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备注网名 >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一个人www在线观看高清

老夫人亲自上手撕人,江浸月当然没有了后顾之忧,急匆匆就从中门上了马车,往京郊赶去。

薛妈妈日前让人上京来给过线索,江浸月不用胡乱的去找,让车夫就直奔目的地。

京城到京郊走的是官道,这会儿正好过了黄梅雨季,路面平整,江浸月拥着毯子迷迷糊糊睡了前半夜,一直到车夫进了村子,问往哪个方向走的时候,江浸月这才醒了过来。

她把车夫留在了老宅,自己穿过老宅后面的田埂,走到了一排农户前面,远远的,就看见了薛妈妈给过线索的那家,灯火通明。

江浸月心头一紧,瞬间闪过了无数念头,提着裙子就往那户冲过去。

“大哥哥,你真的不留下来等等吗?应该是快回来了。”

隔着栅栏围墙,江浸月最先听见了自己女儿白子荔奶声奶气的在说话。

江浸月微微放心了一点下来。

她刚刚还以为有人先一步找到了孩子。

跨过围墙门,江浸月就看见了院子内,白子荔正站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头仰的高高的,满眼的祈求渴望。

“实在是对不起了,哥哥在这边耽搁了太久,家里父亲母亲会担心,若是哥哥能活着回来,下次给你带京城的糖吃,好吗?”白子荔面前的男人蹲了下来,摸了摸白子荔脑袋上的两个小揪揪,话语间如清风明月,很是温柔。

“大哥哥,你是为了不愿意让子荔伤心才会半夜偷偷走对不对?子荔不会骗人的,逍遥游马上就会回来的。”

“大哥哥,大哥哥,我药配好了!保管你药到病除,你再等个三五天……”

白子昂迈着小短腿,噔噔噔的就从堂屋内跑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瓦罐,兴冲冲的跑了出来。

“小荔枝。”江浸月出现在门口,皱着眉头叫了白子荔一声。

“娘……”

“姐姐,你总算回来了!”白子昂出门一眼就看见了已经到了门口的江浸月,手里的瓦罐一扔,直接兴奋的扑了上来。

江浸月很没给面子,伸手就拎过了白子昂的耳朵,瞪着眼睛问他:“你竟然又敢进我屋里了?”

“姐姐、姐姐,这不关哥哥的事,是这个大哥哥,快要死了,哥哥才会进了你的屋子,想要配点药给他……”

白子荔连忙也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江浸月的大腿,“姐姐?”

江浸月都快怀疑自己又一次穿越了,这两个平时窜天下地的小鬼,是她亲自从肚子里生出来的,几天不见竟然开始叫她姐姐了?

“是啊,姐姐,你饶过我吧!”白子昂像是一只活蹦乱跳的虾,捂着耳朵,在手里边叫唤。

白子荔抱着江浸月的大腿,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一张粉嫩小脸委屈的皱到了一起,水盈盈的看着江浸月。

江浸月能受得住白子昂的可劲造,但是还真的拿泪眼朦胧的白子荔没有办法。

她甩开了白子昂,蹲了下来把白子荔抱在了怀里,柔声问她:“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薛妈妈呢?”

白子昂捂着耳朵已经跑到了院子那头,抢先回答了一句,“薛妈妈被我哄睡了!”

“......”

江浸月之前为了方便半夜出去,所以配备了助眠药,一直会让薛妈妈睡前服下,没想到这都能被白子昂找出来。

也可想而知,她那丁点大左躲右藏的实验室,已经被白子昂翻成了什么样子。

江浸月差点没忍住暴脾气上去再揍一顿白子昂。

怀里的白子荔很有眼色的抱住了江浸月的脖子,对江浸月说道,“姐姐,这个大哥哥生了很严重的病,我知道姐姐大仁大义,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所以就让大哥哥在这边住了几天,等你回来给他看病。”

