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备注网名 >

丝袜好紧…老师我要进去了 无码成人午夜福利视频

陆庭琛忍不住的满脸小骄傲,“我大学的时候,还参加过一次游戏比赛,曾经是想把游戏作为自己的主业,想去当职业选手的,只是爷爷不同意,还差点把我遣送回国。”

赵星儿有些惊讶,“庭琛,想不到啊,你居然还会有反抗家长的时期,还想着你这种就是从小到大的别人家的孩子,不会跟家长对抗的。”

“其实那也是我第一次跟爷爷说不,但是发现,效果甚微。后来想想,设计才是自己真正想一直走下去的路,就渐渐放弃了游戏,然后就全身心投入到设计里面了。”

这段往事,陆庭琛鲜少跟人提起,连他现在最亲的下属,也算是朋友,彭弈也不知道,毕竟这段疯狂的经历让它留在自己的心里就好了。

赵星儿听着,也是没想到陆庭琛会有这样的一段历史,只不过谁又没有点过去呢?就连她自己也有一段不能让人知道的过去。

深夜,赵星儿见陆庭琛的呼吸已经变得无比均匀,便知他已经入睡了。

从那晚之后,好多个晚上,赵星儿都是在这里给陆庭琛讲英文版的《傲慢与偏见》,现在书已经快讲完了,她也要开始计划去找一本新的书去讲。

赵星儿将门带上,找到了陆管家。

“管家,现在还能给我安排车去集团吗?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但是庭琛硬是将我带回来了。”

陆管家多少是有些为难,但是赵星儿所提的要求,他也没有办法去拒绝,毕竟陆庭琛也没有说过赵星儿深夜不能离开陆家。

“少奶奶,我可以去给你安排车,但是我还是要给你提个醒,外边还在传着那些流言呢。”陆管家也是好心提醒道。

赵星儿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层只是,现在时间不多了,她必须去一趟公司。

“陆管家,集团里边到处都是监控,那些监控画面足以证明的我的清白,所以请你放心。明天庭琛醒来,你帮我跟他说一声就是了。”赵星儿依旧是固执要回集团。

陆管家拗不过,只能去安排车,十分钟后,赵星儿已经在坐在了前往陆氏集团的车上。

到了集团,赵星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将美术部的画架画纸全部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来,开始去修改可能修改的初稿。

因为是深夜,赵星儿的戒备心自然也强上许多,外边的一些声响,直接惊动了在办公室里赵星儿。

她走到了门边,看着外边的有灯光在忽闪忽闪的,不由得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就是拿起手机,提前拨好保安室的电话,只要有情况就拨出。

悄悄将门打开,寻着声音与脚步声走到了美术部,那人也像是受到了惊吓,喊了声:“谁?”

赵星儿听见这声音愣了愣,随后有笑了下,“陈组长,是我。”

来人也随之松了一口气,“赵总监,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麟走到赵星儿面前,手电筒打亮了两人。

“我还有一些工作没有处理完,就回来继续,你呢?怎么突然间回来了?”赵星儿问道。

“我也是,在家工作,有些东西落在这里了,就回来找了,本以为会全组人在这里加班,没想到只有你一个人。”

赵星儿点点头,“突然间要更改主打产品,我让他们先回去好好休息一晚,第二天就要开始继续熬夜了,然后,我先回来准备准备。”

“公司虽然有监控,但也不是那么太平,以后还是不要这么拼了。我的工作不忙,所以赵总监,你看看需不需要帮忙?”虽说两人都在同一屋檐下工作,但是交流仅限于她刚开的那一周的早晨,之后整个A组的人开始加班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机会接触赵星儿了。

“那就,盛情难却。”赵星儿的确需要人帮忙,也不拒绝了。说完,便带着陈麟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赵星儿将手中的画稿交给陈麟,“庭琛突然通知要改主打产品,这样一来,我们之前一个月的努力都白费了。”

陈麟虽说在B组,但是多少都知道这件事情,“赵总监,其实是一开始你就太谦虚了,你的设计,的确就是比你们之前定下的主打好太多了,陆总裁会更改,肯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只是之前的主打是整个A组的心血,最主要的产品自然就是要全组人融会贯通才能有灵魂的,而现在这个,不过由我自己一个人设计,怎么说都说不通。”赵星儿将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

“你就是太自谦了。”陈麟将赵星儿筛选出来能用的画稿拿了几张,又将电子文件打开,开始修改。

两人双双进入工作状态,一个画画,另一个对着电脑进行修改,偶尔还会相互交流一下意见。

天渐渐亮了起来,到了通宵中最难熬过的五点,赵星儿身体早就有点撑不住了,身子一趴,就在桌前睡着了。

赵星儿也不知道,从前能好几天不睡觉的她,现在变得特别容易疲惫,也是越来越嗜睡。她本想着撑一会儿,等人都到了之后就不会困了,但是她还是打不过瞌睡虫,倒在桌子上了。

陈麟听见声音,蹑手蹑脚走了过去,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盖在了赵星儿的身上,又回到了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继续自己的工作。

