色更加不好看起来,顿了下才咬牙说道:“既然你不喜欢听这些客套话,那我也就明说了。”

犹豫了一下,侯夫人的声音放小,凑到了江浸月的面前,微微难堪。

“我家侯爷与你娘亲乃是故交,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子杭与你的婚事便是侯爷做主定下的,我嫁进侯府二十年,知道侯爷心里有你母亲的位置,所以听见你的名字便觉刀扎一般,一下下的戳在心上。”侯夫人忽而一笑,笑容瑰丽又带着冷嘲,“你还小,不明白在夫妻伉俪里永远横着一个人是什么滋味,特别那个人还是个争不过抢不得已经过世的人,所以一开始,我便不同意这门亲事,千方百计的想要这门亲事作废,侯爷是个死脑筋,重情重义自然是不会轻易摧毁承诺,所以只能从你江家下手,一来侯爷那边过得去,二来外人看着也能落得个好名声。”

江浸月点了点头,始终淡淡的看着侯夫人。

即使是站在这样的位置,侯夫人也不得不赞叹一句,江浸月这姑娘真是个妙人,你来我往里无论她是落了劣势还是占了上风,光是这荣辱不惊的沉稳模样,京城名门里怕是找不到第二个。

“那如今侯夫人这做派又是?”说实话,不管真假,江浸月还挺好奇,是什么事情让这侯夫人反悔了。

“侯爷前些日抓住了一小厮,便是那小厮帮我在江家同苏若水传话,侯爷起疑,一审那小厮就全招了,如今……如今侯爷下了死命令,若是我不能重新找回这门亲事,我这侯夫人,怕是要被休弃下堂了。”侯夫人眼泛水光,看着江浸月带着轻轻的请求。

江浸月端起了茶杯,撇去茶沫,轻轻的抿了一口:“侯夫人说笑了,如今京城无人不知十二王爷已经跟江家过了聘,只等选定吉日拜堂成亲,侯夫人此番作为就不怕得罪天子得罪皇家吗?”

“可是文书还在官衙,若是你也不想嫁入王府,那十二王还能强抢不成?”侯夫人殷切的看着江浸月,凑着几近恳求。

江浸月冷笑,“夫人果真是好大的口气,可浸月为何放弃天家富贵而选择进侯府呢?”

“你知天家富贵荣耀,却也应该知道,那天家兄弟各个凶狠,若是十二王失势那灾难便是洪水猛兽,若是你来我家,我欠着你情又落着把柄在你手里,随你拿捏,侯爷是个正直又念旧情的人,念着你娘亲,遇事也会帮你,你可以让人打听,我儿相貌堂堂,人品俱佳,绝非拈花惹草糊涂之辈。”

江浸月端坐在椅子上,垂着眼睛微微皱了下眉头。

侯夫人讲的头头是道天衣无缝。

但是她不信。

一来,她知道远山侯背地里是李宗煜的人,远山侯便是再糊涂,也不会三言两句的被劝说后让侯夫人来江家跟李宗煜抢人,这是打自己站队的脸,若是那远山侯爷真是行的端做得正的正直人物,那此刻应该是侯爷带着侯夫人上门来请罪才是。

二来,侯夫人狡黠诡诈,她不信如此骄傲高贵的人会因为这种事情低声下气来求她。

那这是为何?

正在江浸月想不通的时候,刘妈妈端着茶壶,进中堂来添茶。

江浸月一愣,中堂有中堂的小厮丫鬟,如何让刘妈妈进来做这种事情了?

还没想明白,刘妈妈眉目未动,手腕忽的快速翻转,江浸月手边冷茶尽数翻到了地上,惹的她素色裙摆一块褐色茶渍。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刘妈妈连声告罪。

江浸月扶正了茶杯,淡淡的说道:“侯夫人,失礼了,请容浸月去换一身体面的衣裳。”

侯夫人看了一眼刘妈妈,即使知道了刘妈妈就是江浸月身边的人,她也发作不得,更没有理由留住江浸月让她给一个说法,只得咬牙让江浸月离开。

出了中堂往后院走,刘妈妈忽的对江浸月说道。“小姐,老夫人打听出来了,远山侯那边乱套了,说是小侯爷贴身小厮一个人一路哭着回的侯府,小侯爷快不行了,说是最多活不过三月!”

江浸月换好了衣服,带着刘妈妈继续回了中堂。

侯夫人已然坐不住了,正站在中堂焦急踱步。

这也难怪她如此着急,小侯爷得了绝症活不过三个月,老夫人能让人打听来的消息别人家自然也能打听出来,这种时候怕是京城所有闺秀见着侯夫人都躲着走,像是苏若水那种见识短的准备落井下石也不在少数。

若是真能活三个月,侯夫人为了儿子拼一拼,一个月内把媳妇娶进门,再拼两个月时间,如果幸运的话还能给远山侯留个香火出来,如果不幸运,也能从旁支过继儿子过去,从小培养与侯府母亲的亲情。

这个算盘打的确实不错,京城闺秀无人敢嫁冲喜,小门农妇她侯夫人也看不上,江浸月跟小侯爷有婚约在身,外加江浸月看起来确实是个能撑得起侯门的闺秀,侯夫人自然而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为了儿子也为了侯府,即便是冒着跟李宗煜翻脸的风险,也要搏一搏。

“好孩子,如今没有外人,若是你今日应了我,我必定拼尽全力,帮你夺回定国侯府,还你白家公道!”侯夫人等的实在着急,已经抛出了最后底牌。

江浸月还未开口,中堂大门急匆匆行来一威猛男人,人高马大气质肃杀,冲进了中堂就拉住了侯夫人的手腕,厉声说道:“看看你做的好事!”

