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备注网名 >

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新婚人妻沦为民工玩物

贺澜心眼瞳一缩:“是你!你没死……?!”

而那个护士已经离开了。

“是啊,没想到吧,我还会回来!带着当年所受到的屈辱,全都一一!还回来!”女人一头的波浪卷,胸前的波涛更是汹涌,浓妆艳抹。

“几年不见,你倒是梗恶心了,就连手法也不比以前高明到哪里去。”

贺澜心冷哼。

“至少……还是将你给引诱过来了,还真是想不到,你堂堂贺大小姐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也会有动心的一天。”

如果不是最爱之人出了事情,就连一向聪明的贺澜心都上了当,就能看出这个贺澜心动心了。

被戳中心事,敌人甚至比朋友还要了解自己这话说得真是一点儿也不错。

“叶枫桥!你到底想干什么?引诱我到这里来有意思吗?”

还偏偏选在容城。

“有没有意思你等会不久知道了吗?还不容易让我逮着你,如果不是我守株待兔并查了那顾闻晟的行踪,专门为你准备的惊喜。”

说到这更是咬牙切齿,跟个小狐狸似的。

贺澜心真的觉得这个叶枫是个疯子,当初炸弹都没炸死还活得好好的,比以前更加妖娆,不是疯子是什么,一次次都不照教训。

“想要对我做什么,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你不是当年的叶枫桥,而且恰好也不是当年的贺澜心!今天我就教教你,拿别人最在乎的人开玩笑是什么滋味!”

贺澜心是真的来气了,居然拿顾闻晟的事连骗她,还骗了好几滴眼泪!

结果告诉这一切都是是假的。

叶枫桥还么反应过来,脸上就被捶了一拳。

“再拿姑奶奶开玩笑小心我剁了你!”贺澜心冷哼一声,整理了一下衣物,准备离开。

“打了我还想离开!?出来,将这个女人拖进实验室,成为第一批实验着,实行最变态的方案!”叶枫桥被打了一巴掌,只是碰了碰,阴狠笑道。

“叶枫桥你这个疯子!你要疯也别拉上我啊!”贺澜心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叶枫桥完全就是一个医学界的一大嗤笑!虽然发明的东西挺好,但整个人完完全全只要陷入了实验就停不下来,甚至拿活人死人的尸体来做实验。

叶枫桥也因此杀了好多人,变态医生不为过。

在几年前居然看上了贺澜心的身体,想要拿来做实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被贺海生知道直接派了人去拿下这个变态医生,贺澜心可是亲眼看到叶枫桥被炸弹包围!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活了下来。

真是不知道说是奇迹还是幸运了。

“呵呵,你认为你逃得掉!我大难不死,做我归来第一个试验品是你的荣幸。”叶枫桥哈哈大笑,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贺澜心脸色惨白,一步步往后退。

若是真被抓住了,就算是不死也要折掉半条命,甚至四肢残废都有可能。

该死的还真是出门不利。

“想走?给我抓紧去!”叶枫桥有自己专门的团队,全都是来自全世界各地对医学追求达到极致的人而自愿加入。

在贺澜心眼中这群人和神经病没什么区别。

很快,贺澜心双手被两个男人限制住,一步步往里面拖。

面对新的试验品,哪个疯子不高兴?

贺澜心咬碎了银牙:“叶枫桥!我们做个交易如何?”这个疯子,能躲则躲。

当初直接端了她的老巢,这个仇早就已经结下了。

“你以为我还和当年一样傻?拉进去!”叶枫桥不容反抗,一点也松懈不得,不然下一秒这个女人就耍花招跑了。

她设计的这一切不全都成泡影了?所以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贺澜心绝望了,居然不吃这一套,这个时候无比想念顾闻晟。

顾闻晟!你到底在哪里,你老婆要死了!

眼看马上就要消失在走廊,而走廊突然出现一个人快速往这里跑来,步伐稳健。

“放开澜心。”顾闻晟在电话里大概知道事情都经过,猜测贺澜心是被骗了当即就挂断电话朝这里跑来,果然不出所料。

叶枫桥暗叫不妙,这个顾闻晟可不好对付。

“将这个女人推进去。”叶枫桥下达命令。

“将贺澜心交出来,别让我再说第二次!”顾闻晟眼神微深,黝黑的双瞳直逼……的眼睛。

一股寒衣从指尖冒到了头顶。

贺澜心看见顾闻晟犹如看到了救世祖,就连力气都大了些。

“放手!”贺澜心挣脱着,奈何两个男人力气很大,基本动弹不得。

顾闻晟一个箭步冲过去,推开叶枫桥。

不过几下,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很快被干翻,毫无还手之力。

“我给过你机会。”顾闻晟淡淡看了叶枫桥一眼将贺澜心拦在自己怀里。

叶枫桥不可置信,好不容易活下来可不不能冒险了,直接钻进了实验室,包括随行的两个男人。

等人只剩下两个时,顾闻晟瞬间冷了脸。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如果我不来你打算怎么办?”