他一直希望可以尽快去赵星儿一起像现在这样交流意见,共同创作一些作品,但无奈他是B组的人,这个机会,他只能慢慢等三个月,但是没想到,不过是突然间有事情深夜回了一趟集团,居然就意外获得了这个机会,也真的是幸运。

抬头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的人,心跳开始不由自主地加快。

陈麟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人心动的,就是那天看见她坐在美术部画设计图,回头看自己的那一眼开始。

他也不知是她所画的设计图太吸引他了,还是那一眼太摄人心魂了,但是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心动了。

陈麟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清楚赵星儿的身份,这份感情,注定只能深藏心底。

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不过就是多帮她做些事,让她轻松一点。

陆庭琛醒来,陆管家就第一时间将赵星儿深夜回集团的事情告知了他。

这女人,不让她带东西回来,就自己偷着回公司!

“马上安排车,现在回去。”陆庭琛说着,便开始收拾自己。

陆管家听见,便赶紧去安排车辆。

赵星儿醒来的时候,陈麟已经离开,自己的身上还披着他的衣服,电脑依旧放在沙发前的小桌上。

怎么睡着了?她伸了个懒腰,将衣服拿下来,站起身拿起桌上的杯子打算去打杯水顺便去走走清醒清醒。

赵星儿再次回到办公室,便看见陈麟提着早饭走了过来。同时也看见了陆庭琛怒气冲冲朝自己走来。

陆庭琛刚走出来就只看见两人就在这办公室里,不需要太多的思考,便知这两人在这里呆了一晚上。

“赵星儿!”陆庭琛走到了赵星儿面前,指着身后的人,“这就是你昨晚偷着回来的原因吗?”字字句句都说得无比清楚。

赵星儿愣了一下,她清楚事情的真相,但是,她突然间有些无措,不知该怎么去解释这件事情,“不是的庭琛,我昨晚会来只是想处理公事而已。”

“那他会什么会在这!”陆庭琛几乎是将话喊出来的。

此时一直在身后的陈麟,出声替赵星儿解释,“陆总裁,我只是恰巧会来拿东西,看见赵总监一人在这里,担心她的安全问题……”

“陆氏集团的安保问题非常好,不用劳烦你费心,你已经被解雇了,现在马上收拾东西走。”陆庭琛直直盯着赵星儿,却是对身后的陈麟说的。

“庭琛,陈麟说得就是全部,我们什么都没有,他是一个很好的员工,他什么都没有做错,你不能将他解雇了。”赵星儿不知为何,就是觉得陆庭琛此时在无理取闹了。

“你在替他说话?”

陆庭琛的发问,让赵星儿不知该怎么回复才是好,她不想让陆庭琛误会自己,解雇陈麟,但是此时此刻,只要她给陈麟说任何豪华,都只会让他更生气。

“还不收拾东西走?”

陈麟听见,自知自己已经无法继续再留在陆氏集团了,只能无奈点点头“知道了,陆总裁。”只是你能拥有这么好的妻子而不去拥护,你以后一定会后悔。

后面的这句话,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赵星儿,陈麟始终是没有说出来。

他笑着转身,这是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还在庆幸的瞬间,现在居然成为了断他前途的事情。

赵星儿看着陈麟转身去收拾东西,一下间,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但是更多的是随之而来的绝望,本以为自己与陆庭琛的关系已经渐渐转好,但是为什么,会突然间有变成了这样。

“庭琛,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赵星儿越说,眼泪掉得越厉害。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为什么办公室里只有你们两人在?你不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影响不好吗?啊?”

面对陆庭琛的质问,赵星儿越来越不知所措,她哭着摇头,后退了几步,嘴里喃喃着,“不是的,真的不是这样的。”

从上一次游艇之后,她就没有再经历过这种绝望,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为什么他要这么想?

“不是这样的。”陆庭琛不由得想起上一次赵星儿也是这样跟他说话的,“上一次你也是这样说的,结果呢?你说给你时间去调查,但是调查结果呢?”陆庭琛咬着牙说,“赵星儿,陆家的夫人就这么好做?让你有这么多时间去给我带绿帽子?”

“陆庭琛你不相信我!”赵星儿几乎是喊着将这句话说出来的,但是下一秒,她又后退了几步,嘶哑着声音说,“你不相信我。”

转过身,眼泪掉得更凶了,“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就将我一直困在陆家,别再让我出门吧。”这句话,她根本就不敢当着陆庭琛的面说,毕竟自己哭得这么凶的样子太不好看了。

陆庭琛点点头,“好啊,那就如你所愿。”

赵星儿听着这样的回答,愣了一下,他真的要将自己困在陆家吗?那设计部怎么办?下一季度的新品怎么办?

