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备注网名 >

越看越湿的啪啪的小说免费 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我同意这个说法,也不能一棒子就这么否定了贺总。”

随着第一个人的附和,也渐渐有两三个人举起了自己的手表示愿意这么做,这些都是忠心耿耿的,也是给贺澜心的一个机会,看在老贺总的面子上。

叶呈看到这一场景瞬间就黑了脸,这些老东西简直不识时务,如果有他接认董事长之位,一定能够将贺氏提升更高的一个层次。

贺氏是他的心血,不容别人践踏。

竟然选择一个毫无任何经验的千金大小姐,把贺氏的未来交到这么一个人手上,这些股东还真是可以回家养老了!

贺澜心感激的看向这些人,爸爸不是养了一群白眼狼,还是有值得信任可托付的,但反对的也在多数。

“我不同意!”叶呈反对。

“你们确定要让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带领你们,想让贺氏继续走下坡路?你们有这个勇气拿自己的钱去赌,我可没有这个勇气。”

这句话确实是太过现实了,在利益面前这些人情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果然刚才那些举手附和的人这一刻都开始犹豫了。

贺老总给他们的确实是多,但人走到这个位置,哪一个不是经历了千辛万苦,如果真的让公司一而再再而三的亏空下去,他们到底还要不要赚钱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但利益也可以摇动一切。

“是吗?你们当真觉得我什么能力都没有,这段时间会有我的先生顾闻晟来接手,在此期间我会努力的学习,并且尽快的带领大家走上一个新的高度。”

她知道让自己接任很难让人信服,所以就按照顾闻晟给的第二个方案。

贺澜心的新婚丈夫顾闻晟,只要有心人一查就知道这个人的身份是什么,可不比那些人能力差,甚至有过叶呈。

叶呈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果然是要搬出顾闻晟,难怪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选择了结婚。

“贺总的勇气我实在是佩服,就这么将一个公司交给了外人,还真不怕他们顾家直接将贺氏给吞并了,就算是夫妻,不过才刚结婚,就做这么大的勇气,着实是佩服佩服。”

叶呈主动鼓起了掌,那副样子仿佛已经断定了,贺氏会被贺澜心给卖了。

贺澜心此刻脸色涨得通红:“公司是我自己的,我和我丈夫甚至拥有共同财产,两家联姻是最好的选择,叶董事长又怎么会断定他们故事想要吞并贺氏!”

这分明就是在动摇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否定了让顾闻晟接手这个公司的实力。

“哪一个商人不看利益,现在贺氏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一块香饽饽,谁都想来分一块,结婚了还可以离婚。”

贺澜心此刻握紧拳头,如果不是时间不对,真想给这副嘴脸一拳打过去,简直是太过气人了。

确实,顾闻晟心里面在想什么?她确实不知道,他们本就是假结婚,为了相互的利益而在一起。

在这一刻,贺澜心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难道在所有人的眼里,他们的婚姻根本就维持不了多久,终究会离婚吗。

“叶董事长是在我新婚燕尔时就来诅咒我吗?但是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会议室的门突然间被打开,顾闻晟直接进来。

“哟,原来是顾先生来了。”叶呈起身,伸出自己的手:“久仰顾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叶董事长真是谬赞了,刚才还在诅咒我离婚,现在转眼又来向我问好,这就是叶董事长的作风吗?”顾闻晟温和的笑道,但那笑容中隐藏着风刃。

叶呈脸色一白,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刚才我那是开玩笑的,毕竟是贺氏的确是块香饽饽,我这是在为公司考虑,有这样的想法也不为过。”

贺澜心看到顾闻晟犹如看到了主心骨,准备了那么多的措辞,却在这一刻有些害怕,甚至连那些话反驳都不知道怎么反驳。

叶呈实在是太会抓人心了,这么多的理由堵得她哑口无言,她又怎么敢保证自己能够说出他们永远不会离婚这句话。

贺澜心想,的确刚才那个问题她没办法回答,内心本就在一直逃避这个问题。

“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别拿我们夫妻俩开玩笑。我们可是会一辈子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就不劳叶董事长操心了。今天来可是为了正事的,我岳父的公司怎可落到外人的手里。”

顾闻晟从门口一移步到了鹿寻面前。

“众所周知,在几天前我们两个已经举行了婚礼,我也算是贺家的一份子了,岳父的公司有难,我不可能袖手旁观。我岳父的公司姓贺,第一继承人是我的妻子,那就理所应当的将这个位置给她。”

