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备注网名 >

强奷绝色年轻女教师 爸爸说家里没人的时候可以做

赵之雅望向那一幅画,愣了一下,那是什么?

但是,她一定不能慌,一定不可以慌,这是她的作品展,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笑着提问,“各位记者朋友,你们觉得这是个作品画的是什么呢?”

赵之雅这一问,倒是将所有人都问倒了,这画放在了最不起眼的位置,同样的里边的内容也是那样的不起眼,甚至让人看不懂就究竟是什么。

许多记者摇头,也有不少记者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但是赵之雅都摇头否认,“大家都猜错了,其实这是很平常的一个东西,大家也不必猜得太复杂,这不过是一个比较奇形怪状的杯子而已。”

赵星儿听见了这个答案,忍不住笑出声来,只不过声音小,动作也小,并没有引起记者得注意,只是一直在观察她的赵之雅,倒是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了。

陆庭琛低头,在赵星儿耳边问了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烟灰缸吗?”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作品展里作品的风格,与赵星儿的极其相似。

不仅是风格,甚至连作品的画风以及思维角度,都与赵星儿的几乎一样,若不是说这是赵之雅的作品展,他都要以为这是赵星儿的作品展了。

赵星儿听见陆庭琛的回答,愣了愣,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就是觉得这就是一个烟灰缸而已。”陆庭琛回道,“想不到这作品的风格,与你的风格竟然如此相似,你不早说,这赵家小姐盗窃你的作品来开作品展了。”

真没想到,陆庭琛又一次才对了,就是盗窃了自己的作品来开这作品展的,但是她已经是赵星儿了,只能是盗窃她挚友的作品来开作品展了。

“不是的,她盗窃了我好友的作品,我的很多设计思路都是跟她学习的,所以才会有出奇的相似。”赵星儿给自己圆了过去。

“这个作品是在我大一的时候创作的,其实,在创作这个杯子的时候,我想的只是要怎么样特立独行,怎么样做得与别人的不一样,怎样能让别人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什么,最后哟创作出了这个四不像的杯子。”赵之雅从容的将一个谎话说了出来。

记者朋友恍然大悟,纷纷点头同意,毕竟,这的确就是一个四不像的杯子。

赵星儿看着赵之雅的表现,仿佛是在看一场精彩的表演,她走到了赵之雅面前,笑着斩钉截铁道,“赵小姐,对不起,这并不是一个杯子。”

赵之雅愣了一下,“这是我创作的作品,又怎么可能不是一个杯子?”

“这不是你创作的作品,这也不是一个杯子,这是一个烟灰缸。”赵星儿直接毫不留面的将真相说出来,“这个作品当时的创作思路也不是这样的。”

赵星儿走到作品面前,看着众人,“这个作品是创作者在大二的时候创作的,灵感来源是水的流逝,也是生命的流逝,所以,这个烟灰缸的内底面,是一边高一边低。但是这个烟灰缸的整体又很高,原因是想多放一些烟灰,让吸烟者知道自己究竟洗了多少的烟,装了多少的烟灰。”

赵星儿说完,有些得意地,望着赵之雅,仿佛就在看一个小丑在出丑那般。

赵之雅此时地心已经不由自主地慌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就是一个烟灰缸,这就是一个水杯,这是她的作品,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很欢迎陆夫人来给我分享你对这个作品地理解,但是,这是我的作品,这的确就是一个水杯。”赵之雅依旧坚持自己地想法。

“陆夫人说这作品是创作者在大二的时候创作,请问你是认识你口中所谓的创作者吗?”此时,一记者突然犀利发问。

“没错,我认识。”赵星儿立马回答,“这个作品的创作者,是我的挚友,赵又薇女士。”

这样的重磅消息,一下就将在场的所有记者震惊了一下。

赵之雅听着,根本就不敢相信赵星儿说的话,她怎么知道这是赵又薇的作品!赵又薇大学四年都是自己与苏浩然陪她度过的,可不见她认识什么赵星儿。

“陆夫人,玩笑可不能乱开,你再说下去,我可就要叫赵家的律师团去告你诽谤了,你也不想陆家赵家在法庭上见面吧。”赵之雅笑着说,很明显也是在威胁赵星儿。

赵星儿摇摇头,毫不犹豫地反击道:“赵小姐,你盗窃你姐姐的作品还说我诽谤,我看,是你存心想让赵家与陆家在法庭上见面吧。”