天知道他一来看到这幅场面魂都给吓没了。

“我这不是被人陷害的,她说你出车祸了……”贺澜心咬唇道,就知道会被教训。

不过转眼又她为什么很像受气得小媳妇似的?

“你还敢说这样的话!难道事先你就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确认真假?”

顾闻晟口气微冷。

“我这不是一时间没想到,只怪这个叶枫桥越来越聪明了。”到现在还不知道她是怎么活下来的,但叶枫桥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贺澜心,她很危险。

“先出去再说。”这路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贺澜心点头跟在顾闻晟身后。

等到了外面贺澜心才提起关于叶枫桥的事情。

一听完顾闻晟的脸色更差了。

“如果不是我刚好在容城!今天晚上你就等着被当成试验品吧!”还真是不知道害怕,就这么一个人闯了过来,连最基本的都记不住还被一个护士耍得团团转。

还真是个傻子。

贺澜心也很无奈:“以后不会这么冲动了。”

“我这还不是担心你,所以没注意那么多。”贺澜心扶额,这个大少爷怎么这么难哄。

“就算是对方是我也不行,在你自己没有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你又有什么本事去救别人!”顾闻晟揉揉眉心,觉得语气太过重了,最后深深看了贺澜心一眼离开。

贺澜心在原地跺脚忍不住心里骂娘,她这么担心是为了谁?!

“哎等等我啊!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准备叫我一个人放在这里去干什么!”奈何前面的人走太快,只有用跑的速度,才能够勉强的跟上。

顾闻晟淡淡看了后面一眼,放慢了脚步,等着那个人去了。

“我说……你这也太不讲义气了吧,如果不是对方说里出了车祸,我能这么着急吗?我告诉……”贺澜心走在后面,述说着自己的委屈,突然鼻子一通。

“靠!顾闻晟,你突然间停下来干什么?我这可爱的鼻子,痛死我了!”贺澜心犹如抓狂的小猫张牙舞爪。

“你很在意我?”在意道连这些小细节都不顾。

贺澜心一顿,呵呵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若是让别人得知我才刚嫁的老公第二天就暴毙了,让别人怎么想,本来在婚礼上就出现了那样的事,再传出这样的新闻,我这贺家大小姐的脸该往哪里搁!”

“嗯。”

原来原因竟然是这个,顾闻晟点头,又走了!?

贺澜心呆愣,她又说错什么话了。

她这话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顾闻晟也不知道心里面在气什么,心情一直都很不平静,高兴的贺澜心,炸毛的贺澜心,伤心无助的贺澜心,他都见过,可今天那个说着担心自己的贺澜心,很美。

顾闻晟开车带贺澜心回到了厦城,回去时天色已经晚了,入了深夜。

深秋让人冷得大哆嗦。

“这秋老虎实在是太可怕了!”贺澜心抱着自己的双臂,还是御不到寒冷。

突然间肩上一暖薄荷味的清香扑入鼻尖。

“看来得在车上多备几件保暖的衣服了以后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好有个防备。”顾闻晟脱下了西装,穿着剪裁工整的灰色西装。

隐隐约约还能够看见健壮的八块腹肌。

“咳咳……确实得备,我们先上去吧。”贺澜心飞快似的逃离了原地,刚才似乎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回到家果然暖和多了,贺澜心搓了搓自己的小手。

“顾闻晟……今天我去公司了,现在公司情况很是糟糕,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贺澜心突然间变得有些迷茫了,哪怕是看了一整天的资料,对于公司还是一知半解,根本都没有抓到点子上。

顾闻晟做到她旁边,倒了一杯白开水。

“先说说看。”

贺澜心小心喝了一口捧在手心:“可能我真的不适合从事商业,里面好多东西,就算是我奋力去学了,还是不懂。”