顾闻晟说出这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在场的所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起身反驳。

那强大的气场,一进来整个办公室就降低了好几个度,就连反驳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甚至还有几个股东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说法。

“贺澜心上任期间对公司造成了任何的损失,我们贺氏一力承担一分也不少的打入贺氏的账户,而且在这基础上直接加五个百分点,并将这董事之位让给有能力的人。”

顾闻晟的话一言九鼎,说到做到,说出去的话更不可能会反悔,这句话一出包括那些想要反对贺澜心上位的人都心动了。

贺澜心本就身为第一继承人,就算想要弹劾下去,也得考虑很多因素,这个公司还是姓贺的,将正主给赶下去,的确有些强人所难。

但是让一个不学无术的千金小姐继承大任,他们心里面也是不同意的,所以这就导致了他们复杂的心理。

而顾闻晟这个决定无非就是给了所有人一个时间一个选择。

“我同意顾先生的这个做法。”很快很多人就默默举起了自己的手,反正先给贺家人一个机会,若是做的不好直接下位就可以了,还不用他们主动去说,也算是给了去世的老贺总一个交代。

贺澜心知道,顾闻晟是拿上了整个公司来赌,以后顾氏和贺氏定然是分不开了。

“不知道叶董事长对于我这个做法有什么疑问吗?”

那些股东同意也只算是一部分,得让这个最大的股东同意了来才行。

叶呈此刻脸色可谓是精彩纷呈了,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结果却来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这个顾闻晟根本就是来克他的,果然顾闻晟不容小觑。

“我同意这个说法,也不能一棒子就这么否定了贺总。”

随着第一个人的附和,也渐渐有两三个人举起了自己的手表示愿意这么做,这些都是忠心耿耿的,也是给贺澜心的一个机会,看在老贺总的面子上。

叶呈看到这一场景瞬间就黑了脸,这些老东西简直不识时务,如果有他接认董事长之位,一定能够将贺氏提升更高的一个层次。

贺氏是他的心血,不容别人践踏。

竟然选择一个毫无任何经验的千金大小姐,把贺氏的未来交到这么一个人手上,这些股东还真是可以回家养老了!

贺澜心感激的看向这些人,爸爸不是养了一群白眼狼,还是有值得信任可托付的,但反对的也在多数。

“我不同意!”叶呈反对。

“你们确定要让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带领你们,想让贺氏继续走下坡路?你们有这个勇气拿自己的钱去赌,我可没有这个勇气。”

这句话确实是太过现实了,在利益面前这些人情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果然刚才那些举手附和的人这一刻都开始犹豫了。

贺老总给他们的确实是多,但人走到这个位置,哪一个不是经历了千辛万苦,如果真的让公司一而再再而三的亏空下去,他们到底还要不要赚钱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但利益也可以摇动一切。

“是吗?你们当真觉得我什么能力都没有,这段时间会有我的先生顾闻晟来接手,在此期间我会努力的学习,并且尽快的带领大家走上一个新的高度。”

她知道让自己接任很难让人信服,所以就按照顾闻晟给的第二个方案。

贺澜心的新婚丈夫顾闻晟,只要有心人一查就知道这个人的身份是什么,可不比那些人能力差,甚至有过叶呈。

叶呈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果然是要搬出顾闻晟,难怪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选择了结婚。

“贺总的勇气我实在是佩服,就这么将一个公司交给了外人,还真不怕他们顾家直接将贺氏给吞并了,就算是夫妻,不过才刚结婚,就做这么大的勇气,着实是佩服佩服。”

叶呈主动鼓起了掌,那副样子仿佛已经断定了,贺氏会被贺澜心给卖了。

贺澜心此刻脸色涨得通红:“公司是我自己的,我和我丈夫甚至拥有共同财产,两家联姻是最好的选择,叶董事长又怎么会断定他们故事想要吞并贺氏!”