但是赵星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被陆庭琛拽走,“从今天开始,陆家大门,你不要再想着走出去了。”

陆庭琛将人丢回陆家,又上下吩咐了一遍,才又出门。

陆家的佣人都是一片懵,这个事情,来得如此突然,谁也没想到陆庭琛怎么会突然下这种命令。

赵星儿回去之后,就一直在陆家的院子里代=呆坐着,也不知想些什么。

陆管家看着这两口子,前段时间关系好转了一点,现在又开始吵架闹变扭,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他知道赵星儿昨晚是在公司过夜的,今天一早又被陆庭琛歹回来,肯定没有吃早饭,便让厨房准备了些吃的,给赵星儿递了过去。

“夫人,你与少爷这是……”陆管家,也不知今日究竟在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星儿摇摇头,“管家,我不想说。”

陆管家也没打算再问下去了,“那好,那夫人你记得吃早饭。”说完,便将饭放在了她旁边的小桌上。

“他不相信我。”在陆管家准备离开时,赵星儿说了出来,“我本以为我们的关系已经好到足以让他相信我了,没想到……”

“我昨晚真的就只是在公司加了个班而已,他为什么不相信我。”赵星儿也不知能跟谁说话好,但是陆管家,好想就是她如今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了。

“夫人,你给少爷一些时间,我们都看得出来,他很重视你,他对你很不一样。”陆管家也不知该怎么安慰赵星儿了,但是他是从小看这陆庭琛长大的,他现在这样,肯定只是暂时的。

赵星儿摇摇头,“不必了,不需要他的原谅了。”

话语间,只剩下绝望。不单单是对自己日后的人生绝望,更是对陆庭琛这个人绝望了。

赵星儿站起身,“将早餐拿到我房间,吃完我想补个觉。”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往房间走。

陆管家看着,对于这种情况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心疼,两人的情侣坎坷。

赵星儿吃完早饭,收拾了一下,准备洗个澡就去补觉,打开了柜子,看着柜子里的卫生巾,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经期,好像已经延迟了近半个月了。

之前不是没有注意到过,只是那段时间太忙了,还经常熬夜,本以为只会劳累过度,延迟几天而已,但是一晃,居然就延迟了半个月。

陆家的佣人长期在她的房间里备着验孕棒,她将用最快速度,去将验孕棒拆开,走进卫生间。

五分钟的等待时间是漫长的,只是当第二条杠渐渐出现的时候,赵星儿心底出现的,她也不只是什么了。

是高兴,还是,更加透彻心底的绝望?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让她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

只是这件事情又该怎么跟陆家的人解释。真正的赵星儿才流产完,现在自己这个假赵星儿又突然间怀孕,这该怎么解释?他们会相信吗?

但是这个孩子又是真实存在的,赵星儿不想就这样将一个现货的生命杀死,她不舍得。尽管这个孩子的父亲是陆庭琛。

是哪个让她经历了绝望,同样也给了她希望的男人。

现在该怎么跟他说?还是就这样,隐瞒下去?只是,怎么隐瞒?

赵星儿承认,此时此刻,她的确不想将这个孩子的存在告诉陆庭琛。因为,陆庭琛不相信他,同样的,她也不相信陆庭琛了。

最后,她将验孕棒折断,丢进了马桶了,毫不犹豫的冲了下去。

能瞒多久就多久吧,最起码现在,赵星儿是不会告诉陆庭琛自己已经有孩子的事情的,她也不管事情的对错,但是现在肯定不是一个很好的时候。

外边突然传来了敲门声,赵星儿跑了过去,将门打开,来人是陆管家。

“少爷说了不让你出门而已,没有不让你联系外边的人,刚刚有个女孩打了家里的座机,说是要找你。”陆管家说道。

女孩,会找自己的女孩只有苏诗钰。几乎一瞬间,赵星儿就确定了来人。

“好,我去接。”赵星儿说着就马上去找电话。

“喂,诗钰。怎么了,是设计部出什么事了吗?”电话里的人是赵星儿现在唯一的希望。

“设计部什么事都没有,倒是你,今天怎么没有过来?”苏诗钰着急地问道。

苏诗钰松了一口气。“我听说了今早上发生的事情,担心你被陆总裁怎么样了,幸好你还能接我的电话。”

赵星儿没想到,事到如今还会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冒着风险来给我打电话,“诗钰,你这样会不会有危险,你是怎么拿到陆家的电话的。”

“我去问彭奕哥要的。彭奕哥说现在陆总裁的心情没有很好,所以不敢明着去跟你说话,他说让你等几天,等他消气就好了。”

苏诗钰的话,对于赵星儿来说并没有起到任何的宽慰作用。

“诗钰,我没事,他只是不让我离开陆家而已。设计部现在谁在管理?”赵星儿最担心的依旧是他的设计部。

“赵总监你放心吧,设计部现在是总裁亲自管理,没出什么乱子。”