白子荔声音软软的,又引着江浸月看向了院子中的男人。

隔着厅堂里昏暗灯光,江浸月眯了眯眼睛。

院中男人一袭白袍,青丝玉带,气质温润,只是往那边一站,朦胧如月下翠竹,清风霁月,却又浑然带着一种挺拔倔强。

男人五官很是清秀,一双眼睛长的特别好看,月色似乎能落进了里面,凭白就能生出一清潭平静的水来。

“在下……”男人对着江浸月遥遥拱手,弯腰见礼,想要自报姓名。

“公子,别人医者父母心,可是到我这边,只讲究一个缘字,若是无缘,大罗神仙来劝我也不愿救治,公子请回。”江浸月抱着白子荔,往屋里走。

现在真的没工夫去救治个快要病死的陌生人,最多一个时辰的时间给她收拾这两个院子,再晚天亮之前到不了京城,她就是在拿两个孩子的安危去换一个不认识的人。

她不是做慈善的,没那么无私。

“姐姐?”白子荔有点懵,挂在江浸月的脖子上面呆呆的看着她。

江浸月对白子荔最没有办法,怕她等下再哭,不得不低声解释:“今夜我们回京城,你是要你哥哥的命还是要你这个陌生大哥哥的命?”

江浸月态度坚决,头也不回的往堂屋走,很明显的撵人意思。

“是在下叨扰了。”院中男人握着折骨扇一拱手,苍白脸上微微失落,不过也很快就释怀了,规矩行了一礼之后转身往外走。

“娘亲!你不能这样……我要这个大哥哥做我的爹爹!”还坐在江浸月手中的白子荔顿时就哭了起来。

难怪两人一口一个姐姐叫的这么脆生生。

刚刚抱着腿的时候,白子荔那梨花带雨模样是故意哭给江浸月看的,如今是真的哭了,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一边哭一边闹。

“我和哥哥把人留了两天就是为了等娘亲回来,娘亲你明明可以救他的!娘亲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一哭,原本躲着江浸月的白子昂也开始跟着哭,一边哭一边在那边小声的喊娘亲是大坏蛋,看着这么温柔的大哥哥去死,以后再也不要理娘亲了,不要娘亲了……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江浸月捂着额头,彻底败给了这对比大罗神仙还厉害的小鬼。

对着又被自己叫回来的男人,江浸月抿嘴说道。“公子,刚刚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必须天亮之前赶回京城,所以……”

白子昂、白子荔一人一边的围在这男人身边,看着江浸月,一副这男人才是他们真正亲人模样。

江浸月语塞,不得不斟酌了好一会才找到措辞,“如果公子信得过我,我会在去京城路上帮公子医治开方,抵达京城之后,若是公子在京城有亲人,可以让亲人来接去照顾,若是没有亲戚……我可以让我家车夫送公子去公子要去的地方。”

“无妨,在下是京城人士。”

稍微明亮的烛火微微摇动,眼前男人文雅当中沾染不少的书卷之气,俊美的脸上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却举手投足间都是清贵淡雅的气韵,荣辱不惊。

叫醒了薛妈妈,江浸月让两个即将通宵的小鬼去释放体力收东西,她得了空坐在厅堂给男人看诊。

她看诊手法很是粗糙,只是摸了一会脉象,就起身让男人跟着去了卧室。

“你衣服脱了我看看。”江浸月指了指床上,示意男人躺上去。

男人却是僵在了原地,好半天都没有动弹。

“嗯?”江浸月已经开始收拾她自制的一些药材了。

时间紧迫,她也没有办法,条件允许的话她也想大发善心对着病人嘘寒问暖。

“姑娘,这恐怕不妥,有辱你的名声……”

“医者父母心,什么名声不名声的,我跟你共处一室已然是丢了名声,这么讲究女子就不该为医,快脱吧。”江浸月翻了一个白眼,把自制的麻药小心的放进了箱笼中。

顿了下,背后响起了窸窸窣窣衣物摩擦的声音,江浸月收拾差不多就回过了头,然后就看见男人裸露着清瘦的上半身,正低着头准备脱亵裤。

“你干什么?”江浸月一愣。

男人也是一愣,抬头看着江浸月。

就在这时候,卧房的门开了,白子昂兴冲冲的进来,一边跑一边说:“姐姐,薛妈妈问你被褥需要带...吗?”

白子昂看着屋内的两个人,面对面,大哥哥的衣服已经剥的只剩了一条亵裤,这个场面,生生的把他后面要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他敢保证他是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往后退了出去:“不好意思我来的时候不对,我等下再来问!”

