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备注网名 >

怎么哄女朋友吃鸡儿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在车库停好车,彭弈、苏诗钰两人就往电梯走去。

“等一下你现在家门口等我一下,我先收拾收拾,你在进去。”彭弈有些不好意思的地说道。

苏诗钰听着,忍不住笑了一下,“好,只不过,真好奇彭弈哥的家,究竟会是怎么样的。”

“嗯……不会怎么样,男生的家该是怎么样,还是怎么样。那些家中干净的男生,其实在我们眼中都是异类。”一句话道破了所有的真相。

苏诗钰点点头,“嗯……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到了家门口,彭弈不好意思地笑笑,苏诗钰也是有些尴尬,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先进去。

彭弈以最快速度开门进去,进门后将自己的踩着鞋换上拖鞋,顺手将鞋柜收拾了一下,那出里边一直都有备着的一次性棉拖放在最外边的位置。

随手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丢在了沙发上,后觉得不对劲,有拿了起来,顺带将沙发上乱丢的衣服全部拿起来,放回自己的房间。

最后将垃圾全部一收,丢在了某个角落,看了一眼,才觉得放心。

彭弈走到门口,将门打开,郑重其事地说:“请进。”

苏诗钰看着,忍不住笑了出来,“好。”然后也有些郑重其事地走了进去,环顾一周,尽管心里觉得还是很杂乱,但还是说了句,“不错啊,这么短的时间能收拾城这样,之前硬挨应该不至于很乱。”

彭弈听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还好还好哈哈哈。对了,你的房间在这里。”说着便把苏诗钰带到房间。

所幸这个房间当时他妈妈帮他收拾好之后,自己就没有进过这个房间,也成功地没有被祸害过,不然还真不敢带人过来。

“你今晚就在这里睡,卫生间在那边,我在楼上,有什么喊一声就可以了。”

苏诗钰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今晚我可能要去看房子。”

“没关系,我陪你一起去。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好的,那真是太麻烦你了。”一个算是萍水相逢的人能对自己这么好,真的是要感恩。

“都是同事,互相帮助也没什么的,况且你是我招进来的,该给的帮助还是要给的。”彭弈说道。

“什么?”苏诗钰不禁有些惊讶,“我是你招进来的?面试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见你啊。”

彭弈笑道,“那是肯定的,因为我没坐在面试官里边,从监控看着你们的表现,然后我一眼就选中你了。”

“为什么选择我?”苏诗钰不禁有些疑惑,跟自己同批的人里边,比自己优秀的简直要多太多了,当时收到offer的时候,自己真的高兴了很久。

“原因中午我告诉你了。因为你的努力,也因为你的单纯。”彭弈毫不掩饰自己当时选择她的原因。

“进三轮的人每一个都比你优秀,但是,她们每一个人,都怀揣着各自的目的,只有你不是。尽管外边的谣言再多,那也是陆家的夫人,让这样的人去做夫人的秘书,后患无穷。所以我今天跟你说,你的单纯,要一直常在。”彭弈直接告诉原因。

“这么说,我还真是因为自己的经验浅薄,而捡了个大便宜啊。”苏诗钰笑道。

两人谈话间,已经找到了第一个房屋中介,准备去看第一个房子。

“不是经验浅薄,那是你身上最特别的特性。”彭弈下意识的就去挽着苏诗钰的手,走过去给第一个中介握手。

“你好,我是她的哥哥,陪着小丫头一起看房子。”说话间,尽是对苏诗钰的保护。

本来心怀不好意的中介,如此一来只能打消掉所有的念头,只得安安稳稳的带两人去看房子。

一晚上过去,七八套房子,依旧没有任何进展,一件比较心水的都没能找见。

苏诗钰不禁有些失落,怎么找个房子就这么难的呢?

