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备注网名 >

男男狂揉吃奶胸高潮动态图试看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故事

贺澜心了然,冷静道:“告诉我包厢号,我送你回去吧。”终究是在这一刻心软了。

鹿寻深深的点头说了包厢号:“999。”

贺澜心觉得这个包厢号莫名的有些熟悉,但并未深思就带着鹿寻走了。

鹿寻一直怯生生的跟在后面,在贺澜心看不到的瞬间,弯勾了唇角。

这么快就上钩了,贺澜心等会儿你见到什么可别怪我,谁让你自己人傻心善。

贺澜心一个人走在前面时不时回头,心里却早已经打翻了醋坛子,她居然帮着情敌。

最后终究是理智战胜了她的欲念,鹿寻本来就没错,她才是中间的那个第三者吧。

“这里就已经到了,以后千万不要一个人出来,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也挺不安全的。”

“好,谢谢姐姐。”鹿寻推开门进去,我又突然回头甜甜的说道:“要不姐姐先进去坐坐,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如果告诉我大哥,他定会给你丰厚的报酬谢谢你救了我。”

贺澜心拒绝:“我就先不进去了……”

鹿寻后退直接挽住贺澜心的胳膊:“我就是想要诚心诚意的感谢你,如果不是今天你及时出现的话,可能我早就……”

鹿寻一副要哭了的模样,这副样子还真的是让人无法拒绝啊。

“好。”鹿寻的朋友她应该不认识 到时候去找一个过程就赶快出来,但却忘了鹿寻口中的大哥正是谁。

“顾大哥,今天刚才我去洗手间时差点被人……幸好路上有位姐姐救了我,你可要好好的帮我感谢她才是。”鹿寻蹦蹦跳跳的进去。

包厢里的两个很快反应过来,角落的顾闻晟对鹿寻差点被人带走没有任何反应。

“是谁欺负了我们的小寻妹妹,将名字报上来,我非打的他满地找牙!”白澄浩第一时间站了出来,语气恶狠狠的说道。

个子很高,一看就是纨绔子弟的模样。

“现在已经没事了,那个人是谁我也不知道,反正是被姐姐吓跑的,我先为你们隆重介绍一下。”鹿寻去牵贺澜心的手。

“就是这位姐姐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什么名字呢。”鹿寻天真正无邪的问道。

白澄浩打量了贺澜心几番,这才说道:“原来是一个御姐,难怪会将人给打走,这气质挺不错的,不知道是哪家的大小姐?”

能够进入这里的非富即贵。

又摸了摸下巴说道:“但是这个人怎么长得这么像嫂子呢。”

贺澜心身体一僵,顾大哥,嫂子?似乎猜到了什么,往白澄浩后面看去。

因为光线原因,并没看清楚。

鹿寻脸色一白,小脸没了微笑。

白澄浩这才觉得说错了话,连忙说道:“这话我说错了,说错了……该死的我怎么就忘了小寻妹妹才是我嫂子。”

真是吓死人了,就是因为顾闻晟那家伙娶了妻,小寻妹妹心里肯定不好受才将两个人拉出来散心的。

“名字就不用知道了,只是看她一个人回来,危险送她回来而已,若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贺澜心不管他们的事情,抬脚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了十分熟悉的声音。

顾闻晟原本一直在角落闭眼休息,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才睁开眼,果然是那个女人。

“澜心?”顾闻晟问道。

贺澜心整个身体为之一僵,愣在原地不知道干什么。

顾闻晟真的在这里!他和鹿寻在一起。

“顾大哥……”鹿寻变得不可自信,整个眼睛睁得大大的,眼里满是委屈。

那神情犹如她是正主,而贺澜心是小三。

“顾闻晟。”贺澜心喊道。

这时间在场的四个人都不说话了,空间一阵静谧。

“原来这位就是大哥娶的新婚妻子吗?”白澄浩说尴尬的说道,刚才他说的是什么话,居然还当着别人新婚妻子的面说。

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新婚碰上旧爱,得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走。”顾闻晟拉着贺澜心就走,临走时给了鹿寻一个眼神。

白澄浩在原地不知所措,看向鹿寻:“你们两个就是孽缘呀,这是新欢遇上旧爱,这下可有得好戏看了。”

“白澄浩!”鹿寻在原地跺了跺脚,眼睛蓄满了泪水,可见有多生气。

“哎哎,小寻妹妹,是我说错了话,说错了话……”白澄浩在这边宽慰鹿寻,而鹿寻此时整个心里面被那顾闻晟眼神看得心里发麻。

她这样的小把戏肯定被看出来了。

贺澜心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出了包厢。

刚才原本丝毫没在意的话,却在这一刻不断的回放在自己耳朵里。

原来,在他们的圈子里,自己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鹿寻才是顾闻晟的妻子。

他从未带她去看过他的亲朋好友至始至终出席的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语气有些严厉。

“你这是在怨我吗?”贺澜心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顾闻晟,不甘示弱。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以后还是少来。”

“呵……顾先生难道不知道吗?我从14岁就开始混迹夜场,来这里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去哪里?难道还要向你报备吗?是怕我打扰了你和你的旧爱在一起吧。”

贺澜心莞尔一笑:“是啊,说什么从来都没有将心交付给别人,你就是这么敷衍我的吗!”