“他亲自管理?庭琛他那么事情要做,哪里来的时间把设计buy额接手了?”赵星儿喃喃道。

苏诗钰以为是在问她,她也不知道陆总裁现在究竟是怎么想的,只能继续安慰赵星儿,“赵总监你就放心吧,设计部暂时是不会出乱子的,别的人我不管,反正我我在等着你回来当设计总监。”

赵星儿笑了一下,“整个设计部只有你才会这么想吧,谁还会这么想。”

“赵总监,你的才能大家有目共睹,他们现在只是暂时不承认你而已,假以时日,一定会对你的管理,你的才能佩服得五体投地。”苏诗钰说到。

赵星儿对于苏诗钰这种不管你怎么样,我先夸你一顿安慰你的做法逗笑了,“好了,我没事,不用再安慰我了,你帮我好好看着设计部,我在陆家继续画图,让陆管家送过去给你,你也小心一些,不要让庭琛知道你在联系我。”

苏诗钰点点头,“知道了赵总监,我会小心的了,设计部有什么消息,我也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赵星儿挂了电话之后,本来是想补觉,在这陆家混吃等死的她,终于找到了一些事情做。

回到了自己的书房,架起画板,夹上画纸,突然间却无从下笔。

本来充满灵感,随时随地都能画出一些东西的她,对着画纸却是第一次无从下手了。

又坐了好一会儿,看着画纸发了一下呆,本能的提起画笔在纸上画了几笔,但是这仅有的几笔却明显的不能作为一幅画的开头了。

她将画纸拿了下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样对着画纸,也是画不出来,还不如换一个环境,同时也换一个思维。

赵星儿的房间已经被收拾干净,同时,佣人也发现了房间里的抽屉少了一根验孕棒,只是在房间的垃圾桶里,没有找到验孕棒的痕迹。

这件事情陆管家没有去告诉赵星儿,也没有通知路庭琛,只是本能的觉得,这个孩子或许可以打破他们现在的僵局。

但是却在暗自给赵星儿的膳食中添了不少的补品。

赵星儿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再一次的无所事事起来。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当米虫,也是一件这么无聊的事情,亏得这还是她一直以来所谓的梦想。

想画设计图却无从下笔,想去睡一觉,但是发现了孩子的事情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心里的思虑变得越来越多。

这个孩子的存在,她还在思考着,究竟要不要告诉陆庭琛呢?告诉了他,他还会不会这样对待自己?

赵星儿再次坐在画板前,再怎么不想画,还是得画,否则自己就真的被困在这陆家里头一辈子了。

提起笔,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手像是不听使唤一样,不知不觉间,画出了一婴儿房的设计图。

停笔的时候,望着从自己手中画出来的婴儿房,愣了许久。

怀孕了是这样的感觉吗?大脑不受控制的就开始替他考虑,替他思考,为他的将来着想。

跟了陆庭琛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来,他要自己的次数不多,而且事后自己做了一些保护措施。

这大概就是命吧,尽管如此,她还是怀上了陆庭琛的孩子,而她也依旧得不到陆庭琛的信任。

当时承诺的两个月证明清白,如今一个月过去了,依旧没有任何的进展,赵星儿甚至忘记了这件事情的存在。本以为已经得到了陆庭琛的信任,媒体也渐渐转移注意力,这件事情已经翻篇了。

只可惜,不过是一次通宵,一次与同事的交流,相互的帮忙,便将一切打回原型。

赵星儿忍不住冷笑了一下,改变命运,改变地位哪有那么容易,这一个月不过是自己给自己营造出来了一种太平的假象而已。

她将设计图拿下来,卷好,放在了一边。再等等吧,等适合的时机,去跟陆庭琛说了孩子的存在,再去将这婴儿房给他看。

陆庭琛现在只是将她赶回了陆家,并没有说撤了她设计总监的职位,她现在还是陆氏集团的设计总监,做了这个位置,还是要做好自己该做的工作。

她所画的设计图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海里,如果那个作为主打,他需要什么衍生产品?需要一些什么家具?喝水要用什么杯子……

赵星儿一边想,一边画,在画板前,一坐又是一整天。

傍晚,她再次找到陆管家。

“陆管家,我画了些设计图,你可以帮我送给我的秘书吗?庭琛只是不让我出去,没有不让我跟外界接触,没有不让我工作对吧?”赵星儿苦笑着说。

“当然可以的,少爷没有说明白的事情,我们都当不知道。但是夫人,还请你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陆管家想起那根消失的验孕棒,不由得开始担心赵星儿的身体。

赵星儿没有多想,只觉得陆管家只是单纯的关心她,“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了,不也还有你们看着?”

她将自己画稿整理好,又将自己的意见整理出来,“就麻烦你送到公司,给我的秘书了。”

陆管家接过,“夫人你放心,一定亲手交到她的手上。”

赵星儿点点头,拿起陆家的固定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给苏诗钰。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你好,我是赵总监的秘书。”

“诗钰,是我。我让人往公司送东西了,你半个小时后到集团大门口去将东西拿回办公室,交给美术部的人。”

苏诗钰听见是赵星儿的声音,忍不住有些兴奋,“赵总监,你是能回来了吗?”

