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备注网名 >

渺渺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 活色生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这份资料绝对有问题,我前前后后对比了这么久,依旧对不上号。公司的账本你有没有提前先看过?”顾闻晟此时脸色十分的沉重。

“我还没来得及看,但我手中确实有这个资料,你先等着,我给你拿来。”贺澜心学到了不对劲儿,脸色也变得沉重,开始翻翻找找资料,记得被压在最底下了。

好一会儿这才拿来一撂厚厚的账单。

“这应该就是公司近五年来所有的上单了,大大小小的都详细的记录,在此我看了几眼十分明细,应该没有什么错才对啊。”贺澜心如实的说道,但还是乖乖的将所有的账单都放到了顾闻晟面前。

“你先等我一下,这些资料还有待查证,只是怀疑而已,你先去忙别的事情,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顾闻晟接过账单。

贺澜心有些心慌,如果账单真的有问题的话,那爸爸在世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没发现?

但顾闻晟的话,她从不会怀疑。

两个小时的时间内,贺澜心就连看资料都看不进去,时刻在观察着情况。

“澜心,过来。”顾闻晟招手。

贺澜心马不停蹄的跑过去,就看到顾闻晟在一张纸上写了有差入的账单。

“三年前有一笔进账很是奇怪,并没有标注特别的缘由,而且这资金还很庞大,一年前也曾经往这个账户汇过去一笔尾款。”

这么大一个公司二千万的进账,不可能没有任何的缘由就打了过去。

“这里一共加起来就有三千万了,我爸当时为什么要给这个账户打这么多钱。”

贺澜心知道贺中哲是一个十分分得清楚的人,绝不会拿公司里面的钱去做其他事情。

“这就要问汪洋了,现在他才是知道这其中缘由的唯一一个人,几年前的账单,我们大可不必管,关键是这一次在最近又打过去了一千万。”这才是他怀疑的缘由,贺中哲已经去世了,那么还有谁能够操控这么大笔资金,任由流出去?

生前的贺中哲到底知不知道这笔尾款去了哪里?

“最近!?那你现在能够查得出这账户是谁在用吗?或者是这资金到底流向了哪里?”一千万的出入,而谁又有这么大的权力命令财务部这么做。

“查了,只能查到一个地点,其他的很神秘必须要专业人士才能够查得出来。”顾闻晟不是专修黑客这一方面但是还是有些实力的。

良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这个账单,陷入沉思。

“我去喊江叔叔!”贺澜心一拍桌子,走了。

顾闻晟则留下来继续研究。

汪洋本就一直在公司,听到了自然上来了。

“贺总,可是我给你的资料出了什么问题吗?”汪洋见贺澜心这么急切问道。

“你先随我去办公室,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你可千万不要瞒着我。”

“贺总想要知道什么,只要是我知道的就一定会如实禀告,绝不会有半句谎话。”

汪洋正色。

“好。”贺澜心点头。

“顾闻晟,江叔叔来了。”

“原来是姑爷,顾先生好。”汪洋敬意道,对于顾闻晟很是尊敬。

“你就是贺总生前最亲密的助理?”顾闻晟微眯着眼,这个汪洋知道他是贺澜心的丈夫还喊顾先生,难道是真的自己的身份?

“是,贺老总生前最信任的就是我,我知道的东西也就最多,顾先生想问什么就问吧。”

贺澜心在一旁观察,怎么觉得江叔叔遇上顾闻晟就有些变了?

“三年前的十月十号,一年前的十月十号,今年的十月十号,贺氏分别给一个账户打了不少的钱过去,并且没有标注这钱用到了哪里,不知道汪助理能否给我解释一下?”

顾闻晟含笑道,将这些账单摆到了汪洋面前。

“这……按理来说今年应该没有打过去才对。”汪洋自言自语的说道。

“汪助理这是什么意思?”

“关于这笔账的支出,其实我也不是知道的,很清楚,但是贺老总应该是知道的。但贺老总已经去世了这笔账应该就停止了,但为何前两天又打了一千万过去。”

汪洋沉声道。

“这账单是你亲自查看了,确定无误才交给澜心,现在又觉得这比账出入很是不对,汪助理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顾闻晟起身,直接高了汪洋半个头。

“前几年的进账我可不管,但是从贺老总去世之后,公司所有的财务报表我都要一一过目,甚至知道其中的缘由,这笔账到底汇入了哪里?干了什么。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究竟是谁有这样的权利让财务部经理直接打过去?”