“贺澜心!请注意你的措辞。”顾闻晟怒了。

“我究竟是哪一点说错了?还是哪一句惹得你顾先生不满意?”

顾闻晟抓住贺澜心的手:“好好说话,别用这样的语气对我说。”

“啪!”贺澜心一气之下在酒精的催使下直接给了顾闻晟一巴掌。

“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我怎么做!就算我们的关系是假的,但是在我们还没离婚之前,我不允许你有任何的婚内出轨现象。”

贺澜心是天之骄子的大小姐,眼里容不得任何的沙子,提出这样的要求也很正常。

只有贺澜心自己知道她是吃醋嫉妒到了疯狂。

顾闻晟第一次对着贺澜心生气:“贺澜心,你别太过得寸进尺。”

留给贺澜心一个背影。

顾闻晟走后,贺澜心这才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她刚才是干了什么,居然打了顾闻晟一巴掌。

做过的事永远也收不回,在这里悲伤春秋也没用,贺澜心起身犹如木头一般回到了自己的包厢。

只要一想到鹿寻和顾闻晟待在一起,嫉妒疯狂滋长。

顾闻晟回到包厢,第一时间到了鹿寻面前。

“以后别在我面前使用这种小把戏,实在是太幼稚了!”顾闻晟警告道。

鹿寻颤颤巍巍的起身,眼神有些躲闪,小声说道:“我不懂顾大哥在说什么。”

“你心里面清楚就行,小寻,我的忍耐有限,别一次又一次挑战我的底线。”

“顾闻晟!你们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关系搞得这么僵?”白澄浩一脸的迷茫,刚才还好好的怎么怪罪鹿寻。

“白澄浩,下一次说话做事麻烦注意用一下你的脑子。”

白澄浩顿时心痛:“顾大哥,我做错了什么,你好歹也得给我一个理由吧,这么人身攻击是不对的。”

“自己理解。”顾闻晟只是回来警告,拿着东西就走了。

白澄浩一个人仔仔细细思考了好久才发现,原来是在刚才他说鹿寻才是嫂子,而真正的正宫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实在是太吓人了吧……

聚餐结束,贺澜心整个人都是身心疲惫的,提不起丝毫的兴致来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一个电话,自己只是站在酒店门口等着。

“澜心。”顾闻晟走到她面前。

贺澜心早就已经醉了此时一个人靠在柱子上才能勉勉强强的稳住自己的身子。

而顾闻晟在外面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

“顾闻晟?”贺澜心悄然睁开了眼睛,看清楚了眼前的人,这才放松的状态。

“你怎么才来啊……”贺澜心张开双手就扑到了顾闻晟身上:“我等了你好久好久你才出现,你太坏了!”

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对不起这三个字徘徊在嘴边,只好以这样的方式来解决。

“你这是喝了多少酒?”顾闻晟不禁有些无奈,上一刻还想着怎么教训这个女人,下一刻她却喝得跟个醉鬼一样。

教训的话在口里一声声都说不出来,贺澜心还是第一个打了他巴掌还好生生站在他面前的人。

“我先送你回去。”

贺澜心乖巧的点头安心的趴在顾闻晟怀里,舍不得放开。

就连贺澜心自己都不知道,在自己潜意识里只要有顾闻晟,她就会变得特别的自信,还有安全感,甚至可以完全放松警惕。

贺澜心被带走,而喊来的助理则是在酒店门口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接收到消息,自家小姐已经被接走了。

贺澜心一如反常的乖巧在臂弯里,睡得一脸香甜。

刚才强势的女人在这一刻却变得无比乖巧。

顾闻晟是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善变。

“顾闻晟……”贺澜心喊道。

“我在。”

贺澜心:“我才是你的妻子对不对?”