“呵,最开始我也和你一样。”顾闻晟低沉一笑。

“别闹了,你可是经商天才,谁不知道顾家新贵是有名的商人。”贺澜心才不会相信。

“不是每个人一开始就都会的总得一步步慢慢来,爸的广告公司我也曾经接触过运营理念确实很好,但是存在很大的缺陷,内部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顾闻晟一开始就将贺家查了一个彻底。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过不了几天我就要去接任董事长一位了,到时候肯定有很多人反对,甚至把我当成傀儡。”

而她贺澜心最讨厌的就是被约束,如同当年她姐姐一样。

“先别急,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一趟公司,到时候有什么事情我们两个一起解决。”

“好。”

贺澜心渐渐心安。

如果不是她嫁给了顾闻晟,贺氏那群老狐狸早就已经蠢蠢欲动开始出手了,根本就不会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看在顾家面子上,又给贺氏带来了利益,就等着这块肥肉肥了,才准备宰!

贺家不管是在经商方面还是在政治方面,都有很大的人脉是一块香饽饽。

两人洗完澡这才发现,这整个心房就只有一个房间,当初还是贺海生亲自安排的。

“我去睡沙发。”顾闻晟主动说道。

贺澜心抽了抽嘴角:“你确定你要去睡沙发吗?那沙发不过才1米5的长度。”

恐怕只能装得下他半个身子,第二天早上起来铁定全身酸痛。

顾闻晟愣住。

“看我的!”贺澜心咚咚咚的跑去另外的储物间,抱了一场很大的棉花被横放在中间。

“反正这个床够大,睡下四个人都绰绰有余了,中间放条被子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就这样睡吧。”贺澜心打了一个响着。

如果她和顾闻晟其中一个人若是住在了外边,传到了爷爷的耳朵里,肯定会怀疑这场婚姻的真假性,到时候可不就是她想看到的了。

贺海生年事已高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更何况爸爸去世之后整个人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也不知道哪一天也会先离她而去。

“嗯。”顾闻晟看了看这床,昨天晚上两个还在翻云覆雨,今天晚上直接就来了楚河汉界。

当卧室陷入一片黑暗,贺澜心睁着眼睛发现她失眠了。

“顾闻晟?”贺澜心小声的喊道。

“嗯?”

“你给我讲讲你家的故事吧,我竟然发现我失眠了。”贺澜心说话有些带着讨好的意味。

“我家里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顾闻晟拒绝。

贺澜心撇嘴:“我都已经嫁给你了,你还不告诉我你家里的事儿是不是太不够义气了。虽然我们现在不算真的夫妻,但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难的好伙伴了吧。”

同生死是共患难?

“那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顾闻晟良久才开口说道。

“在容城的西北边陲,有一处十分落魄的小镇,可算是那地方最穷的贫民窟了,一个小男孩从小跟着妈妈长大,虽然日子是苦的,但是心里面却是甜的,直到有一天一场车祸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贺澜心微微一疼,这个小男孩指的就是他自己吧。

“那个车祸没能夺走男孩妈妈的生命,却让她妈妈为了植物人,这么一躺下去就是十年的时间。”顾闻晟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像,带着些许压抑。

贺澜心恍然间没了所有的睡意。

“你……我不是故意要问这个问题的,若是你不愿意继续讲下去,那就算了吧。”贺澜心抿唇。

“好。”

贺澜心其实心里面的好奇心早就已经勾了起来,但讲故事的人不愿意继续说下去,只能闭眼睡觉了。

贺澜心睡着了,顾闻晟却迟迟没有睡意。

顾家大少爷,好不风光的身份,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么厌恶自己的这个身份。

第二天一大早,贺澜心我早早的起了床。

但身旁的人早已经不见踪影,这么快就起来了,还真是够稀奇的。

一出卧室门便闻到扑鼻的香味!

桌子上的食材可谓比店里的还精彩,贺澜心也算是一个吃货了,谁对吃都忍不下心去拒绝吧。

“顾闻晟!这些都是你点的外卖吗?”

