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备注网名 >

体验过大的还能接受小的吗 岳三女同夫共欢

陆老爷子坐在饭桌的上席,陆庭琛坐在了他的左手边,右手的位置空了下来,等着陆伟回来。

陆伟从小就在陆家长大,同样深得陆老爷子的宠爱,在陆家的地位仅此于陆庭琛。

陆庭琛是陆氏集团的总裁,而陆伟是总经理,两人在陆氏集团中,不过是相差了一级,幸好两人的管理理念相近,尽管两人相互不喜对方,但是陆氏集团也从来没有出过乱子。

只是陆庭琛,早就对陆伟的为人表示不满了,也发现了他的狼子野心,但苦于没有证据,也知道清楚陆老爷子对陆伟的喜爱,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在陆老爷子面前说过陆伟的一句不是。

陆庭琛这几年以来一直在等,也一直在寻找机会,目前有的,不过是当时赵星儿交给他的一段录音,但是这段录音,不足以成为让击溃陆伟的筹码。

而且用录音去对付陆伟,未免也简单了一下,尽管要责罚,陆老爷子也只会简单的责罚一下,不会下狠手,他必须要等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去彻底击溃陆伟。

众人坐在了好了不久,陆伟就回来了。

“爷爷,公司里的事情太多了,没有办法,才晚回来了。”陆伟边走边说。

“没事,男人以事业为重,没有什么不对的,我们又不饿,等一会儿,没关系。”陆老爷子安慰道。

“表哥难得周末有空回来了,爷爷看见你们夫妻,肯定也很高兴。”陆伟笑着说。

“爷爷是很高兴,最近是因为B城的项目忙得不行吧。”陆庭琛也跟着陆伟一起打太极。

“好了好了。”陆老爷子打断两人的对话,两人的不和,他多少能感觉得出来一些,但是他们两人都没有在他面前有过任何不和的现象,任何时候都是兄弟和睦的样子,他也偶尔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感觉错了。

“这陆家老宅不谈工作,不谈生意,开饭。”陆老爷子的话,没有人敢反抗。

“来,开饭开饭。”林锡站起身来,张罗着让人上菜。只有此时,她才会觉得自己在这陆家有一点的存在感。

晚饭结束,赵星儿推着陆老爷子回他的房间,又在他房内说了许多话才出来的。

陆庭琛一直在老宅的花园等着赵星儿。

“爷爷跟你说了什么?”陆庭琛牵着赵星儿的手,与她缓慢的走着。

“没什么,就是说了一些你儿时的糗事,还有你当年想当游戏职业选手的故事。”赵星儿说道,“真没想到啊,陆氏集团的陆总裁曾经还因为要玩游戏而离家出走呢。”

陆庭琛笑了笑,“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不就在这好好的当着陆氏集团的总裁了?还有,不要瞧不起打职业选手的人,现在的职业选手,比你的工资还要高呢。”

“没有瞧不起,只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一段过往而已。毕竟你这样的人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天才啊。”

“哪里有什么天才的,都是努力后的结果。对了,你冷不冷,用不用回去给你拿一件外套?”一直有风吹着,陆庭琛有些担心赵星儿的身体。

赵星儿摇摇头,“不用了回去吧,我也有些累了,好不容易不用熬夜,那就早早睡一觉吧。”

“好,那就回房间吧。”说着,陆庭琛将赵星儿带到了自己没有搬出陆家老宅前一直住的房间。

之前赵星儿也回了几次陆家老宅,但是每一次都不会在这个房间睡,睡的都是客房,虽说陆庭琛没有明令禁止她进这个房间,但是不让她睡,也是很直接的告诉她了。

而这一次,倒是陆庭琛亲自将她带进来了。

赵星儿脸上,洋溢着藏不住的笑,藏不住的高兴。

走进房间,她下意识的也小心翼翼起来,一点一点地仔细观察着房间里物件的摆放,也仔细观察着各种各样的小细节。

也不知为何,她就是一眼就看见了书桌下边藏着的一个小盒子,“想不到陆总裁,也会藏小盒子啊。”

陆庭琛愣了愣,“什么小盒子?”

赵星儿有些惊讶,“什么小盒子?你不知道吗?”她俯身将书桌下边的小盒子拿出来,“这带锁的小盒子,里面装了些什么?”

陆庭琛恍然大悟,笑着摇摇头“里边什么都没有,你要是感兴趣,打开就是了。”

“这上边可是有锁呢,打不开。让我猜猜里边有什么?是不是小女生给你写的小情书?还是你写给别人的小情书?”