顾闻晟:“你从始至终都是我的妻子。”

“嗯....那就好。”贺澜心转眼又睡着了,仿佛刚才问的话只是错觉一般。

顾闻晟拍了拍她的脸:“先洗澡,然后睡觉。”

“我不要……”贺澜心摇头,神色婴宁。

“乖,要听话。”

“我就是不要嘛,想要睡觉,好困……”贺澜心嘟嚷了几声,翻了一个身,又睡过去了。

“贺澜心,你再不起床自己去洗的话,那我就要替你洗了。”顾闻晟阴测测的说道,眉眼难得的温柔。

贺澜心酒醒了三分,摇了摇头:“我自己去洗,你不准碰我!”

顾闻晟举起自己的双手:“我不碰你,你现在可以去洗了吧。”

贺澜心这才满意的点头,摇摇晃晃去了浴室。

很快浴室变成了哗啦啦的水声,顾闻晟这才放松了许多。

也准备自己好好处理一下手中的事情,便去了书房。

“顾闻晟?”贺澜心出来没有看到自己想见的人,慌了神,大喊一声。

“顾闻晟……顾闻晟!”贺澜心只裹了一件浴袍,便开始寻找犹如无助的孩子找不到家一样。

“澜心,怎么了?出了什么事。”顾闻晟听到声音,急匆匆的从书房出来。

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飞奔到自己身上,狠狠的抱住。

“我还以为你不见了……别再丢下我一个人了。”自从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去世,贺澜心心里面变得越来越脆弱,以为自己在乎的人都会随他而去。

“我一直都在这里哪里也没去,不要害怕。”顾闻晟抚摸贺澜心的头:“现在可以放心了吗?”

“你们都是骗子,说了要留下来陪我一辈子的,结果一个个都先走了。”喝了酒的贺澜心变得格外的脆弱。

“连你也要离开我……”一想到顾闻晟要和她离婚,贺澜心哭得就更加伤心,哭声止都止不住。

“我哪里说要离开你了,还真像一个要不到糖的孩子一般。”亏她刚才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这么快赶过来,原来是耍小孩子脾气了。

“我……”贺澜心说不出话,眼角还挂着泪珠。

顾闻晟对她越好,贺澜心心里面就越是不想眼前的人离开,想要将顾泽言一辈子困在自己手里。

顾闻晟问道:“怎么了?”

“我困了……”贺澜心埋头说道,抱着顾闻晟不撒手。

“那我送你去睡觉好不好?”

“好。”贺澜心顿时笑得可开心了,露出了自己的小牙齿。

就知道会是这样,顾闻晟叹气。

还是少让她喝点酒吧,虽然这个样子的贺澜心很是可爱,但也确是令人比较头疼。

真的完全和小孩子没有区别。

贺澜心乖乖的躺在床上,手却一刻也不撒手。

“撒手,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处理。”意思就是不能陪她睡了。

“我不管,我就要你陪我睡觉。”贺澜心眼神有些迷离,嘟起嘴巴。

头发散落在后面,雪白的锁骨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迷惑。

下身一热,顾闻晟皱眉:“乖。”

面对贺澜心这个妖精他自制力可没那么强,要是再不撒手后面的事情他可就不负责了。

“我不要……”贺澜心如同抱大腿一般将顾闻晟的整只手抱着。

“不陪我睡觉我就一直缠着你!”

顾闻晟:“……”

他还真是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来说什么了。

“贺澜心,你这是在玩火!”顾闻晟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分明就是在邀请。

“玩火是什么?”贺澜心咬唇:“我只要你留下来陪我,一个人睡好可怕……那那些坏人会来抓我走的。”

顾闻晟:“这里没有坏人,只有你和我现在可以放心睡觉了吧。”

“不要!”贺澜心更是不依不饶,抱得更紧了。

“如果你不陪我睡觉的话,那我就一直吵着你,吵着你心烦!”

贺澜心眼睛还是半眯着的说话,甚至带着些迷糊咕噜咕噜的,但顾闻晟依旧能够听得很清楚。

这还是他认识的贺澜心吗?那个一见面就强势的女人,在这一刻简直就是变幻的天差地别,他还有些接受不了。

面对贺澜心的请求,顾闻晟终究还是败下阵来了,直接一个弯腰将贺澜心抱在怀里:“现在可以睡觉了吧?”

贺澜心这才心满意足的点头,将顾闻晟当成了自己的玩偶抱在怀里。

顾闻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喝醉酒还真是挺折磨人的。

等贺澜心熟睡过后,这才慢慢的起床偷偷离开。

顾闻晟一走,原本熟睡的人突然间睁开了眼睛,对着顾闻晟的背影说道:“对不起....”