“那陆夫人可是有什么证据?没有证据,可不要乱说,毕竟在场有这么多记者朋友呢。”赵之雅对于这个还是充满了信心,她还真不相信,这赵星儿能找出什么证据,毕竟从来没有听赵又薇提起过这个人,应该是不那么熟的。

赵星儿忍不住在心里乐开花了,毕竟自己等的就是赵之雅亲口说出要证据这句话,要证据是吧?我这就给你找证据。

“赵小姐不要着急,证据就在我手机呢。”赵星儿笑着看着赵之雅,拿出自己的手机,“大家看吧,这是薇薇曾经的的一个私人社交平台的账号,上边所记录下来的照片,不仅仅有与苏浩然的恋爱经历,还有……”

赵星儿顿了顿,“还有薇薇曾经自己比较喜欢的一些作品,而这上边就有她的这一个作品,大家可以拿过去看看,这上面都用照片她的作品,也记录着她当时的心境。”

话毕,记者也涌了上来,陆家的保镖及时将人群与赵星儿隔开,但是她依旧举着手机,上边的内容,很多记者都看见了。

赵之雅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赵星儿还真的有证据,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赵又薇临死之前,居然还留下了这么多的东西,先是让她无法在赵氏里立足。现在摆一个作品展,还要被揭穿不是自己的作品。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赵又薇她,都是因为她!

记者一拥而上,所有的麦克风,相机全部聚焦在赵之雅的身上,“赵小姐可以解释一下手机里的是怎么回事吗?”

“上面的作品是否都是由你来创作的?”

“这些都是你姐姐的作品吗?”

“你先是与姐姐的男友结婚,现在又盗窃姐姐作品,请问你为什么要做么做?”

所有问题一下子堆积到赵之雅面前,赵星儿看着她狼狈的不知所措的样子,突然间就笑了,眼泪也随之落了下来,转身便走了。

陆庭琛跟在身后,“那个赵又薇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对她会这么了解?而且……你为什么会有她的私人社交平台的账号密码?”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赵星儿回答道,“我们性格相投,兴趣一致,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但是……”

赵星儿顿了顿,“后来她渐渐发现苏浩然的不对劲,赵之雅的不对劲,再后来,她就死了。”

“你怀疑赵又薇的死跟他们有关系?”

“有没有关系已经不重要了,人已经死了,尸体也找不到了,也追究不到了。庭琛,我想体薇薇去找见赵爷爷一面。”

“好,我陪你过去。”陆庭琛应了下来。

陆庭琛不知为何,用觉得有些不对劲,仿佛经历一切的就是她。

半个小时后,赵家。

赵星儿再一次回到了这个家,但却是以另一个身份回来的,但是无论怎么样,爷爷永远还是她的爷爷。

幸好自己一直对外宣称是赵又薇的好友,也可以跟着她喊一声爷爷。

赵星儿进门,看见赵爷爷就在客厅,看着电视上的新闻,上边播报的就是赵之雅被她揭穿盗窃作品的事情。

“这丫头真的胆大包天了!在公司毫无作为也就算了!居然还敢盗窃薇薇的作品!”赵爷爷气得话都说不清楚,握着拐杖的手青筋冒出。

赵星儿赶紧走过去,“爷爷,爷爷,好了,你别生气了。”说着,眼泪都要留下来了。

赵爷爷转头看了一眼赵星儿,他对这个与赵又薇性格极为相似的女娃娃印象特别深刻,“星儿啊,你怎么过来了?”

“这不是想爷爷你了嘛,今天我去了之雅作品展,看着里面都是薇薇的作品,我也是气不过,就把她的罪行揭穿了,爷爷你会不会怪我?”

“我怎么会怪你,我还要谢谢你啊星儿,不然这不孝女就要盗窃她死去的姐姐的作品。”赵爷爷一想到,又是一阵气。

赵星儿本来还担心赵爷爷会因为自己揭穿了这件事情,影响了赵氏集团,赵爷爷会怪罪她。

“赵爷爷,你先别生气了,弄清楚之雅为什么要这样做,再去追究责任吧。”赵星儿说道。

“还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想出风头,不就是想将赵氏集团接手!”赵爷爷虽然什么都不说,有时甚至任由赵之雅胡闹,但是,他心底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

“赵氏集团真的交到了他们两人的手里,不出一年,就直接垮了!”赵爷爷知道赵之雅跟苏浩然的能力,也知道他们的野心。

从赵又薇失踪确认死亡之后,赵爷爷就怀疑这是两人做的,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找不到尸体,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赵爷爷你不要灰心,薇薇不在了,不也还有我,我以后会回来多看看你的。”不能以赵又薇的身份过来,那就以赵星儿的身份过来吧,只要还能见爷爷,又能有什么关系?