这分明就是在动摇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否定了让顾闻晟接手这个公司的实力。

“哪一个商人不看利益,现在贺氏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一块香饽饽,谁都想来分一块,结婚了还可以离婚。”

贺澜心此刻握紧拳头,如果不是时间不对,真想给这副嘴脸一拳打过去,简直是太过气人了。

确实,顾闻晟心里面在想什么?她确实不知道,他们本就是假结婚,为了相互的利益而在一起。

在这一刻,贺澜心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难道在所有人的眼里,他们的婚姻根本就维持不了多久,终究会离婚吗。

“叶董事长是在我新婚燕尔时就来诅咒我吗?但是很抱歉,让你失望了。”会议室的门突然间被打开,顾闻晟直接进来。

“哟,原来是顾先生来了。”叶呈起身,伸出自己的手:“久仰顾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叶董事长真是谬赞了,刚才还在诅咒我离婚,现在转眼又来向我问好,这就是叶董事长的作风吗?”顾闻晟温和的笑道,但那笑容中隐藏着风刃。

叶呈脸色一白,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刚才我那是开玩笑的,毕竟是贺氏的确是块香饽饽,我这是在为公司考虑,有这样的想法也不为过。”

贺澜心看到顾闻晟犹如看到了主心骨,准备了那么多的措辞,却在这一刻有些害怕,甚至连那些话反驳都不知道怎么反驳。

叶呈实在是太会抓人心了,这么多的理由堵得她哑口无言,她又怎么敢保证自己能够说出他们永远不会离婚这句话。

贺澜心想,的确刚才那个问题她没办法回答,内心本就在一直逃避这个问题。

“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别拿我们夫妻俩开玩笑。我们可是会一辈子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就不劳叶董事长操心了。今天来可是为了正事的,我岳父的公司怎可落到外人的手里。”

顾闻晟从门口一移步到了鹿寻面前。

“众所周知,在几天前我们两个已经举行了婚礼,我也算是贺家的一份子了,岳父的公司有难,我不可能袖手旁观。我岳父的公司姓贺,第一继承人是我的妻子,那就理所应当的将这个位置给她。”

顾闻晟说出这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在场的所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起身反驳。

那强大的气场,一进来整个办公室就降低了好几个度,就连反驳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甚至还有几个股东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说法。

“贺澜心上任期间对公司造成了任何的损失,我们贺氏一力承担一分也不少的打入贺氏的账户,而且在这基础上直接加五个百分点,并将这董事之位让给有能力的人。”

顾闻晟的话一言九鼎,说到做到,说出去的话更不可能会反悔,这句话一出包括那些想要反对贺澜心上位的人都心动了。

贺澜心本就身为第一继承人,就算想要弹劾下去,也得考虑很多因素,这个公司还是姓贺的,将正主给赶下去,的确有些强人所难。

但是让一个不学无术的千金小姐继承大任,他们心里面也是不同意的,所以这就导致了他们复杂的心理。

而顾闻晟这个决定无非就是给了所有人一个时间一个选择。

“我同意顾先生的这个做法。”很快很多人就默默举起了自己的手,反正先给贺家人一个机会,若是做的不好直接下位就可以了,还不用他们主动去说,也算是给了去世的老贺总一个交代。

贺澜心知道,顾闻晟是拿上了整个公司来赌,以后顾氏和贺氏定然是分不开了。

“不知道叶董事长对于我这个做法有什么疑问吗?”

那些股东同意也只算是一部分,得让这个最大的股东同意了来才行。

叶呈此刻脸色可谓是精彩纷呈了,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结果却来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这个顾闻晟根本就是来克他的,果然顾闻晟不容小觑。

前方正在玩手机的贺澜心抬头:“什么问题?”

“你一直生气不就是因为这个吗?现在反倒和我装傻了?”

顾闻晟坐到贺澜心旁边。

“顾先生,请注意你的行动不要离我太近了,我们只是朋友关系。”贺澜心主动往旁边挪开了一大段。

顾闻晟沉默:“我的心不是真的,也不是假的,因为我从未向人交付过自己的心。”

贺澜心显然是不相信的。

那鹿寻呢?那个你一直保护的女人,不就是你的真爱!还在这儿说自己从未交付过心,真的把她当傻子了吗?

贺澜心我是心里面有千万个疑问想要质问,在这一刻全都如数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你的心是真的还是假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早点洗洗睡吧,我累了。”贺澜心放下手中的手机,去了浴室。

简直是太没出息了,按照以前的性格早就怒吼过去了,但转眼又想她有什么样的资格来质问这些话。

本就是一场假的婚姻,等稳固了公司的地位他们迟早是要分开的。

贺澜心想到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顿时心口感觉很难受很闷。

原本被自己封闭的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打开了,完全不受控制,自制力变得真差。

顾闻晟扶额,女人怎么这么难哄,说实话难道也有错?