“别灰心,这才是第一天,还有时间。”彭弈安慰道。

“不是,就是觉得,不能在你家耽误你太长时间了,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那个房间空着也是空着,给你住也没什么关系。”彭奕说着,便打开车门,让人上去。

深夜时,彭奕想着这两天与苏诗钰的相处,从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他,居然有些相信一见钟情了。

不过短短两天,苏诗钰发现这个比自己大了八年的男人,居然走进了自己的心里,居然有点想待在在这个有些乱,但不是很脏的家。

陆庭琛陪着赵星儿看文件,处理公事到深夜,陆管家看着时间越来越晚,心里只能越来越着急,毕竟陆庭琛一旦过了点,就是吃了安眠药也睡不了了,只是这种情况,陆管家也不敢去多做打扰。

所有文件看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赵星儿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陆庭琛看见赵星儿这如释重负的样子,心中也不由得有些高兴。

“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就可以直接上三十三楼找我,我要是有空,我就帮你,你也不要自己一个人硬撑着。免得你把我的设计部门给弄砸了。”依旧是毒舌的陆庭琛。

“知道了,有不懂的一定会去找你,请教你问题。”这几天的相处,赵星儿总算是了解,陆庭琛就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而且,还是那种明摆着要帮助你,但是还要说你几句的人,说白了就是一个傲娇的人类。

陆管家见两人已经停下工作,开始说话,便赶紧命佣人进来,“少爷,该吃药了。”

陆庭琛看着那个药,心知这个点尽管吃了肯定也没有什么用了,但还是毫不犹豫地,拿起来。

赵星儿知道陆庭琛有失眠症,但是她也深知长期吃安眠药的危害,几乎不经思索,便去阻止陆庭琛吃药。

“诶,庭琛,别吃了。”赵星儿说完,就开始后悔了,但是此时,所有的人都看着赵星儿。

真的是,插什么嘴,多什么话,管那么多干嘛。

“庭琛,你总是吃安眠药对身体不好,对脑子也不好,还是少吃点吧。”无奈之下,只能说出这番话。

陆庭琛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阻止自己吃药的女人,笑着说了句,“那我不吃药,你想让我怎么入睡?睡眠不足的伤害,更大一些吧。”

赵星儿也是无言以对,总不能说那你还是吃药吧。怎么能这样说嘛。真的是,怎么又自己挖坑给自己跳了呢?

“嗯……要不,试一试数羊?”说完这话,赵星儿再次后悔至极,天哪,自己又说了些什么?

这话说完,在场的陆管家跟佣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只觉得这个少奶奶脑回路清奇。

陆庭琛也是笑着,只是没有笑出声,“好了,今天我就不吃药了,但是你。”陆庭琛看着赵星儿,“你得想办法让我睡着。”

话说完,直接拽着赵星儿的手就往自己的房间里头走,赵星儿心中虽有百般不愿意,但是无奈也不能去阻止。

陆庭琛自顾自地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半个小时之内我要是没有入睡,后果自负。”撂下狠话,直接闭眼,不再搭理赵星儿。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画画她会,哄人睡觉,她该怎么做?

“庭琛,你让我哄你睡觉,总是要给一个方向啊,你什么方向都不给,我该怎么哄?”为今之计,赵星儿只能尝试着去跟陆庭琛和解。

只是这人就这样在床上闭着眼睛,什么话都不说,真的是能怎么办呢?但是要不是赵星儿知道陆庭琛有失眠症,根本就不会相信床上现在躺着的这人没有睡着。

赵星儿环顾了房间一周,“庭琛,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说着就走到书架面前,思索着该拿本什么书。

“庭琛,你是想听我用英文给你讲故事,还是用中文给你讲故事?还是英文吧,听起来比较催眠。”说话间,便拿起了《傲慢与偏见》坐在了陆庭琛床边,温声讲起故事来。

这本书是赵星儿初中的时候,看的第一本英文原著的书籍,如今的英语水平比当年的好太多了,读起来,看起来,已经完全不费劲了。

陆庭琛无法否认,赵星儿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早上他能在听着她声音的时候提高工作效率,如今听着她的声音只觉得内心无比平静。

赵星儿将第一章读了一半,侧过头看了眼陆庭琛,依旧是没有一点动静,她也没有办法去评判出眼前的这个人是否真的入睡了。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问,“庭琛,庭琛,说了吗?”