赵爷爷听着,连道了几声好,“星儿,这赵家自从薇薇走了之后,就空了不少,爷爷一个人在家,心也是难受得很,你就多点来,爷爷欢迎你。”

赵星儿眼眶忍不住湿润,但在努力的控制着不让眼泪留下来,“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经常过来看你的。我还有事情要忙,庭琛也在外边等着我,我就先走了。”

赵爷爷摆摆手,“知道了,你也有自己的工作,我也等着两个月后,星儿能给业界带来什么样的新品呢。”

不知为何,看见赵星儿,总能在她身上找到很多赵又薇的影子,甚至就觉得,她就是赵又薇。

“爷爷你放心,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赵星儿起身打算离开。

正巧,赵之雅也刚刚回到了赵家。

“爷爷,你不要去看新闻上讲的,那都是记者胡乱说的……”赵之雅便走进来便大声喊,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了赵星儿。

“你怎么会在这!”赵之雅仗着这是赵家,是自己地地盘,声势也浩大了不少。

赵星儿一笑,“就是想爷爷了,想替薇薇过来看看爷爷,正巧,我也要走了,你就好好跟爷爷解释一下,你作品展的事情吧。”

赵星儿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赵之雅知道现在放任她离开自己一定就在赵爷爷面前洗不清这件事情了。

“你给我停下,我让你走了吗?赵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赵之雅趾高气昂的说。

“你给我闭嘴!”此时,赵之雅的身后传来了赵爷爷的怒斥声,“这赵家就是她赵星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赵之雅有些不可思议地回头,“爷爷!你怎么帮她不帮我,今天是她让我在记者面前出丑,让赵家的股票大跌,损失这么多的钱!”

“让你出丑的是你自己!你去盗窃你姐姐的作品说这是你的作品!我还奇怪你为什么不让我去看你的作品展,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是在害怕让我发现里面放的都不是你的作品!”赵爷爷越说,越是生气。

赵星儿见状,担心赵爷爷这么动怒伤了自己的身体,连忙走到他身边,“爷爷,你别生气,动怒对你的身体不好。”

“星儿你有事情要忙,你先走,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不孝女!”赵爷爷将赵星儿轻轻推开,让她走,“你快走,不然这不孝女,肯定还要怪罪你。”

赵之雅是什么样的人,赵爷爷知道,让赵星儿离开,也是为了保护赵星儿,他能处理好的事情,就不要麻烦别人1来处理。

赵星儿自然是担心赵爷爷的身体,但她也知道赵爷爷的良苦用心,只能先行离开。

赵星儿往外走时,将赵爷爷对赵之雅地训斥听得一清二楚。

“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再公司的职位已经被撤了,不用再去上班!”赵爷爷怒说。

“等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盗窃作品一事是错误的,再来跟我谈复职一事!还有,从明天开始,每天去美院报道,什么时候学会设计,什么时候回赵家!”

“你什么时候能有你姐姐的功力你再回来!”

“还有,你看看陆家夫人,过来这赵家都比你来得频繁,到底你是我孙女还是别人是我孙女!”

赵爷爷尽管年纪已经很大了,但说起话来依旧是中气十足,赵星儿已经走到了外院,也能听见赵爷爷的声音。

陆庭琛一直在等着赵星儿出来,足足等了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他今天没事等着也没什么,只是心中的疑惑,却一直得不到解惑。

“庭琛,走吧,赵之雅回来了,我也不好继续在里边待着了。”

陆庭琛点点头,“那就走吧。”司机将车开来,两人一同上了车。

“回公司吧,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赵星儿下意识的就想回公司,尽管她现在穿着礼服,很不合适,但也无妨,公司里有换的衣服。

“去陆家老宅。”陆庭琛直接反驳了赵星儿的提议。

“庭琛,我真的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处理完!”赵星儿不由得有些着急,本想着今天一天都要搭在这作品展上,没想到,一上午不到的时间就结束了,那肯定的是要抓紧机会,回公司将没有处理好的事情处理完毕。