顾闻晟句句紧逼,贺澜心则是皱眉。

顾闻晟说的并无没有道理,爸爸在世事的资金流入他心里知道,但爸爸去世之后的所有财务就必须要有所出处。

“顾先生……”汪洋被这威压差点逼得喘不过气:“这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汇入过去。”

“汪助理,你确定贺老总生前是真的这笔账该汇入哪里?”顾闻晟语气放松了些。

“确定。”

“好,那你就先下去吧,这里没什么事儿了。”顾泽言突然说道。

汪洋一愣:“顾先生不继续……”

“是我误会你了这件事情我会去查,多谢。”

顾闻晟盯着账单,晦暗不明。

“那我就先下去了。”汪洋颔首,出了办公室。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贺澜心着急道。

“我应该知道这笔账到底汇入了哪里,我有事先出去一趟,这里就先交给你了。”顾闻晟抿唇,脸色有些可怕。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能够让你这么紧张!”刚才对汪叔叔发脾气一句句质问,可真的一点儿也不像顾闻晟。

“澜心,我应该知道这笔账到底打进了哪里。你先等我去将这件事情处理了来好吗?”

贺澜心关切的眼神让顾闻晟冷静下来。

“好,你先去处理事情,把这里就交给我。无论发生了什么,一定要告诉我,因为这不仅仅是你的事情。”

“嗯。”

海边别墅

“鹿小姐,以后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呵?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你主子都不在了,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鹿寻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敲敲打打做什么,又在接着电话。

“但是因为贺老总出事了,所以这个合作必须得终止。”电话里的人咬牙切齿道。

“你说合作终止就终止,你当我鹿寻是什么人?汪先生,这个合作可是当初你们找我的,又怎么可能说停止就停止。”

“顾先生已经知道了,你好自为之。”对面的人见鹿寻油盐不进,直接挂了电话。

鹿寻敲键盘的手一愣,整个脸色就变了。

顾闻晟知道了?他怎么会知道贺家的事情?!

“咚咚咚!”

房门就在这一刻响起了,鹿寻面色很快恢复如常,将电脑关闭这才去开门。

“顾大哥!你终于来看小寻了。”鹿寻一如既往的天真无邪。

“嗯。”顾闻晟进门,眼角观察周围的一切和以往没有太大的差别。

“究竟是出什么事情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去给你倒杯水...”鹿寻有一些小紧张。

“不用了,这一次来我这里是有事情的。”顾闻晟制止。

“不知道顾大哥找我有什么事情,难道是大哥的事情有了着落?”

鹿寻眼睛亮闪闪,期待的看着顾闻晟。

“没有。”

鹿寻失落:“那是什么事情?”

“你认识贺中哲?”顾闻晟坐下,刚好坐到鹿寻放电脑的旁边。

鹿寻心中一紧:“贺澜心的父亲。”

顾闻晟:“在五年前你就和他接触过了,对吗?”

“没……顾大哥怎么会这么问?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贺中哲是谁。”

果然还是知道了,这么快就猜到了她身上。

“鹿寻,不要骗我,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无论你在背地里做了些什么,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件事情你确实要给我一个理由。”

顾闻晟眼睛直挺挺的盯着鹿寻,不肯相信那么小的一个女孩子在五年前和贺中哲有所接触。

“我是真的没有和那贺中哲联系过。”鹿寻咬唇,可怜道:“难道顾大哥不相信我所说的话吗?”

“我没有不相信你,而是我手中有证据!这个账户我记得是你的。”

顾闻晟拍了照片,直接拿出来给鹿寻看,赫然就是那账户名。

“这下你有什么好说的,前前后后一共这么多钱,那个时候的你还没有成年吧!”顾闻晟内心极其的复杂,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么一个人畜无害的人,在那么小的时候就会有这么大笔帐的收入。

“顾大哥……那时候我不过才13岁,怎么可能会有这账户,甚至和贺中哲联系,你知道我对经商这方面一向不感冒,更别说做这样大的事情了。”鹿寻解释道。

“那这个账户作何解释?”顾闻晟显然已经听进去了一半,但还是不怎么相信。

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又总会做这样的事情,但鹿寻,他还真的有些怀疑。

“这个账户在很多年前我就已经丢了,一直都没有用。”鹿寻摇头表示不知道。

“好。”

顾闻晟问完起身:“我没什么事情了,你在这里先好好休息。”