陆庭琛无奈摇摇头,拿过她手中的盒子,“里面有什么我都忘了,所以啊,里边装的肯定是不重要的东西。”说话间,他将锁轻松拆开,将盒子打开。

里边放的是一个游戏机,还有许多的卡片。

“小霸王!”赵星儿看见这个,不由得兴奋起来,“这个游戏机,我小时候让爷爷给我买,可是他怎么也不给。”说着,还拿了出来,尝试着能不能用。

“我也是。”陆庭琛说道,“这个还是我给别的小朋友写作业换回来的。”想起儿时的经历还不由得有些好笑。

赵星儿凭借着儿时的记忆,竟然将小霸王重启了,插入游戏卡玩起了最简单的俄罗斯方块。

赵星儿操作,陆庭琛在旁边指挥。两人玩最简单的俄罗斯方块也玩得不亦乐乎。

时间渐渐流逝,两人脸上的笑从未停下来过,不知从何时开始,陆庭琛停留在赵星儿脸上的视线,再也挪不开。

他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赵星儿,也不知看了多久。

赵星儿见陆庭琛好一会儿没说话,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侧过头看他,两人目光交错,都愣了一下。

“怎么了?突然间就不说话了。”赵星儿低下头,不自然的别了一下耳后的头发。

陆庭琛也是满身的不自然,干笑两声,“没怎么。”

“没怎么你看我干什么。”赵星儿下意识就将话说了出来。

本来就尴尬的境地,她这话一说出来,就更加尴尬了。

“就是想看你了。”陆庭琛侧过头,看着她,“怎么了?不给看?”

赵星儿摇摇头,“没有。我们换个游戏玩吧。”说着,抬起头,笑着看向陆庭琛。

陆庭琛将赵星儿抱起往床那边走,“不了,睡吧,你要好好休息,过两天,你就又有借口不好好睡觉了。”

赵星儿被这一抱吓得了一下,说实话,她还没有适应陆庭琛这些突如其来的温柔,但心里却在一点一点的接受着他的改变,也在享受这他对自己的好。

“好。”她应下,安心地躺在他的怀抱里。

陆庭琛将她放在了床上,自己也上床,抱着她,安稳入眠。

赵之雅被赵星儿揭穿了盗窃自己姐姐作品一事,在一夜之之间成为设计界所有人茶语饭后的谈点。

被揭穿盗窃姐姐赵又薇的作品之后,赵之雅又陆续被爆出大学期间买别人的作品去交作业,还有给主办方买奖项的的丑闻通通被人爆了出来。

赵之雅在一夜之间被设计界的所有人所唾弃,同样的她曾经设计过的作品,不管是否她设计的,都被人说是盗窃别人,买别人作品的,一夜之间臭名昭著。

不愤怒是不可能的,但是外边传的的确又是事实,她又不能去做任何的反驳。

赵之雅看着网上的各种消息,还有报纸上的报道,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坐在客厅的苏浩然,打着手机游戏,全然不顾赵之雅在房间里怎么抓狂,对于他来说,只要能拿到赵氏集团,跟谁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只是现在看来,自己当时真的做了一个很愚蠢的决定。

当时看赵之雅性感热辣,做起事情来也心狠手辣,本以为是一个厉害角色,但是没想到她在赵家竟然如此的不受宠。

真是后悔,当初就应该一直跟赵又薇在一起,又傻又爱自己,在外面找女人,然后骗她简直易如反掌,还能轻松在赵氏集团捞下一职位。

只不过这个也是自己的不正确选择,赵又薇已经死了自己也不能后悔,如今自己只能再一次去寻找别的目标,那个陆夫人,就很不错。

苏浩然对自己的魅力有一种迷之自信,对于吸引女人的事情,在他看来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赵之雅在自己的房间里尖叫了好几声,外边的苏浩然一直不搭理她,以下间,就更加的生气了,她怒气冲冲跑到外边,一下间将苏浩然的手机抢走,摔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不理我!”赵之雅大喊道。

苏浩然正在打游戏,游戏一下在被中断,气也是一下子就上来了,直接一巴掌甩到赵之雅的脸上,“你干什么!”

赵之雅直接被苏浩然的这一巴掌甩懵了,眼泪也一下子就出来了,“你打我!你竟然敢打我!我不管,我要告诉我爷爷!”