说完还顺便关上了门。

江浸月倒是已经习惯了白子昂这样,侧过脸跟男人说道,“裤子不用脱,你不是说你后背有一处疼痛难忍吗?我帮你看看。”

“嗯。”男人应该是实在没见过江浸月这样的姑娘,好一会等到江浸月又催了,才依言趴在了床上。

江浸月走了过去,手指顺着男人的穴位区域往下按。“我找你最疼的位置,是这里吗?”

“不是。”

“这里?”

“不是。”

江浸月指尖微凉,顺着男人的肌肤纹理一寸寸的往下探,不得不感叹,这男人的皮肤真的不错,莹白细腻,摸在手里如同一片光滑的白瓷。

男人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的,耳朵红了大半,声音也微微有些颤。

江浸月摁着走了神,猛的摁下了一个地方,手底一个琉璃珠大小的肉球在皮下滑过,顺带着还有男人的抽气声音。

“是这里?”

“嗯。”

江浸月眯了眯眼睛,然后收回了手,跟男人说道:“你起来吧。”

男人从床上爬坐了起来,脸色因为刚刚的疼痛刺激的一阵红一阵青白。

“你这病应该看过不少大夫了吧?”

“实不相瞒,在下自小体弱多病,家里为了背上这个东西几乎访便了荣坤名医……”

“结果所有人都说你没治,吃不到明年新稻。”江浸月从床底下抽了一个小盒子出来,接过了男人的话。

男人穿好衣服,正襟危坐,点头回答。“正是。”

就是个即将要扩散的肿瘤,这种情况要是放在了二十一世纪,上个手术台切掉,之后再好好养着就没事了。

可是在这个连麻药都没有的古代,却是个绝症了。

江浸月拎着箱子往外走,跟男人说道,“你这个病我能治。”

她走了两步,拎着箱子又回过了头,笑的唇红齿白明朗美好,“不过,我得跟你讲清楚,你后背长了一个东西,我需要在你后背划开一个口子,把这个东西切掉,之后再把你的后背缝合起来,这个过程里有一定的风险,后续养护里也会很麻烦……我给你半柱香时间考虑。”

顿了下,江浸月又加了一句:“如果你同意了,可能今天就会死,也可能以后好了活几十年,如果你不同意,你还可以用我的药物延迟活上一年半载,而且,我的诊金很贵!”

江浸月刚把东西搬上了马车,男人就已经过来了,根本不需要考虑到半柱香的时间。

他对着江浸月深深的行了一个礼:“生死由命。”

“是生死由我。”江浸月眯眼一笑,摊开了手掌,顺便加了一句,“当然,也由钱。”

“在下身上暂无现银……可否用暖玉抵债?”男人托起腰间一块拇指大小的白玉坠,玉器通体莹润通透,光线照过,甚至隐隐有水流质感。

“好说好说。”江浸月当然能看得懂这玉坠是好东西,见钱眼开的收了玉坠就开始盘算接下来该如何给男人开刀手术。

倒是没想到,男人自带了马车和车夫,就停在了村口的村长家里,听了此刻启程去京城,车夫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利索的开始收拾东西,等到江浸月收拾好准备上路的时候,他们也已经准备好了。

上车之前,男人对着夜空里放了一个信号弹,对江浸月的解释是,小厮已经回家中报信去了,他放信号弹就是让朋友在京城门口迎接。

江浸月也没有多说什么,把两孩子揣进薛妈妈的怀里,留在了她带过来的马车上面,叮嘱了车夫不用等她直接去侯府。

她自己带了工具,上了男人的车:“我们在京城门口道别,还请公子忘记今夜发生的任何事情。”

男人皱起了清秀的眉头,很快点了点头。

车夫技术不错,江浸月也没有含糊,直接给男人喂了她提纯的麻醉药,等待会上了官道,路面平稳了就能下刀。

她的小工具箱里是没事时候自己磨的一些黄铜细刀片,有长有短,跟现代的手术刀有些相似,在给刀片消毒的时候,车内男人忽的说道:“姑娘,若是……”

“玉佩我是不会还的。”江浸月细细的擦拭了一下刀片,皱着眉头打断了男人的话。

她对美色的兴趣不大,不过很显然,白子昂、白子荔想要个帅哥当爸爸的心已经按耐不住了,她得好好想想,等回了侯府,该怎么解释他们多了个便宜爹的事情。

或者说,她是不是应该查查当年的事情,找到这不负责任的死渣男真爹爹?