“怎么可以吃那种不干净的东西,这些全是我亲手做的,一大早去买的菜。”围着围裙的顾闻晟从里面出来。

贺澜心呆愣在原地这样的顾闻晟简直是太温柔了,比平时那温润的模样些许多了一些人气。

“突然觉得我身为女人好失败……”什么都不会做,只会蹭吃蹭喝。

“给我做饭就够了,还需要你做什么。”顾闻晟将剩下的海鲜粥摆到了餐桌上说道:“早餐趁热吃,吃了就去你公司看看情况。”

贺澜心点头,就算面对着一桌子的美食,除了速度略快一些,还是挺文雅。

“顾闻晟,我发现你和我查到的那些还真不一样。”贺澜心喝了一口海鲜粥,米饭软软糯糯的,实在美味。

“哦?那你查到的那些资料中,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嗯……一个不近人情沙发,果断在商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顾家大少爷?让你那些竞争对手知道你还有这么一面,肯定会自愧不如,简直就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那还多谢夫人谬赞了!”

“咳咳……”贺澜心差点一口饭没有咽下去,这什么奇奇怪怪的称呼连这个都出来了,脸瞬间涨红了。

“怎么了?”顾闻晟连忙起身倒了一杯牛奶,关切的问道。

贺澜心瞪眼:“还不都怪你乱说话。”

顾闻晟这次就有些无辜了,哭笑不得:“快吃吧。”

在平淡的日子里有了些许乐趣,有了一个要照顾的人,心里面的牵挂也会因此多了起来。

两个人整装待发,前往贺氏集团。

而在中操控这一切的人,也因此接收到了消息。

“呵?认为就靠一个小小的顾家,就能够保得住贺家,这女人也太天真了!他老子都玩不过我,更何况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

“话也不能这么说,万一这贺家大小姐真有什么真本事,我们还是得防着一些。”

旁边的人说的显然也是对这个贺家有敬畏之心的里面,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小瞧了。

“贺澜心?一个14岁就开始出入酒吧的人想要接受贺氏,就看这些股东们能不能够接受了,将这些年来贺澜心所做的那些肮脏事全都摆在台面上来看,她有没有这个心思继续继承着这个公司,好不容易等到那个老家伙死了,怎能让他如了意!”

坐在主位上的那个人,一脸阴鸷。

而在他面前的正是一份关于股份的合同。

“排查那么百分之五就可以和贺家有一较高下的机会了,你可知道还有谁手里握着这5%的股份?”

说话的人正是大股东叶呈,曾经贺中哲一起创业的兄弟,最开始两人关系很好,不知怎的到了最后掌权的位置没有落到他手上,两人便反目成仇,奈何谁也威胁不了谁,就这么互相牵制着公司的平衡。

自从贺中哲离开后,他也就是在整个公司中说话最具有权威的。

“这5%的股份还真不知道在谁的手里,就算是将那些散股全都收拢过来,恐怕也要花些时日,时间根本不够。”

这个正是大股东的小狗腿一直在旁边办事。

“那就给我继续找,找到为止!”

“可是……”

大股东拿出一个东西,那人立马就闭嘴了。

贺氏董事长办公室

“这些都是昨天汪叔叔为我整理的资料,但我昨天看了一天,还是没怎么弄明白,而两天后我就要去参加股东大会了。”

贺澜心拿出了一大堆的材料,不过才看了一小半就头疼的要死。

“这就是现在贺家公司所有的资料?”一个上市公司甚至在这片领域是龙头企业的公司,怎么可能就只有这么一点资料。

贺澜心愣了愣:“这些都是汪叔叔整理给我的,具体整齐没整齐我也没研究过,毕竟我对这个公司一知半解。”

“汪洋?”

“嗯,我爸爸生前最得力的一个助手,也从小看着我长大,绝对是自己的人,不可能会坑害我的。”贺澜心在这一点上绝对可以打包票,如果连汪叔叔都背叛了的话,那这个贺家公司还真的没有谁能够挑得出来信任的。

“这些资料我先看着,具体的情况我等会儿再跟你解释,恐怕要在这里耗上一天的时间了。”顾闻晟没有说多余的话,拿着资料便看了起来。

贺澜心瞟了一眼,难道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可这汪叔叔的确是看着她长大最为信任之人。

“你是不是在怀疑汪叔叔在其中做了什么梗?”

“没有。”

贺澜心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秉承着自己心中的想法,汪叔叔绝对不可能会害贺氏的。

一上午的时间顾闻晟就解决了其中一半的资料在过程中时不时皱眉又在记着什么,整个过程行如流水,根本就没有停顿过。

贺澜心一直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资料,整个脑袋如同都要炸了一番,她还真的不适合从事这个行业。

“澜心,你过来一下。”顾闻晟喊道。

“来了,怎么了?是项目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