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他也没有起来责怪自己,那应该是睡了吧。

赵星儿自然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但是瞌睡已经让她无法战胜自己的理智,她将书放在床头,蹑手蹑脚走了出去,还带上了门。

陆管家一直在外边等得心急,见赵星儿出来了,连忙上前问:“怎么样?少爷睡了么?”语气尽是担心,陆庭琛是他从小看这长大的,就像自己的亲儿子一样。

赵星儿“嘘”了一声,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只不过,我出来时,他没有阻止我,所以应该是睡了,我也困了,先回去睡了。”

陆管家听着赵星儿所说的话,有些不相信,“夫人, 少爷可真的是睡了?”

“我真的不知道,您可以进去看看。”赵星儿知道陆管家在陆庭琛心中的地位,一直都是对他都是很尊敬的。

陆管家点点头,“那夫人您先休息。”他没打算进去看陆庭琛,陆庭琛的睡眠浅,听赵星儿的描述,陆管家已经基本肯定,陆庭琛已经入睡了。

真的是不敢相信,平常一定要吃安眠药才能入睡的人,赵星儿居然可以让他入睡了,有空一定要请教一下,赵星儿是怎么样让陆庭琛入睡的。

次日一早,两人依旧是早起,光鲜的人背后,自那个是付出了比别人更加多的努力。

今日也是做司机的车回的公司,赵星儿上车,便到头补觉了,尽管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她还是要抓紧,睡一会儿,现在就是争分夺秒的睡觉了。

陆庭琛看着赵星儿精致的妆容掩盖不住的疲态,心中有些不忍,“开慢点。”下意识就吩咐司机。

昨晚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听着赵星儿这个女人的声音,居然就可以让自己这么快的入睡,比吃安眠药还要快。

四十分钟之后,司机在陆氏集团门口停下车,陆庭琛才将人叫醒。

赵星儿听见陆庭琛的声音几乎是惊醒的,立马坐了起来,从包中那出小镜子确保一下自己的妆容没有花,立马便提起精神,此时司机也正巧走了过来将车门打开。

两人依旧是在二十三楼分开,赵星儿一进设计部,便发现门已经打开,灯了已经打开了。

陈麟回来了?她走回办公室之前还去美术部卡了一下,确认每人,最后却是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发现了来人。

此时苏诗钰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赵星儿已经看完处理好的文件。

“诗钰,早上好。”赵星儿站在苏诗钰面前,略微有些惊讶地打了个招呼。

苏诗钰听见声音,立马站起来,“早上好,赵总监。”

“怎么那么早?你昨晚是不是?”赵星儿还真担心这傻丫头会在这里过夜。

苏诗钰连忙否认,“赵总监,我昨晚借宿在彭弈哥家里了,可能这几天都会,在我找到附近的房子之前。”

“你们两个之前就认识了?”赵星儿有些疑惑,这两人若是只认识两天的话,以她所看看出来的彭弈的为人,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人去寄宿了吧。

苏诗钰再次否认,“不是的,彭弈哥就是怕我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过夜、看房子危险,才帮忙的。”

赵星儿点点头,果真是只认识两天,也真是想不出来彭弈这个跟陆庭琛同款的冰块会是这么热心的人,说不准就是懂了什么歪心思。

“那你也要小心一些。”赵星儿给了苏诗钰一隐晦的提醒,也不知她能不能听懂,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苏诗钰只是以为赵星儿就是单纯的提醒她注意安全,并不知道她这是在暗暗隐喻她小心彭弈。

赵星儿进了办公室,换上画画要穿的衣服,系好围裙,将昨晚在家中看好的文件拿出去,“你再检查一遍,如果没有问题,就往各部门下达,以及往上呈。文件量有些大,你慢慢看,都不是很着急的。”

苏诗钰将文件拿下来,放到自己的桌前,“好的,我知道了赵总监,你又忘了,文件轻重,以后交给我就好了。”

赵星儿愣了一下,后又笑了一下,“好的,我知道,下一次,我一定注意。我先去美术部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去找我。”