车上了官道,马车轮子上面有江浸月特意让车夫包好的棉布,减震效果还不错,几乎没什么颠簸。

就在这样简陋的环境下面,车顶上吊着五盏油灯,江浸月开始手术。

没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她只能帮他到这里,如果直接不开刀的话,就算吃了她开的药方,这个男人也最多拖延一年。

因为光线还是太暗,这场手术足足做了一个多时辰,等到江浸月拿着消毒过的棉线缝合好伤口之后,外面天空已经麻花亮,京城的繁华近在眼前。

男人的麻药劲还没有过去,江浸月写了三张方子压在了小几上,一张内服,一张外用,一张拆线和后期养护,那么多的字,他那一小块玉佩花的也值得。

刚进了京城西华门,男人麻药劲头还没过去,江浸月就从车上跳了下来。

趁着天色太早人还不太多,她往自己家走去,还没走两步,面前忽然停下了一辆马车。

李宗煜抬着深邃敛光的眸子,对她伸手:“上来吧。”

诶?这京城真的是弹丸之地,随便出个门都能遇见个熟人。

待会人多她被人看见确实不太妥当,江浸月略微一想,就跳上了李宗煜的马车:“去定国侯府。”

李宗煜对着车夫交代了一句,然后转过头,微微眯着眼睛看向江浸月:“昨夜出的城?”

“啊...是啊是啊,城外...空气好,天色也好。”江浸月笑眯眯的如同一只无牙又无爪的猫,已经不需要解释她为什么一大早出现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一劲装男人轻巧的跳上了马车,隔着门帘半跪:“王爷,人是昏迷的,满车血。”

电光石火间,李宗煜突然转身伸手,那一瞬间扣住了江浸月细弱的脖颈,声音冷冽。

“说,你到底是谁的人!”

“你疯了吧?我是你救命恩人!”江浸月到底还有一点武力,下意识伸手想要掰开李宗煜的手。

可是她向来不是力量型的选手,挣扎了半天,却被李宗煜掐的更紧。

能进入肺部的氧气越来越少,江浸月抬脚,想要招呼着李宗煜的裆部,却又被他成功拦截了下来。

小小的马车中间,李宗煜靠的很近,几乎能听见他的心跳声:“京城犹如一池死水,如今你三番五次靠近了我,还是与子杭有婚约的定国侯侯府二小姐,又拿了我的婚约,你到底是谁派来的,这么想搅浑这池水?”

李宗煜唇齿越发靠近,飘散出淡淡的冷冽清香,如同无形中张开的一只大手,让这马车上的小空间越发的逼仄。

江浸月被李宗煜掐的眼前阵阵发黑。

她自问无愧李宗煜,第一次见面时候情况如此危急她也救了他,即使那时候更多是为自己的命考虑,第二次见面,她被无故牵连,甚至为了他一个救人的小举动果断进了这趟浑水露了自己底牌。

第三次见面,即使是她让他报恩,牺牲了自己的名声和也不知道有没有的相好,但是后来他不是还让还钱吗?就算钱还没还,但是到底还是应该有恩情在的,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这一瞬间,她咀嚼了李宗煜刚刚说的话,迅速的明白了一件事情。

李宗煜,怀疑她是别人派过来的奸细。

江浸月越往后缩,李宗煜的手就越跟铁钳一般,完全不动弹。

“你是二哥的人?还是八哥的?”

江浸月瞬间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她打不过李宗煜,李宗煜若是真的想要她的命,她连博一博的资本都没有。

“我如果真的是别人派来的奸细,为什么接二连三的救你?”江浸月怒瞪着李宗煜,她不相信李宗煜没有想过这些。

李宗煜眯了眯眼睛,危险的气息在车内越来越浓。

他还在怀疑。

手上的力气丝毫没有减轻,江浸月只觉得自己肺快要炸了,根本说不出一句话。

硬的不行,她就来软的。

电光石火,江浸月突然娇滴滴的哭了起来,眼泪吧嗒吧嗒的落到了李宗煜的手背上。

她知道自己的哭向来具有欺骗性。

李宗煜一个忪怔,就这一下子的功夫,手松了一松,大量的氧气涌了上来,江浸月本能的大口呼吸,眼泪掉的更多,“在远山侯府当日,浸月曾经跟王爷说过,若是王爷不肯报恩,浸月也不强求,王爷答不答应都可以,如今王爷又拿这个事情为难,若是反悔了,浸月只当、只当...”