说着,便哭着去收拾东西。

苏浩然看着,忍不住冷笑一声,“你找爷爷?你也要看爷爷管不管你!”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他可是一清二楚,“爷爷连你在公司的职位都撤了。”

赵之雅一瞬间就被苏浩然的话气到了,什么也不说,收拾好之后,直接摔门而走。

从陆家老宅回去后,陆家迎来了一位赵星儿应该很熟悉,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清楚的客人,她的继母,李薇西。

赵星儿看见李薇西的时候,对于这个人异常的陌生,但是她没办法去说出自己真实的感受,毕竟现在自己就是真正的赵星儿。

“阿姨,你怎么过来了?”赵星儿命人给李薇西送上水,也亲自去招呼李薇西。

李薇西今天过来是有目的的,但是她要找的不是赵星儿,而是陆庭琛。第一次过来这陆家,还是莫名的有一些恐惧,害怕。

“没什么。”李薇西拿起刚放下来的水,喝了一口,以缓解自己心中的紧张,“就是很多天没来看你了,想来看看星儿你。”

赵星儿愣了愣,尽管自己对面前的这个人不熟悉,但是从她所了解到的赵星儿的关系中,自己跟李薇西,并没有这么好的关系,起码不会好到回来陆家看自己。

这当中一定会有什么不对劲,赵星儿始终觉得非常的不详,但是她却说不出哪里让她觉得不对劲。

陆庭琛出现,林薇西看了陆庭琛一眼,口中有话就要说出来,但是赵星儿在场,她一瞬间就将话咽了回去。

陆庭琛看见李薇西,礼貌性的打了一声招呼,便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赵星儿在赵家的地位,他多事是有些清楚的,了解清楚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对赵家人的不喜欢。

对于陆庭琛来说,让赵星儿与赵爷爷相处,也要比她原来的娘家相处更好,毕竟赵爷爷看起来,更像赵星儿的娘家人。

李薇西见自己在这陆家根本就没有机会与陆庭琛单独相处讲话,一下间便气馁,随意与赵星儿说了几句话就匆匆离开了。

赵星儿对于这突然出现,匆匆而来的李薇西心中也是有些不快,但是她有没有表现出一些什么,只能心中留下了疑问。但是目前来看,也没有发生什么,赵星儿也只能劝自己不要多想。

次日,赵星儿回公司之后,收到了一封邮件,里边是一个视频。她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去看视频,便第一时间去让苏诗钰去找发件人是谁。

但是很遗憾,什么都查不出来,那个发件人是一个公共号。

赵星儿点开视频,视频里边只出现了两人:李薇西与赵之雅。

很明显,这是一个偷拍视频,两人在一不知名的咖啡厅里见面,被偷拍了。奇怪的是这个偷拍视频,不是为何,却能有一个特别清晰的音频。

“那个赵星儿之前在你们赵家待了近三个月,究竟在干什么?”赵之雅问李薇西。

李薇西明显很慌张,很害怕让人发现有人看见她与赵之雅见面,不停的左右查探四周看有没有认识她的人。

赵之雅对她的动作明显有些不满,“你放心,这里安全得很,不会有你认识的人的。”

“她回赵家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照顾她的人都是老爷的信服,我就没有去见过她一眼,除了陆少爷去接她的那一天。”李薇西小心翼翼地说道。

“她就每天都在医院待着?”赵之雅反问道。

李薇西点点头,同时再一次往四周探查。

赵之雅有些不耐烦,将手中的支票递给李薇西,“我知道你在赵家没有地位,也拿不到什么钱,赵家只能满足你日常生活的开销,这些钱给你,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你去帮我跟陆家人说,赵星儿回赵家的这段时间,其实是在与自己曾经的情人幽会。”

她笑着,同时也是胸有成竹,她知道眼前的李薇西会答应的,她有多贪钱,她可是清楚得很,能找她交易,赵之雅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

李薇西面对这这一张赵星儿看不见金额有多少的支票,明显是心动了,她张了张嘴,手也伸了出去,但又缩了回来。

她摇了摇头,“风险太大,我不做。”

赵之雅愣了一下,但随即又笑了,收拾了一下包里的东西,“那你不愿意去做,我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去找别的人做了。”说完便站了起来,拿起了桌上的支票。

赵之雅的反应明显是在李薇西的反应之外,她以为赵之雅会给她加钱的,但是,怎么会这样?