“侯爷……侯爷你怎么来了?”侯夫人愣住,眼泪哗啦啦的就往外掉。

江浸月站在一边,心下惊疑,不得不看向这大名鼎鼎的远山侯。

远山侯府不似定国侯府已然承袭一代,侯爷最先开始听说只是一个小小执戟郎,后来被定国侯府老侯爷白向宇提拔,一路真刀真枪拼杀军功上来,如今是朝廷新贵,老皇很看重。

远山侯约莫四十,满脸都是久经沙场演练出来的杀气,即便是留着美髯也难掩身上的血腥气味,不过细看的话,五官硬朗,长相不说帅气逼人,却是健壮结实的那一类。

“侯爷.……等等我….”江有才带着小厮一路小跑着才跟上来,应该是刚刚正门口把远山侯爷迎了进来,结果没有人家的腿脚速度,压根追不上。

中堂二门里此刻气氛僵持,江有才刚冒了头,环视了一周又默默的站到中堂大门的边上。

“侯爷,你听我说,我许云锦这辈就这一个孩儿,我不能让他断了后,也不能让侯府断了后!”侯夫人面色哀戚,拼命挣扎,连着云鬓都散落了一点下来,场面十分难看。

那远山侯爷一手拉着侯夫人,顿时另一只手扬了起来。

不过只是一下,他又皱了下眉头,放下了手:“我无意跟你这无知妇人扯皮,若是你再这样闹下去,就回你的许家去!”

侯爷挥了挥手,身后冒出来两个小厮,直接把侯夫人塞了嘴巴扭送了出去,这个处理过程两分钟都没有,手法更是异常铁腕,干净利落。

江浸月佩服。

如果那江有才有着这远山侯爷的一半脾气,怕是如今侯府也容不得苏若水那样的女人蹦跶吧?

中堂平静了下来,远山侯爷先是对靠着门边站的江有才抱拳,面容冷寂:“这是我宋家家事,让贤弟见笑,我宋清是粗人,不会那一套客气说法,等我处理好事情,必将登门告罪!”

“无妨无妨,宋兄言重了。”江有才连忙回礼,文人跟武官打交道,真是有理也不敢说。

远山侯爷说完,侧过了脸,看向了江浸月。

江浸月能明显看见侯爷脸上的惊愕,甚至那一瞬间,侯爷的眼神是失措的。

顿了好一会,远山侯爷眼中的暴风雨归于平静,他微微皱眉,用尽量最大程度的温柔语气跟江浸月说道:“你就是浸月吧?”

“见过侯爷。”江浸月恭敬的行了一礼。

侯爷连忙摆手,“不用不用。”

又跟着沉默了一会,远山侯夜轻声说道,“你跟你娘亲,长的真像……”

能看的出来,远山侯爷有些压抑的感慨。

江浸月原先以为侯夫人说的那些一句也不能信,可是如今见了侯爷这反应,她突然有点相信了。

至少,这侯爷对白云浅,确实是有过什么的。

远山侯爷目光诚挚,又怕自己的肃杀之气吓到了江浸月,专门后退了半步对她说道:“你无需担心婚约文书之事,当年这婚约事起也是我与你母亲的一句玩笑话,你与十二王两情相悦,我那儿子当然不会做这种棒打鸳鸯的小人,不日我便让人将文书取回,到时本侯亲自送来侯府,与你家退婚。”

“浸月多谢侯爷。”江浸月垂着眼睛行了一礼,不得不感叹了一下,原主的母亲白云浅,真的是又蠢又瞎……

侯爷又摆手,看起来很不耐这一套恭敬行礼,又转过身对着江有才说道:“贤弟,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今日就不叨扰了,先告辞!”

“侯爷慢走,在下与小女送送侯爷。”

都被点名了,江浸月只得跟上一起送。

可能是侯爷顾及到刚刚一阵风的速度江有才根本追不上,未免伤他自尊心,他出去的路上脚步慢了很多,人还是隐隐皱着眉头,五官锐利的厉害。

到了大门,远山侯府的马车还留门口,原本折腾厉害的侯夫人也不知道被用了什么方法,这会在马车里没有一点声响。

“贤弟,浸月,告辞。”远山侯爷又抱拳,转身往马车方向走。

就在这时,一侯府小厮跑了过来,对着远山侯爷拱手:“侯爷,小侯爷醒了!如今正在赶来!”

“他不在家好好养病,来这里做什么?”到底是远山侯爷身边的跟着习惯了的小厮,两人这嗓门都不算小,就算是讨论家事也丝毫不掩饰。

“小侯爷说,侯夫人做错了事情,他要来阻拦,若是阻拦不成,还可赔罪。”

“不用了,你现在去拦截,让他们掉头,改日再登定国侯府赔罪,我们先回去再说。”

“是!”

小厮脚程快,一会会的功夫已经顺着方向跑了出去。

远山侯爷上了马车,急匆匆的头也没回。

江有才站在门口,探看了好一会才幽幽说道:“若不是这小侯爷命薄如纸,其实远山侯府倒真是个不错的亲事。”

江浸月带着刘妈妈往后院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前几天还上赶着巴结远山侯府的江有才,如今有了个王爷做准女婿,口气突然变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