赵星儿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我要是能回去了,现在就飞回集团了而不是让人给你送我的画稿了。画稿几边还有一些我吩咐下来的事情,你记得做好。”

“你放心吧,赵总监。我一定会做好的。”

苏诗钰办事,赵星儿永远从来不会担心,现在她担心的事情只剩下一件事情了,就是被她祸及的陈麟。

“对了,陈组长,他怎么了?”赵星儿上午就想问苏诗钰,但是始终是害怕身边的佣人,以及陆家的监控,但是现在,她也没有什么怕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了,想问什么就去问吧。

“我回来的时候陈组长刚刚收拾好东西,跟我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陆总裁刚刚让B组的副组长做了B组的组长。”苏诗钰如实回答。

赵星儿愣了一下,看来陈麟是没有回来的可能性了。

连累了一个无辜的人,心里是真的很不好受。

苏诗钰像是感受到了赵星儿的自责,“赵总监,陈组长他这么出色,到哪里都能大显身手,肯定会有别的人发现他的才华的。”

“我知道,只是因为我自己的私事让他丢掉了工作,还要重新去找工作,而庭琛甚至还有可能去刁难他,想到这里还是忍不住有些自责而已。”赵星儿说道。

“你放心吧,陆总裁不是这样的人,况且他现在管着两边,总裁办公室里的工作全部带到了你的办公室里做,忙都忙不及了,怎么可能还有时间去找陈组长的麻烦。”

赵星儿依旧是笑了下,“但愿吧。”

“赵总监,彭奕哥叫我了,可能是陆总裁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我先过去了。”苏诗钰打跟接电话几乎都是偷着来的,现在这个紧要关头,是不可以往枪口上撞的。

“好你先去忙,记得去拿设计稿就是了。”

“赵总监你放心吧。”说完,苏诗钰便匆匆挂了电话。

赵星儿愣了一下,这唯一的联系,就这样断开了。

忙了一天,只觉得饿,也知道陆家的厨房一直在给他准备着晚餐,她什么也不说,就坐在了餐桌上,等待着晚餐端上来。

上来的是几个交到的小菜,赵星儿平时是一个喜辣喜酸的人,如今对着这陆管家精心安排的饭菜,竟也不反感,也没有想就吃了下去。

赵星儿不知陆管家是什么时候将佣人潜下去去的,她反应过来时,餐厅里就只剩下她与陆管家两人了。

“夫人,在这陆家里,我也不知能否得到你的信任,但是现在看来,能跟你说上话的也只有我一人,你有什么想说的,也可以跟我说。”

看起来像是闲聊一样的话,在赵星儿现在看来,却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含义。

“管家,再怎么说你也不是我的娘家人,我的娘家人早在进来陆家的时候就给你们遣散了。尽管现在看来,说得上话的,只有你一人。”同样的,赵星儿也将自己心中的忧虑说出来。

“夫人你放心,从你可以让少爷不吃安眠药也可以睡着开始,我就已经决定了,只要你不做伤害少爷的事情,其他事情,我都站在你身边支持你,还有,你也随少爷,叫我明叔吧。”陆管家在尽可能取得赵星儿的信任。

赵星儿依旧半信半疑,“那明叔……你是想知道些什么?”但是陆管家又说得没错,这里的确就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说上话了。只要他问的话不会危及到自己的安全,她还是会去说一点。

陆管家见赵星儿已经松口,也心知她的耐心不多,与其兜兜转转的绕弯子,还不如一开始就跟她开门见山,“夫人,你今天是不是用验孕棒了?”

赵星儿愣了一下,但随后肯定反应过来了,这陆家每天都有人打扫,少了一个验孕棒,陆管家又怎么可能不会知道?

“还是自己疏忽了,没想到陆家的佣人会打扫得这么仔细。没错,我是用验孕棒了,至于结果……”赵星儿顿了顿,依旧在思考要不要说出真相。

“结果一定是我们所喜欢,所想的,否则夫人不会将验孕棒毁掉的。”陆管家直接将验孕棒的结果说了出来。

赵星儿笑着摇了摇头,还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自己这点小心思,又怎么可能会瞒得过比她多活这么多年的陆管家?

“那明叔,你会告诉庭琛吗?”赵星儿不去否认否认,也不去狡辩什么了,只是想知道他会怎么做而已。

陆管家摇摇头,“夫人,这种事情是要你亲口跟少爷说的,否则,会引起少爷的怀疑的,而且,这件事情说不定可以缓解你目前跟少爷的僵局。”

陆管家不否认自己的私心,他想要两人和好如初,像之前那个月那样生活,可能说没有多深的感情在里头,但是假以时日,万一呢?