“好的。”苏诗钰在赵星儿走了之后,才坐下,继续看文件。

昨天晚上,她得知,彭弈简单文件大概十五分钟,复杂的上限也不过三个小时,她不仅仅是脑袋跟不上,速度也跟不上。

只不过,彭弈也说了,这种东西,只要看多了,锻炼多了,什么都会跟上来的,她之前太缺乏这样的训练了,她还要继续努力。

苏诗钰抬起头,在最显眼的地方贴了两张便利贴,一张是彭弈那天写下的电话,另一张,是她今天早上回来写的,“加油,总有一天会与他肩并肩。”

看到这两句话,一下间就充满了动力,苏诗钰伸了个懒腰,又喝了口咖啡,再次埋头工作。

赵星儿到了美术部,坐回昨天的位置,继续昨天的设计图,昨天只是将其中的卧室画了出来,还却了很多,她还得加油。

拿出新的画纸,夹到画板上,提起笔,继续在纸上画出自己想要的作品。

半个小时后,陈麟回来,依旧是默默站在赵星儿后边,看她画画,从昨日开始,他就对赵星儿的设计图念念不忘了,真想知道,这最终的成品,究竟会是怎么样的。

只可惜,他是待在了B 组,不是设计下季度新品的A组,看设计图,也只能这个时候过来看看了,将来的三个月的其他时候,他都注定与赵星儿的作品无缘了。

但是陈麟没关系,他能等,不过是三个月,他也等得起,只要到时候赵星儿还在设计部就好。

回来的人越来越多人,赵星儿的注意力开始被身边嘈杂的声音转移,只觉得身后有人在站着,回头一看,果然是。

只不过看见来人是陈麟,心中松下了一口气,这个人在设计部里,算是第二个能让赵星儿安心的人。第一个自然就是一直努力勤奋的苏诗钰。

“陈组长,早上好。”赵星儿先打招呼。

陈麟点点头,“早上好,赵总监。这画的还是昨天的系列吗?”

赵星儿回过头,继续画着,边画边回道,“是的,还是昨天的系列,我打算把一个四室两厅的房子的装修画出来。”

陈麟点点头,“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也差不多时候了,我该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了。”

赵星儿点点头,示意他已经可以走了。陈麟这个人,赵星儿已经决定,一定要将他扶上美术部部长的位置,有一个心意相通,灵感想通的美术部部长,他处理起事情来肯定得心应手多了。

陈麟回去之后,继续自己的工作,设计部的人,在九点整之前,也渐渐来齐了。

一个月后。

赵星儿所画四室屋已经由技术部里的人做成了3D的电脑图纸,看起来已经不是设计图那般上的抽象了。

3D图纸出来的那晚,陆庭琛直接下了二十三楼找赵星儿,原因很简单,就是饥渴难耐了。

只是看见赵星儿桌上电脑的那图纸时,陆庭琛愣了许久,“这是你做的吗?”

赵星儿还在看着文件,看着美术部交上来的手稿,自然不是很想搭理他,只是随便附和两句,“没错,我画的,画在了画板上,让技术部的人画出来的图纸。”

几乎是一瞬间,陆庭琛就做了一个决定,“下一季度你画的这个做主打推出。”

这会儿轮到赵星儿愣了一下,“你说什么?庭琛,下一季度的主打已经设计好了,我这个不过是次主打而已,现在换主打的话,那原来的主打怎么办?”

陆庭琛也是个固执的人,已经决定的事情,不容得改变,他不是不清楚现在换主打产品意味着什么,但是,他是真的第一眼就看中了这个设计。

“星儿,听我的,就这个,哪怕其他产品的设计少一些,我也要这个做主打。”陆庭琛依旧是固执。

“不行,我不同意。”一个月过去了,赵星儿也开始敢去反驳陆庭琛,因为赵星儿发现,有道理的反驳,陆庭琛是接受的。

“庭琛,尽管那是我在陆氏集团设计的第一个作品,我也想让他作为主打产品,但是我们不应该要将集团的利益放在最前面吗?”赵星儿依旧在试着去安抚陆庭琛,希望他能收回成命。

但陆庭琛依旧是固执,“这件事情上,你相信我,让你的作品做主打产品,才是最好的选择,这件事情,没得反驳,不容你选择。”

话说完,便开门打算离开,在关门前,还不忘撂下狠话,“马上召开会议,通知更换主打产品,否则后果自负。”