手中的纸被捏成了一团,面色僵硬。

“顾大哥……”鹿寻在后面喊着前面的人依然脚步不停,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

鹿寻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人离开。

“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肯相信我?”鹿寻犹如变了一个人似的,眼神空洞。

“顾闻晟!我都为你做到如此地步了,为什么就不肯回头多看我一眼……”鹿寻说着说着就捂脸哭了起来。

顾闻晟不是第一次来质问她了,一切都是她做的如何?只要大哥还在狱中,她脸上的伤疤还在,顾闻晟照样拿她没办法。

鹿寻抚摸着自己的左脸,一半天使一半恶魔。成为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究竟是为了谁?

所以,她必须成为顾太太,一步步的算计,只为了那个遥望不可及的位置。

出了海边别墅,顾闻晟一个人去了海边,依靠在车门上。

手中是自己查到的账户地址,正是这里。

如果说五年前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那么现在呢?为什么账户地址突然变更了?哪怕五年前和鹿寻没有关系,至少现在也是有些牵连的。

鹿寻,究竟有多少事情瞒着我,有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事关贺家,我没法包庇。

顾闻晟整个人心情都很低落,清静了好一会儿顾闻晟这才开车回去。

至于那一笔账终究是没有头绪的,所以暂且将这件事情放在了一边。

贺澜心和顾闻晟几乎整天都呆在一起讨论项目,包括公司最近的几个大单子都由贺澜心亲自去谈。

而期待已久的股东大会正式召开了,顾闻晟当天并没有陪同过去,那是贺澜心的战场。

但在私下也做好了准备。

贺澜心也在顾闻晟的教导下渐渐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但是内心还是很慌,只能强装坚强。

“贺总,你现在拥有的股份是最多的,就算他们再有异议也看在贺家和顾家的面子上,不会太过为难你的。”汪洋宽慰道。

“我自己的能力可不需要别人来撑腰!他们的确不会为难我,只会威胁我当一个空杆司令罢了,我岂能让他们得逞把我爸爸辛辛苦苦经营的公司给送出去!”

坐在这个位置上最看重的是能力,一旦有半点的差错就会被万人指责甚至主动下台。

就算有再多的股份又怎么样,没有这个能力或者是久居如此,依然会被那些股东弹劾。

她一向不过问公司的事情,甚至讨厌经商,这也是临枪上阵,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情况,恐怕一来就接受这么重要的位置,没人会同意。

因为没有人会愿意将公司的大权交给没有能力的女子身上,不然他们的钱该从哪里赚?

所以贺澜心处于现在这个位置很是危险。

“贺小姐,一切尽力而为,别太勉强自己了,贺老总也不希望看到这副模样。”汪洋嘱咐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又怎么能够看不懂呢?恐怕等一下要有一场恶战要打了。

“我知道。”

贺澜心深吸一口气,这才拿着自己准备好的文件推开会议室的门,进去时所有的人基本上已经全部到场了,只不过右边主副位置确有空缺。

所有的股东还是卖前贺总一个面子,至少给了贺澜心足够的尊重。

贺澜心坐到主位上,里面所有股东资料,她都已经全部查清楚了。

“各位,很遗憾我父亲因病去世,公司暂时群龙无首,作为我把唯一的一个女儿,这个重任自然而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但请各位放心,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我就一定会全力以赴,并不会让大家失望。”

贺澜心语气十分的认真。

“噗嗤,让一个不学无术的千金大小姐来只管公司,难道公司里面是没人了吗?”下面有一个不合时宜的股东说了这句话,语气尽是轻蔑。

“是啊,传闻贺家大小姐不学无术,根本就没有学习过任何管理公司的知识,怎么可能放心将公司交给这么一个人?”

很多人都开始附和,实在是贺澜心的名声太差了,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哪里会管理公司,自然是让很多人不满意的。

贺澜心静静的听着他们说,整个人坐在主位上不言语。

“看吧,就这样的本事还敢来接手公司,还不如请一个专业人士来管,也总比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来!这可不是她一个人的公司,我们总该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吧。”

意见最大的就属于附和大股东的这位股东了,贺澜心认识,不就是狗腿子。

贺澜心不说话的原因其实是在等最重要的那个人来,就算这些吵吵嚷嚷的那又如何?背后的人不出来,在这里说这一切都是无济于事的。

两分钟过后,会议室的门又再一次被推开了,最重要的嘉宾终于登场了。

贺澜心转身看了过去。

大股东叶呈,贺中哲生前最好的兄弟和最信任的伙伴,却成了他死后争夺权力最大的那个人。

“叶董事来的可是真早,我十点说要在这里召开股东大会,叶董事直接迟到了,这次不给我这个新上任的董事长面子吗?”贺澜心挑衅的看着叶呈。

叶呈一笑:“这是新来的董事长第一次要给我下马威看吗?”