不管是从前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从母亲成为植物人的那一刻,他就从未将真心展现在人的面前。

不管贺澜心信还是不信。

一个晚上两人相对无言,就连那天晚上的那个故事直到很久很久贺澜心才了解了整个事情的全部,不过早已经为时已晚了。

生活渐渐进入了正轨,贺澜心忙着公司里面的事情,顾闻晟也开始两头跑,两人至少有一个月没有说过一句话。

最多只是点头之交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还为那件事膈应。

贺澜心因为公司在她的带领上逐渐走上正轨,又完成了一个大项目,所以公司的高层准备举办一场宴会。

贺澜心不好拒绝,只能闷着头同意,一向排斥这种聚会的她也不得不接受。

地点订在了皇庭大酒店,也就是公司的一众高层,没有其他人

贺澜心一直被拥簇着,毕竟身份摆在那里,加上最近的业绩,许多董事还是蛮尊敬的。

“哈哈哈,贺总,你可真让我们惊喜。”首先说话的就是财务部经理,拿起了酒杯。

贺澜心也回敬,有了第一个起头,后面的人为了表示忠心,一个二个都举起了酒杯。

贺澜心闷着头将这些一一都给喝了下去。

不过才喝了三杯都有些微醉了,一个接一个的来敬酒,贺澜心拒绝得话卡在心里,面对这些热情的高层无法拒绝。

酒过半旬,贺澜心有些坚持不住,便对众人说道:“我先去个洗手间,你们继续。”

众人了然,放贺澜心走了。

“呕……”贺澜心对着马桶吐了好几口的酸水,心里面才好受了一些。

“这参加宴会还真是要命,谈了几个大单子就连这个胃都受不了了。”为了公司更好的业绩,不免到处东奔西走谈业绩,在这一个月之内贺澜心是真真正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商场的规矩。

要想谈一笔生意,就必须得喝酒喝得够了,喝到对方满意这机会才有继续谈下去的机会。

贺澜心晕乎乎出了厕所,再次睁开眼时,却看到了鹿寻。

贺澜心那个人印象十分深刻,虽然只见过照片但是却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人就是鹿寻。

此时鹿寻正被一个男子骚扰走不开,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看了就起保护。

贺澜心在远处站着不动了,就连酒都醒了一半。

“放开我!”鹿寻整个小脸涨得通红,想要甩开眼前男子的手。

“嘿嘿小美人……别这么粗鲁嘛,这长得水灵水灵的就乖乖的跟我走,保证你这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愁吃穿。”

鹿寻其实一早就看见了贺澜心,早就可以一脚踹开眼前的恶心男,却在这个时刻中柔弱甚至开始哭泣。

眼看着那男子就要将鹿寻带走了,贺澜心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想也没想的就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滚!”贺澜心本就女王气质,因为工作的原因,穿了一身职业装,高跟鞋直接踩在那男子的脚上。

“啊啊啊啊……你这贱人……”那男子想要起身反抗,贺澜心又是一脚直接贴在他的脑门。

“给我滚!如果是想要找麻烦那就去贺家,贺澜心!”贺澜心直接报出自己的名讳,脚底下的那个人突然开始哆嗦。

“原来是贺家大小姐,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你,就先走了。”瞬间起身,脚步如抹了油一般飞快的跑了。

“算你跑得快,若是以往我非打到你满地找牙不可!”贺澜心拍了拍自己的双手,这才看向后面的人。

“你没事吧?”贺澜心而且还是有些复杂的,一想到自己居然救了丈夫的心上人,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谢谢……谢谢这位小姐,我已经没事了,多谢相救。”鹿寻咬唇谢道。

“没事,现在你可以自己一个人起来吗?”眼前的人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就那精致的小脸让人看了都起了欲念。

鹿寻出来时一直用头发将自己的左半边脸遮住,在这灰暗的角落不仔细看是看不出那道伤疤的。

鹿寻起身,头发就这么散在后面去,左半边脸落入到贺澜心眼前。

贺澜心眼瞳微缩,睁大了眼睛。

“啊……对不起,吓着你了吧,我这脸的确很难看。”鹿寻急急忙忙的将自己的左半边脸遮住。

贺澜心愣住了,给自己的照片中并没有说的脸受伤了。

大左半边脸居然已经丑陋到了那种地步,先前是伤的有多重才会造成这样的情况。

贺澜心定了定心神:“没事。”

“那你可以送我回包厢吗?我一个人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