……

贺澜心起床时,顾闻晟一就已经将所有的早餐全都准备好了,可谓是细心到了极致。

“嗯....”昨晚梦到自己抱着一只大熊睡,以醉酒的事忘记昨天的一切。

“顾闻晟……”贺澜心揉着自己的小眼睛,穿着一双拖鞋,就直接走了出去。

结果才刚刚睁开眼,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爷爷!”贺澜心魂儿都快要吓没了,爷爷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她现在可是一副极其邋遢的模样,赶紧跑回房间。

“哈哈哈,澜心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贺海生经过这几天的调养,身体已经渐渐好转了,就连说话都变得中气十足。

“澜心在家这个样子习惯了见到爷爷您不免有些害羞。”顾闻晟解释道。

贺海生不知道有多满意了,看到这幅景象。

“看来你将我们澜心惯得像个小公主似的,很好很好。”

“爷爷夸张了,这本就是我身为丈夫的分内之事,谈不上什么的。”顾闻晟还在准备早饭。

“这么早就来叨扰你们,也着实我手中有急事要告诉你们两个。”贺海生突然间变了脸色,脸色有些难看。

贺澜心这个时候也处理好自己出来了,一把扑在贺海生怀里:“爷爷,我可想死你了,我还以为你叫我给忘了,不来看我了呢。”

“你啊,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在我的怀里撒娇还不赶快起来,让顾闻晟看到了得多不好意思。”

“澜心在我面前也是这副模样,这样子我早就习惯了,爷爷不必担心她面子厚着呢。”顾闻晟连忙解释。

“顾闻晟!居然在我爷爷面前拆我的台。”贺澜心作势就要拿起沙发上的枕头扔过去。

“澜心,你现在已经为人气死了,可别在这么茫茫壮壮的,这像什么样子!”贺海生虽然嘴上在训斥,但是那眼角的笑容可是隐藏不住的。

“我……我这不是……”贺澜心尴尬的放下手中的枕头,问道:“爷爷这一次来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顾闻晟也随即跟了过来,看样子是有大事情要商量了。

“这一次确实是有大事情要找你们两个,中哲走了之后公司就一直在交给你们打理,原本以为公司已经渐渐走上了正头,可我今天接到消息,有三家公司正准备和我们贺家解除合作关系。”

贺海生原本是不管公司里的事情,一生戎马,到了晚年也就管着自己手底下的人,但是贺氏是毕竟是贺家的资产,也是自己儿子一生的心血。

而贺海生在整个厦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人收到这个消息便第一时间告诉了他,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么一出。

“什么……”贺澜心心惊:“公司现在的运营已经渐渐开始稳定了,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状况!况且他们可都是签了合约的,想轻易的走,也得看在贺家的面子上吧?”

和贺家合作,不知道有好多家合作伙伴争先恐后的抢,又怎么会突然离开,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也正在苦恼这一点,但这确实是事实,你们两个还是好好的查一查,切莫漏了其中的任何一点。我也只能带一个话了,不能帮助你们,我这个老头子还真是没用。”

“爷爷,你现在年事已高,只要安安心心的享清福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全都交给我来做就可以了。”

贺澜心宽慰,公司出了问题,爷爷帮上的忙很少,心里面肯定也很愧疚吧。

“至少爷爷还是能给你一些的,我也有不少的人脉,到时候一一介绍给你认识,希望能够让你在工作上更轻松一些。”

贺海生这是将自己所友好的东西和宠爱全都给贺澜心一个人。

顾闻晟沉吟:“爷爷大可不必担心这件事情,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澜心公司的地位受到影响,很多事情我会帮她的。”

“幸好有你在,才能保住这个公司。这些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自从你父亲去世过后,贺家的位置也在岌岌可危,你若不早些成长起来……”

贺家的重任不得不单下去,毕竟是唯一一个贺家后人。

贺澜心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的肩上有多重。

“我知道了,爷爷。”贺澜心手微微一抖:“这些事情我心里面都清楚,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守护着贺家。”

“我也就是怕我哪一天不在了,将这偌大的家业交给你,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承受的过来,万一又被那些奸人所害……”贺海生看着自己唯一的孙女红了眼眶,确实是太为难这个孩子了。

顾闻晟在旁边颇有些动容,所有的重任全都落在一个女孩子的身上,可想而知这其中的压力有多大了。

可贺澜心从来都没有抱怨过,而是将这一切全都默默的扛起,甚至用自己的行动去努力。

这么一个坚强的女孩子,应该值得被整个世界温柔以待。

顾闻晟心一软,将贺澜心护在怀中:“爷爷,有我在澜心的身边,你大可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的。”

贺海生握住贺澜心的手,连连点头说着好。

顾闻晟的情话永远都是最动听的,只是只会在自己的爷爷面前说出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