“那倒是不敢,谁不知道叶董是在整个公司一呼百应多少人依附于你,我这样无实权怎么敢有异议呢。”贺澜心回击。

“呵。”叶呈冷哼,做回了自己的位置。

“不知道这一次新上任的董事有什么样的理由能够长久的坐在这个位置上,至少得给我们这些股东一个交代吧。”叶呈首先就问道。

“不知道叶董事有什么样的高见,究竟要我做什么才能让我稳坐这个位置,从而不给我捣乱呢?”贺澜心反问。

“贺总问我这个干什么?这不应该是你自己决定的事情,就算问了我也无济于事,我对这方面可是一窍不通的。”叶呈耸肩。

“要我说还要什么贺总继承这个公司,先让他拿着股份啃老就可以了,这么一个小姑娘还想来担任公司的董事长传出去也不怕我们公司被外界的人笑话了。”谭斌正是叶呈的狗腿子。

“我让你说话了吗?”贺澜心这眼神过去,寒冷刺骨。

谭斌顿时间说不出话,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的眼神给吓着了。

“哈哈哈,不过是开一个玩笑,贺总何必这么认真呢,确实这人说的也不错,你从未有过经商的能力,要不这担子就交到我的身上,这股份还是留这,你好好的过完后半辈子吧。”叶呈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狐狸面具,而不是继续装下去了。

“呵……我还以为叶董事长能够多坚持一会呢,不过这么一会儿就将自己的真实目的给露出来了,叶董事长可别忘了这个公司姓贺而不是姓叶。”

“那我们就将这个公司改名,这有什么难的,不过是注册一下而已。”叶呈无所谓的说道,随即又低沉一笑:“当年如果不是贺老总以阴险的身份将这公司的主权夺了去,你认为现在还有轮得到你说话的份儿吗?”

“你!你争权夺利可以,但是你不准侮辱我已故的父亲,如果你真的有实力,那为何这个公司到现在为止还是姓贺而不是姓叶。”

爸爸已经去世,他们就应该给予足够的尊重,而不是在背地里说这样的话。

贺澜心整个气场都变了,这个叶呈!

“以前不是,但并不代表以后就不是了。贺大小姐年纪轻轻的,还是继续混迹夜场酒吧比较合适,这重要的场合还是别来掺合了。”

叶呈话音说完很多人都笑了,的确贺家大小姐不就是混迹夜场名声极差。

“不知道叶董事长准备以什么样的理由将我给赶下台去,我的股份可比你多了百分之左右,这么大的差距,不知道叶董事长该怎么来填补。”

贺澜心黑脸,她的名声确实最为致命,也好来做文章。

叶呈笑了:“不是我准备怎么将你给赶下台去,而是你的能力能不能让在座的股东所信服,这才是最在意的问题。”

“贺总,你现在还年纪轻轻的自然是不知道商场的险恶,公司现在已经发展成这么大的规模了,中间可不能出现什么差错,你若是想玩儿的话,还是找一个小公司练手吧,这么大个公司还真的不适合你。”

谭斌又说道:“你也不想和老总的心血就这么毁在你的手上吧。”

“谁说我要毁了我爸爸的公司?真不想让我上,无非就是觉得我没有学习过这块方面管理不好的公司,那就给我一个期限,如果我做得很好你们当真以后没有任何异议?”

以前的名声太差了就算是那些信任贺家的,在这一刻也不敢轻易发言,因为他们也是注重利益的,不可能就为了这么人情就损失自己的利益。

“我同意贺总的说法,她毕竟是公司拥有股份最多的一个人,有权利决定这样的事。贺老总生前就说过这以后的公司肯定是要交到大小姐手里,奈何天不随人愿,贺老总走的太早了,还没安排好一切,就这么撒手人寰了。”

坐在叶呈对面的人说道:“这本来就是贺家的公司,我们没有权利将贺小姐赶下台,而是应该给贺小姐时间让她成长,成为第二个贺老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