但是现在,谁也没想到会突然又说赵星儿给陆庭琛戴绿帽子。其实这件事情,想想都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会造成现在的结果,不过就是陆庭琛冲动了而已,过几天,他气消了,也就好了。

但是这一次好了下一次又会在什么时候爆发?陆管家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以陆庭琛的脾气,肯定很快就会又有下一次,经历的次数多了,两个人的关系又怎么可能好得起来,只能相互折磨,最后憎恨对方罢了。

陆庭琛之前不是没有带过女人回来,但是这个明媒正娶回来的赵星儿,却是唯一一个能让陆庭琛发火,也是唯一一个陆庭琛回去关心的女人。

陆管家早就决定,一定要让两个人好好相处,可惜没有太多的情分,但是感情一定要在,一定要有,这样夫妻之间才会长久。

赵星儿听见陆管家这么说,忍不住冷笑了一下,“明叔,你是在说什么呢?孩子对于陆庭琛来说不过是一个产品,而我不过是生产这个产品的工具,你看看上一次的结果不就很明显了吗?”

“上一次我怀孕,被人污蔑出轨,最后我被迫回娘家,最后经受不住压力,流产了,从鬼门关哪里走了个来回。这一次,我只不过事在办公室通宵处理了工作一晚上,同事见我可怜留下来帮忙,而他二话不说不听解释将我困在这里,还将那名帮助我的同时解雇了。我真的不敢让他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我不知道又会是一场什么样的噩耗。”

赵星儿一口气说了许多,也许是太过于悲伤了,她的眼里泛着泪花,任谁看着都心疼。

陆管家叹了口气,“夫人,是我考虑不周到了,没想到你还会面对这么多问题。”

赵星儿又一次苦笑,“没关系,我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要面对这么多的问题,也没想到自己在这陆家的处境,竟然是这么悲哀。”她随是笑着,但是心中却又无限的苦。

“明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你放心,我不会想将孩子打掉的,再给我一些时间,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会亲口跟庭琛说起这个事情的,你放心,不会很久。”赵星儿从没没有想过会不要这个孩子,再怎么说这也是她的亲生骨肉,是她身上的一块肉,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她不会将他丢掉的。

陆管家点点头,承诺道,,“夫人,我相信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会吩咐下去,不让任何人跟少爷提起的,你放心。”

“明叔,谢谢你,谢谢你这么信任我,也谢谢你让我在这陆家多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赵星儿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起码在这里,她没有过得特别的难,尽管这一切都是靠她自己争取回来的。

“夫人言重了,这不过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只要是对少爷有益的事情,我都会去帮他做的。”

“你不怕我现在只是在哄着你,套你话,但实际上就是出轨了?”赵星儿打趣道。

“这陆家到处都是监控,集团里边也是,每天都有人观察着,夫人又哪里来的机会去做这些事情呢?”陆管家也不掩饰陆家对赵星儿的监控了。

赵星儿只有有监控观察着自己,但是没有想到,这些监控已经布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头。但是这个监控,也是她现在能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了。

两个月的期限越来越近,她没有办法,没有机会去找到佣人小梅,只能尝试着从这里入手,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天晚上的监控,这样也是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的。

“明叔,这陆家有监控,办公室里也有监控,那陆家老宅,有监控吗?”赵星儿直直地盯着陆管家,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陆管家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还会主动的问自己关于监控的事情,而不是对这监控表示反感。

“陆家老宅的监控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夫人你若是想了解的话,我应该可以帮你去问问,你现在去到哪里都会有人跟着,所以陆家老宅是很有可能有监控的。”

陆管家也不含糊,直接将他所知道关于监控的事情告知赵星儿。

“那如果我要是能找到小梅消失的老宅监控,那是不是也就能证明我的清白了?”赵星儿问道。

此时,陆管家恍然大悟,原来问监控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这恐怕要让夫人你失望了,就是因为发生了那晚上的事情,你身边才开始布监控的,在那之前,你身边一个监控都没有。”尽管事实很残忍,但是陆管家还是要说出来,否则空留假希望,将要面对的,只会是绝望。

说不失落是假的,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证明清白的方式,没想到,就是因为那件事情,才让自己身边布满了监控。

“没关系,那我再去想想办法,去找到小梅,只要找到她,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也能够在庭琛面前抬起头,说自己没有出轨了。”赵星儿还是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的,毕竟自己因为这件事情受了多少气,也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电话声突然想起,几乎是一瞬,赵星儿便肯定那通电话是苏诗钰打过来的。

平常这电话就是一个虚设,从没有打进打出过,现在只要响起铃声,那一定会是苏诗钰来通知自己关于设计部的事情了。

赵星儿快步走到电话旁边,坐在沙发上,“喂,是诗钰吗?”