李薇西连忙将人喊住,“等等,我做。但是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要把我送到国外,给够我足够的钱,让我一辈子一世无忧,这对于你赵之雅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题。”

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李薇西知道自己肯定无法再在国内立足,她必须要跑,有多远跑多远。

“好。”赵之雅点了点头,“这的确很简单,只要事成,这一切都不是问题。”赵之雅将支票递给李薇西,便漫步走去。

视频就此结束。

赵星儿看着,不由得震惊了许久,原来这就是昨天李薇西过来陆家的原因,她不是要来看自己,而是要去找陆庭琛,污蔑自己。

真是想不到,这赵之雅竟然会如此的狠毒。幸好有人给自己发了这段视频,还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否则,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又一次怎样被赵之雅污蔑。

也幸好,如今自己与陆庭琛的关系已经不是之前那般僵持了就算是李薇西这样对陆庭琛说,她也相信陆庭琛会愿意相信自己。

苏诗钰敲门,走了进来,“赵总监,陆总裁找您,说是要您上去一趟。”

赵星儿愣了愣,怎么这么突然?设计部最忌你可是没有什么需他来处理的问题。不知为何,心中再一次有那种不详的预感。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上去。”赵星儿应下,连忙那处U盘,将刚才的视频拷上。

“赵总监,彭弈哥让我提醒你,总裁办公室里,有客人,至于是什么事情,他也不清楚。”苏诗钰将刚才彭弈跟她说的话复述给赵星儿。

同样的,因为刚才彭弈跟她说的话,让苏诗钰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赵总监,你还是小心些为好。”

赵星儿点点头,她心中大概有数,知道是谁来找陆庭琛,“好的,我知道了,你帮我去谢谢彭弈,感谢他的提醒。”

“好。”苏诗钰走了出去,顺道带上了门。

赵星儿看着电脑上的视频,努力的压制着自己你心中的不祥预感,她有视频在手,她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视频拷贝结束,赵星儿拔出U盘,便往三十三楼赶。

专用电梯打开,陆伟手拿着一些文件,走了出来。

赵星儿忙着要往三十三楼赶,有些冒失,一下子就撞到了陆伟的身上,陆伟手中的文件,随之散落一地,而赵星儿也不幸摔了一跤,手中的U盘掉落地上。

陆伟将赵星儿扶起来,“嫂子,没事吧。”

赵星儿知道陆伟的为人,心中有些抗拒与他相处,下意识的就躲避了他,“谢谢,我忙着去找庭琛,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先交代给诗钰。”

她匆匆捡起地上的U盘,点上电梯,走了进去。

电梯门关闭之前,赵星儿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陆伟脸上得意的笑容,只是她来不及去解释一些什么,也没有去多想一些什么,疑心只想着,要赶紧上三十三楼,去找陆庭琛,让他看见手中这个U盘的视频。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彭弈已经在电梯口等候多时了,“里边是李薇西,估计是说了些什么,你小心应对。”

赵星儿点点头,“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手中有视频,她还是胸有成竹的,毕竟她已经不是以前的赵星儿了。

推开了陆庭琛办公室的们,李薇西就坐在了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而陆庭琛就坐在她的对面。

“你在说一次,她在赵家那三个月,究竟做了些什么?”陆庭琛看着李薇西说道。

赵星儿从进门开始,就觉得有一些不对劲,不管是因为办公室里压抑的气氛,还是陆庭琛从未看过自己一眼的发现,都让她觉得,特别的不对劲。

突然间,她开始害怕了,害怕陆庭琛相信李薇西说的话,害怕陆庭琛,有一次的不相信自己。

“她回了赵家,一直都在医院待着,说是流产修养,其实是在医院见她之前的情人,就是那晚在陆家老宅偷情时见的那一个。”李薇西看着陆庭琛说,根本就不敢看一眼赵星儿。

“知道的人很少,只有老爷的亲信知道,毕竟在医院里的都是老爷的亲信,当时她那孩子不是你的,是那人的,所以在急着流产。”

“我也是前两日才知道的,无意中听见了老爷的亲信说的。”李薇西说道。

“庭琛你相信吗?”赵星儿打断了李薇西的叙述,直接逼问陆庭琛。

陆庭琛面不改色,依旧是不看赵星儿一眼,“你继续说。”

李薇西刚张嘴,准备将自己准备好的话说下去,却再一次被赵星儿打断,“庭琛,我们才说过要彼此相信的,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你想不相信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