江浸月捂着脖子很有技巧性在这里断了句,之后轻轻摇头没再说话,只缩在马车的角落,无声的掉眼泪,如同一只软萌的小白兔。

她当初只为自己之后办事能更方便一点,才要求李宗煜报恩,如果早知道招惹了他会带来这么多的麻烦,倒是宁愿之后再也别见这王八蛋了

李宗煜见过江浸月那夜暴起杀人的模样,也见过她眼含冷笑站在亭中央,跟远山侯夫人叫板的狡黠模样,如今这样娇弱的像一朵风吹雨打的花,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对待。

静默半晌,李宗煜皱着眉头,对着车外说了一句:“你去定国侯府回话,就说他们二小姐跟我在一起。”

“是。”车外男人应了一声,紧接着已经不见了身影。

虽然他们这样孤男寡女的共处一起不太合适,可是如今两人已经有了婚约,甚至在定国侯府那概念里,孩子都是十二王的,自然不会有人说什么。

紧接着,李宗煜对着车夫交代,“去远山侯府。”

“是,王爷。”车外的车夫听了命令,立刻调转了马车头,往远山侯府去。

江浸月不明白李宗煜这是什么意思,只能捂着发红的脖子不断的轻咳,胆怯的缩在了马车角落没有动弹。

李宗煜坐在马车中央,微微皱着眉,此时此刻静默的如同这马车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

他的人早就查过,江浸月确确实实是江家那个胆小懦弱又蠢笨的二小姐,侯府老夫人不傻,不会连自己外孙女都分不清。

没多久,马车停了下来,直接到了远山侯府侧门,门房已经早早的过来开了门,清晨的阳光破晓而出,淡淡的金色光晕洒在了李宗煜的肩膀上。

此刻再跑是不可能了,江浸月只有技巧性的拳脚功夫,不要说这会身边的全是李宗煜的人,就算只有李宗煜一人,她也根本跑不掉。

她只能跟着一起进了侯府。

这会虽然天色尚早,但是奇怪的是,一路从侧门到侯府的假山洞内,他们几乎没有碰见过任何一个侯府的下人。

脚步跟着李宗煜走,江浸月的脑子飞快的运转了起来。

她接连两次三次的碰见李宗煜,真的只是凑巧,但是为什么能在远山侯府碰见李宗煜?甚至在远山侯府的假山后,还有李宗煜的地方?

只有一种可能,远山侯府是李宗煜的人!

荣坤国没有什么历史,如今在位的老皇帝就是荣坤国的开国帝王,十二个儿子两个已经死了,剩下的打发了打发,驱赶的驱赶,她早就听说过,李宗煜是老皇帝最疼爱的小幺,成年之后没有封号,没有另开府邸,如今还住在皇宫里。

换一句话说,老皇帝若是哪天突发急病死了,那整个皇宫都会是李宗煜的控制,兵符玉玺皆在,到时候想要伪造什么样子的遗诏不可以?

所以,李宗煜已经开始做夺嫡准备了?

上次碰巧撞见是从假山的另一个方向,如今从假山的正门进入,才发现假山的门口荒草丛生,外人丝毫看不出来内里另有天地。

进了山洞,后面的车夫门房都没有跟上来,巨大而又黑暗的甬道里,江浸月只听见了自己的呼吸声音。

“呲呲。”

火石碰撞,洞内烛火摇曳,昏暗又妖冶。

李宗煜转过了身,紧接着,从怀里拿出了一颗弹丸。

赫然是当初说好定亲交易时候,他跟江浸月要的那小型炸药。

“你这是什么意思?”江浸月忽的明白了,为什么李宗煜今日会怀疑她。

按照道理来说,她是江家闭门不出的大家闺秀,如今却有了身手,有了不知深浅的医术,更甚至,还有这种东西。

拿出两个弹丸时候,江浸月根本没有多想,如今想来,怕是从上次远山侯府她无意站在洞外的那一刻,李宗煜就已经怀疑了,甚至更早。

李宗煜把小型炸药放在了桌子上,站在了江浸月的对面,那一刻,昏暗光线中他的眼神如同一只隐秘又迅捷的猎豹,随时随地会扑上来厮杀猎物。

“这不是我们荣坤该有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