“喂,赵总监,是我,苏诗钰。”

两人几乎同时发声,听着这默契,两人忍不住发出了笑声。

“怎么样?设计图收到了?”赵星儿在笑完过后问道。

“已经收到了,刚刚送到了美术部,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跟你说一声。”苏诗钰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去交代一下。

赵星儿松了一口气,尽管他知道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但她依旧多多少少都有些担心,“那就行,你收到就行。我这段时间应该都只能待在陆家了,我尽量做到每天都给你送设计稿,能不能用得上,庭琛他会辨别的,你,你只管交给美术部就好了。”

“好的赵总监,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赵星儿回到了房间,一夜没睡的她,很快便入睡了。

她睡了很久,作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她将孩子顺利的生了下来,是个男孩,眉眼与陆庭琛长得很像,一家三口,过得很幸福。

他们在草地里玩耍,陆庭琛交孩子踢足球,赵星儿坐在草地上,看着两父子玩耍得很开心,她见父子两人额头上都冒了汗珠,便转身,想从身后的背包中拿出毛巾。

她是笑着转身的,可是回过头时,笑声听不到了,孩子与陆庭琛都不见了,她的心,一下便慌了。

她站起身,大声喊着他们的名字,可是这偌大的草地,没有人回应她,没有人回复她。

她喊了许久,最终躲在地上痛哭,嘴里说着,“宝宝对不起,是妈妈的错,是妈妈亲手将你杀死,对不起……”

赵星儿突然醒来,下意识的去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仿佛是在确定她是否还在自己的肚子里。

心不慌是假的,不想要这个孩子是假的,只是,庭琛会相信自己吗?他还会不会继续怀疑,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梦境给予了赵星儿告知陆庭琛真想的勇气,但是现实以及曾经的经历,让她失去了让陆庭琛相信自己的信心。

陆庭琛四天没有回过一趟陆家,赵星儿同样的,四天没有出过一次门。

这四天里,她每天的都往陆氏集团送设计图,苏诗钰也每天都向她汇报着设计部的情况。

陆庭琛这几天在公司里特别易怒,游杨建几乎没说一句话都能将他激怒,接下来就又是一顿怒骂。

导致这几天,游杨建都不再亲自给陆庭琛交设计图,而是交给A组的组长去交。

陆庭琛翻阅着刚刚交上来的设计图,他知道临时更改主打产品的确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只是,他想要做的,就一定要做到,同时他的员工也要做到。

但是现在,效果明显不佳。

陆庭琛越翻阅,越觉得烦躁,

这都不是他想要的东西,直到赵星儿的设计图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样的笔触,这样的画风,还有这样的设计思路,除了赵星儿,这个设计部里不会有其他人。

陆庭琛早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只是他不愿意去承认自己的错误。

那不过是特别正常的一个晚上,特别正常的一次通宵,只是,不知为何,他却出奇的发怒,也出奇的嫉妒。

在这里陪她通宵的人,居然不是自己。

几乎是一瞬间,他便做出了决定。走出了办公室,对彭奕与苏诗钰交代下事情,便直接往陆家赶。

陆庭琛突然出现在陆家,所有人都有些惊讶,毕竟都以为他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的了。

赵星儿看见陆庭琛,心里顿了顿。两人就这样站着对视了好一会儿,谁也没说话。

赵星儿一晃,想到了几天前的梦境,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到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提脚便走。

陆庭琛也是,什么都不说,将西装外套往旁边的沙发一丢,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赵星儿坐在床上,那晚上的梦境,一遍又一遍地在自己的脑海里重演,她特别想告诉陆庭琛,这个孩子的存在,特别特别想告诉他。

可是告诉他,他会相信这是他的孩子吗?上一次,他就没有相信,真正的赵星儿才会死去的。现在自己告诉他,会不会重蹈覆辙?

她怎么样已经没有关系了,重要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她不想日后有一天会像梦境里的那样,会后悔现在的自己放弃了这个孩子。

但是,为什么这么难?他明明就是孩子的父亲,而自己却不敢告知。

突然有人敲门,是陆家的佣人,“夫人,少爷让你过去,给他讲故事。”

赵星儿走到了陆庭琛的房间里面,陆庭琛像往常那样,安静地躺在床上,静等着赵星儿过来。

她拿起了一本书,又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将书放下。

“庭琛,今天我跟你讲一个,你从来没有听过的故事吧。”

赵星儿顿了顿,看着陆庭琛,心中希望他,或多或少可以有些反应,但他依旧是像往常那样,默不作声。

或许,他只是以为自己换了一种方式讲故事来让他入睡而已吧。赵星儿安慰着自己。

“自从嫁进陆家之后,微微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可以从事自己喜欢的行业,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她一直很感谢,感谢那个给她机会的人,那个人,让她从地狱,回到了天堂。但是她忘了,让她进入地狱的就是那个人。”

“她忘了那个人的不信任,让她鬼门关前走了一次,让她失去了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孩子。可是这又怎么样呢?她在天堂啊,她忘记了自己在地狱的经历了,她太爱这个天堂了。可是,这个天堂为什么坍塌得这么快?”