不然留着人在里边加班,自己却在外边风流快活,赵星儿内心实在是过意不去。

“第一,你现在怀孕了,要照顾好身体,不能这么拼,第二,你怀孕之后还没有回去见过爷爷,亲自告诉她你又怀孕了。”陆庭琛再一次否定。

赵星儿不仅有些泄气,没想到,本来安排好的一切,又打水漂了,回了陆家老宅,就意味着明天也只能在陆家老宅待着,回不了公司。

只是陆庭琛说的也有道理,的确就是应该亲自回去陆家老宅一趟,亲自将自己怀孕的事情告知陆爷爷。

“那就回去一趟吧。”赵星儿说道。

一个小时后,陆家老宅。

陆庭琛早早就通知说要会陆家老宅,陆老爷子掐好了时间,早早就在门外一直等着两人了。

林锡自然是不高兴的,但是陆老爷子出来了,她定不能一直待在里边,只能跟着陆老爷子在外边吹风。

车子驶进老宅院子,刚刚停下,赵星儿便立马下车,走到陆老爷子面前,“爷爷,你在屋里头等着就行了,在这外边等着,会吹出病来的。”

说着,便推着陆老爷子的轮椅往里走。

陆庭琛也走了过来,给陆老爷字打了声招呼,站在了赵星儿身旁,半搂着赵星儿一起往里走。

林锡看着此情此景,想说几句话,但是发现却哪里也插不上话,反倒觉得自己就是这几人之外的外人。

陆老爷子看着两人回来了,心中高兴得很,老早就让人张罗着饭菜。

赵星儿将陆老爷子推到了陆家的花园,半蹲在陆老爷子面前,“爷爷,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但是你要先答应我,不要太激动了。”

陆老爷子有些疑惑,抬头看了看陆庭琛,陆庭琛也是不说话,笑着看陆老爷子。

“你们两口子神神秘秘的,快说,是不是要给我抱孙子了?”陆老爷子一看这两人的表情也次啊了个大概。

“是啊,本来还想在瞒瞒,等胎儿稳定下来再说的,但是想着爷爷你听见这消息会高兴些,就先告诉你了。”陆庭琛说道,“顺便啊,还能让你管管星儿,让她在公司不要那么拼。”

说到底,这只不过是陆庭琛的目的,毕竟他知道自己说话没有用。

“哪有啦?”赵星儿反驳道,“爷爷,我告诉你,庭琛这几天一到点就强迫我下班,也不让我多做一些事情,搞得现在设计部一团糟。”

陆老爷子看着这两人拌嘴,不由得笑了出来,“看着你们两口子重修于好,我真是高兴啊,庭琛啊,你当时就不应该那样责怪星儿的,星儿你也是,就不要怪罪庭琛,他也是一是气急败坏了。”

老爷子一直担心之前的事情会影响两人感情,甚至会让两人直接老死不相往来了,但是幸好,两人还是原谅了对方。

“爷爷,我没有怪庭琛,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做的,所以我没有怪罪她。”赵星儿说道,“你看,我要是怪罪他,又怎么可能会再一次怀上呢?”

“这就好,这就好。”陆老爷子笑着说。

“爷爷,星儿怀孕的这件事情,我还想再瞒一下。”陆庭琛毫不犹豫的在陆老爷子面前将自己的估计说出来,“你也知道,星儿才刚流了一个,现在怀上也是一个意外,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样也会对她的一种保护。”

陆老爷子点点头,“庭琛,你放心,我都懂,也都知道,所以啊,你就不要太担心了,爷爷懂分寸。”

赵星儿有些疑惑,陆庭琛逼着她在公司里穿防辐射衣服,就是公开了自己已经怀孕的事情,现在回来了陆家老宅,怎么就不想公告天下了呢?

只不过,他有自己的考虑,那就听他的,反正,他迟早也会给自己解释清楚的。

林锡走了出来,看见三人有说有笑的,不由得想起陆老爷子几乎没有对自己笑过,这一对比,只觉得眼前的景象刺眼。

明明一直在这陆家老宅陪伴他的,伺候他的是自己,但他总是这么的不待见自己。

不就是自己的丈夫没有陆庭琛有本事?林锡想着,越发的生气,但她却不能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

林锡笑着走了过去,“爸,庭琛,星儿,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你们过去了。”

赵星儿见着这大伯母,反正自己是喜欢不起来,但依旧笑脸迎人,“知道了,我们这就过去。爷爷,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