陆庭琛看着这设计图也忘记了自己下来的目的是为了拉赵星儿回去,好好休息休息的同时满足自己的欲望。

赵星儿一下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硬生生啃下这哑巴亏,然后打起电话,“诗钰,召集各部门A组成员,半个小时后到会议室开会,重大会议,不能缺席。”

苏诗钰答了声好,便匆忙去通知全部门的人开会。

说完之后,赵星儿瘫坐在椅子上,要怎么说才能好好的更换主打呢?要说这换的主打设计图不是自己的,那一切都好说了,但实际就是这主打就是自己设计出来的。

这下但是好了,好不容易在公司建立起来的形象,这下一弄,全都没有了。

这陆庭琛真的是,直接丢下一摊子给自己处理,然后说改主打就改主打,真的是。

为今之计,也只能见招拆招了,反正赵星儿已经豁出去了,她也准备好,如果有人反对,就让人直接去找陆庭琛吧!

当然,赵星儿是永远都不会说出这句话来的。

赵星儿走进了会议室,顿了顿,望着底下的人,再一次经历内心的的挣扎,“刚刚收到陆总裁的通知,要更改下一季度的主打产品,改成我画的那个设计图。”

底下的人一片哇然,“赵总监,现在更改主打产品,恐怕是来不及了吧。”有人说道。

一直不满赵星儿的游杨建也随之讽刺一下,“这怕不是有人想私自更改主打产品,用陆总裁来当借口吧。”

“我若是想拿自己的作品当主打产品在半个月前集体决定下来了,但是现在才改,我是脑子出问题了吗?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陆总裁已经决定了,就按照他说的来。”

赵星儿一直不满这个游杨建,但无奈他的确事事俱到,根本就找不出任何差错,按照陆氏集团的制度,根本就找不到错处去将他开除,只能一直在这里受着气。

“大家今晚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回来,着手准备更改主打产品的设计稿,该改的改,该重新画的重新画。散会。”赵星儿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会议室。

赵星儿只能一肚子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苏诗钰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赵总监,那些人你也不用管,你明白他们的性格。而且,底下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相信你,跟着你的。”为今之计,只能这么安慰她了。

“好了,诗钰。你先出去吧,我一个人安静安静,想想办法该怎么入更改接下来的产品。”赵星儿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半个小时后,设计部的人陆续离开,只剩下赵星儿与苏诗钰二人,陆氏集团大楼同样亮着灯的,还有三十三楼。

赵星儿不停地翻阅这半个月来所定下来的初稿,将能留下来的通通留了下来,而不能留下来的,放到了一遍,计划下一季度能不能用上。

只是这些被弃用的画稿,还能出现在陆氏集团的产品发布会上吗?

赵星儿看着右手边的画稿,也只能叹一口气了。

陆庭琛再次走下来,依旧是毫无顾忌地走进了赵星儿的办公室。

“怎么样,开会了吗?”陆庭琛看着赵星儿桌上的画稿,拿起来也翻阅了一下。

赵星儿没有搭理他,这说换主打产品就换主打产品,让她的工作量巨增,还让她两面不是人。现在她还在气头上,根本就不想跟陆庭琛说一句话。

陆庭琛没有发觉赵星儿的怪异,一直在翻阅她桌上的画稿,他拿起的那些,是赵星儿觉得可以留下来配合新主打产品的画稿。

他拿出几张,放在了桌上,“这些画稿是已经被放弃了的吧,这几张其实还能勉强留下来,不用放弃。”又看见那些被赵星儿放在右手边放弃了的手稿,伸手就准备去拿,“那些是选出来可以用的?”

赵星儿听见,忍不住笑了一下,“你手里的是我挑选完可以留下来的初稿,你想要拿的那些,连修改的余地都没有。”

她站起身来,看着陆庭琛,“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改主打产品呢?是原来的不够完美,还是……”赵星儿顿了顿,避开陆庭琛的视线,“你不想让我做这个陆氏集团的设计总监?”