赵星儿说着,声音中有忍不住的哽咽,她一边说着,也一边仔细观察着陆庭琛的反应,但在她看来,他那一动不动的反应,只能让她失望。

“但这一次,她以为她可以比较幸运了,她以为自己去了一个不怎么痛苦的地狱,可是,那只验孕棒,让她觉得,这不过是一个更加煎熬的炼狱罢了。”

“上一次,她因为那个人的不信任在鬼门关少爷走了一次,而这一次,也让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那这一次呢?”

“她都已经决定不要这个孩子了,可是,她连做梦,都是梦见一家三口玩耍的场景,也梦见,自己在以后会有多后悔,曾经的自己,不要了这个孩子……”

陆庭琛突然起身,将她紧紧的搂入怀中,他抱得很紧,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的怀里。

赵星儿愣了一下,眼泪一下便流了出来。手缓缓抬起来,轻轻得搭在了陆庭琛的腰上。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赵星儿像一个孩子那样,责怪着陆庭琛。

“什么时候发现的?”陆庭琛问道。

“就在那一天,我突然想起自己生理期很久没有来了,就是测试了一下。”赵星儿如实回答。

“对不起,星儿,对不起。”陆庭琛叹了口气,在内心经过了无数次挣扎之后,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赵星儿摇摇头,“庭琛我们以后不要再这样互相猜疑了好不好?你让我找证据我找,但是,你给我一点的时间。”

陆庭琛摸了一下赵星儿的头,回了句,“好。”

“那我去给你拿本书,继续讲故事吧。”说着,赵星儿便起身,打算离开。

“不用了?”陆庭琛用力一拽,将赵星儿拽回自己的怀里,一倒,胖赵星儿也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他将赵星儿搂入怀中,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另一只手又抚摸了一下她的头,“睡吧。”

说完,便紧紧将人抱着,自己闭上了眼。

赵星儿被陆庭琛这一系列的动作惊到了,但是当自己就这样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她心里,竟然忍不住,有些激动。

同床共枕,赵星儿连想都没想过,更何况是这样被他搂在怀里入睡。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仿佛看见了梦境里,一家三口一块玩耍的场景。下意识地,往陆庭琛的怀里凑了凑,手也搭上了他的腰。

陆庭琛感觉怀里的人动了动,手便收得更紧了,“乖,快睡,不要动了。”毕竟赵星儿每动一下对于他来说,都是另一种方式的折磨啊。

赵星儿抬起头,隐隐约约透着的光线照亮了陆庭琛的下巴,“庭琛,晚安。”说完,便低头闭上了眼。

陆庭琛低头,看着怀里的人,也笑着轻轻说了一句,“星儿,晚安。”

陆庭琛又突破了自己,本以为这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没想到听着怀里的小人儿浅浅的呼吸声,竟也睡了过去。

陆庭琛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第一次,两人没有在正常的生物钟时间醒来,直接睡过了头。

他轻轻抽出自己已经被赵星儿枕麻了的手,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给她盖好被子,便自己去了洗漱。

没过一会儿,赵星儿也醒了,旁边的人已经不见了,但是床单上的皱痕告诉她,昨晚的事情并不是一个梦。

卫生间传来了声音,她下床,便走了过去。

陆庭琛已经洗漱完毕,看见来人,一下便将人抱了过来,堵在洗手台前,低头就亲下去。

赵星儿连忙躲避,笑着说“嗯……庭琛,我还没有刷牙呢。”

但陆庭琛也没想着要放开她,就是想着要欺负她,低着头,鼻尖蹭鼻尖地说,“没关系啊。”

陆庭琛的故意打在赵星儿的脸上,赵星儿也一直躲着,但无奈,也躲避不开,只能趁他不注意,将人推开,以最快速度脱离他的怀抱,跑了出去。

陆庭琛跑着那踉踉跄跄跑走的背影,忍不住笑出声来。

半个小时后,赵星儿再次出现在陆庭琛面前,已经收拾好,准备要回到集团继续工作。

虽然陆庭琛没有说,但是赵星儿知道他肯定是同意了,昨晚让她过去讲故事,不过是一种,另类的示软而已,不过无论怎么样,赵星儿是接受了。

吃完了早午饭,准备出门时,陆管家递上来了一件衣服,“夫人,回到去总要对着电脑工作,有辐射,对身体对孩子也不好,一定要穿着着防辐射服。”

赵星儿看向陆庭琛,目的是求救,毕竟她真的不想穿着着这巨像雨衣的衣服,在办公室里忙前忙后。

然而,陆庭琛伸手接过了陆管家递来的衣服,另一只手将赵星儿带入怀里,“知道了,我会看着她穿好的。”说完,拉着她边走。

赵星儿愣了愣,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看来自己是躲不过这穿雨衣,在办公室里被他们用异样眼光看着的命运了。

只不过……陆庭琛没有因为自己怀孕就停止了自己的工作,这对于赵星儿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至于这防辐射服,日后再跟他商量商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