陆庭琛听见赵星儿这么说,不由得愣了愣,“你说什么?什么叫我不想让你做这个设计总监?就是因为你是设计总监,我才让你去把主打产品改了。”

他听见赵星儿这么说,也是气得不行,他走到赵星儿面前,“你是陆氏集团新的设计总监,你上任之后,陆氏集团推出的第一个不是由你的设计主打,你怎么让人信服?”

“而且,我是陆氏集团的总裁,你的这个设计,比你们选出来的主打好太多了,我不容许下一季度的产品有任何的闪失。”

赵星儿根本就没想到,陆庭琛居然是为她考虑,才要将她的设计改成主打产品。忽然发现自己说话好像重了一些。

“庭琛,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替集团考虑,主打产品已经定下来, 现在改,你也知道的,时间有可能会来不及。”赵星儿的语气放缓了不少。

“你若是想为集团考虑的话,你就要听我的,我是这个集团的总裁,你要相信我的判断,知道吗?”陆庭琛紧紧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赵星儿点点头,“知道了,我下一次一定会认真聆听你的想法,尽量将所有事情考虑的事事俱到的。”

陆庭琛见赵星儿服软的态度还不错,语气也放缓了不少,“好了,知道就好了,已经十点多了,该回去了。”

“不了。”赵星儿摇摇头,“现在换了主打产品,我得自己加加班,想想办法,去改一下设计图,顺便想一下需要一些什么样的设计图。”

最近这段时间,赵星儿已经无数次拒绝陆庭琛一同回家的邀请了,都是因为工作,之前设计部还有大部分的员工在,他自然不好意思硬将人带走,现在设计部就只剩下一一个人,她怎么还不愿意走?

“不可以。”陆庭琛的语气不容拒绝,“你的小秘书都跟着彭弈那小子走了,你今晚必须跟我回去,回去哄哄我睡觉。”

赵星儿往外看了一眼,苏诗钰果然还真走了,这小丫头,走得真的是及时。

现在她也没办法去拒绝陆庭琛了,只能答应,“那好,我们回去吧,但你先让我收拾一下。”

陆庭琛哪里敢给她反悔的机会,拉着赵星儿就走,“今晚不许加班,现在回去好好休息。”

赵星儿挣脱不开,只能被他拉走了,上了陆家的车。

平时坐车上赵星儿多少都会有一些文件要看,再不济手机上也有待回复的消息。今天被陆庭琛扯走,什么都不给带上,上了车突然间就无聊起来了。

从公司会陆家少说也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这半个小时,就要跟陆庭琛大眼瞪小眼的度过吗?

赵星儿侧头看着陆庭琛,想找些话说说,打破一下尴尬,只是旁边那人,一上车就低头看手机,真的是,想找话题也不知该找什么了。

最终赵星儿只能那处自己的手机,有一下,没一下的挽着手机里自带的单机小游戏。

一不小心,居然还玩入神,胜负心也越来越强。好几次,看着手机中的小人物要死的时候,都要忍不住尖叫。

动静自然就越来越大了,陆庭琛在一旁看着这看着手机一惊一乍的女人,不由得有些好奇,靠过去,看她究竟在做什么。

凑了过去,才发现这女人居然在玩游戏,陆庭琛笑了一下,说了句,“幼稚。”

赵星儿听见陆庭琛的话,再看着手机中的小人掉落死亡时,赌气般将手机递过去,“给你,你玩一下给我看看,有本事你破我记录啊。”

陆庭琛结果手机,看了一眼最高分数,四百多分,冷笑了一下,“等着,看我。”

游戏很简单,不过三分钟,陆庭琛已经超越了了赵星儿完了一路的记录,现在已经五百多分。

赵星儿在旁边看着,根本不相信这是陆庭琛在操控手机,他每走一步,她都忍不住要呼喊一声。

陆庭琛很是享受这种被赵星儿崇拜的感觉,边玩边说,“这么简单的游戏,你是怎么可以玩得一惊一乍的。”

不说还好,一说话就结束了游戏,但是陆庭琛的目的已经达到在她的手机上留下了一个她无法突破的记录。

“想不到啊,陆总裁不仅画画好看,设计可以,打起游戏来,居然也这么厉害。”赵星儿笑着说。